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友书屋 / 阅读 ... / 【觅苏记】苏州定慧寺、苏公弄、双塔寺:...

分享

   

【觅苏记】苏州定慧寺、苏公弄、双塔寺:岭海传书(下)

2020-09-25  真友书屋
苏州两次发现东坡墨迹刻石,令当地的文士都很兴奋。乾隆二十五年,沈德潜特意写了篇《定慧寺苏文忠公书归去来辞碑记》,以郑重记载此事。当时沈德潜已88岁,但闻听定慧寺发现了东坡所书《归去来辞》碑,他还是特意写了此记。沈德潜所书此记现藏苏州碑刻博物馆,他在此记中首先说:“岁己卯,我吴定慧寺垣墙颓坏,出古碑,系苏文忠公书陶靖节《归去来辞》付寺僧卓契顺者也。

定慧寺巷另一头的牌坊


尽管沈德潜在记中没有提到万恬怡之名,但他点出了发现的具体时间是乾隆二十四年,地点就是在定慧寺的残墙下边。接下来沈德潜谈到了东坡被贬,卓契顺送家书之义举,而后痛斥章惇、安惇、蔡卞、蔡京等人欲置东坡于死地。但是沈德潜在记中又说了这样一段话:

公所书,凡二本。一刻于彭泽,而定慧墨本,世世宝藏。前明正统二年,住持妙玹修建古刹。又二年,呈墨本于大中丞周公忱。周跋苏公书缘起,俾镌碑石。时距绍圣初共三百四十有六年。今距镌碑时又三百十有二年矣。乃沈埋苔墙,久而复出,若有鬼神异物呵护其间,不独使文忠公书显于当时,且令寺僧秉彝奸德之心与之俱显也。

巷名介绍


沈称当年东坡写了两卷《归去来辞》,一是彭泽刻本,二是定慧寺刻本。他的所言解答了金祖静在文中的所疑。可见金祖静眼力不错,他看出来定慧寺刊刻的《归去来辞》字迹与寻常所见东坡字体略有差异。

关于啸轩的来由,沈德潜在记中写道:

公谪黄州时,黄州定慧长老颙为公开竹下啸轩,而吴中定慧,亦有啸轩,曾留公遗像,意公往来苏州,必留寓于此。又卓契顺之惠州时,长老守钦命之,且寄拟《寒山十颂》。公报诗有:“云何定慧师,尚欠行脚债。请判维摩凭,一到东坡界。”则守钦之惓惓于公,尤不可没也。

苏公弄

看来啸轩原本建在黄州,而黄州当地也有一座定慧寺,明代时知府况钟又在苏州定慧寺建了一座啸轩,苏州啸轩内还立有东坡画像碑。沈德潜猜测况钟建啸轩也是认为东坡在江浙等地任职时路过苏州,肯定会居住于此寺。

但是啸轩后来还是颓圮了,清代时又予以重建,苏州人蒋赓埙在《新建啸轩记》中首先称:“吾吴定慧寺之有啸轩,以苏文忠公而传也。寺创于唐懿宗咸通间,初为双塔子院。宋真宗祥符中改今名。越数十载,寺僧禺师临池种竹,构为清轩,命之曰啸,以文忠而名也。”

苏公弄介绍牌


蒋赓埙说苏州定慧寺的啸轩就是为了纪念苏东坡,可见在宋代时,定慧寺的僧人就建起了啸轩,况钟所建的啸轩应当是恢复了宋代的建制,只是不知他是否是在原址复建。

关于东坡祠的来由,清朱绶在《定慧寺苏文忠公生日设祭记》中称:

定慧寺之有苏文忠公祠也,自道光十三年始也。公以十二月十九日降生。康熙间,商丘宋大夫恒以是日设祭,踵而加盛者,北平翁学士也。侯官李观察,北平门下士。是年权臬吴中,亦以是日祭文忠于行馆酒次。顾座客陆司马我嵩:“郡有公故迹乎?”顾明经沅起而对:“定慧寺有公为卓契顺所书《归去来辞》,事见《志林》。而明周文襄公勒诸石碑,故存也。”次日,观察访碑于寺,寺久弗葺,碑仆爨室中,寺僧寘积柴其上。观察谓顾明经:“盍护碑且以寺屋数椽奉公香火乎?”明经曰:“唯唯,某任此。”是日召工匠规寺后地,为祠屋者三,为耳屋者二,前轩后庑,门之屏之,为碑亭者一,袝祀周公及太守况公。碑之立,况所赞也,经营粗就。

定慧寺旁的东坡祠创建于道光十三年,因为后世喜爱东坡的人太多,在康熙年间宋荦首先在东坡生日开始搞祭奠活动,此后翁方纲因得到了多件与东坡有关之物,故他也一直坚持在东坡生日搞祭奠活动。后来翁方纲的弟子李彦章到苏州任按察使,他在东坡生日那天也搞祭奠活动,他问在座的陆我嵩:苏州是否存有与东坡有关的遗迹。顾沅代为回答说:定慧寺内原本有东坡所书《归去来辞》刻石。

