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之家 / 史海钩沉 /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2020-06-20  茂林之家

前言

五代(907年-960年):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

十国(902年-979年):前蜀、后蜀、南吴、南唐、吴越、闽、楚、南汉、南平、北汉。

这篇文章写的有点久,起初就是想举举例子,大概的说说。但是发现确实不太好理解,云集的人物,交杂的关系线,地域上对抗,藩镇的独立等等,所以就改成叙述的方式,全方面的阐述整个五代十国。注意这篇文章有点长 ,可以当作小说看,头条的听图文的声音很不错,我喜欢。

大厦将倾,风雨欲来,黄巢造反

安史之乱过后,唐朝北方经济摧毁,帝国经济重心转移南方,原本藩镇割据无可奈何,内部宦官专政,党争屡禁不止,这个唐王朝似乎没有了往昔的色彩,然后出现了一个私盐贩子黄巢,开始了这场纷乱的序幕。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遥想黄巢世代贩卖私盐,出身富贵。自小骑马射箭,诗文也有些天赋;自是不满足于安稳的富贵生活,想要在政治上大展拳脚。可是几次不第,名落孙山,心里不舒服,做了一首《不第后赋菊》: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屡屡不中,心情愤懑,想我黄巢文武双全,必是奸臣当道害我不中。既然你不给我施展拳脚,那我就反了,自己当皇帝。于是便放着好好的盐帮帮主不干,联合叔侄八人投奔王仙芝造反。本来贩卖私盐这种掉脑袋的事情,黄巢敢做,造反也一样。或许黄巢造反有些天赋,一路进攻,打进长安,赶跑唐僖宗,建国大齐

话说这个唐僖宗也惨,自幼长于宦官之手,执着于斗鸡斗鸭打马球,这个模样下去最多当个开心纨绔子弟。可是唐懿宗病死,当时即位的唐僖宗只有12岁,所以国家大权全由太监田令孜掌权。虽然唐僖宗贪玩,但不至于蠢,何况自己老家都被占领了,自己怎么能坐视不管。于是调集大军围剿黄巢,而朱温所在的同洲是唐军必争之地。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朱温投降

说起这个朱温就是后梁缔造者,然而此时是黄巢手下的同州防御使。唐军与之对战的是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几次交锋下来,朱温不敌,向长安的黄巢求援。可是黄巢早已过上纸醉金迷的生活,把军务全权交给了自己的亲信孟楷,朱温和孟楷有些仇恨,所以置之不理,这个时候朱温进退无援。想想自己自幼丧父,少小跟母亲讨生活,要不是图个荣华富贵,谁愿意造反,跟着黄巢一路干,好不容易混上一个大官,自己富贵生活没几天,就要交代了,朱温接受不了。这个时候要是不投降,就得死。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于是朱温做了一个选择,投降唐军,虽然封了自己一个左金吾大将军,划给他汴州这块地盘,还给他取了个名字,朱全忠。原本这是一个很开心的事情,可是唐僖宗拍了拍他肩膀,小朱呀,这个东西虽然给你了,但是你得先灭掉黄巢才能上任。朱温这是无语,黄巢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将领,怎么打的动。所以就只能在军营里干吃饭。

李克用出山,黄巢覆灭

大家一筹莫展之际,有人提出沙陀军的李克用,这个朱温的死对头出现了。这位仁兄手下有着大唐最猛的骑兵沙陀骑兵。要不是因为当初李国昌抗命,李克用杀了大同节度使,造反失败被赶到达靼过苦日子,黄巢估计一时半会也攻不进来。不过这些都是假如,此时的李克用倒是很开心,现在自己可以脱离这个偏僻的地方。于是李克用便带着自己骑兵几乎一路平推打进长安,赶走黄巢,居首功,被封为河东节度使。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可是黄巢不死心啊,毕竟当足了皇帝,突然没了,心里心情多糟糕。于是突围到河南,也就是朱温的地盘。这里有必要提一下的 就是陈州事件,也就是吃人。为了补充粮食,黄巢发明了空前绝后的吃人机器一一巨舂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旧唐书·列传第一百五十》:“"贼围陈郡百日,关东仍岁无耕稼,人饿倚墙壁间,贼俘人而食,日杀数千。贼有舂磨砦,为巨碓数百,生纳人于臼碎之,合骨而食,其流毒若是。"人大饥,倚死城堑,贼俘以食,日数千人,乃办列百巨碓,糜骨皮于臼,并啖之。

