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读公社 / 待分类 / 稻苗|水泊一梦——读《水浒传》有感

分享

   

稻苗|水泊一梦——读《水浒传》有感

2020-09-22  稻读公社

文 | 岑可欣

“兄弟相逢,三碗酒;兄弟论道,两杯茶……兄弟情是没有色的酒,兄弟情是没有墙的家。”梁山好汉名垂千古,饮誉中外,上至耋耄老人,下到黄口小儿,无不津津乐道。就连冰心先生的书房名“落草堂”也饱含对梁山好汉的钦慕。

《水浒传》

形形色色的英雄豪杰从五湖四海来到梁山。有的路见不平一声吼,杀人越货,吃了官司,走投无路落草为寇,如打死镇关西的鲁智深,劫取生辰纲的晁盖等人。有的受淫荡女子欺骗,一时怒发冲冠,不能自己,便抽刀杀人,闯下大祸,如怒杀阎惜婆的宋江以及武松、杨雄等。还有的起初与梁山泊为敌,后为梁山泊好汉们肝胆相照、重情有义所感动而上山入伙,如没羽箭张清,一丈青扈三娘。

兄弟投缘,四海情;“兄弟交心,五车话”,“相逢意气为君饮”的冲天豪气令人心旌摇曳,满心思慕,而“官逼民反”的黑暗社会令人扼腕叹息。

梁山好汉并不是普通的强盗集团,反叛分子。如果他们只知道“朝发打家劫舍,暮归饮酒分赃”,那也只能是一群因利益而聚集的亡命之徒,难于在南征北战中立于不败之地,更别提与朝廷抗衡了。正是因为他们“替天行道”,豪侠仗义,除暴安良,才能如磁石吸钢铁,珠母聚贝子般吸引八方仁人义士。梁山众头领“异姓一家,兄弟非亲心更近”,生死相依、荣辱与共、人人平等、人人互助。山下有官吏贪求、赋繁役重,山上却富足祥和,如同孔夫子口中的“大同社会”、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在啸聚山林的好汉丛中,亦是如此。在第四十七回“扑天雕双修生死书,宋公明一打祝家庄”中杨雄石秀为救时迁上梁山搬救兵,晁盖因时迁鸡鸣狗盗、玷辱山寨名声而大发雷霆,要斩二人,宋江等人据理力争,才使晁盖回心转意。宋江抚慰二人“贤弟休生异心,此是山寨号令,不得不如此,便是宋江,倘有过失,也须斩首,不敢容情,如今新近又立了铁面孔裴宣做军政司,赏功罚罪,已有定例,贤弟只得恕罪恕罪”,宋江现身说法,为“盗亦有道”作了生动的注解。如果只有兄弟般的义薄云天,难免会存在徇私枉法,胡作非为的现象,梁山好汉只能是一批不成气候的乌合之众。可见只有法令齐整,不徇私情,才能勠力同心,蒸蒸日上!日后梁山泊头领征剿王庆田虎,镇压方腊起义,反攻大辽,进军途中,每遇百姓“秋毫无犯”,军纪严明,大获人心。这才有了“兄弟上阵一群狼,兄弟拉车八匹马”的所向披靡。

梁山好汉的魅力不但在于敢于反抗,敢于斗争的革命精神,更在于他们的一腔报国热血。“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招安并不是妥协和示弱,而是实现一个梦寐以求的宿愿。此前水火不相容的忠和义终于融化为一体,成为梁山好汉横戈跃马,醉卧沙场的信念,成为他们不破楼兰终不还的誓言。“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身前身后名”,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何能困居一山耶?

“兄弟护国,三军壮;兄弟安民万世夸…兄弟水战千艘艇,兄弟出塞百支笳;兄弟生离两行泪,兄弟死别一枝花…”随着战事的节节胜利,梁山兄弟日益飘零,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就此归于尘埃。合上书,如同饮了杯浓醇的烈酒,徒然留下余味,心里不免空落落的。一抬头,只见夕阳在山,正是将颓未颓之时,萧萧晚风中彩霞满天,明艳夺目。我心中豁然开朗,能为历史留下些微末功,此生足矣。


作者简介

岑可欣:

慈溪市逍林镇人,逍林初中学生。业余时间喜欢看书、弹钢琴、画画;目前已通过钢琴十级和国画九级认证,手不释卷已成为学习之余的新常态。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