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珏说历史 / 待分类 / 白居易的这份请帖,温暖了整个大唐,让他...

分享

   

白居易的这份请帖,温暖了整个大唐,让他被称为第一快活人

2020-12-01  小珏说历史





唐朝诗歌之中,有不少歌颂友情的千古佳作。一句“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将诗仙的浪漫情怀刻画得淋漓尽致。一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是王勃将友谊万古长青写到了极点。一句“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是诗圣对李白含蓄内敛的感情写照。白居易也不例外,他的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既大气豪迈,又催人泪下。

然而,在白居易的众多诗歌中,一首《问刘十九》却相当特别。它清丽脱俗,隽永新颖,让人过目不忘: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刘十九是谁,相传是嵩阳处士,其余已经不可考。而且,在白居易的作品中,也就提及两次。除了本诗以外,还有一首是《刘十九同宿》。尽管交情不算深,尽管对方地位并不高,声名并不显赫,白居易也同样给予了深情厚谊。

这首诗相当于一份请帖,它的目的就是邀请刘十九前来做客。诗的前两句,描述了白居易精心布置的雅致坏境。“绿蚁”指的是新酿米酒上面泛着的绿色泡沫,因为颜色微绿,细微如蚁,故有这个说法。“红泥”不应理解为制作火炉的红色泥土,更应该认为是火炉被烧得红红的。作者看似漫不经心地两句诗,却彰显了惊人的功底,构建了一个恬淡清幽的环境,让人心向往之。





后面两句,则是诗人的目的。“雪”字在这里作动词用,天色渐晚,看来就要下雪了,请问能否光临寒舍,共饮一杯吗?通过前面的烘托,我们不难想象到白居易的悠然自得和彬彬有礼的待客之道,也可想象那种期待刘十九的热切之情。

整首诗读起来,完全没有豪言壮语,也没有任何议论。作者好像是在自言自语,说起一段很平常的事,最后发出了诚挚邀请而已。可就是这种平淡,反倒是流露出无比真诚之意,没有半分虚情假意,也能窥视到白居易的坦荡内心和他们之间友谊的纯净。





这首诗,或者说这份请帖虽然很短,但艺术性却相当高超,充分展现了白居易的实力。诗歌之美,在于构造画面感,给人以想象的空间。诗人在前三句中,仅仅以新酒、火炉、暮雪就组合出一幅温馨的画面。至于第四句,则是水到渠成,呼之欲出。

诗歌的魅力,在于意犹未尽。虽然作者看似面面俱到的渲染,却留下了大量的想象余地。新酿的美酒,红红的火炉,作者在等待友人的到来,那大雪即将纷飞的夜晚,刘十九接到这份请帖后,会不会如期而至。来了之后,窗外雪花飘扬,屋内暖意洋洋,又会聊些什么?这都是千年之前的诗人,编织了任由读者想象的基石。





更绝妙的是,这首诗歌在颜色中的运用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一般来说,诗人是无法像画家一样,充分运用色彩的技术。但白居易却如同一个顶级的绘画大师,仅仅使用了“绿”、“红”相映,就让室内明媚如春,气氛浓烈,心情愉悦。另外,第三句之中,诗人虽然没有直接写颜色,却以“晚来”暗示黑色的天幕,以“欲雪”暗示白色的风光。这种黑与白的反差,使得屋内屋外形成了两个世界,也让作者的邀请,更显得情意浓浓。

人的一生长度有限,但它的深度则可以无限,刘十九虽然没有留下名讳,但能以这种方式为世人所记住,也算是极为幸运了。白居易不仅能以才华永留千古,更能以自己对待朋友的真心,永载史册。白居易也以这首诗,被《唐诗快》评价为:天下第一快活人。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