朱温面对着突然到来的黄巢大军也是手足无措,四处求援,拉来了李克用一起进攻。黄巢大军在李克用的进攻下一触即溃。朱温因此也是收足了好处,拉拢了黄巢一大批将军士兵。这个时候作为东道主的朱温肯定得犒劳李克用,准备酒宴表达感激之情。

但是李克用居功自傲,少年英才,看不上朱温,酒宴上对于朱温百般侮辱。朱温自然心里也不好受,本就嫉妒李克用的重用,现在又被嘲讽,心里愤愤不平。晚上,酒席散后,乘李克用喝醉睡着,放火烧房,要不是天降大雨,李克用算是交代了。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这个时候李克用心里极度不开心,但是自己的军队久战已疲,实在无法与收编黄巢部队的朱温一战,于是采取迂回战略,向唐僖宗告状,获得点好处,日后再做打算。不过朱温和李克用的梁子倒是结下了。

交恶王重荣,对战李克用,僖宗再离都

黄巢没了,唐朝其他的零星农民起义军,也上不来台面,唐僖宗继续自己愉快的纨绔的生涯,但是执掌大权的田令孜,心里可不这么想。他觉得自己被赶出长安,主要是因为中央没有军权,权力都在藩镇手上。为了自己大权,为了守护这个皇帝,他决定建设一个中央军队。可是唐王朝风雨飘摇,刚刚逃出去,又被带回来,本来就靠着各个藩王赏饭吃,哪有钱建设自己的军队。于是开始田公公打起了王重荣 盐池的主意,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子。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王重荣肯定心里不舒服,说已经每年上缴了3000车,现在还来要,那我军队不养了?自是不服气,肯定不服从。田公公肯定心里不舒服,我堂堂神策军使,还唤不动一个藩镇将领,那唐王朝岂不是空架子,左西右想不对。既然如此,我也不和你扯皮了,我换个听话的人。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田公公自认为自己的决策英明神武,国家有钱有兵,以后还能建设一个大的兵团。让王重荣担任兖海节度使,王处存担任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心里肯定一百个不答应,自是上书田公公离间方镇,还威胁到,万一王处存,莫名挂了,可不要怨我。

田公公一听炸了,马上让唐僖宗下旨,让李克用保驾护航。王重荣心里什么愤怒,但是看到田公公绝不是像心慈手软之人,在李克用大军未到之际,田公公已经找来了朱玫和李昌符,打算三军进攻,灭掉自己。

现在的自己有俩个选择,乖乖听话,交出盐池;第二就是博一下,单车变摩托。你不试试,你怎么知道自己的能力。王重荣哪怕绝望,也不能失望,万一田公公步步紧逼,自己也只是晚一点死无葬身之地。所以得忽悠一个人,李克用 。

李克用虽然强,但是脑子简单。于是王重荣写了一个假的诏书:“奉密诏,须公到,使我图公。此田令孜、朱全忠、朱玫之惑上也

开始忽悠李克用:“王爷,朝廷忌惮你的实力,自是做局诓你进来,几路节度使。还有你的老仇家朱温在内。李克用虽然武力强,但是头脑简单,自是王重荣马屁直拍,我因为对于王爷敬仰高山流水,自是不想王爷被奸人所害。

李克用自是受用,先是上书朝廷,大骂田公公和朱温。然后合军王重荣瞬间击败朱玫和李昌符的军队,田公公一看不妙,再次带着唐僖宗跑出长安,逃到陕西凤翔。

这回李克用懵了,自己只是想讨个公道,结果皇上跑了,那岂不是自己要做乱臣贼子了?这万万不行,李克用冷静下来,驻军长安外,上书唐僖宗,我李克用起兵之时为了消灭那些小人,比如您身边的田公公。

