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皇帝嫌弃儿子是宫女所生,太后大怒:我曾经也是宫女

 小珏说历史 2020-12-01

熟悉明史的朋友都会知道万历皇帝是一朵奇葩,他学着自己祖父嘉靖的样子,躲在宫中拒绝上朝。然而,嘉靖虽然性格乖张,人倒是很聪明,不上朝时大多是在炼丹,依然将朝政处理得有条不紊,万历却被人留下了“怠政”的口实。很多史学家甚至认为,明亡于崇祯,实则亡于万历。

在万历初期,他在张居正等人的辅佐下励精图治,即使张居正去世后遭到了清算,万历仍然赌气要做得更好。那么,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这位年轻的皇帝,决绝地自闭呢?其实,这和一件叫做“国本之争”的事情有关。

国本之争,说起来很费解,其实就是万历朝时的太子之争,因为古人认为,太子是国之根本。其实,明朝是汉人建立的国家,实行的是最符合儒家学说的继承制度即“有嫡立嫡,无嫡立长”,并没有什么好争的。当时万历的王皇后无子,实际上就应该立长子朱常洛为太子。哪怕朱常洛是个傻子,也没有什么好争的。

偏偏有少数大臣,却敢于置朝廷法度不顾,建议立皇三子朱常洵为太子。原因很简单,朱常洵的母亲万贵妃,是万历宠爱了一生的女人。就是因为皇帝自己存在着私心,所以才让别有用心的大臣感到可以投机。如果朱常洵能被立为太子,这些人不仅取悦了现在的皇帝,对于新皇帝而言,还有拥立之功,实在是个好买卖。

因此,朝中反复为了选谁当太子一事,争议不下。一个个上书要求立长的大臣,都被贬谪,却挡不住明朝士大夫如火如荼的热情。不过万历也很强硬,一直托了十五年之久,直到一件事才算终止。

那是在万历二十九年的一天,万历皇帝前往慈宁宫看望自己的母亲李太后。当时他正将户科给事中姜应麟贬官,原因还是国本之争,李太后就问万历,为什么迟迟还不肯下定决心,立朱常洛为太子。万历支支吾吾,总不可能明白说自己宠爱万贵妃吧,那与承认自己是昏君有什么区别?

最后,万历找到了一个借口,他说朱常洛的母亲王氏身份低微,是个宫女出身。王氏确实如此,她本来就是李太后身边的宫女,就是万历自己兴起,临幸了她,而且她就此生下朱常洛才被封为妃子的。

刚才说过,有嫡立嫡,无嫡立长是基本的继承制度。但是,在一些特殊的时候,身份地位确实能起到微妙的作用。不然,朱棣当年也不会往自己脸上贴金,非要篡改史书,自称是马皇后的儿子。

然而,这句话却惹怒了李太后。这位太后本来性格就很严肃,从小对万历的教导很严。在万历年轻的时候,有一次纵酒伤人,她都准备要另立自己另一个儿子潞王为帝,后来非逼着万历下罪己诏才罢休。听完儿子的辩解,李太后气愤地说了一句话:

尔亦都人子!

都人就是宫女,原来,李太后当年侍奉明穆宗的时候,其实也是宫女的身份。严格意义上来说,当年的明穆宗还只是裕王,而李太后当年只不过是裕王府的侍女,还算不上真正的宫女。只是因为为裕王生下了万历之后,才被封为侧妃。等到明穆宗登基之后,李氏才被封为贵妃。

这一句话,断送了明神宗万历的一切努力。他再也没有办法遮遮掩掩,更没有借口拖拖拉拉了,只好在同年十月册封朱常洛为太子。然而,这件事虽然是大部分朝臣和李太后获得了胜利,却让万历心灰意冷。他认为自己虽然地位尊崇,独一无二,凡事却有掣肘,并不痛快。他自己又不如洪武、永乐、嘉靖、崇祯那么心狠,动不动就杀大臣。因此,他最终选择了自闭,躲在宫中,几十年拒绝上朝。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