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鸟谐趣 / 待分类 / 【老街轶事】相敬一世,只求死后相送一程

分享

   

【老街轶事】相敬一世,只求死后相送一程

2020-07-21  诗鸟谐趣


章老爷子陈老太,

门当户对两无猜。

石板街上赛竹马,

出嫁何须花轿抬。

        ——2020.7.15《沙市胜利老街逸事》章老爷子和陈老太太从出生就是近邻,两家各在胜利老街的一边,斜对着门,可是真真的门当户对、两小无猜。成年后两家仍然亲如一家,直到谈婚论嫁也不觉得扭捏,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出嫁那天也没有请花轿乐队,一家人花那冤枉钱干什么!只换了一身崭新的新娘装就进了婆家,结婚这么大的事情,就像过个春节一般随便。

      娘家的闺房虽然留着,婚后的一两年偶尔还过去自己收拾一下,但出嫁后从来没有回闺房过一个夜,陈老太深受传统影响,三从四德牢记在心,尽管近在咫尺,若无必要,绝不回娘家,更不要说回娘家过夜了。再往后,就一次也没进过自己的闺房了,全身心地归属了婆家。

      章老爷子是码头工人,早出晚归,陈老太也操持家务打理得井井有条,生活上也把章老爷子伺候得十分周到。沙市的早酒内容十分丰富,早酒氛围也非常浓郁,但章老爷子很少外出喝早酒,因为陈老太的厨艺毫不逊色任何一家早酒铺的大厨。二老相敬如宾,举案齐眉,从来没有红过脸。章老爷子在码头上班,见多识广,每天都有奇闻趣事说给陈老太听,边吃边说,边吃边听,都很受用,从不拌嘴。收拾碗筷后,又打来热水伺候章老爷子洗净一天的疲劳,早早睡下,一夜无话,毕竟是体力活,每天都很累。

      幸福的光阴总是过去的很快,转眼就儿孙满堂,枝繁叶茂,各自为家。已是耄耋之年的章老爷子和陈老太也预感也到叶落归根的大限了。从来安详的陈老太突然和章老爷子大吵了机场,哭声惊动了四邻,众多儿女闻讯连夜赶来一问究竟。章老爷子坐在门口不停抽着闷烟只不做声,儿女们百般哄着陈老太菜断断续续问出了原委。陈老太的意思是,自己任劳任怨伺候了老头子一辈子,临了想死在老头子前面,也让老头子伺候自己一回!但老头子拧着不答应,说要死也该他先死,让陈老太过几天清闲日子。陈老太说着到这里又哽咽起来,抱怨老头子太不近人情了!

      儿女们听得个个眼圈发红,竟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一下,实在没辙了,只好央求章老爷子先答应下来,让陈老太安下心来再好好多活几天。章老爷子无奈叹口气当着儿女的面答应了,陈老太这才嘟囔着安静下来睡着了。

      天刚放亮,轮值的女儿到父母房间问安,看到章老爷子坐着床边椅子趴在床上,一只手还与陈老太的一只手指交叉握着一动不动,女儿还以为二老都睡着了。过会再进去看才察觉不对劲,呼唤几声没有动静,把章老爷子扶起来一看,二老身体都已经冰凉了,说好最后伺候一次的,章老爷子到底还是没有兑现自己的临阵承诺,或许是想来生用一辈子偿还吧?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