嚨駘頭 / 文史地 / 水浒民间地图:真假梁山泊

分享

   

水浒民间地图:真假梁山泊

2020-10-03  嚨駘頭
  

真假梁山泊
——梁山泊的地理背景

文/吴越

在宋代,由于黄河决口,山东梁山周围的确有过一个方圆好几百里的“水泊泽国”,而且经常有盗匪出没。直到明末,水泊方才逐渐干涸。但是宋代宣和年间在海州投降的“淮南盗宋江”,很可能是一帮流寇,根本就没有什么“根据地”。

  今天的人,即便没有读过《水浒传》,也大都知道梁山和梁山泊在什么地方。但是倒退几百年、一千年,不但宋代人大都不知道梁山和梁山泊,就是明清时代,就是读过《水浒传》以后,也还是有许多人不知道梁山和梁山泊在什么地方,或者怀疑《水浒传》所说的梁山和梁山泊在山东。

   例如清代文人邱煒萲,就在其《客云庐小说话》卷一《菽园赘谈·梁山泊辨》中说:“梁山泊不知在何处。谈者津津,坚称世间确有其地。及问其地之在何处,则又东称西指,莫定主名。大抵人情好怪,不称事理,随声附和,往往而然,不为喝破,反增疑窦,使无识者日驰情于无何有之乡,则当世之惑,而人心之害大矣。今按《宋史》,并无梁山泊,而有梁山泺。梁山泺虽为盗薮,究与宋江无涉。宋江事见《徽宗本纪》、《侯蒙传》、《张叔夜传》者大略相同。三十六人除宋江外,皆不著姓名,更何有于梁山泊,其属杜撰可知。若梁山烁事,见诸《蒲宗孟传》,言梁山泺多盗,宗孟痛治之,虽小偷必断其足。盗虽衰止,而所杀甚多云云。微论与江无涉,且宗孟为神宗朝人,其去徽宗朝亦越数十年也。作者随手扭捏一梁山泊地名,亦犹《三国演义》之落凤坡,本无心于牵合,谈者求其地以实之,不得,或遂指梁山泺为梁山泊,如今时四川之有落凤坡者,究未可知。要为齐东野人之言,非大雅所宜出也。”

   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事情?难道今天山东省没有梁山和梁山泊么?

   这事儿说起来话长,且听我慢慢儿道来。

   山东以前并没有梁山县。现在的梁山县,是1949年8月建立的。在这个梁山县境内,的确有一座梁山。但那是一座只有海拔197.9米的小山丘,既不雄伟,也无险可守,绝不像《水浒传》中说的那样:四面是高山,中间是平地,建有宛子城、忠义堂和六关八寨,山下有金沙滩、鸭嘴滩、蓼儿洼,山的四周有八百里梁山泊!

   比《水浒传》更早的元人杂剧中,梁山的气概那可就更加不凡了。高文秀的《黑旋风双献功》中说:“寨名水浒,泊号梁山,纵横河港一千条,四下方圆八百里。东连大海,西接济阳,南通巨野、金乡,北靠青、济、兖、郓,有七十二道深河港,屯数百只战船;三十六座宴台楼,聚得百万军马粮草。声传宇宙,五千铁骑敢争先;名达天廷,聚三十六员英雄将。风高敢放连天火,月黑提刀去杀人。”——高文秀是东平府(今山东东平县)府学的生员,一生写了许多杂剧,被称为“小汉卿”;梁山泊就在东平府的管辖之下,作为当地人,他即便吹点儿牛,进行了文学性的夸张与发挥,也不可能这样离谱吧?

