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携手 / 湘云 / 红楼梦:史湘云的一首《点绛唇》不简单,...

   

红楼梦:史湘云的一首《点绛唇》不简单,曹雪芹的知识量真大

2020-07-04  江山携手

红楼梦里,史大姑娘湘云是一位富有浪漫色彩、令人喜爱的豪爽女性。她常常不拘小节,有时候又古灵精怪,做的诗词也常出人意外。《红楼梦》第五十回

湘云想了一想,笑道:“我编了一支《点绛唇》,却真是个俗物,你们猜猜。”说着,便念道: 溪壑分离,红尘游戏,真何趣?名利犹虚,后事终难继。
众人都不解,想了半日,也有猜是和尚的,也有猜是道士的,也有猜是偶戏人的。宝玉笑了半日道:“都不是。我猜着了,必定是耍的猴儿。”湘云笑道:“正是这个了。”众人道:“前头都好,末后一句怎么样解?”湘云道:“那一个耍的猴儿不是剁了尾巴去的?”众人听了都笑起来,说:“偏他编个谜儿也是刁钻古怪的。”

《红楼梦》中的诗词可以说篇篇可读,且大部分都有脂砚斋的眉批,只有少部分诗词,脂砚斋是没写评语的。曹公的写法是“草蛇灰线,伏延千里”,再加上脂砚斋的眉批,大体是能够推论出后四十回的内容。

像这首《点绛唇》,就有很多红楼学者研究认为作者大有深意。谜语众人均不解,只让宝玉猜中,也不是偶然的,因为它句句适用于宝玉。

大荒山青埂峰的顽石,幻化入世,成了怡红公子,这不正是“溪壑分离,红尘游戏”吗?“真何趣”的感慨与宝玉在《寄生草解偈》一曲中所说的“到如今,回头试想真无趣”的意思一样;“名利犹虚”,是宝玉蔑视仕途经济的反抗思想;“后事终难继”,或者说“剁了尾巴去”,正应了宝玉“悬崖撒手”,弃家为僧的结局。

总之一句话,这首《点绛唇》概括了宝玉一生的道路。甚至于从整个贾府后来的一败涂地、“树倒猢狲散”来看,也完全符合谜语末句所言。

但是也有些诗词是为了小说的情节发展,以及人物刻画,不见得就是每个字都有来历,每句话都有深意。这首《点绛唇》从脂砚斋没做评语来看,也可以说只是为了故事情节的需要。

尤其是在了解《点绛唇》这首曲词的发展来看,基本可以确定就是为了凸显湘云的豪爽性格以及湘云和宝玉之间看淡红尘的那份默契。

先从《点绛唇》的格律说起。

《点绛唇》,以冯延巳词《点绛唇荫绿围红》为正体,双调四十一字,前段四句三仄韵,后段五句四仄韵,调名取自南朝江淹《咏美人春游诗》:“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 此调自冯延巳后,其他唐五代词人不用此调。宋人用此调者极多,苏东坡、李清照等均用此调创作过很多名篇。

到元朝时,《点绛唇》由词入曲,格式也发生变化。双调变为单调,二十字,三仄韵,两叶韵。

中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
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仄。

元《太平乐府》注“仙吕宫”。高拭词注“黄钟宫”。《正音谱》注“仙吕调”。宋王禹称词名“点樱桃”。王十朋词名“十八香”。张辑词有“邀月过南浦”句,名“南浦月”。又有“遥隔沙头雨”句,名“沙头雨”。韩淲词有“更约寻瑶草”句,名“寻瑶草”。

《点绛唇》,全曲五句二十个字,定格字句为四、四、三、四、五。另有属黄钟宫,全曲同为五句二十个字,句式也为四四三四五,乃为南曲引子,不同于北曲,亦不能互用。二者间的差异在于北曲第四句为平仄平平,南曲第四句为仄平平仄;北无换头,南有换头;北第一第二句皆用韵,南直至第三句方用韵。

南曲属黄钟宫,很少用。北曲属仙吕宫,是常用的散板曲牌,作为仙吕套曲的第—曲。如杂剧《西厢记》张洪上场时所唱,昆曲《醉打山门》鲁智深上场时所唱。在京剧等剧种中,多作为角色上场的引子,单独使用。

《点绛唇》的曲词,是京剧中武将起霸的一种普通词。每出戏都有独自的曲词,曲谱也微有不同。在京剧中,唱词是依照剧情及人物的身份而编写。曲调在任何戏里都大致相同。此曲牌在京剧中用途甚广。有的戏里有词,有的戏里则无词。在一般戏里,演员如遇无词的〔点绛〕,可选取符合剧情和人物身份的词句来使用。

此曲牌在使用时,以唢呐吹奏。多用于元帅升帐,元帅或重要人物上场后,在台口唱此曲牌,其间并加入度锣鼓烘托气氛。

在现代京剧中,《点绛唇》又通称为“点将”,用于元帅升帐、江湖豪客的排山等,其作用是为了表现场面的宏大和增强气氛。

网上有许多京剧唱段,其中就有《点绛唇》,听过的都知道,这段曲子是十分铿锵有力的。

当然,现在的唱腔和曲调或许同清朝时期的有差异,但是,中国的古典文化都是传承有序,可以考证的。比如,姜白石就有几十首词牌曲子流传下来,我们得以了解宋朝的词牌是如何演唱的。同现代音乐比较一下,内核是不变的。

这首《点绛唇》,从书中的内容来看,属于情节安排居多。现代人已经不听京剧了,对《点绛唇》已然陌生。但在清朝,曹公这么写,读者自然就可以哼出曲调来,给人想象的空间是不多的。一哼唱,湘云的形象自然而然的就立在那里,就是那样一个爽朗的女孩子。

其次,猴子的形象在书中出现的很多,如:第十四回:宝玉听说便猴向凤姐身上立刻要牌。凤姐笑道别学他们猴在马上。

第二十二回:贾母亦笑道:“你们听听这嘴!我也算会说的,怎么说不过这猴儿。你婆婆也不敢强嘴,你和我嗙嗙的。”

第二十四回:贾芸进入院内,把脚一跺,说道:“猴头们淘气,我来了。”

第六十一回:柳氏听了,笑道:“你这个小猴精,又捣鬼吊白的,你姐姐有什么好地方了?”只听门内又有老婆子向外叫:“小猴儿们,快传你柳婶子去罢,再不来可就误了。”

等等等等,不能够说曹公对猴子情有独钟,但确实是常用语。从上述情形看,曹公用《点绛唇》写谜语,应该不会影射过多。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