唐僖宗自是不舍杀了田公公,可是还没等反应过来,自己手下的朱玫反水了,并且攻了过来。于是田公公再次带着唐僖宗跑到四川一带。

这回轮到朱玫傻眼了,自己只是想乘机捞点东西,结果又跑了,自是心里不甘。李克用见到这里,心里也不开心,就回家了。

朱玫自是乐在其中,该走的人都走了,整个长安城竟然是自己最大。于是朱玫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立新君,挟天子以令诸侯。想的美滋滋,自是让襄王李煴上位,加赏各路藩王,自己掌握大权。这个时候李克用不乐意了,这不是坐实老子乱臣贼子的名头,自是迎回唐僖宗,和诸王搞掉了朱玫和新君李煴。唐僖宗自是三次逃亡,最后一次连祖宗牌位都没来得及带上,心中对于田公公心里有了怨,原本自己斗鸡鸭,打马球,很是快乐,你非要搞事情,于是一会去就把田公公革职流放,加封李克用为“忠贞平难功臣”,加封为晋王。一时风头正盛。

那个老对手朱温又在干嘛?

朱温的如意算盘

话说朱大哥的河南没了黄巢,仅留下秦宗权一小股贼人,自是很简单打败,毕竟收复了那么多将领,打点残兵还不容易。可是没想到的是,各路节度使都懒得搭理这小股敌人,自是没好处,没功绩。就关隘一锁,把残兵留在河南和朱温玩。

朱温原本也没在意,一点人。可是 万万没想到的是,一连翻了几个跟头,秦宗权实力越来越大,朱温有点捉襟见肘,这个朱大哥心里气啊,自己眼看就不行了。于是开始了老套路,搬救兵呀。倒是有些西游记的韵味:“大师兄师父被抓了。”朱温喊着:“兄弟,我快不行了,这是遍地黄金,大家一起赚。”于是招来了朱宣和朱瑾。这不是亲兄弟,只是同姓,当年剿黄巢有点交情。

自是礼仪交情礼仪都用上了,招来了救兵。话说兄弟也很给力,瞬间把秦宗权争霸天下的嚣张打了下来。但是朱温看到秦宗权残兵,不在追击,而是养寇自重,骗点给养,要是不给,老子就把他们放出去。祸害你们。顶着这个剿匪的名头,朱温自是底气足。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看着自己没事,对俩个兄弟打起了主意,自是看到山东兵力强盛,个头比河南大的多。这些地方要是归我朱温,李克用就不用怕了。于是刚刚喝酒交情,瞬间开战。一路节节胜利,倒是有了吞并山东的势头。

这个时候,李克用回过头,看见朱温混的风生水起,自是心里不舒服,马上让自己的义子李存信,带兵支援山东二朱。倒是朱温被击败。

朱温这是赔了姑娘又折兵,心里不舒服。自是没想到李存信御下无方。刚刚借助魏博节度使罗弘信从山西到山东,转头就把罗弘信也抢了。朱温似是看到了转机,马上写书给罗弘信,大肆宣传一遍,今天抢你,明天就敢灭你,你要是想活着,就跟我朱温联手。

罗弘信心里憋屈,也不舔李克用了,大不了老子单干,开始和朱温联合前后夹击,自是李存信大败。这个时候李克用心里不舒服,自己儿子被欺负,做爹的肯定报仇,放话要抢完魏博。

罗弘信很慌,转头找朱温,于是朱温给他一计。古代的战马就跟现在的坦克一样,攻击厉害,这也是为啥李克用无敌的存在。但要是在河边上多挖个马坑,让马无法动弹,马动不了,她李克用的骑兵不就跟筛子一样随便打。这一战把李克用的长子李落落给杀了,李克用差点打不回来,罗弘信自是开心。

但是罗弘信玩的飞起,忘了李克用是个啥样狠人,在洹河吃了亏,而且死了儿子。战斗力爆表,他李克用啥时候吃过这样的亏,于是魏博全面开始沦陷。朱温自是不能看见魏博沦陷,毕竟一旦魏博没了,自己山东也不安稳。于是马上掉头阻击李克用。几战下来,自是僵持。朱温乘着双方局面稳定,调军先灭了山东。

刘仁恭的出场,跌跟头的李克用

刘仁恭也算是是个豪爽人物,自是有一个独门绝技闻名,当年打易州,一手地道战闻名。后投靠李克用,保举为卢龙军节度使。自是李克用派使者求援,刘仁恭倒是以契丹进幽州表示无力支援。第二次再次求援,刘仁恭借口也不找了,没有。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李克用那个心里气啊。这些人一个个跟自己作对,连自己的手下也是。于是转头就打刘仁恭出兵,五万骑兵打幽州倒也容易。毕竟最强军团。李克用没有放在心上。

