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fantaiji / 鱼虫 / 画草虫,齐白石只能排第二,他才是第一!

分享

   

画草虫,齐白石只能排第二,他才是第一!

2020-09-13  xiaofanta...
潘君诺先生是海上派中的写虫圣手,曾在圈内享有佳誉。由于历史中存在忽重忽轻的情节,使得潘君诺从惭不为人知到完全生疏的陌生境地。


潘君诺(1906—1981)江苏镇江人,名然,中国美协会员,擅作花卉草虫。


潘君诺幼年家境贫寒,辗转至扬州就学。由于环境影响,少年时就酷好美术。初临石印画谱,后于裱画店见诸多名家真迹,遂背临所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又于扬州画派有所了解。年十五六,过秦更年宅,见案头有一空白扇面,即挥毫为作花卉,掷笔即去,更年见而大异,之后若干年,君诺竟为花卉高手。


1930年就读于上海美专,专攻花卉草虫,临摹了大量宋元工笔花鸟画及近代任伯年、吴昌硕、王一亭、齐白石等名家的作品,并对青藤、白阳、石涛作品的意境和笔墨进行研究,艺大进。

美专毕业后复受业于赵叔儒、郑午昌。叔儒弟子凡72人,以符仲尼杏坛之数,其中陈巨来入门最早,徐邦达今最著名,潘君诺为关门弟子。黄蔼衣、郑午昌之花卉,有时由潘君诺为之。花鸟画外开始进行草虫的研究和创作,并自署“演雅楼”、“虫天小筑”,表明他在草虫方面的抱负。


写虫之难,难于取舍。写形不能取舍,或谨毛失貌,或狂怪失真。潘先生将妨碍笔墨表现力的非主要征状,如蜻蜓刚毛状细微的触角,如蝴蝶过多过杂的斑纹、斑点等,尽多舍去;


重要的特征、富有表现力的色彩纹点,如天牛触角的节状,如黄脊蝗翅上的斑点,一定留取,甚至强调。因而他笔下的草虫,不是恣意卤莽的“非虫”,也不是面面俱到的标本,而是有特征、有生气的写意。


写虫之难,难于笔墨。用笔须一笔一个结构,要见笔、见墨(色)、见意、见方圆,草虫具有的目、科、种等细微特征,皆能点剔而成。无论工细点簇,笔墨间神与趣会;无论俯仰向背,皆合于透视规律。至于刻意工巧,不知笔墨之道,此无可论。

写虫之难,更难于写心。写其形,必传其神,传其神,为写其心,惟妙悟方不失其真。潘先生画瓢虫,可掬的是其“憨巧”:爬行时的瓢虫,鞘翅合闭如球状,头上探出的触角一直一曲,短小的六足在如球的硬壳下前伸后蹬,笨拙中透出捷巧。



而飞行中欲停息的瓢虫,一对鞘翅将合半翕,鞘翅下的一对膜翅扇动渐弱而呈黑影,圆圆的身躯增大了一倍,似难以承托自身之重,而触角直探如顾,足肢前屈后伸,皆已早作控于花叶的准备,笨重中愈见精巧。


潘先生笔下,蚱蜢有腾趠之势,螳螂有攫物之贪,蟋蟀有振旅之雄,至于蚊蚁虽小也各具情性,生态的虫已灵变为妙夺造化的虫。


潘先生画蜂,为其标志。此栩栩欲活在于四翅,用清水点出蜜蜂四翅,淡墨分剔翅根,水墨浑化渐虚渐无,而前后翅分明;浓墨点后足,沁翅洇化,后足因与后翅洇化若有腿毛,若携花粉而隐约翅下,如此微薄的膜翅在他的笔下竟有这么多的蕴含。此种表现方法,具收获满载之意,又不失嗡嗡振翅之轻盈。


潘先生的草虫由工笔而兼工带写,由小写意而大写意,或双钩,或点厾,各有生机;或沁墨,或破笔,心意自恣;更有以指随手点抹,象外生意,使得他在中国画写意草虫门类绝伦超奇,开宗立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