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之边 / 待分类 / 山东作家||【新年的雪】◆王桂森

分享

   

山东作家||【新年的雪】◆王桂森

2020-08-06  白云之边


作者简介
王桂森,山东诸城人,诸城市作协会员;自由职业者,喜欢用文字记录人生的感悟。


 新年的雪

进入腊月,年味渐浓。

腊月十五之后,人们就陆续开始忙年了。我的童年时期,父亲在这时节要赶集置办年货,母亲起早贪黑地忙碌:新年即将来临,他们喜忧参半,要想方设法让孩子们过上一个富足、欢乐的新年。

冬日的阳光明媚而寒冷,乡下通往集市的羊肠小道,总是匆匆行走着办年货的人们。辛勤劳作了一年的人们,在这时有了难得的喜悦心情。无论平时日子多么拮据,他们都会在年集上买回一些物品。大闺女小媳妇穿戴整齐,打扮得花花绿绿;大爷叔婶,一路说说笑笑,脸上洋溢着喜庆。人们走在小路上,有说有笑,赶集的快乐,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现在的路宽了,赶年集的人们几乎没有步行走的了,取而代之的是家庭轿车、面包车、电动车,来去省力省时。我却怀念早年那些年集时光,甚至怀念那些早已消失了的羊肠小道。

过了腊月二十,母亲工作的重心由洗衣转入办年饭。年前做好各种饭食,是乡亲们历来已久的习俗。做豆腐,蒸年糕,摊煎饼,繁琐忙碌,母亲干得劳累又欢畅。父亲忙着扫屋,刷新墙壁,扎福棚……最忙的是贴对联,贴福字,挂年画,处处都要做周全,不容一丝马虎。

年,对于童年的我,总是在一种期待中蠢蠢欲动,那时的年景,常常在心里叩响我的一些记忆。大年来到,大人们最先忙的是迎家堂。夜幕降临,村里同姓的一家人,聚集到最年长的家里,举行一年一度的迎家堂仪式。我们小孩子却欢乐地围绕着大人跑来跑去,看那串串鞭炮在空中噼噼啪啪爆响的绚丽光彩。鞭炮一响完,我们就跑到鞭炮响过的地方,捡拾那些没响的爆仗,仿佛是大人们故意留给我们的,心里兴冲冲的。

迎完家堂回家,母亲已在炕上摆好了瓜子、糖果,这时,我最喜欢看母亲擀剂子,包水饺。那时,我第一次发现母亲把一枚枚壹分、贰分的硬币包入了水饺。母亲灵巧的双手变魔术似的,一个个饱满的水饺,仿佛有了精气神,很快就排满了圈盘。父亲则在橱房干起了灶台活,除夕,这个特殊的日子,平日在大田里劳动的父亲,主动分担了母亲一些活儿,他想让母亲在这时能够轻松一下。其情其景,融融入怀。

除夕之夜,母亲煮好了水饺时,父亲就到院子里发芝麻,他一贯先放一个雷爆仗,再放鞭炮,在一片清脆的噼啪声中,真正过年的时刻开始了。这时母亲叮嘱我和弟弟不要多说话,她一脸的庄重;把饭桌放到炕上,摆丰盛的年夜饭,端上水饺。父亲放罢鞭炮,一家人席炕而坐,喜乐融融地吃着年夜饭。我和弟弟比父母幸福得多,因为包钱的水饺总是我俩吃到。看着我和弟弟一次次惊喜的样子,父亲母亲总是笑而不语。

在父母的温暖年里,我们逐渐长大成人,成家立业,不知不觉,原先青春盛年的父亲母亲,在光阴流年之中,正在一天天变老。

近几年在城里居住,与在老家生活的父母相处的日子越来越少,可每当新年来临,我还是驱车回家与父母团聚。每当此时,年迈的母亲总会站在村口等待,等待她的儿孙回家过年。远远的,我望见母亲伫立的身影,心底涌起温暖的感动。操劳一生的母亲年事已高,心头却有太多的牵挂!迈进老屋,一股温情流遍全身,屋子里的一切还是那么熟悉,旧家具泛着温馨的光泽,土炕热腾腾的,四周的墙壁已被父亲裱糊一新。低矮的老屋虽然没有城里的楼房宽敞、明亮,却透着十足的亲情。一家老小在一起喜乐融融,共享天伦,在老家过年,才有真正的年味。

年一年一年增多,我们的韶华也随光阴在不断流去,流去苍白,留下了有关年的美好真情,在心底萦回感动。

青葱岁月,年轻的心向往外面的大千世界,十八岁那年的秋天,我从父亲手里接过十五元的路费钱,和伙伴们一起去外地打工,我们在工地上干了不到一星期,伙伴们半途回返,我却选择了留下。在那段艰辛的日子里,我期盼通过自已的劳动挣得一份收入,替父母分担忧愁,然而事与愿违,没想到岁末包工头竟卷款走掉。在一处破败的工棚里,我挣扎度日,一天只吃一顿饭,回家的路费也成为泡影。身边的工人一个个叹息着离去,快过年了,即使没有收获,他们也要赶回家去过年。我身边没有熟人,举目望去,清冷的工地上四野无人,只有寒风在一阵阵呼啸,如一只只无形的手在撕扯着我的心。

“你不回家吗?”一个苍老的声音击中我的耳膜,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是他,一个在工地上拾荒的老人,在他乡异地,我们彼此认识已久。他那双脏兮兮的手伸在我面前,手里捧着两张十元的钞票!“回家过年吧,路费够了。”我伸手欲接又停住了,“那是你辛苦攒的……”“拿着吧,出门在外,谁敢说没个困难时候……”就这样,那年的腊月二十七日,我用拾荒老人的钱两手空空地回到了父母的身边。父母了解了一切,母亲默默地淌着泪,父亲则向着远方深深地鞠了一躬。这一年,我回家过年了,没有流落在外;这一年,我明白了人生的不易,也体味到人情的温暖与珍贵。

年,在岁月里更替;心,在岁月里温暖。

年,圣洁吉祥,如那些新年降临的雪。

春天的第一场雪,往往会在这个时刻悄然而至。洁白的雪,莹莹的雪,如上界降临的仙子,为乡村的年夜带来安康吉祥!年幼的孩子会跑到院子里踏雪飞奔,欢快的笑声在夜里响彻。

盼望此时此刻的新年,再来一场别开生面的雪。心中的雪,新年的雪,该是何等的壮美而又充满诗情画意。

那些新年的雪落在院子里,落在屋顶上,落在广阔的田野上。雪花无声息地飘舞,除夕之夜,远远近近,一阵阵清脆欢快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吃了年夜饭,守岁的人们已有些疲乏,正进入甜甜的梦乡。瑞雪兆丰年,寒梅拥雪香。地上的雪,越积越厚,仿佛在为新的一年,积蓄勃发的力量!



《齐鲁文学》投稿须知

《齐鲁文学》(季刊)是齐鲁文学杂志社主办的刊物之一,分别是【春之卷】【夏之卷】【秋之卷】【冬之卷】。以“时代性、探索性”为办刊宗旨,发掘和推出了一批中国当代诗人、作家,名篇佳作如林。富有时代气息,可读性强。

     投稿须知:

     1、稿件内容健康、结构完整、文笔优美、底蕴丰厚。

    2、诗歌、散文、小小说、散文诗、文学评论等均在征稿之列。

    3、本刊对所录用的稿件保留删改权,文责自负。

    3、本刊对所录用的稿件保留删改权,文责自负。来稿请附作者简介、通讯地址、联系电话及个人照片,以正文加附件形式(在其它公众号发表过的勿投本刊)。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