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葉一如来 / 阅读文摘 / 从脂溢性脱发到雄性脱发

分享

   

从脂溢性脱发到雄性脱发

2020-09-20  一葉一如来

我们这里谈的脱发其实都指的是脂溢性脱发,英文名叫Seborrheic alopecia,这个名字很形象,很直观,我们一眼看到脱发的区域滑溜滑溜的像一片溜冰场,于是有了“中间一片溜冰场,四周都是铁丝网”的笑谈,脱发区域油得发亮,像是脂肪溢出了一样,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形象的名称。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用这样的名称来指那种可恶的脱发现象,世界级难题。
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对脱发的认识是这样的:脱发是因为人不爱干净,不洗头,是因为吃的食物太油腻了,是因为压力大,熬夜抽烟喝酒造成的,后来我发现你去网上查很多病,不管你得了什么病,通用的回答是这样的:清淡饮食、戒烟戒酒,少熬夜,多吃水果蔬菜,适当运动,保持心情舒畅,一大堆类似的说法,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一开始我觉得这种说法挺好的,后来我发现不管我得了什么病他们都把这个答案贴在这里忽悠我,我也是醉了
脂溢性脱发很形象,很直观,但是也很肤浅,它只看到了表面现象没有看到本质现象。直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人们才发现了脱发的深层次和本质原因。
故事是这样子的:美国精神病院里住着一个精神病患者,当时为了便于看守,不让这些精神病患者太调皮捣乱,就把好多男精神病患者进行了阉割,让他们能够安静一点。这个精神病患者有一个双胞胎兄弟经常来精神病院看他,他们属于同卵双胞胎,长得很像。让精神病院医生很费解的是这个兄弟是个秃子,而这个精神病患者的头发却很好。当时一个医生就觉得很好奇,于是他开始给这个被阉割了的精神患者每天注射雄性激素,没用多久,这个精神病患者就也脱发了。
至此,人类才开始意识到是不是应该给脂溢性脱发换个名字,人们才渐渐地开始研究雄性激素对脱发的影响。于是渐渐的有了雄性脱发(male pattern hairloss 简称MPH,或者male pattern baldness简称MPB)的说法,后来又有了雄激素性脱发(androgentic alopecia 简称AGA)更加科学的说法。
上世纪60年代,默克公司研制的一种药物叫保列治,非那雄胺(化学名),这种药物主要用来治疗男性的前列腺疾病,这种药物能够阻止男人体内的雄性激素睾丸酮(Testosterone 即T)在5α-还原酶的作用下变成双氢睾酮(Dihydrotestosterone 即DHT),对于维持男人的性特征来说双氢睾酮比睾丸酮强好几倍,但是它对病变的前列腺是不利的。商品上市,好多老年人开始使用这种药物来治疗前列腺疾病,但是好多老年人意外发现自己秃了多年的头顶开始长出头发了,这可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默克公司有了意外收获,赶紧进行临床试验,并申请了专利,于是1997年保法止(1mg的非那雄胺)通过了FDA的认证在美国上市了
慢慢的脂溢性脱发这个名字就不再说了,有了更加科学的名字雄性脱发。但是在中国,好多人还一直在沿用这个旧的说法,这也无可厚非了,其实除了科研人员,别说我们普通人,就算是职业医生又有多少人会去学习和了解这些枯燥的知识和研究进展呢?不过就算你不去了解其中的原理,为什么名字都改不过来呢?

如果经常上国际脱发论坛的人应该知道,国外论坛上很难见到Seborrheic alopecia(脂溢性脱发)这个名词了,也就是说普通大众都已经不用这个名词了,它已经被淘汰了,过时了,而在中国,普通人只知道脱发,其他的名称一概不知,而医院皮肤科医生很多也傻傻分不清雄性脱发和脂溢性脱发到底是什么关系,一直还沿用着以前的老一套,叫脂溢性脱发或者遗传性脱发,你问他是不是雄性脱发,他告诉你别胡说,在中国这样不学无术、固步自封的医生多得很,特别是一些小医院。

下面我们开始使用它的大名雄性脱发,为什么雄性脱发偏偏从头顶开始呢?
如果有上帝的话,我真的觉得雄性脱发是上帝给我们开的一个玩笑,故意在捉弄我们男人。
我们人类进化到现在为止,我们身体上的毛发剩下的有哪些呢?我从重要程度为顺序来说一下:
头顶和前额头发>后枕部头发>胡子>阴毛>腿毛>腋毛>胸毛(我个人这么认为)
可见对我们最重要(主要是保暖和美容的重要性吧)的就是我们头顶和前额的头发,而雄性脱发偏偏就针对的是我们这一块的头发,这是个巧合吗?还是上帝故意设计的用来捉弄我们的?哪怕是后枕部的毛发脱了也比前额和头顶的毛发脱了要好看一点吧?
再看其他的毛发,雄性激素对它们不但没有伤害的作用,反而像是给它们施加的肥料,比如胡子,雄性激素多胡子就长得茂盛,其他体毛也差不多,唯独对于头顶部的毛发,雄性激素就像毒药一样把他们生生给毒死了。
再来看后枕部的毛发,因为它们不容易受(不代表不受影响)雄性激素的影响给它们取名叫长寿毛囊,我们每天睡觉,把它们在枕头上蹭来蹭去,一晚上不知道要摩擦多少次,可它们就是生命力顽强,怎么蹭都不会脱落,这是巧合还是被人算计呢?
对于雄性脱发为什么单单从头顶开始,头顶的头发最容易受到侵害,现在科学界没有明确的定论,比较合理的解释是头顶部的毛囊对DHT比较敏感,可是为什么单独它们要对DHT敏感呢?谁又能给出合理的解释并且解决这个问题呢?咱们这个星球上最聪明的科学家也没有找到答案,所以我们现在还在讨论这个问题。
不过我思考过以下几个问题跟你们分享一下:
(1)我们睡觉的时候一直在用枕头给后枕部和侧面的头发做免费的按摩,而且一做就是一个晚上,我们睡觉的姿势能够摩擦到的头皮部位和我们脑袋上不脱发的部位不谋而合,这难道仅仅是一个巧合吗?
(2)我们后枕部的头皮肉多,比较松软,我们头顶部的头皮肉少,紧绷,紧紧地贴在骨头上,不信你可以摸摸看,头皮松软的地方头发不受DHT侵害,头皮紧绷的地方受DHT侵害严重,这难道也是一个巧合吗?按摩头皮刺激毛囊生长的说法不见得没有一点道理吧!
(3)我们的头顶是我们身体最高的部位,也是我们上半身距离心脏最远的地方,这个地方高而远,血液输送必然不如其他部位方便,再加上我们大脑思考需要大量的能量,“脑力劳动者更容易脱发”的说法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倒立可以防脱发”的说法也不是绝对的空穴来风。

从脂溢性脱发到雄性脱发的变化代表着人类对脱发认识的一个跨越,可是没有跟上时代步伐的人比比皆是,但是好在这仅仅是脱发而已,不至于死人,治不好也没什么大关系,不过从这个侧面也让我对那些县城级别的小医院的医生的水平不寒而栗,如果真要碰上什么重要的疾病再来个诊断错误,想想都可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