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边羽 / 诗词相关 / “江山云泼墨,玉宇水玲珑”——人随风老...

分享

   

“江山云泼墨,玉宇水玲珑”——人随风老,诗词亦入秋

2020-09-16  梧桐树边羽

接到邀请发布个人原创诗作,因为有随手写诗记录感受的习惯,和朋友们写段文字配张照片的意思差不多,所以只要去翻最近的动态,就能找到一些作品来。

不过一般都是有感随吟随发,所以都没有取标题——发在动态里,原本格律诗(个人习惯)是规整的,加个标题就乱了长短。这里就临时添加日期和行为标注作为标题。以五绝、七绝为多——因为简短,不用太费脑。律诗的话就要时间斟酌,如果确实得了长短不齐的好句,也可以找个词牌来填写。

不过这些就都需要坐下来静静思量,很多时候转背就忘了。

所以一般是四句写完,反正生活中的微小感动,也不值当长篇累牍。

如果大家关注了我的话,平时在微动态也可以看到这些作品,而且还有一些不合格律的随口吟得,有一些是调笑,和具体事、境有关,并不怎么正经,这里只是选一些格律没问题,选题不偏的成文。

八月八日晚霞过洞庭湖

风卷流云下洞庭,锦霞散乱渺沧溟。

邀来天外琼楼月,醉后满湖撷碎星。

这是一首仄起入韵,押平水韵“九青”部的七绝。当天因为时间的关系,傍晚到达湖边,发现附近因为改造工程全部封闭,但是经过工地步行可以进去。因为人少,湖边反而空旷而美好。浩浩汤汤,金乌沉水,视野开阔,夏风扑面——很多绝世美景其实不在于天涯海角的险峻,而在于那个特定的时间点,到了特定的地方,看到了特定的景色。

就好像在西藏看到金顶云开处,飞雪化旗云,摄影大拿们可能守候大半年才能遇到,而我在洞庭看到的这景色时的心情,就好像第一次去,就捕捉到了旁人大半年都守候不到的异象。

但是只是个人感觉,湖边的人自然只要天气好,天天可见。不过旅行,就是在不同的地点看当地人看腻的景色,振奋我们的心情。

当时心情非常好,由于夏天的炎热,很长一段时间懒得写诗,这个时候兴趣勃发,在漫天星光的回程中完成了这首七绝。

八月二十九上206高地观日月同天

青山极目远,秋草动长风。

隐隐升明月,金乌共逐空。

这是一首平起不入韵,押平水韵“一东”部五绝。

这首诗内容简单,后两句也在标题中明示了,图片上是看不出日月同天,那是因为手机拍不出。基本上大家应该都见过这种现象吧,有时候太阳出的早,月亮还没下去,也会出现这种现象。

这天是去山上吃完饭,太阳还没下去,远远淡淡的月亮就已经爬了上来。站在山顶远望,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不过这首诗有朋友提出了疑问,当时还想着回复,转背就忘了,今天翻到了,就在这里回答吧。

这位朋友明显对平仄是有认识的,所以知道平水韵下,“极”是入声字,第一句“青山极目远”,平仄为“平平仄仄仄”,与平起仄收的标准格律关系“平平平仄仄”不符。如果按照新韵,则“平平平仄仄”没有问题。但是按照新韵的话,尾句“金乌共逐空”,“乌”和“逐”同为平声,又失替了——所以在他看来,这首五绝无论新旧韵,都有谬误。

首先肯定他的平仄分析,这其中就涉及到“一三五不论”形成的“三仄尾”问题,这一点我专门有文章讨论过为什么“三仄尾”并不出律,是个后人总结出来的伪概念。

因为仄声中包括了“上、去、入”三种发音模式,就算连在一起,只要不同为一种音调,是不会产生发音困难的。“极目远”就是一个典型。“极”字为入声字,短音爆破,音调在古时类似轻音,“目”为去声,“远”为上声,这就和今天的阳平+去声+上声非常相似,根本不会造成吟诵问题。

所以三仄尾只要不三个字同调,是没有问题的。

这首诗当然是平水韵,新韵的失替是不可取的。只有在平水韵下,“逐”字为入声字,才能完成最后一个律句的相替。平仄知识在专栏中有详细介绍,这里就不多说了。

至于文法,这位朋友提出的四句写景平淡——这说得很对,但是人写诗,不可能首首都要求深远,有时候就是单纯地看到景色,想说两句,缺乏深度是正常的——那些著名的诗人其实也是平常作品一大堆,只不过我们耳熟能详的都是千挑万选的精品罢了。

关于“隐隐”和“明月”,看下图就明白了。

八月三十一日祭祖

又是一年七月半,杀鸡洒血送冥钱。

从来多少唏嘘事,玉蝶轻飞绕墨烟。

这是仄起不入韵,押平水韵“一先”部七绝。

这又是一首纯粹记事的作品,没什么难理解的,有没有什么深度,只是有那一点点纪念先人的哀思在里面,不过轻到看不见——这是一种仪式感,灵不灵谁心里都有数,但是让我们想起先人,唏嘘一场,就是这件事情的意义所在。

九月五日秋雨中闻蟹香

一层秋雨一层凉,今夜江风传暗香。

不是山边金桂舞,无肠公子就生姜。

这是一首仄起入韵,押平水韵“七阳”部的七绝。

步行山下江边,已经连续几日雨来降温,闻到一阵异香,惊觉又到了吃蟹的时节了。

“无肠公子”就是螃蟹,因为属性寒凉,所以要佐以生姜,温热祛寒,避腥入味。

有朋友质疑“一层秋雨一层凉”为何用“层”字?这是郁达夫的原句,其实原话应该是“一阵秋雨一阵凉”,不过北方人念起来象“层”字,而且只有用“层”,才保证了“仄平平仄仄平平”在关键位置上的平仄相替,否则的话连律句都不是,更别说拿来用在格律诗中了。

九月十三日品马来帝王鱼

一丝红艳飞银甲,万片王鳞映日开。

前世只寻仙果跃,今生绝味上神台。

这是一首平起不入韵,押平水韵“十灰”部七绝。

有没什么深意,只是确实好吃,而且这种鱼不去鳞上锅,到桌上再手动去鳞,然后鱼鳞还可以做道菜。一上桌,就被这银光色给震撼了。鱼是本人带过去的,还没制作的时候一片银鳞中带有一丝红线,格外好看。

马来西亚帝王鱼,平时最喜欢跳出水来吃水边的果子(网上有视频),大快朵颐之后,写首七绝纪念一下它。

九月十四日连江秋雨食湖藕

江天一色凉风起,绵雨如针上下勤。

我记洞庭多妙藕,湖鲜更甚四时新。

平起不入韵,押新韵“九文”部七绝。

这首写得不好,第二句原本是“绵雨如针上下缝”,想写出秋雨不绝的动态来,后来赶着吃饭,临时凑了个韵,用“勤”来表示勤劳、不停的落,其实自己也不满意,只是懒得改了。

九月十五日雨中江南

昨夜潇潇雨,今朝飒飒风。

江山云泼墨,玉宇水玲珑。

仄起不入韵,押平水韵“一东”部五绝。

还是在下雨,都一个礼拜了,远望江面楼阁,整个世界都笼罩在雨雾之下,好像一个水晶球,颇有些“冰心在玉壶”的感觉。

写完之后,发现这首五绝两两对仗,感觉还行。

入秋之后,雨水绵绵,人的思绪和情感多了起来,诗也比炎炎夏季要多一些。

不过大多都是随感随写,并没有什么讲究,主要是记录生活碎片。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