那天大雾,李克用轻敌,自是行军,路途之间,听到前方敌军,单可及前来。本就大气,看到刘仁恭派出一个小将,立马追上。自是大胜,可是没多久。发现自己的步兵全没了,在大雾中被埋伏,好不容易残兵回营。至此李克用一蹶不振。

朱温看到李克用这样肯定心里想着,不能养虎为患,自是赶尽杀绝。先是把自己领地里的秦宗权带走了,然后一路追着把李克用,把他赶到山西 一块根据地。眼看李克用就要没了,京城传来求援。

朱温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名存实亡的唐朝

唐僖宗没多久去世了,唐昭宗即位,怎么看怎么看就是看僖宗那些太监不舒服,甚至囚禁昭宗立新帝。昭宗自是不甘寂寞,想到了现在势力最大的全忠兄,也就是朱温。朱温随即点兵进长安,自己在河南现在终于可以插手中央事务了。

太监一看朱温来了,立马挟持昭宗跑了,顺便拉上凤翔节度使李茂贞,李茂贞起初还有些底气,谁不想执掌大权,可是几战下来,自己人没了。李茂贞这个瞬间掉头,搞死太监,把昭宗交给朱温,留一个存活之地。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昭宗大难不死,自是感谢朱温,加封梁王,自是风光无限的做了几天帝王,随着朱温的野心,朝堂都变成自己人,昭宗有些光杆皇帝。

朱温自是不放心,让自己侄子朱友伦看着昭宗,自己去收拾李克用。可是没想到自己侄子打马球死了?朱温自是一百个不信,这个朝廷有坏人,随后便开始逐渐动手脚,全方位24小时监视昭宗。

昭宗也是苦不堪言,一度想到投奔李克用。这个时候李克用倒是和皇帝想的一样,和其他没投奔朱温的节度使,组成联盟,要求朱温归还昭宗。朱温自是不干,毕竟是自己手里的尚方宝剑,但是心里又不舒服,万一自己不在,昭宗背后捅自己一刀。于是为了自己放心,杀了昭宗和反对的文武大臣。任昭宗的第九子李祝为帝,年仅13岁。史称唐哀帝,自始唐朝名存实亡。

倒是李克用不甘心这样,他得找盟友救唐朝,可是找不到,于是只好问问契丹,毕竟拥有共同的敌人,刘仁恭。但是很快达成共识,先打刘仁恭,后击朱温,可是没等开心几天,契丹叛变了,投奔了朱温阵营。自是李克用光杆司令,独撑山西。

朱温自是自得意满。开始全国统一道路,先开刘仁恭。朱温自以为,自己打刘仁恭无人支援。但是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人,李存勖,李克用的儿子,认为必须驰援益州。自是摧毁了朱温的如意算盘,整个战争形势,一下子停滞了下来。于是朱温开始找事情做,当然是篡位,先给了名字,毕竟全忠刺眼,改成晃,于是907年,梁国建立,唐朝至此灭亡,李克用因此大哭不止,李存勖虽然桀骜不驯,但是对唐倒也是忠心耿耿,第二年去世了,留下了李存勖。

二十年的梁晋争霸战。

想着李克用抑郁而死,留下了三箭给李存勖,一个朱温,一个刘仁恭,一个耶律阿保机。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朱温称帝之后,有俩个道路,一个享乐,一个征伐。这里就要提起一个人张氏,朱温的老婆。自是张氏没死之前,朱温对于自己的老婆言听计从,甚至当年做长工看上了这个大小姐。后来跟随黄巢起义,部下献上这个张氏,粗人的朱温,搞起了明媒正娶的手段,各种手段感化张小姐。甚至婚后就是各种听话,言听计从的感觉,当年朱温出征,张皇后说朱温没穿甲,让人把朱温叫回来,朱温自己就乖乖回来了。张氏死后留下了戒色戒杀。朱温倒也感念自己妻子的死,绝不立皇后。

