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西京 / 待分类 / 一分真情陆放翁,千古伤心赵士程——陆游...

分享

   

一分真情陆放翁,千古伤心赵士程——陆游唐婉《钗头凤》背后的故事

2020-06-16  人在西京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陆游《钗头凤·红酥手》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唐婉《钗头凤·世情薄》

两首《钗头凤》,惊艳了千年时光,成就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然而有谁知道这个故事背后站着的另一个男人,那个默默守候了唐婉十年,那个在唐婉死后终生不娶,那个比陆游更爱唐婉的男人——赵士程。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台前的故事,陆游,稍微读过一点书的人都知道他的“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他是我国南宋当之无愧的第一流大诗人。

唐婉是陆游的表妹,自幼文静灵秀,才华横溢,因此很早以前陆家就用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与唐家订亲,而一段才子佳人的佳话也拉开了序幕。他们结婚时的庆典曾轰动全城,一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夫妻多没有太深的感情基础,但他们婚后二人相处得却异常融洽,互相切磋诗文,畅古论今,共同的志趣爱好使二人有说不完的话,日子过得可谓蜜里调油。

可是好景不长,二人情投意合如胶似漆的相处,在婆婆眼里就显得有些刺眼。更何况年轻的陆游因为厌恶官场的黑暗,不愿复习应举,而这却成了唐婉的原罪。婆婆多次以姑母身份斥责唐婉不守妇道整日里缠着陆游吟诗作对而不鼓励督促丈夫求取功名。沉醉于爱情中的两人却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表面应付陆母,事后依旧谈笑风生,吟诗赏玩。

终于唐婉的迟迟不孕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结婚不到三年,陆母在多次斥责无果的情况下,终于忍无可忍,下令儿子休妻。陆游难违母命,想出折中之法,表面休妻背地另筑别院安置唐婉。但纸里终究包不住火,不久就被陆母察觉,亲自上门羞辱,并立即命人将唐婉送回了娘家。至此这对正在热恋中的夫妻,终于劳燕分飞。

为了断绝陆游的念想,陆母迅速为他另娶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女为妻。唐婉的被休回家,让唐父大为生气,两家本为兄妹至亲,何至于做出如此决绝之事。因此也毫不示弱地立即替唐婉另择贵婿,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谈到的男二号——赵士程。他出生南宋宗室,是宋太宗玄孙赵仲湜之子,皇室血统身份贵重,门庭比陆家显赫不少。赵士程也是个读书人,温润如玉,风采翩翩,因此唐婉的家人对这桩婚事非常满意。

赵士程是陆游的好友,有一次陆游邀请他上门做客。赵士程见到了新婚中的唐婉,从此一眼千年,世间的女人再也入不了他的眼。可是他也知道唐婉“罗敷有夫”,无奈只能将这份感情深深埋藏心底,只是迟迟不愿娶妻。如果陆游没有休弃唐婉,也许他只会默默关注她。

但唐婉却被休了,得知心爱之人遭遇的赵士程半是悲痛半是欢喜。在唐婉伤心欲绝,心如死灰的那段日子里,赵士程一直陪着她,安慰她,用一颗真心温暖着她。也许是“烈女怕缠郎”,赵士程的一片真心打动了唐婉,也许是家中的压力太大,她终于答应嫁给他。

向唐家求婚的赵士程所要面对的压力其实是更大的,其一唐婉是被休二嫁,其二唐婉疑似不能生育。而赵士程身为皇亲贵戚,要娶这样的女人,得承受多大的压力!但是赵士程硬是顶着重重压力,风风光光地娶了唐婉。

婚后因为知道唐婉喜欢诗词风月,他便推掉公务,每日与她赏花游园,吟诗作对。她不能生育,他为她挡掉那些流言蜚语,并温言安慰。在陆游抛弃了唐婉之后,是赵士程为她撑起了一片天。

十年后,陆游再游沈园,巧遇正带着妻子在沈园散心的赵士程夫妇。这个谦恭知理的君子知道唐婉还心系陆游,豁达地同意唐婉去给前夫敬酒,是为了让他们了了前缘,还是为了成全一段阔别十年的执念?

陆游看着原本应该陪在自己身边的佳人,如今却陪在另一个男人的身边,心里肯定不是滋味的,所以分别后借着酒劲,在沈园的南墙上题写了那首脍炙人口的《钗头凤·红酥手》,搁笔而去。这首词却成了唐婉的催命符,心中放不下的唐婉顺着陆游的足迹发现那首《钗头凤》,内心隐藏压抑的情感一下子迸发,在后面紧跟着也和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就魂不守舍结束了这次沈园之行。

回来唐婉更加愁肠百结,郁郁寡欢。赵士程当然也看到了沈园的两首钗头凤……但无奈感情的事情谁也勉强不来,哪怕对唐婉再好,终究走不进她的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唐婉一天天消瘦病倒,卧床不起,直至香消玉殒。而此时的陆游却是拍拍屁股,又去实现他的保家卫国的理想去了。

在唐婉死后,世人只看到了陆游给她写了感人肺腑的悼亡诗: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也许是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谁曾注意那个默默守候了唐婉十年的赵士程?他没有陆游的才华,所以并没有供后人品读的悼亡诗,但是他却用实际行动表达了他对唐婉的一片痴情。唐婉死后,他浑浑噩噩,颓废了很长一段时间。当他重新振作的时候,家人张罗着给他续弦。那时,他才30多岁,但是他拒绝了。后来他投身军旅,40多岁战死沙场,没有留下子嗣,赤条条地来,赤条条地去。

反观陆游有妻有妾,生了七子一女。不否认,唐婉在陆游心里有一席之地,但这一席之地到底有多大?找个肖似唐婉的小妾?我们不得而知。难怪有人说:“一分真情陆放翁,千古伤心赵士程”。

也许是两情相悦的爱情,比默默无闻的单相思更能打动人心吧。唐婉就是赵士程一生都逃不开的劫,他陪伴了唐婉十年,他在唐婉死后终身不娶,他比陆游更爱唐婉,但是他却被人忽略了千年。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