定慧寺侧门

转天,李彦章前往定慧寺探访此碑,但那时的定慧寺已经十分破烂,李彦章竟然在厨房内找到了这块碑,而碑上堆放着的是一些做饭的柴草。李彦章见此况颇为不高兴,他转身跟顾沅说,能不能将其保护起来,顾沅立即答应此事,他当天就召集工匠在寺后建了三开间的祠堂,另外还有两间耳房,同时还修建了碑亭。转年,顾沅又对此进行了细致的修整,想来此祠建造得十分漂亮,可惜后来被战火毁掉了。

对于这件事,李彦章在其所撰《苏文忠公真像跋》中有如下交待:

道光癸巳十二月,彦章在苏州祀公,适访得定慧寺《归去来辞》碑,乃于寺后创建公祠,修复啸轩旧迹。明年甲午三月祠成,谨摹是像于碑,而以吾师旧诗附焉。公尝言:“来往三吴久矣!”固宜有缘于此邦,而向来私淑之心,尤足志苏斋一番香火也。

以上这些都说明了东坡与苏州的特殊因缘。2020年8月5日,我借在扬州开会之机,请朋友开车带我前往苏州去探访东坡遗迹。跟着导航直接开到了定慧寺巷,民国版《吴县志》中称:“王判司巷即寿宁寺巷,亦即双塔寺前,今名定慧寺巷。同治《志》既著录王判司巷,复别出寿宁寺巷,未免失考。康熙《志》:寿宁寺巷,今名双塔寺前,即此。”

想来这是该寺通往苏公祠的出入口


看来这条小巷已经改了几次名称,但如今仍称定慧寺巷,此巷很窄,过车十分困难,我请司机把车停在巷口,但这里有禁停标志,我们只好把车停在了一个图书亭前,想来这样的地方不会有人干涉,请司机在车上等候,而后我穿过吴王桥步行走入该巷。

巷的两侧全是店铺,每过一家都有凉气冒出,今日天气炎热,我真想进入店中坐下来歇脚,然顾虑到车停在那里不安稳,还是尽快访得后返回。

好在定慧寺不长,走出约二百米就看到了路边的山门,该寺不收费,然山门内立着告示,称由于疫情漫延,原定8月8日为纪念观音菩萨成道日而举行的吃观音面活动取消了。疫情之影响,涉及到方方面面,好在本寺不需要查健康码。

定慧寺弄街景


我径直走入寺内,边走边探看,在一堵墙上看到了《苏州定慧寺重修碑记》,上面提及“其间犹以苏东坡与颙禅师及守钦禅师常以诗文往还,禅理互启传为佳话”,可见该寺对这段历史持客观态度,只是说东坡与该寺的住持有诗文往还,并没有说东坡在此居住过。

重修定慧寺碑记


因为疫情及天热的原因,寺内没有香客,也看不到僧人,我得以在寺内到处探看,一直转到了后方的定慧寺图书馆。图书馆内供着卧佛,余外未曾看到成架的典籍。转到禅堂的位置,看到地上趴着两只雕刻精细的小神兽。

未能找到与东坡有关之遗迹,于是走出该寺,转到了旁边的苏公弄,柯继承等编纂的《苏州老街志》中说:“苏公弄因纪念宋代文学家苏轼而命名。”对于此弄的来由,该文中写道:“苏公祠址在今定慧寺巷35号后门内,所在小巷后人便称苏公弄。弄东侧即晚清时贡院,北段西侧即辟疆小筑旧址。《苏州城厢图》中标有苏公祠、贡院,但未标苏公弄;《吴县图》已有路标,但未标弄名。‘文化大革命’时,苏公弄曾改称双塔弄,1980年恢复旧名。”

看来苏公弄就是当年建苏公祠的位置。此弄的左侧是定慧寺的山墙,右侧为新建的小区,已经完全看不到苏公祠的痕迹。好在在墙上找到了苏公弄介绍牌,上面果然谈到弄名就是由苏公祠而来。

步入此巷,在中段的位置看到山墙上有一个侧门,想来这就是定慧寺通往苏公祠的出入口。而今侧门上还贴着本寺开放时间,看来这里依然可以出入,只是无法再看到那被苏州人津津乐道的苏公祠了。

苏公鸭


继续沿着苏公弄向内走,因为阳光的暴晒,小巷内看不到行人,无意间听到草丛里有鸣叫声,定神细看,一只鸭子卧在那里。我拿出包中的面包掰碎了喂它,它闻了闻似乎对我的供品表示不满,我问它叫不叫苏公鸭,它以两声鸣叫回答我。因我还惦记着继续寻找东坡遗迹,于是郑重地向它道别,转身又回到了定慧寺巷。

