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溪ProbeT连山 / 婴幼儿-小中大... / “擦鞋作家”与“袁牡丹”的60年友情

分享

   

“擦鞋作家”与“袁牡丹”的60年友情

2020-08-09  孟溪Probe...

     □周啸吟

株洲有位著名画家,叫袁定瓒,他一家八口,出了五位画家。他本人因画牡丹出了名,曾被株洲美协主席周伟钊取了个“袁牡丹”的雅号。最近,八十岁的他,在株洲办画展庆生,传为佳话,好评如潮。

1959年,袁定瓒与我同在株洲四中求学,他读初二,我读初一,当时并不相识。但共同的绘画爱好,把我俩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成了好同学、好兄弟、好朋友,友情一直维系了60年。

1959年“六一”儿童节前夕,《株洲日报》决定举办一期株洲市中学生绘画选,入选画作将刊登在该报副刊上。株洲四中美术教员胡茂林老师选了10幅学生的习作,向《株洲日报》投稿。袁定瓒的《蔬菜丰收》和我的《种蓖蔴》成功入选,与其他中学的五位同学的习作一起,被刊登在1959年《株洲日报》“六一”儿童节的副刊上。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学校,我俩俨然成了“校园名人”,以此为契机促成我与袁定瓒相识,后来又双双成了四中美术课外活动小组的成员。他是组长,我是组员。

即使在生活困难的年代,袁定瓒仍坚持课余绘画,笔耕不辍,星期天还组织美术课外小组去郊外写生,从不间断。天道酬勤,毕业后,20岁的他由于美术成绩特别优秀,被留校担任美术教员。我初中毕业后,考取了株洲市唯一的省重点中学——株洲二中。袁定瓒总是鼓励我不要放弃美术爱好,我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在二中的一次全校美术比赛中,我获得第二名的较好成绩。

高中毕业后,我成了一名“下乡知青”,几乎没有什么经济收入用来购买宣纸和画笔,只好忍痛放弃了多年的绘画爱好。袁定瓒也为我感到十分惋惜。在万般无奈中,出于对文艺的喜爱,我开始学习文学写作。不久我的作品先后变成了铅字,刊登在报纸和杂志上。

当时,袁定瓒已经成长为一名非常优秀的中学美术教员。在我困惑迷茫的时候,他总是开导我,鼓励我。

我俩在事业上的真正进步应该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这时,袁老师已是湖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我比他慢了一拍,直到2012年才进入湖南省作家协会。

袁老师不仅艺术造诣高,生活中也是个多面手,木工活和电工活做得很好。2003年,我所在的工厂改制,职工每月200元的下岗工资发不下来。怎么办呢?我第一时间想到了上街替人擦鞋谋生,一是来钱快,二是不要多少成本,以解生活上的燃眉之急。由于我对木工活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钉出来的擦鞋箱歪歪斜斜,不太美观。我找袁老师求助,请他帮我钉个擦鞋箱。他说干就干,一阵忙活,一个漂亮的擦鞋箱诞生了。我拿着它上街擦鞋谋生,那一天竟赚了20多元。更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我被《株洲晚报》记者发现,加以报道,引起全国媒体的连锁反应,被称为“擦鞋作家”。

今年6月,袁老师办画展,我也为他尽心尽力。我们要把这份情谊一代代传承下去,让后辈人发扬光大,使我们的社会更加和谐,更加融洽,充满着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