但是皇后死了,朱温没立皇后。倒是性情大变,对自己的儿媳妇起了色念。甚至有了哪个媳妇伺候的好,就对谁偏爱的迹象。于是对自己宠爱的王氏说,让你丈夫朱有文来,我要让他即位。王氏很兴高采烈。但是听到这话的朱有珪妻子张氏,心中大感不妙。说起朱温为了让朱友文即位,要调朱友珪到地方当刺史。这个可是千钧一发的关头,一旦自己走了,自己本来就是营妓出身,地位不高,所以决定搏一搏。朱友珪随即带兵进宫,杀了朱温。或许朱温自己也想不到,自己死在儿子剑下。然后假造圣旨搞掉了朱友文,于是朱友珪成为后梁继承者。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可是朱友珪想坐稳皇位可不容易,朱温原本八个儿子,死了一个朱友文,还有六个,谁说不开凯觑,我都觉得不可能。何况还有个嫡子朱友贞,其实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主要有个杨师厚,后来的杨家将先祖。

当年杨师厚在李罕之手下打工,后来投奔朱温,先后击败凤翔节度使李茂贞,迫降王师范,官至诸军行营马步都指挥使,率军奇袭长安,击破刘知俊,大败李存勖,解除晋邢之围。一直在魏博地区,战斗在最前线。自然不服气这个当时只是个左右控鹤都指挥使。何况当年朱温自建的禁军已经被李存勖打的所剩无几,一直依靠着杨师厚抵挡着晋王的攻势。朱友珪倒是不服气,但是无可奈何。自是藩镇调不动,朱友珪品行不佳,自是荒淫无道的生活着。这样倒也安稳,至少军事政治自有人管理。不过朱友贞按耐不住,一个营妓的儿子,竟然踏着自己这个长子继位,而且杀了自己老爹。于是密谋造反,主要是想得到杨师厚的支持,最后密谋成功,朱友贞杀了朱友珪。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这个时候李存勖倒是不在意朱家的内门争斗,他想动刘仁恭,朱温死了,就轮到刘仁恭了。刘仁恭倒也可惜,击退李克用之后,刘仁恭有些自得意满,开始了没羞没臊得生活,不是美女就是丹药。然后被自己儿子刘守光软禁了。可是刘守光也不是什么大才之人,残暴脾气大,甚至自视过高,在幽州称帝,自称大燕皇帝。原本我揍不了你,主要有后梁得军队,现在后梁内乱,李存勖乘机进攻,轻松拿下。自是完成使命,被李存勖献于晋国太庙。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李存勖开始回过头看梁国。好巧不巧得是杨师厚去世了。自是梁国最大得藩镇势力群龙无首。李存勖自是高兴,少里一将,毕竟曾经在他手里吃过亏。何况朱友贞这样得“神对手”。

虽然杨师厚死了,但是魏博得军事势力还在,于是将魏博六州分割为魏博、昭德两镇,以削弱藩镇势力。但是魏博士兵不干,本就是家乡人,现在让我们迁到河南,于是开始产生兵变。朱友贞也不想事情闹大,于是就出兵镇压。魏博心里不舒服,你不留我,爷自有人要,于是就去投奔李存勖。李存勖心里开心的,不由得为朱友贞这样得对手点个赞,光速出兵,无缝接管,消除拥良分子。顺便扩大一下战果,占据整个黄河以北,一时气势如日中天。

这个时候得后梁还有还手之力,依旧与李存勖有对战之力,何况刚刚统一契丹得耶律阿保机也虎视眈眈。不过可惜碰上得是李存勖,哪怕胡柳坡之战折损了大将周德威,但是面对得是一个憨憨朱友贞,哪怕大败之后,迅速积累残军,大败梁军。耶律阿保机,被李存勖的三名大将搞定。不过后梁根基依旧。毕竟朱温留下得江山足够多。

也可以说留下得将领足够多,自是谁也不服谁,但是肯定得保住自己家。一时李存勖也学聪明了,不在冒进,我恢复唐朝,加上本性就是赐得唐一家人,我称帝。你朱家就是乱臣贼子,慢慢收拾你。倒也是契丹过来动过几次,不过耶律得四儿子倒是被李存勖关押在太原二十多年,契丹至此不再动了。

不过登基不久,后梁得卢顺投降,他带来得投名状,就是郓州兵力空虚。因为郓州离后梁得都城比较近,李存勖听到就开始蠢蠢欲动。虽然孤军深入不科学,但是于是出奇制胜,于是轻松拿下。

