旷世奇药 / 治心脏 / 国医大师李士懋:中医救治危重病证,山茱萸...

   

国医大师李士懋:中医救治危重病证,山茱萸是个宝.

2020-06-07  旷世奇药

山萸肉,酸平,无毒,擅敛元气以救脱,历代医籍亦有记载。

《名医别录》谓其“强阴益精,安五脏,通九窍。” 《雷公炮炙论》曰:“壮元气,秘精。” 《中药大辞典》载:“补肝肾,涩精气,固虚脱。” 国医大师李士懋老先生深受张锡纯先生的影响,在临床中以“大能收敛元气,振作精神,固涩滑脱”之山茱萸治疗脱证,取得很好的疗效,临床非常值得我们借鉴。

今小师妹将其临床运用山茱萸急救的医案3例分享如下,供大家参考。

01脱证(心肌梗死、心源性休克)

尹某,女,67岁。 1977年5月12日初诊。

病史:患者于3天前因心肌梗死并心源性休克,经西医全力抢救,血压仍在20~40/0~20Hg。 心电图检查:后侧壁广泛心肌梗死。 为保证液体及药物输入的静脉通路,两侧踝静脉先后剖开,均有血栓形成而且粘连。 因静脉给药困难,抢救难以继续,仅间断肌注中枢兴奋剂,家属亦觉无望,亲人齐聚,寿衣备于床头,以待时日,请中医会诊。

诊见:喘促气难接续,倚被端坐,张口抬肩,大汗淋漓,头面如洗,面赤如妆,浮艳无根,阳脉大而尺欲绝,舌光绛无苔且干敛,中医诊为脱证,此乃阴竭于下,阳越于上。 急用山茱萸45g,检净核,浓煎频服。 下午15时开始服药,当晚21时,血压升至90/40mmHg,喘势见敛。

连续服药2天,共进山茱萸150g,阳脉见敛,尺脉略复,喘促大减,血压110/70mmHg。 至第5天,两关脉转弦劲而数,并发胸水、心包积液,胸脘疼痛憋气,改用瓜蒌薤白白洒汤加丹参、赤芍、白芍以活血化瘀、化痰宣痹。 治疗至第8天,X线胸片检查,诊为心包积液并胸水。 两寸脉弦,中医诊为饮邪犯肺。

以上方加葶苈子10g,大枣7枚。 服1剂胸中豁然,再剂症消。 后用养阴佐以活血化瘀之品,调理月余,病情平稳。 两踝剖开处溃烂,骨膜暴露,转外科治疗4月方愈。 出院时心电图仅留有病理性Q波。

02脱证(心源性休克.心房纤颤合并脑栓塞)

03关格(慢性心衰合并肾衰)

张某,男,58岁。 2001年6月9日初诊。

病史:患者因风心病合并心衰、肾衰住院治疗,后因病重医治无效而出院回家中。 家属不想坐而待毙,遂请中医诊治。

诊见:神识朦胧,呼吸困难,喘不能卧,心中怔忡,慌乱不支,饮食不下,食则吐,腹大如鼓,阴囊肿如拳,下肢肿甚,无尿,胸水、腹水,每天注射速尿2支,尿量不足30ml,面色黧黑而颧红,舌光绛如镜面,阳脉虚大不整,尺脉欲绝。 中医诊为关格,此阴竭阳浮越,势已岌岌可危。

予山茱萸40g,7剂,每天1剂,浓煎频服。 次日尿量达300ml,并逐天增加; 5天后尿量1200ml。

1周后复诊:尿量1600ml,肿遂渐消,诸症渐平,舌已布少许苔,阳脉已敛,尺渐复。 予济生肾气丸去附子,重用山茱萸,每天1剂,调理善后。 因路途遥远,未再继续诊治。