   《水浒传》晚出于元人杂剧,所谓的“八百里梁山泊”,很可能就是从他所说的“方圆八百里”演化出来的。要知道,洞庭湖的直径还不到一百里,太湖的直径也不过一百里,中国与俄罗斯共有的兴凯湖,南北最长的直径也不到二百里!如果梁山泊按圆周计算方圆八百里,直径也在二百里以上,岂不成了中国第一大湖了?——因此清代研究《水浒传》的学者,许多人都不相信这是真话,而认为是文人笔下“信手拈来,信笔写去”的信口雌黄。

   不过把宋江故事的核心地点设置在梁山泊,却绝不是作者的心血来潮或随意安排。第一,写于北宋、集结于南宋的《大宋宣和遗事》中,明明写着晁盖、宋江等三十六人是在“太行山梁山泊”落草的。梁山泊不是山顶湖泊,不可能在太行山的山上,而只能理解为“太行山地区”。山东的梁山泊,虽然不在太行山,但是可以说在太行山的东南边缘地区,误差不算太离谱。第二,在宋代,梁山那里确实有个极大的大湖泊,而且的确是个经常有强盗出没的“匪窟”。

   梁山一带,处于鲁西南与豫东交界处,梁山县是1949年8月建立的,以前历属寿张、东平、汶上、阳谷、郓城等州县节制,实际上是个“五不管”地区,长期以来土匪多如牛毛。《宋史·蒲宗孟传》中,就有“梁山泊素多盗”的记载。而且有的不分善恶,逢财就抢;有的也杀富济贫,抱打不平,被人称为“义匪”。

   梁山泊,也作梁山泺——泊、泺古代同音同义。据清人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三十三“东平州”记载:“梁山,(在东平)州西南五十里,接寿张县界。本名良山,(西)汉梁孝王常游猎于此,因改为梁山。《史记》‘梁孝王北猎良山’是也。山周二十馀里,上有虎头崖,下有黑风洞。山南即古大野泽。宋政和中,盗宋江保据于此,其下即梁山泊也。”

   梁山的北面,和黄河下游平原相连。五代后晋开运元年(944),黄河在滑州(今河南滑县东的旧滑县)决口,河水东漫数百里,积水环绕着梁山,形成一个巨大的湖泊。据《宋史·河渠志》:北宋天禧三年(1019),黄河再次在滑州决口,“历澶(chán缠)、濮、曹、郓,注梁山泺”,水泊面积继续扩大。熙宁十年(1077),河决澶州(今河南濮阳,旧治所在河南清丰县顿邱城)曹村,东汇于梁山泺;元丰五年(1082),河决郑州,溢入礼金阳武沟刁马河,归纳梁山泺。庆历七年(1047)韩琦出知郓州,路过梁山泊,有诗描写水乡泽国的浩淼,与《水浒传》的叙述已经能够相互印证:

   巨泽渺无际,齐船度日撑。渔人骇铙吹,水鸟背旗旌。

   蒲密遮如港,山遥势如彭。不知莲芰里,白昼苦蚊虻。

   《世说补》和《邵氏闻见后录》里都提到一个故事:王安石变法好言利,有个小人趋炎附势,出主意迎合:“把梁山泊八百里湖水放掉,建成农田,那获利可就大了。”王安石一笑之后,慢悠悠地说:“这个办法好倒是好,不过,那放掉的水往哪里安顿呢?”在座的刘攽讽刺他说:“在旁边再凿一个八百里的湖,不就得了?”——出主意的人,当然是要把梁山泊的水通过黄河排出去,但是被人误解,而且成了王安石时代反变法派人士常常提起的政治笑话了。

   但是自从开运元年(944)黄河决口以后到政和年间(1119-1125)的一百多年中,在梁山周围形成的泽国,即便“方圆八百里”不是实测的结果,只是估计的数字,《水浒传》写宋代政和年间梁山那里有一个方圆(周)几百里的大湖,则是毫无问题的,可见小说的记载并非空穴来风。