朱友贞一看急了,这是在自己家后花园埋了个炸弹,心里不安。于是向敬翔求助,毕竟睡过一个女人得交情。敬翔倒是吓唬他,于是老将王彦章上台。自是老将勇猛,后梁越战越勇。但是这些老将厉害,朝廷里得小人心里不舒服。自是赵岩害怕王彦章那句回来之后弄死奸臣。所以赵岩把王彦章功劳全部给了溜须拍马得段凝,搬弄是非,王彦章被下调。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基本上朱友贞把后梁得最后一根稻草给毁了,把军队全给了绣花枕头段凝,可想而知结果,喜欢出奇制胜得李存勖,轻骑直奔开封,消灭后梁。朱友贞自杀,王彦章至死不投降,被杀,后梁亡。李存勖这个时候突然想到当年联合岐王李茂贞一起帮助后梁的王建。要是王建的话,李存勖或许给个官位,可是王衍不行,寻欢作乐,大兴土木。客省使李严出使前蜀,趁机刺探蜀中虚实,觉得四川这么好的地方怎么可以让这种人占着,便极力宣传蜀国亡国相,于是李存勖便先遣使者李彦稠入川,表示要与蜀国修好,麻痹王衍;随后派自己的儿子李继岌和丞相郭崇韬带军6万去打,这个时候王衍还在寻欢作乐,匆忙组建的3万兵,不堪一击,就这样前蜀就被自己儿子玩没了。

后唐的乱局。

李存勖军事上倒是一把好手,政治上倒是有些烂,怎么说呢?李存勖消灭后梁之后,便开始自我沉醉起来。对伶人极为宠信。其实早年间就有,称帝之前,便曾因任用伶人杨婆儿为刺史,而贻误战事。再比如当年伶人周匝在胡柳陂之战中被梁军俘虏,因伶人陈俊、储德源的保护而免死。后唐灭梁后,李存勖竟然要授陈俊二人为刺史,以报答二人对周匝的救命之恩,结果被郭崇韬劝阻。他承认郭崇韬所言乃是公正之论,但最终还是任命陈俊二人为刺史,原因竟然是言而无信愧见周匝。可是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都没有。伶人们更是随意出入宫禁,欺凌大臣,干预朝政;除此之位就是纵容皇后干政,所发布的教令与皇帝诏敕具有同样效力,各地官府都必须执行;甚至生性贪婪吝啬,四处巧取豪夺。但是这些最多激化民众怨言,暂时不会波及朝堂。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随着郭崇韬对蜀地的日益管理,先遭到宦官向延嗣挑拨,后遭到李存勖猜忌,然后刘皇后一纸诏书杀了这个开国功臣。这么大的将领说杀就杀,一直激起了整个后唐人人自危,自是很多人自己觉得比不上郭崇韬。一时人人自危,流言四起,魏博戍卒在贝州哗变,赵在礼为首领,接着邢州、沧州也相继发生兵变,河北大乱。元行钦带兵进讨,但却连连失利,只好起用李嗣源攻击邺都。

可是自己的兵刚到邺都也造反了,劫持了李嗣源要让他称帝。李嗣源毕竟是李克用的干儿子,名头上倒也说的过去,自己本无心,可是形式所迫,寻思寻思,反了,反正自己不受待见。于是找到了自己的女婿石敬瑭,没错就是那个把燕云十六州,拱手想让的那个,开始举大旗造反。

李存勖一听,心里就不开心了,一个个都反,都当我李存勖吃干饭的,于是发病平叛,可是经费都被自己花销了,没人愿意跟自己干,唯一的亲军将领郭从谦也被李存勖冷嘲热烈,好景不仅提到了他的亲人郭崇韬;郭从谦心里不开心,甚至想到自己的下场,一想也反了。带领将士,直接进攻砍李存勖。

