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音陇风 / 待分类 / 散文||井冈杜鹃||作者:付文羽

分享

   

散文||井冈杜鹃||作者:付文羽

2020-08-07  乡音陇风

井冈杜鹃

作者:文 羽

    百花之中,我独爱杜鹃。娇艳的血一样红,想像满山遍野,在山涧,岭上,草丛里,树林中,万绿之中点缀上一片片艳红,是何等气势!我养了一盆杜鹃花,因过于勤快,要么水浇多了,要么肥施过了,结果一盆开的好好的杜鹃,在我的精心侍弄下,要么萎靡不振,失去当日的灵气,要干枯而死,连演绎葬花故事的机会都没有。每逢闲暇,总是经常光临花市,观赏新到的花卉,感到是一种难得的享受。盛夏来井冈山参观学习,已错过花期,面对葱绿一片的山坳,怅然若失。但从八角楼参观学习归来,却被三个伟大的女性所感动。站在茅坪那颗高大的女贞树下,遥望满眼葱绿的群山,贺子珍,伍若兰,曾志,三个名字如三朵美丽的杜鹃,浮现在眼前。

 当年,17岁的少女贺子珍在永新县第一个剪掉束缚自由的一头长发,参加工农革命,跟随袁文才,王佐的起义农军上了井冈山,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可能巧缘抑或是命运安排。1927年11月,毛坪的秋色正浓的季节。满山遍野的山花烂漫成多彩的世界,呼唤着成熟。19岁的贺子珍在茅坪象山奄前,将自已站立成一束婷婷的杜鹃,静静的等来了转战湘赣“秋暴”农军。36岁的毛泽东拖着化浓的伤脚,领着一群衣杉褴褛的的战士,一路风尘,来到了井冈山毛坪。两双眼第一次对望,成了一段红色奇缘的开端。一双盈盈的秀目中看到的是飘逸的长发下另一双神彩飞扬的慧眼,从此,八角楼的不夜灯光与北斗星相映,照亮了九十年前黑喑的天空,多少影响中国革命进程的灵感,在谈笑风生中闪显。一根灯芯的微弱灯光下,贺子珍陪伴毛泽东成就了不朽之作《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会存在?》、《井冈山斗争》。河边高大的女贞树与清澈的河水见证了这段伟大爱情的全程。1928年春早,象山奄旁,满山的映山红在微风中摇曳,为这对新人祝福!从此,这对革命伴侣开始长达十多年的相濡以沫生涯。贺子珍柔弱的身躯承担起生活与工作的重担,跟随毛泽东下井冈山,转战赣南闽西,过于都河,战湘江,过草地,风餐露宿,一路向北。从井冈山走到了黄士大塬上的延安,成就了共和国的伟业,给后辈留下取之不竭的精神财富!然而,历史在这里却荒谬地拐了个大弯,使这位悲情而充满传奇的女性一度淡出历史,被迷雾遮拦。可喜的是历史又这样公正,有幸让这位伟大女性在晚年终于走到了历史前台,在实是求是的旗帜下,在中共党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同年,相似的一幕又在映山红含苞待放的季节开始。她,伍若兰,杜鹃一样的娇美,兰花一样高贵,再次用年轻的生命诠释了爱情的伟大,信仰的坚贞。1928年2月15日,湖南古城耒阳。朱德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师进城。一位高大魁梧的身躯,黧黑刚毅的脸吸引了二十五岁才女伍若兰的目光。她追求进步向往光明,而朱德半生征战,仍孑然一身。一双新布鞋作为定情物,一首“莫以穿戴论英雄,为民甘愿受清贫……”诗句含蓄道出了对朱德的仰慕之情。3月的耒阳,春江水暖,草木葱翠,生机勃勃,山野的阳光洒落在杜陵书院,照耀出七彩的霓裳;满山摇曳的修竹奏出幸福乐章。在战友们的祝福声中,伍若兰嫁给了朱德。然而,令人唏嘘不已的是一年后的一次战斗中,这位伟大的女性为掩护亲人及战友突围,不幸被俘,在敌人的屠刀下,慷慨赴义,让自己年轻的生命化作滴血的杜鹃,融入共和国的旗帜里。此刻,我才明白,为什么人们常以兰怡情、以兰明志、以兰立德,与兰相伴的文化内涵。

曾志是井冈山斗争时期三位中唯一见证共和国成立的女性,长期的革命生涯中,历经磨难,成为功绩卓著的国家领导人。1998年6月21日,走完了她87年的生命历程,魂归井冈苍山。一个人只有把自己的欢乐、忧伤和祖国的命运融合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精神才会真正博大起来。这就是曾志同志一生的真实写照。

回望井冈山,浮想联翩。当年的硝烟已经散去,惨烈的战场早已被满山遍野的映山红所遮掩,历史依旧,岁月静好。红色的井冈山,没有容颜的苍老,只有青春的翠绿,生活的明艳。面对这片红色的沃土只有倾世如歌的抒唱:井冈山,我精神的家园!

作者简介:文羽,原名付文羽, 甘肃宁县人,高校教师,物理学教授,中国光学学会及工程光学学会会员。从事激光传输等科研工作。酷爱文学,教学科研之余,喜欢借用文字有感而发。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