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间溪流阅览室 / 艾青名作赏析 / 《艾青·北方》原文、赏析、鉴赏

分享

   

《艾青·北方》原文、赏析、鉴赏

2020-07-16  山间溪流...

摘要:《艾青·北方》原文、赏析、鉴赏 艾 青一天那

《艾青·北方》原文、赏析、鉴赏

艾 青



一天

那个科尔沁草原上的诗人

对我说:

“北方是悲哀的。”



不错

北方是悲哀的。

从塞外吹来的沙漠风,

已卷去北方的生命的绿色与时日的光辉

——一片暗淡的灰黄蒙上一层揭不开的沙雾;

那天边疾奔而至的呼啸

带来了恐怖

疯狂地

扫荡过大地;

荒漠的原野

冻结在十二月的寒风里,

村庄呀,山坡呀,河岸呀,

颓垣与荒冢呀

都披上了土色的忧郁……

孤单的行人,

上身俯前

用手遮住了脸颊,

在风沙里

困苦地呼吸

一步一步地

挣扎着前进……

几只驴子

——那有悲哀的眼

和疲乏的耳朵的畜生,

载负了土地的

痛苦的重压,

它们厌倦的脚步

徐缓地踏过

北国的

修长而又寂寞的道路……

那些小河早已枯干了

河底也已画满了车辙,

北方的土地和人民

在渴求着

那滋润生命的流泉啊!

枯死的林木

与低矮的住房

稀疏地,阴郁地

散布在灰暗的天幕下;

天上,

看不见太阳,

只有那结成大队的雁群

惶乱的雁群

击着黑色的翅膀

叫出它们的不安与悲苦,

从这荒凉的地域逃亡

逃亡到

绿荫蔽天的南方去了……



北方是悲哀的

而万里的黄河

汹涌着混浊的波涛

给广大的北方

倾泻着灾难与不幸;

而年代的风霜

刻画着

广大的北方的

贫穷与饥饿啊。

而我

——这来自南方的旅客,

却爱这悲哀的北国啊。

扑面的风沙

与入骨的冷气

决不曾使我咒诅;

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一片无垠的荒漠

也引起了我的崇敬

——我看见

我们的祖先

带领了羊群

吹着笳笛

沉浸在这大漠的黄昏里;

我们踏着的

古老的松软的黄土层里

埋有我们祖先的骸骨啊,

——这土地是他们所开垦

几千年了

他们曾在这里

和带给他们以打击的自然相搏斗,

他们为保卫土地

从不曾屈辱过一次,

他们死了

把土地遗留给我们——

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它的广大而瘦瘠的土地

带给我们以淳朴的言语

与宽阔的姿态,

我相信这言语与姿态

坚强地生活在大地上

永远不会灭亡;

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古老的国土

——这国土

养育了为我所爱的

世界上最艰苦

与最古老的种族。



1938年4月2日潼关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淞沪保卫战之后,诗人由上海到武汉,从武汉到山西临汾,从临汾到西安,又折回武汉,到桂林。这首诗,写于1938年2月从山西去西安旅经潼关的时候。诗人在桂林出版的包含十六首短诗的诗集,就用这首诗作为诗集的名称。

这首诗,抒写了诗人北国之行的感受。在诗人眼中,祖国北方的景象是充满忧伤的:呼啸的沙漠风扫荡过荒漠的原野,万里黄河汹涌着混浊的波涛,在灰暗的天幕下,弥漫着灾难与不幸,充满贫穷与饥饿。作者以素描的手法,给北国的景象勾勒了一幅充满阴郁色彩的风景画,他抓住了最富有特征的一系列景象:看不见阳光、也不见生命的绿色的冻结的原野;灰黄色的沙雾覆盖着颓垣、荒冢;顶风挣扎着艰难前进的孤单行人;几只载重的驴子徐缓地踏着漫长的道路;早已干涸的小河;稀疏的枯死的林木;灰暗天幕下低矮的住房;悲鸣的逃亡的雁群……艾青本来是学绘画的,不愧是写生的圣手,每一个景象只勾画寥寥两笔,栉比地排列起来,构成生动而深刻的艺术形象;在整个形象中,又贯注着作者自己深沉的忧郁,忍受着灾难和不幸的“北方的土地和人民,在渴求着那滋润生命的流泉”,正在“一步一步地挣扎着前进”的人们需要支持,是这整个形象所寄寓的中心思想。

在诗的后一部分,诗人直接抒发爱国主义的感情。尽管迎着“扑面的风沙,与入骨的冷气”,面对荒凉与衰败的北方,诗人“却爱这悲哀的北国”,爱这祖国的大地。诗中抒写着自己的回忆:几千年来,我们民族的祖先开垦和保卫这广大的国土,他们和自然斗争,和外来的敌人斗争,永不屈辱地坚强地生活在这块土地上。所以诗人说:“我爱这悲哀的国土,古老的国土”,因为“这国土,养育了为我所爱的世界上最艰苦与最古老的种族”。诗篇以丰富的想象,开阔的意境,表现了对祖国大地的热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