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荒牛550 / 待分类 /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分享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2020-10-16  拓荒牛550
山北雁
荷花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被誉为“花中君子”。夏荷郁郁葱葱,清香沁人,每每遐想至此,总会想到宋代诗人杨万里的那句诗: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然而而秋冬之荷,残芰断苹,红消翠衰,亦别有情味。巧的是,保定城市摄影爱好者微信群正好搞了一次枯荷斗图,取几幅图,配几行诗,友君共赏。
唐代诗人来鹄在《偶题二首》(其一),专门描写残破的秋荷:
近来灵鹊语何疏,独凭栏干恨有殊。
一夜绿荷霜剪破,赚他秋雨不成珠。
荷叶,有人称之擎雨盖,在渐深渐冷的秋风里,某日清晨人们会忽然发现,碧绿的荷叶已被寒霜剪破。这个时候再落下雨,它还擎得住吗?一夜绿荷霜剪破,赚他秋雨不成珠呀。
山北雁
风景这边好
唐代诗人李商隐,对这片片枯荷,也是一往情深,曾有诗写到: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这首诗的名字叫《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兖》。枯荷总是自带一种伤感在里面,总是给人一种残败衰飒的味道,常人看来这枯荷已经没有什么可“留”的价值。诗人夜宿人家,旅宿思友整夜不眠,除了数羊,诗人还在聆听枯荷秋雨的清韵,那一刻诗人似乎略慰相思,稍解寒寂。想到这里,诗人感叹,这枯荷似乎也有一点可留之处。
山北雁
山北雁
诗中有枯荷,词中亦有,且看南唐中主李璟这首《摊破浣溪沙》: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
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
多少泪珠何限恨,倚栏干。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这两句亦远亦近,亦虚亦实,亦声亦情,而且对仗工巧,多被后人称赞,已成千古名句。这一千古名句,竟是从那菡萏香销翠叶残的枯荷之处引起。中主此时如果能够预知后主之境地,恐怕多少泪也不够流的。
山北雁
山北雁

李中主的枯荷太让人伤感,再来看一首宋代诗人许棐的《枯荷》,缓解一下:
万柄绿荷衰飒尽,雨中无可盖眠鸥。
当时乍叠青钱满,肯信池塘有暮秋。
曾经欣欣向荣的“万柄绿荷”,至深秋已衰飒殆尽,秋雨横斜,花落、叶枯、梗残,连栖息的鸥鸟也无所遮盖。诗人回想,小荷初长乍发之际,一片一片如若铜钱大小,层层叠叠挤满池面。想当初,转瞬即是如此。
这首诗也有伤感在里面,但是,牛黄解读却读出一丝俏皮,这小荷初长,在诗人眼里竟如铜钱一般。要说铜钱,还有一种铜钱草,的确如小荷一般,亦是文人雅士喜爱之物。
文人雅士,为何偏爱这铜钱一般的小东西呢?终究还是没有几个能够脱得了心中那一点点铜俗。
就是不知道,诗人那那一柄清荷比为铜钱,不知道那荷兰做何感受。
曲栏荷风
山北雁
《红楼梦》也有一枚枯荷,不,是残荷。
第四十回有一段贾府众人游湖的描写。当宝玉说要拔掉那些破荷叶时,林黛玉说:“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他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就是上面提到的李商隐那一首。
林黛玉引用李商隐这一句诗的时候,将“枯荷”改作了“残荷”。
宝玉所言:“这些破荷叶可恨,怎么还不叫人来拔去。”宝钗所言:“今年这几日,何曾饶了这园子闲了,天天逛,那里还有叫人来收拾的工夫。”林黛玉所言:“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均是残破不堪之意,并非单纯由季节而导致的 “枯荷”,而是因为人为毁损而导致的“残荷”。
这一字之差,可以看到曹雪芹用笔墨背后的意味。一池荷叶,本来欣欣向荣,遭遇外力摧残,已是残破不堪。四大家族风雨飘摇,贾家最终“树倒猢狲散”,这不正是残荷之意吗?一部红楼,不正是留得残荷听雨声吗?
这些描写荷叶由盛变衰的诗词章句,给我们揭示了一个再明白不过的生活哲理:
没有什么东西是可长盛不衰的,也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的,此消彼长,阴晴圆缺,不过就是寻常。

转载文章仅供学习交流不代表本刊立场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