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于根生小说连载】 张老汉的喜与悲(一)

 文香花开 2020-09-02
张老汉的喜与悲

作者:于根生

词曰:

击石乃见火烟

居家方知酸甜

祖上积德惠儿孙

因果报应眼前

你我均非圣贤

荒唐尽在少年

劝君向善勤为之

祸福由己自选

这首《西江月》讲述的是因果报应如影随形之事,所谓“头顶三尺有神明”、“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看,在记录,当初你种的什么样的因,后来你就会收到什么样的果,通俗地说,就是自作自受,所以千万不可以有任何侥幸的心理,否则,恶念在自身,祸及到子孙。

话说有这么一个张老汉,祖籍是东北人,据说是吉林省的一个农民,至于是哪个县,哪个公社的,任你外人怎么问,这张老汉就是不说,外人也就不得而知。作者老于不是公安局户籍科工作人员,不知道他的详细地址,没关系,反正不影响本故事的正常发展。

虽然张老汉岁数不大,到目前也不过55岁的光景,由于他生得皮粗肉糙,再加上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姓张,不知是谁带头叫了他一声“张老汉”,后来也就这么叫开了。张老汉是33岁迁居到我市靠西南边一个生产队的,到现在已经有20多年了,来时带了个5岁的儿子,通过张老汉喊他,大家知道他儿子叫犟子。当时土地承包到户已十来个年头,村子所有的田地、山场等都分到各家各户,张老汉的到来打破了这里首次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分配上的平衡,但山里人淳朴善良,看见张老汉带着年幼的儿子无依无靠,顿时起了怜悯之心,不仅收养了他们父子,把田地、山场、水塘等原先已分配到户的财产匀出同等份额给了他,而且还出钱出力帮他建造了两间土墙瓦房。就这样,张老汉父子俩在这个生产队里安了家。
   可能是张老汉有先见之明,预料到自己的儿子长大后准是个犟种,就给儿子取名犟子。果然,儿子渐渐长大后,脾气也是越来越犟了。看来呀,名字这个看似普普通通的一个符号,有可能成为影响或改变一个人的人生或命运的因素,取名字也有风险呀,各位不得不防啊!这张犟子还不到20岁,村民们就给了他一个绰号——“三犟子”。

 

那位可能要说:老于是不是傻到家了,你明明说张老汉来时就带了一个儿子,又怎么变成了“三犟子”,是不是你傻到连最基本的数字都弄不清了?
       各位别急,容作者老于告诉你其中的原委,这既是对“三犟子”这个绰号的由来作个具体的交代,也是向大家澄清一下:我再傻,总不至于傻到连数字都分不清的份上,如果真是这样,那还不傻出国门、傻到国际上去了吗?
      乡亲们给张老汉的儿子取个绰号叫“三犟子”,这个“三”并不是代表他在家里的兄弟姐妹当中排行老三,而是他做了三件与众不同的犟事。
  第一件。
      那是他12岁那年初夏的某一天,因为他还没有上“史记”的资格,故而具体日期不详。张犟子正在家中稻场边的一块树荫下写作业,他抬头一看,邻居的一头老牛正在他家的自留田里啃青苗。当时稻苗正在出穗,如果这时候被牛啃掉,连返青的机会都没有了,那还了得。这一下把小张犟子急得,顾不上写作业了,鞋子都来不及穿,拔腿如飞,一眨眼的功夫跑到了田里。老牛在田里啃得正欢,突然听见有“呼呼”的声音,牛眼一看,知道情况不妙,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撩起蹄子就跑。张犟子一看,心想:“你个小狗(其实是牛)日的,跑?没那么容易,撵不到你,老子不活了。”就这样,老牛在前面跑,张犟子睁大带血丝的双眼,一个田埂一个田埂地追。老牛跑了一阵,心想:跑这么久了,后面应该没人了吧?于是,它边跑边回头看,哪想到,张犟子正紧追不舍地跟在后面,看见老牛扭过头看他,更是激怒了他的犟脾气,没命地在后面狂追。这一下把老牛吓傻了:干嘛,不就是吃了点青苗吗,跟我耍牛劲?老牛一看这么个跑法不是办法,很难脱身,迟早会被追上,于是,急忙变换了战略战术,改变了逃跑的方向,改道向村前的山上跑去。这个季节,山上到处都是杂树棵、荆岗刺,再加上一些被人砍去了水竹留下的竹签子,此时走上山都很难,别说跑了。但现在情况危急,什么都顾不上了。老牛拼命地往山上跑,张犟子玩命地在后面撵,老牛浑身被荆岗刺挂出一道道血痕,张犟子赤着的光脚已是血肉模糊。快到山顶的时候,张犟子终于把牛追上了,他一把薅住了牛尾巴,一下子把牛拽在那里不能动弹,他赶紧跑上前,双手握紧牛角,使劲地往下按。

 

      按理说,张犟子再有力气也弄不过成年老牛,何况已跑了小半天,一点蛮力早就消耗掉了,要想个对个地制服一头牛谈何容易?但牛天生有一种驯从的意识,看见有人把它逮住了,也就不敢作过多地抵抗,任由张犟子折腾。这张犟子是个逮理不饶人的主,哪管你那些,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与老牛来了个你死我活的生死大决战。那老牛一个没留神,后腿一软,被张犟子在上面再一使劲,坏了,“咕噜”“咕噜”……老牛从山坡上滚到山脚下。张犟子这还没完,赶紧也往山下跑。
      这么一闹,全村都惊动了,起初,大家看张犟子撵老牛也就没怎么注意,因为这种事情在广大的农村地区经常发生。但后来发现情况不对,因为以前听张老汉说过,儿子小时候经常发烧抽筋,老张听信了一副偏方,给儿子服过朱砂,据说,朱砂有很强的副作用,吃过的人很容易得朱砂孬。莫不是孬病犯了?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村民们都往山上赶去,在大家的阻拦与劝说下,张犟子总算住了手。牛的主人自知理亏,说了许多拜年的话,并补偿了一些稻谷,这个事就算过去了。
      可是,自打那以后,那条老牛只要一见到张犟子就犯病,眼里马上流露出恐怖状,四蹄暴跳,惊恐不安。牛的主人平时都是骑在牛背上放牛,但只要一见到张犟子,赶紧跳下来用手牵着,生怕老牛受惊后把人从背上掀下来。(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于根生,男,1968年生人,安徽宣城人,税务公务员,爱好写作。创作观:先干活,再创作!




3. 《 紫晶蝉语 》作者:微澜 | 朗诵:格格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