   黄河决口,在山东平原上形成了这么大的湖泊,被淹没了土地的农民无以为生,一部分淹死,一部分逃生,还有一部分就沦落为盗,以梁山泊为盗贼的渊薮,是必然的结果。宋哲宗元祐元年(1086)前后,就有个叫做黄麻胡的人在这里聚众抢劫。蒲宗孟出知郓州,禁止当地人乘小船出入水泊,目的是想断绝盗匪的粮食来源,这才迫使这些啸聚者不得不散伙儿。不久,这里又成了渔民的盗窟,宋徽宗崇宁四年(1105),许几出任知州,下令渔民十人为一保,结队晨出夕归,否则一经告发,就穷治严惩。任谅出任京东提刑以后,因当地渔民“习为盗”,他先采取保伍之法,在编入名籍的渔船上刻上记号,否则不准进水泊;再划分濒湖各县的治安区域,案发,督吏搜捕,“莫敢不尽力,迹无所容”。

   据史书记载:北宋宣和末年或靖康年间,有渔民张荣在梁山泊聚集舟师数百,不时出击金军。靖康之后,金兵南下攻宋,梁山泊也在金兵的控制之下,但因其地芦苇丛生,水域浩阔,易于逃匿,难以捕捉,所以南宋初年一直是抗金游击武装的根据地。后来黄河回复故道,梁山泊逐渐萎缩,但是梁山泊地区已经沦陷,归“大金国”版图了。金熙宗正隆六年(南宋高宗绍兴三十一年,公元1161年),金主完颜亮攻宋的战船经过这里,已经因水涸而进退维谷了。据金世宗大定二十一年(南宋孝宗淳熙八年,公元1181年)的记载,这里多已经干涸为陆地,当地农民可以“恣意种之”了。由于连年战乱,黄河堤防失修,河水经常溃决,水往低处流,洪水再度汇聚梁山泊。直到元末胡翰北游,所见梁山泊仍然是“浩荡无端倪,飘风向帆集”的景象。入明以后,梁山泊陆地化趋势加快,到明岱宗景泰元年(1450)前后,方圆仅剩八十里左右了。景泰六年,明廷对黄河沙湾决口进行了比较彻底的整治,终于使余下的八十里湖水也涸为平陆。现在只剩下一个梁山县北边的东平湖(总面积626平方公里,常年水面124.3平方公里,平均水深2.5米),这就是梁山泊干涸以后的“遗迹”,但仍是山东省的“第二大湖”。

   这样看来,整个宋元两代五百多年中,梁山泊的确有一个“方圆好几百里”的大湖,曾经有许多强盗在这里“聚义”,都是可信的。

   清初,曾经在梁山设置 “梁山营都阃(音kǔn捆)府”,简称“梁山营”,负责东阿、东平、寿张、郓城、汶上五县的军事事务,主要防止匪患和百姓造反,营址就设在今天的梁山县城内,占地五十余亩,有营房、府街、演武厅、关帝庙、戏楼等建筑。《寿张县志》记载:“梁山营,都司统之,驻梁山后集,顺治七年设客兵三百名,守备一员领之。”梁山营都阃府为武职四品,多为武榜眼、武探花、武进士出身的旗人,也有行伍出身的汉人,战乱时也曾起用过地方名流富绅。辖五营、四汛①,阅边②的时候,可以北至东昌(今聊城),南至曹州(今菏泽),西至范县,东至兖州。这个小小的“梁山营”,居然隶属满清中央政府直辖。当地至今还有“梁山营的兵——精(京)兵”这样的歇后语。辛亥革命以后,梁山营撤消,这里又成了“强盗窝”。民国年间,还有个刘洪周在这里落草为寇,是一支远近闻名的土匪队伍。1939年秋,刘洪周曾被八路军鲁西抗日支队任命为鲁西抗日独立旅三营营长。可惜他匪性不改,后来又反水,最终被镇压了。

  可见,梁山地区自古就是个土匪窝儿。历史流传中的宋江, 似乎是个“流寇”,并没有固定的“根据地”,其实是说书人把他的据点安排在最出名的土匪窝儿梁山上的。其根据,大概就是《大宋宣和遗事》中把宋江等三十六人安排在“太行山梁山泊”,说书人在太行山找不到梁山泊,恰恰在山东有这样一个“方圆八百里”的梁山泊,而且也的确曾经有盗匪出没,于是就人为地把宋江等人从“淮南”请到山东境内来了。