体会国医大师李士懋

国医大师李士懋教授认为,脱证不越阴阳二端,曰阴脱与阳脱。 阴脱又有血脱、阴脱、精脱之别; 阳脱又有气脱、阳脱之异。 依其病位而言,脱证又有五脏之殊,如肺气衰、胃液枯、脾气败、心阳亡、心阴消、肝气脱等。

肾乃一身阴阳之总司,诸脏之脱,无不关乎于肾,故救阴不离肾水,回阳不离命火。 张锡纯用山茱萸救脱,无论阴脱阳脱,皆用之。 阴脱者,阴不制阳而阴竭阳越,真气脱越于外;阳脱者,阴寒内盛,格阳于外,亦成真气外越。

真气脱越之时,必以敛其耗散之真气为务。 李老先生认为,辨识阴竭阳越的要点,首重于脉。 阳脉大而阴欲绝,此即阴竭阳越之脉。 阳脉之大,可三、四倍于尺脉,此为关格之脉。 若脉难遽断,可进而查舌,其舌光绛乃其特征。

颧红如妆,亦为阳越之特征。其红,色艳无根;其红的部位主要表现在两颧,面部其他部位可暗滞、青黄、青白。愈红艳阳愈脱,阳愈脱愈红艳娇嫩。

对于脱证的治疗,李老遵循张锡纯理论,主张用酸敛补肝之法,重用山茱萸浓煎频服,“使肝不疏泄,即能杜塞元气将脱之路”,“重用山萸肉以收敛之,则其疏泄之机关可使之顿停,即元气可以不脱,此愚从临床实验而得,知山萸肉救脱之力,十倍于参芪也。”

例2

患者喘促气难接续,倚被端坐,张口抬肩,大汗淋漓,头面如洗,面赤如妆,浮艳无根,阳脉大而尺欲绝,舌光绛无苔且干敛,此乃阴竭于内阳越于上。 阴竭于内,不能敛阳,则阳气浮越于上,表现为面红如妆,喘促大汗,心摇摇不支,脉阳旺而阴弱,治疗应滋养阴血,敛其浮阳。 山茱萸既能滋养肝肾之阴,尤善敛其浮阳,用于阴竭阳越者正相宜。

例3

患者喘喝欲脱,面赤如妆,喘愈重则面色愈娇艳,独头动摇,汗出如珠,背部自觉灼热如焚,心中摇摇不支,烦躁欲死,触电自戕被家属阻止,左侧肢体不遂,两侧瞳孔缩小如小米粒大小。 脉参伍不调,尺微而关弦劲,舌绛、苔少。此为阴竭阳越,肝风陡张。 正如张锡纯云:“因人虚极者,其肝风必先动。肝风动,即元气欲脱之兆也”。 肝虚极,本当不能升发疏泄,何以张锡纯云“肝虚极,疏泄太过,真气不藏”? 盖肝有体用二端,肝体阴而用阳。 肝阴血虚极,则不能制阳,反见肝阳亢而疏泄太过,而见肝风动。 肝体虚,山茱萸强阴补肝之体; 肝苦急,以酸泻之。 山茱萸之酸收,恰能泻肝之用。 因而重用山茱萸,达到补肝之体,敛肝之用之功,又达到救脱的目的。

例1

患者舌光绛如镜,尺亦微细欲绝,此真阴耗尽,化源已竭,无作尿之资,故尔无尿。 真水枯而邪水盛,泛溢于脏腑肌肤,周身浮肿。 邪水上逆于肺而喘不得卧,凌于心而怔忡。 阴竭阳越而阳脉虚大、颧红,重用山茱萸滋肝肾以救真阴,酸而敛以收耗散之浮阳。 令人奇者,竟不利尿而尿自出。

国医大师李士懋老先生在临床实践中证实,山茱萸在内科危急病证的抢救中,有着确切的疗效及广泛的用途,此为中医药学救治危重病证增添一个有力佐证。

您在临床有什么急救经验呢?欢迎您在文末与大家一起分享!

华医世界·珍惜您的每一次学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