好得李存勖也是五代的猛将,但是孤军作战,也躲不过暗箭,又不是超级赛亚人,杀了百余人,被箭射中,血流不止而死。后被身边人用乐器焚烧了尸体,以防遭到他人侮辱。

李存勖一死,打回来的李嗣源顺利登基,犒劳将士这些,因为年纪大了,也懒得折腾,后唐倒是休养生息了几年。但是很快病重了,生前中意的继承人宋王李从厚,也没啥大才,处事优柔寡断。朱弘昭、冯赟自恃有拥立之功,专擅朝政,把李从厚架空。这样也不满足,惹怒了当时最大的藩镇头子凤翔节度使李从珂,河东节度使石敬瑭。为了巩固自己权力,二人先将李从珂儿子外调、女儿内召;后来为了削弱节度使权力,想让凤翔、河东、成德、天雄四镇节度使进行易地调动。

这无异于削掉自己的权力,然后软禁换人,李从珂不敢往下想,于是打着清君侧的名义造反。但是双拳难敌四手,虽然造反,但是压力山大,只好上演哭戏,甚至宣布攻占洛阳,得百缗钱,一时士兵皆跟着反了,这是百贯钱。但是李从珂登基之后,士兵找他要钱,但是无钱可赏,只好搜刮买卖,凑钱。士兵不开心,民众更不开心,但这些都不是他考虑得问题,他眼里还有一个威胁石敬瑭。当初李从厚是俩个,现在他即位了,就只有石敬瑭一个。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石敬瑭害怕,造反没兵,就拿幽云十六州割土求援契丹,给你钱,给你地,只要出兵。契丹一听这么好的事情,你尽管去,契丹爸爸给你撑腰,于是二军混战。后唐的西川节度使乘乱占据四川,称帝建立后蜀。不久李从珂自焚死了,石敬瑭在契丹爸爸得册封下当了皇帝,后晋。

石敬瑭作为皇帝没有部队,何况认贼作父,让藩镇将领不耻,自是没有能力管,建立的后蜀,还有同时吴国权臣徐知诰占据了吴国,改号大唐,改名李昪,史称南唐。当众扇石敬瑭巴掌。但是石敬瑭没办法,手下没人,只能依靠他的契丹爸爸,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自是早期的契丹游牧,生产力低下,打不过后唐,但随着幽云十六州的补给,石敬瑭的进贡,本就没有太行山脉的阻挡,便开始肆无忌惮的南下中原,慢慢壮大。可是当儿子的感觉特别憋屈,不久忧虑死了。

石敬瑭七子多早夭,只有一子年幼,便立侄子石重贵称帝。景延广傲气,力主向契丹主称孙不称臣。反正就是不朝贡当孙子,我暂时没钱,你宽容宽容总可以吧。可是契丹不管,派兵就干,好在中原军民强悍,周围的藩镇也来帮忙后晋,毕竟这不是普通的内部争端,这是民族大义,契丹俩次进攻失败。倒是乐了石重贵,自认为是天命之子,开始寻欢作乐起来,石重贵昏昏噩噩,全靠一群将相扶持。甚至自命不惭,杜重威在前线投敌,甚至出征契丹。但是事实残忍的扇了他一巴掌,杜重威在前线投敌,将领张彦泽引兵南下,后晋大败,自己为了不受侮辱,引火自焚,却被近人所救,后在契丹至死。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契丹攻下后晋,自是自得意满,在开封附近似乎忌惮的打草谷,惹来了无数的农民起义,大辽皇帝也因为天气炎热死于杀胡林,契丹士兵大规模减员,于是退回契丹,离开中原。现在整个中原地盘最大的就是河东节度使刘知远,自是关起大门不管,知道石重贵打不过契丹,自己也不参和,背地里投靠契丹。耶律德光也是很受用,毕竟听话。但是看着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爆发,自己屡屡遭受猜忌,心一横反了,驱除鞑虏,复我山河,顺便安抚投降的节度使,不怪你,只要现在跟我打契丹,这些事情都是小事。于是刘知远称帝。国号为汉,一改过去靠括民财犒军的惯例,而是拿出宫中所有财物赏赐将士,深得人心。接着采纳了郭威“由汾水南下取河南、进而图天下”的正确建议,举兵南下,一路势如破竹,所向无敌,很快拿下了洛阳和汴京,稳定了中原局势。