荷花的生命

双塔寺山门


从苏公弄往回走,在路边看到了卖荷花之人,将这么多含苞欲放的花朵采摘下来,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塘中的藕,佛教讲究不杀生,我不清楚采摘未曾成熟的植物算不算杀生。卖花人在那里吆喝着十块钱一把,价钱感觉不贵,但荷花肯定不这么认为,而卖花人就坐在双塔寺门前。

双塔寺前院

小尊佛像


购票入内,在前院看到“苏州古代石刻艺术博物馆”的牌子,前院有U字形的回廊,回廊的墙壁上嵌着许多古代刻石,两侧还摆放着一些小型的石雕佛像。当然院中最瞩目的就是那两座高高的砖塔,每次前来苏州,只要走到这一带时,最显眼之物就是双塔。按照《苏州辞典》所载,此双塔寺又名罗汉院:“罗汉院位于苏州市区凤凰街定慧寺巷22号。唐咸通二年(861)盛楚创建佛寺于此,初名般若院,五代吴越钱氏改为罗汉院。北宋太平兴国七年(982)至雍熙中,判司王文罕兄弟捐资重修殿宇,并增建砖塔两座。至道二年(996)更名寿宁万岁禅院,又称双塔寺。殿宇几经兴废,清咸丰十年(1860)至同治二年(1863)又毁于战火,仅存双塔及正殿遗址,寺僧稍事修葺,未复旧观。”

终于找到了东坡像

碑廊


如此说来,双塔寺原本是定慧寺的一部分,后来几分几合,最终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寺院。北宋雍熙年间,王文罕、文安、文胜三兄弟捐资在院中修起两座砖塔,后来皇帝赐御书四十八卷,故该院改名为寿宁万岁禅院。僧妙思在《吴郡寿宁万岁禅院之记》中说:“及观王君遗文,仍有两别院,一曰藏院,一曰西方院。咸平中以藏院并于寿宁。迨天禧初锡西方院以定慧为额,内藏御书。自始各开户牖,其常产皆王君施也。”

在东坡脸上没有找到黑痣

苏公祠的沿革


苏州人颇看重双塔,袁学澜在《姑苏竹枝词》中写道:“钟楼双塔秀文华,科第年年艳榜花。日暖春城红杏发,行人指点状元家。”

苏州状元之多天下闻名,究其原因,主要是当地文风之盛,然而人们还是喜欢将一些社会现象神秘化,比如袁学澜在此诗的小注中称:“钟楼、双塔在吴郡巽方,为主阖郡文秀之气,所以苏城屡出大魁。”

按照袁学澜的说法,双塔寺所处的位置甚佳,以至于苏州出了多位状元。王稼句先生在《纵横姑苏》中讲到了这样的民间传说:“双塔是两枝笔,倒影在罗汉院大殿上,就像笔搁在笔架上,钟楼(即方塔,文星阁)则是一锭墨,那方方的子城就是墨池了。”

罗汉院

大殿遗址


我此次前来双塔寺不是为了寻找状元,只是想于此探看东坡遗迹,于是沿着这些古碑一一看过去,果然在前廊找到了那方著名的东坡像。此像与清代几个刻本内的画像身姿相同,开脸也相近,只是这幅像的画法与木刻板略有差异:除了头冠和衣着外,开脸部分却是使用了阴刻和阳刻结合的方式,这更能显出人面的立体感。只是此像上刊刻的一些字迹大多模糊不清,但我还是看到“按《陵川集》云:坡公真像面有黑痣,此为当日真本无疑。方纲识。”然而仔细端详这方刻石,在东坡的面部上未能找到黑痣,大收藏家翁方纲为什么说这是东坡真像呢,看来此事还需再行探讨。东坡像右侧所刻文字落款乃是李彦章,看来这正是当时从厨房内的柴草堆内翻出的那方东坡像刻石。如此想来,东坡脸上看不到黑痣,说不定是被柴草磨损掉了。

后面还有一进院落

双塔

摆放的刻石

寂静的院落


我在另一方刻石上看到“苏文忠公祠在定慧寺内庚申兵燹后重葺者也,壬辰秋祭诣焉。芜秽不治,顾之怃然……”此石所记内容乃是太平天国战争把苏公祠毁掉了,战后又予以重建,但没过多少年又变得破败不堪。以此说明,当年苏公祠的一些刻石移到了双塔寺院内。我于此还看到了《重修定慧寺碑记》,这些都说明定慧寺与双塔寺有着密切关系。

室内陈列的古碑

画像石

石柱

继续向前走,后方的院门挂着“罗汉院”的匾额,进入该院,眼前是一座大殿的遗址,只留石柱还立在那里。走近端详,石柱上刻满了花纹,旁边的说明牌上称这是宋代遗物。院子前两座高塔巍峨耸立,可惜因为逆光的原因,我拍了几次也无法显现出双塔的英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