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随园的实际面积到底有多大?

 五者自居 2020-08-10

【随园随谈之六】

随园的实际面积到底有多大?

杨松河

202084日星期二

 

在回答袁枚是不是一夜暴富的暴发户之前,我们在弄清楚随园所占位置的重要性之后,还得弄清楚随园的实际面积到底有多大。因为随园毕竟是袁枚“转业”(请注意,我不用“归隐”二字,后文会详谈。)后安身立命的资本,也是袁枚后半生发家致富的物质基础。搞清楚了袁枚占有的土地面积,给他家划成分、定阶级就有九成的把握,就不至于犯瞎猜空谈的主观主义错误了。

袁枚家庭出身贫寒,当县官后家境大有改善,手头稍显宽绰,腰包逐渐鼓起来,明里暗里开始与淮、扬大盐商过从,尝试投资盐业生意,似乎还有意在外地购买田产。但此时的袁枚毕竟底气不够足,何况官服在身,又无强势的皇权做坚强后盾,投资兴业不仅名不正言不顺,而且也没有太多精力和时间来经营,因此只是在诗文交游中顺手做点股权交易,带有小鸭试水的性质,实际获利并不很大。

然而,袁枚自从以月俸300金买下隋园后,家产出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扩张,一个小小的七品芝麻官,居然在一夜之间拥有曹、隋两织造在南京占有的丰厚房地产!这个新闻若发生在当下,南京媒体不炸开锅才怪呢!

有专家研究称,明清时期,在江南,拥有土地几千亩者为大地主,几百亩者为中等地主,几十亩者为小地主。

那么,袁枚随园的实际地盘到底有多大呢?

我根据袁枚的《随园记》所描述的随园范围,在现代版南京市地图上画了一个圈,大体上勾勒出了当时随园的体量。现代读者看看这张图便可一目了然,也许还会有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吧。

但是,给这位名人定成分、划阶级,光这么笼而统之看一张图可不行,必须拿出真凭实据来证明,而且所占土地面积最好通过实地丈量敲定的才好。

可惜,这样的档案材料,无论是官方的还是私家的,现在都无从查考了,一大堆无头空案叫你不胜其烦。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在网上进行多次拉网式大搜索,终于在百度文库里找到了一份周安庆先生撰写的考察文章:《清代大才子袁枚随园及其范围考略》,总算落实了随园的实际地理面积。

据民国《中央日报》报道, 1936年袁枚曾孙袁诚与五世孙袁栋因该园地产纠纷引发诉讼,经江苏高等法院第五分院二审判决如下:随园遗址“二百二十亩五分五厘一毫八钱” (约折合14.7万平方米)地基,判归袁诚、袁栋共有。

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关于随园实际面积的唯一法律依据,这个数据是经民国法院丈量核实过的,精确到分厘毫钱的程度,应当是可信可靠的历史纪录。当然,如果能弄到法院判决的原始依据,那就可以铁板钉钉了。

有了这个依据,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为袁枚划定成分了。

袁枚离职停薪购买隋园并改名随园后,袁枚一夜之间变成了拥有220亩山庄的中产地主了,隋园的土地是否包括干沿河一带的十几户佃农经营的农田尚待进一步查证。至于袁枚在安徽滁州购买的上百亩农田应是后话,与随园土地并无直接干系,故暂时不予评论。

从此,袁枚逐渐摆脱封建“王土”的束缚,由封建官吏自由转身自主经营园林文化产业的“个体户”,开创了中国早期资本主义萌芽的“随园模式”。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