  梁山泊清代属于寿张县管辖。清康熙五十六年版的《寿张县志》,有两个地方提到了梁山泊。卷一的“方舆志”说:

  梁山在县治东南七十里,上有虎头崖、宋江寨、莲花台、石穿洞、黑风洞等迹。旧《志》云:“汉文帝第二子梁孝王田(畋)猎于此山之北,因名梁山。”

  凡天下山川,(应)以史乘所纪为据。小说诬民,在所必禁。梁山为寿张治属,其山周围可十里。《水浒》小说乃云“周围八百里”;即宋江寨,山冈上一小垣耳。(小)说中张皇其言,使天下愚民不至其地者,信以为然。长奸萌乱,莫此为甚。因拈出之,以告司治君子,并使天下人知之,小说之不可信如此。

  作为梁山泊所在地的志书编者站出来如此声明,应该算是“权威”的发言了。梁山即便有宋江等人盘踞,也不会先是几千人、最后达到两万人的“大寨”。可以想见,如果不是“打江山”的造反部队,作为“流寇”和“股匪”,自己不生产粮食,靠抢劫为生,是不可能养活这样多的人口、也不需要这样多的人马的。但是作为当地土著,却不知道梁山泊当年曾经是一个浩淼的大湖,则是很不应该的事情。

  同书卷八“艺文志”引当时寿张知县曹玉珂的《过梁山记》说:

  往读施耐庵小说,疑当时弄兵潢池者,不过数十百人耳。宋势虽弱,岂以天下之力,不能即奏荡平。应作者讥宋失败,其人其事,皆理之所必无者。继读《续纲目》载:“宋江以三十六人转略河朔,莫能婴(撄)其锋”,又《宣和遗事》备书三十六人姓名,宋龚开有赞,侯蒙有传,其人既匪诬矣。意梁山者,必峰峻壑深,过于孟门、剑阁,为天下之险,若辈方得凭恃为雄。丁未( 1715,清康熙五十四年)秋,(余)改令寿张,梁山正在境内,拟莅止之后,必详审地利,察其土俗以绸缪于未雨。至寿半月,言迈瑕丘纾途山麓。正午,停舆骑马,浏览其山,塿(lǒu搂)然一阜,坦首无锐。外有二三小山,亦断而不联。村落比密,塍(chénɡ成)畴交错。居人以桔槔(jié-gāo结高)灌禾,一溪一泉不可得,其险无可恃者,乃其上果有宋江寨焉。于是进父老而问之,对曰:“昔黄河环山夹流,巨浸远汇山足,即桃花之潭,因以泊名。险不在山而在水也。”又云:“祝家庄者,邑西之祝口也;关门口者,李应庄也。郓城有曾头市。晁、宋皆有后于郓。旧寿张,则李逵扰邑故治也。武松打虎之景阳冈,今在阳谷。”且战阵往来,皆能历述,多与《水浒传》合。更津津艳称忠义之名,里闬(hàn汉)犹馀慕焉。……

 作者在文章开头所说的对梁山的心态,倒是能够代表一般《水浒传》读者的。当然,作者去梁山的年代,已经是清初,离北宋末年太久远,当地民间的许多传说,有可能因事设地,可信性也就不大了。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在宋代,由于黄河决口,山东梁山周围的确有过一个方圆好几百里的“水泊泽国”,而且经常有盗匪出没。直到明末,水泊方才逐渐干涸。但是宋代宣和年间在海州投降的“淮南盗宋江”,很可能是一帮流寇,根本就没有什么“根据地”。他们所盘据的匪巢和大本营,也不在梁山泊,而是许多民间艺人无意间把他们从淮南移到山东去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