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看不起柳永的王国维水平如何?和柳永各写首《蝶恋花》,高下立判

2020-09-19  渐华   |  转藏
   

宋代词坛高手如云,但不管怎么论,作为宋词婉约一派代表人物的柳永,都能名列前茅。

不过落第后为了生活,柳永长期混迹于烟花柳巷,很多词作也都是描写歌女及他们身边发生的爱情,而且很多用词都很大胆直白,就像“解罗裳,盈盈背立银,却道你但先睡”。所以对于柳永和他的作品,后世很多士大夫阶层的文人都是不太看得上的,觉得难登大雅之堂。而著名词论家王国维,就是诸多看不起柳永的后世文人中的一个。

看不起柳永的王国维水平如何?和柳永各写首《蝶恋花》,高下立判

说起王国维,确实也是一位牛人。他在文学、史学、哲学、教育等方面都有着极高的成就。是中国近、现代相交时期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著名学者。王国维最为大家所熟知的当属他的词论作品《人间词话》。纵观历史长河,诗词理论专家不少,但在笔者看来,王国维和他们相比最大的不同在于,王国维并不是只能论词,他自己更是写得一手好词。这就很像体育场上,一个评论员评价赛场上的运动员做得不够好,观众席上有人不乐意喊着“你行你上”,然后这位评论员直接下场吊打了一众运动员。王国维就有着这样吊打大多数词人的实力。

看不起柳永的王国维水平如何?和柳永各写首《蝶恋花》,高下立判

而就是这样一位很受世人认可的词论大家,对于柳永的评价却一直很是“刻薄”。柳永有一篇脍炙人口的《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其中有着千古名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首词的作者是柳永这是毋庸置疑的,不仅历朝历代文人这般认为,柳永的词集《乐章集》中也赫然收录着这首词。但是王国维的人间词话中却将这首词归在了欧阳修的名下,他认为“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样的名句除了欧阳修别人写不出来,像柳永这样的“屯田轻薄子”,只能写“奶奶兰心蕙性”这样的词句。

看不起柳永的王国维水平如何?和柳永各写首《蝶恋花》,高下立判

不得不说,王国维“黑”起柳永来真的是不遗余力。那么这么看不起柳永的王国维,他的写词水平真能和柳永相比吗?王国维最被人认可的词作当属《蝶恋花·阅尽天涯离别苦》,我们就一起来看一看,他的这首词和柳永的同名词《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相比到底水平如何。

看不起柳永的王国维水平如何?和柳永各写首《蝶恋花》,高下立判

《蝶恋花》

北宋-柳永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柳永这首词是词人流落异乡,怀念意中人之作。全词以春愁写相思,但是又迟迟不点明,只是在字里行间夹杂着细微的情绪,让读者欲罢不能想要一探究竟。直到最后一句在前文的铺垫之下相思之情喷薄而出,达至高潮。但词人却在这个时候停笔,使得这其中的相思更为浓烈激荡,感染读者。虽言有尽但意无穷,留给读者无限的想象空间。结尾一句,可谓是真情至语。

看不起柳永的王国维水平如何?和柳永各写首《蝶恋花》,高下立判

《蝶恋花》

近代-王国维

阅尽天涯离别苦,不道归来,零落花如许。花底相看无一语,绿窗春与天俱暮。

待把相思灯下诉,一缕新欢,旧恨千千缕。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王国维这首词是和妻子久别重逢,见妻子容颜老去,心中凄楚而写就。常见的重逢诗词基本都是写重逢之喜,王国维却另辟蹊径,写出了重逢的凄楚。全词也没有直接去描写妻子的容颜老去,而是通过描写花的凋零来反衬人的老去,最后引出“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的慨叹。

看不起柳永的王国维水平如何?和柳永各写首《蝶恋花》,高下立判

不管是柳永还是王国维的《蝶恋花》,写的都是极佳的,而且两首词的结尾都是脍炙人口的佳句。但真要对比这两首词,笔者觉得高下立判,显然柳永是更胜一筹的。首先在意象上上,柳永的词更为丰富,而王国维只是着眼于花这一点。其次柳永词中“拟把疏狂图一醉”和“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两句相呼应,将化不开的愁恨描写得更为缠绵执着。最后结尾句,柳永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写得更为柔厚,他没有直接描写人的消瘦,而是以“衣带渐宽”来衬托,这远远要比王国维直接描写“朱颜辞镜花辞树”更为给打动人心。

柳永和王国维的这两首《蝶恋花》,大家觉得哪一首写得更为精妙呢?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观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