中原稳固,后汉禁得起折腾,但是老刘的身体不行,因长子刘承训之死而病重,后把小儿子刘承祐托付给史弘肇、王章、苏逢吉、郭威等人,自己一命呜呼。刘承祐没有大儿子刘承训贤明,也是个不甘落后的主,何况有四位顾命大臣大权在握,自己无权无势,所以开始了夺权之路。被臣子叫闭嘴彻底激怒了刘承祐,于是政变开始,心狠手辣的一举击杀杨邠、史弘肇、王章三人及其家属,转而攻击郭威家属。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这个时候郭威心里万分痛恨,郭家上下只有一个干儿子郭荣和自己相依为命,自己活着还有啥意思,起兵造反。毕竟郭威也不是省油的灯,早年出身富贵,要不是刘仁恭杀了自己父亲,自己从少爷变成孤儿游荡,自然身上痞气十足,之后遇到一个外放的宫女柴氏结为夫妻,后来跟着刘知远混,倒也混到了枢密使,这样的骁勇人物,打一个刘承祐还不简简单单,汉军大败。刘承祐逃跑,后被郭允明刺死。

这个时候郭威为难了,毕竟自己深受大哥的恩惠,这篡权不好,何况自己打着的名义是清君侧,凡是不能做的太明显,被人说闲话。于是翻翻大哥的族谱,先找到大哥还有一个病重的儿子,刘承勋。可是奄奄一息,不适合当皇帝,于是又找到了刘氏宗室、武宁节度刘赟认他为帝。刚派人找他没多久。边关告急,契丹人来犯。

一般少数民族入侵都在秋天,为啥冬天来。郭威在这样的形式,毅然挺身而出,走到一半,士兵哗变要郭威称帝,自是黄袍加身,不得不做,随后契丹就撤兵了,这其中蹊跷不言而喻。

再说刘赟兴高采烈的来当皇帝,走到半路,被郭威软禁了,毕竟自己是皇帝,算了算自己身上的血脉,竟然可以延续到周文王,于是建国为周,史称后周。刘赟被软禁了,他爸刘崇很是生气,但是自己打不过郭威,那还不能拥兵自立,以图后世,于是在山西建国,后汉,史称北汉。

后周的建立

虽然郭威这即位有些不明不白,又是外犯,又是兵变。但是论政治,提倡节约俭朴;整顿吏治纲纪;减轻压迫和剥削;招抚流民,组织生产;治理河患,灌溉良田,有着一统的情况。随着岁月流逝,郭威不行了,记不记得之前提过,郭威有个干儿子郭荣,其实是自己妻子,柴氏的侄子,所以他也叫柴荣,是不是很熟悉。赵匡胤黄袍加身就是柴荣死后,拿的权。郭威不行了,就拉着郭荣的手,让他好好的掌权。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再说那个刘崇听到郭威死了,心想复仇的机会到了,郭荣年幼,军队威望不够,于是拉着契丹一起起兵。果然如同刘崇所说,高平之战周军将不用命、士不能战,差点被刘崇掀翻了,要不是柴荣顶着箭主动进军,鼓舞士气,胜负难以直说。然后赵匡胤追随前来,一举斩杀北汉大将,解的围。

这一战瞬间打醒了柴荣,自己兵不行,于是命赵匡胤广募天下壮士“选取优者为殿前诸班”,将禁军整顿为一支威震邻国的军队。在继承叔父遗志之后,励精图治。开始了统一大业,并采纳王朴的“攻取之道,从易者始”的建议,制定了“先南后北”的战略。

先揍了后蜀,接着三征南唐,打的南唐称臣,北伐幽燕,仅四十二天,兵不血刃,连收三关三州;准备乘胜夺取幽州,收复幽云十六州,可是当夜病重,只能回京养病。但是养病也不安心,四处流言,点检做天子,柴荣心里不舒服,于是让赵匡胤接任张永德当殿前都点检。毕竟赵匡胤是自己的心腹。

五代十国:一段72年的藩镇割据的混乱史

不久,柴荣病重,年仅七岁的柴宗训即位。这个时候也是冬天,契丹和北汉联兵南下再次来了,和郭威如出一辙的,黄袍加身的赵匡胤,陈桥兵变,让小皇帝签个诏书,自己顺利继位,建国宋。先后灭亡荆南、武平、后蜀、南汉及南唐等南方割据政权,完成了全国大部的统一。至此一段73年的纷乱纠葛,藩镇兵乱的群阀割据的五代十国落下帷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