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春 / 待分类 / 【龙江作协】南正北︱两只贝壳

分享

   

【龙江作协】南正北︱两只贝壳

2020-07-31  陈晓春

 


两只贝壳

文/南正北

在我没去过海边之前,我认为大海像在朋友圈中看到的一样:海水湛蓝一片,清澈透明,海风潮湿轻柔,推着海浪一层层的涌上金黄色柔软的沙滩,漫上来又退回去,漫上来又退回去,一次次的抚摸着建筑城堡的小王子的裤脚。小公主在海岸上寻找着五颜六色的贝壳,还有一同信步漫游的洁白海鸥。这一切仿佛是从我最美的梦中挑选拼凑出来的。

后来我真的到了海边,但并不是朋友圈里的那一片,也不是什么出名的海滩,只是一片普通的海,一片真正的滩。当这副景象摆在我的眼前时,满心的期待与憧憬都随着仲夏炎热的海风化为灰烬。眼前的海水是深灰色的无边无际,在伴随着呼啸的海风让我惶恐不安,生怕一阵巨浪将我卷走,再也无法游上岸来。代替柔软沙滩的是密密麻麻的黑白鹅卵石,想象中赤脚在夕阳下的海边漫步,此刻让我脚底不禁觉得刺痛。空旷的海岸上荒无人烟,只有我与身边的朋友,还有被海水卷上来的焦黄海带和一些无法入口的已经风干了的小尸体,对于这些他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告诉我那些有名的海滩沙子都是斥巨资买来铺的,为了吸引那些喜爱拍照的游客和情侣。

他划着租来的小艇带我到海上兜了一圈,初次漂浮在海面上的感觉我憧憬了很多年。那平静又开阔的感受在我梦里曾多次的出现。可真的置身这无垠的大海中,即使离岸边并不远,也让我感受到了恐惧,仿佛并不是我在海上行驶,而是在被这幽黯的海水肆意摆布,无助又孤独。在我正担心自己安危的时候,他一头扎进了海水里,我知道他的水性不错,并不担心。他本想畅游一番,不想海水还是很凉的,不一会就爬了上来,颤抖了好一阵。我起意用手沾了些海水尝了尝,果然,唯一契合我想象的就是这又咸又涩的海水,这倒是和世人所传的一致。

回到岸上,我们身上都沾满了海水,不一会风干了,就变成了白色的盐挂在身上,晶莹闪闪,倒显出几分奢华。他告诉我回家后需要冲个澡。

在离开前我执拗着要找些贝壳留作纪念,我们一边走一边聊一边低下头寻觅,终于在石缝间发现了两只,很小,颜色暗淡,甚至可以说是丑陋。看着我失望的样子,他告诉那些工艺品都是用专业洗剂清洗过或染色的,那样卖相很好。他执意要买来几个送我,我果断拒绝了,最后,我把这两个塞进口袋就满足地离开了。

这两只贝壳至今我还留着,摆在书桌上,每次看到他们,我就能想起那天的我们,大海边,烈日下,洁白的年华。时隔多年,才发现,我们俩也不过是生活中的两只丑陋贝壳,渺小又孤独,在生活中四处游荡,最后被推到岸边牢牢地卡在石缝中间,默默幻想着......


作者简介

于昌,笔名南正北,90后的老师,教着一帮孩子也爱着这帮孩子。更是喜爱文学,热爱着写作。思想是造物者赐予我们最珍贵的礼物。我是这么认为的哦!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