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战国 228 就是要你的头——魏齐成为丧家之犬

 光宇阵 2020-12-11

 上次和您说到,范雎(ju)亮清了自己的身份,让须贾(gu)带回口信,非要把魏齐的人头拿来才善罢甘休。这下好了,须贾脱离苦海了,魏齐就得步入深渊了。赶紧跑吧,不跑就没命了,但是,天下之大,往哪跑呢?放眼中原,离自己近一点的韩国,连自己都保不住了,楚国呢?路远先不说了,它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剩下的是更远的燕国和齐国了,可这一对冤家刚刚掐了十几年的架,打架都打得都筋疲力尽了,现在都在喘气,休养生息呢,哪还有什么心情管你魏国的魏齐呀,你魏国连自己的国相都看不住,来找我们什么麻烦呢,这不可能的事情。

范雎与魏齐

左看右看,在当时的世界,也只有赵国能和秦国对抗了。不过幸好,在当时赵国有个平原君--战国四君子之一。说起来这哥们儿还和魏国的王室多少有点亲戚关系,而且平原君平时招贤纳士,名声在外,魏齐身为一个在职的魏国的高官前去投奔,应该问题不大吧,完全有理由收留的嘛。果然,魏齐投奔平原君以后,平原君非常宽容地敞开了大门,接待了这个落水狗--落难的魏国国相。

不过打开大门以后,进来的除了魏齐之外,还有麻烦。范雎这个时候已经亮明了真身,全世界都盯着你看,如果范雎不把这仇给报彻底了,得,你还是回去做你张禄去吧,所以无论从公从私来说,范雎是必须把这事做完了,否则丢的不仅仅是自己的面子,也折了秦国的威风。那么,范雎能怎么办呢?就算现在秦王全听自己的,全心全意支持自己报仇,但是魏齐逃到了赵国,也无可奈何啊,总不好以复仇的名义发动一场战争吧,这说起来也太不够爷们儿了,况且这个时候和赵国打仗,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秦国国相范雎

看见自己手下的高参眉头紧皱,秦王心里也不太好受,他伸手帮了自己的国相一把。这位秦王一辈子都生活在尔虞我诈当中,当初骗得楚怀王无家可归,后来又骗得义渠王命丧黄泉,对付这种小场面,他还是很有心得的。秦昭襄王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向赵国硬要人,对方肯定不给,如今之计,只能智破,一旦强攻,弄得好也就罢了,玩砸了,那麻烦可不少,完全没必要。所以,秦王想来想去,决定使用自己的老招儿,就一个字“骗”呗,目标就是平原君赵胜。

秦昭襄王嬴稷

秦王还是很客气地给赵胜写了一封信,说:平原君十分高义,寡人非常非常地崇拜,做梦都想见一面,特别想请阁下吃顿饭,一起举杯高歌,边喝边卡拉OK,唱它个十天十夜,喝它个不醉不归,如何?突然之间收到这样一封信,平原君很诧异,他也不是笨蛋,秦王无缘无故地请自己喝哪门子的酒,这明摆着就是黄鼠狼请鸡喝酒嘛?摆了明就是设个圈套,看你钻不钻。在这个moment,赵胜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当初曾经游历咸阳城的孟尝君,那哥们儿,如果当年不是带着有几个特异功能的兄弟,估计咸阳城他就逃不出去,成了他的养老之地了。赵胜对自己说:咸阳,不是人人都敢去的,可是不去又是不行的。我们赵国人要面子,秦王说只是喝酒,不去不好看,显得咱赵人胆小,丢自己面子事小,有损国家尊严事儿大呀!赵胜决定,不就是咸阳城嘛,蔺相如敢去,孟尝君敢去,为什么偏偏自己不敢去?不就是喝酒嘛,正好,敞开肚子大吃大喝一顿,能把秦国喝穷了,一顿把你吃回解放前,看你还怎么打仗?

真的是喝酒,这回秦王没骗人,而且是实打实地真的和平原君连喝了好几天,天天是好酒好肉的招待,就像平原君这种贵族子弟吃惯好吃的、好喝的,也觉得有点消化不良了。过了几天,吃得熟络了,在宴席上,秦王就开始给平原君赵胜讲故事了:“我听说,从前周文王以姜子牙为太公,齐桓公以管仲为仲父,那就是因为他们非常佩服这些高人,一辈子碰上他们那就是福份!现如今呢,寡人能遇见范雎那也是缘份,可以这么说,范雎就是寡人的仲父。可是如今你看看,我的仲父的仇人躲在你的家里,这可怎么办好呢?请先生教我。”

赵胜一听,好嘛,这故事绕了一大圈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怎么办?就是让我把魏齐交出来呗,赵胜也不是傻的,微微一笑,说:“在下不敢,范雎先生也是我所崇拜的高人,对他,我的敬仰之情滔滔不绝;只不过这一次魏齐前来,乃是以魏国国相的身份而来,如何处理这事儿,还请大王您教我。”

秦王一看,哟,平原君果然名不虚传呐,水泼不进,牙咬不动,干脆就直接说了:“好,先生,要不这样吧,先生先不要回国了,等先生派人回去把魏齐送到秦国来,或者说干脆就把他的头带过来,先生再回家不迟啊。”平原君一看,脸皮撕破了,干脆也正色说:我听说,显贵以后结交朋友是为了不忘记卑贱的时候,富贵以后结交朋友是为了不忘记贫穷的时候。魏齐就是我的朋友,就算是在我家里,我也不会出卖朋友的,何况现在魏齐已不在我家了。如果因为这件事,大王想扣留我,也罢,反正就当是西部大开发,我就呆着不走了,看看这里骊山的风景也是不错的嘛。

一看平原君表现地这么坚决--就是坚决不放人,秦王知道想从赵胜这里取得突破口是不可能的,这肯定是块难啃的骨头。秦昭襄王面不改色,嘿嘿一笑,把平原君留下来,让他好好看看自己国家的山景,然后再把目标对向了赵国的赵王。几十年江湖的风风雨雨、摸爬滚打,此时此刻的秦昭襄王早已成长为一个玩弄政治的老手,既然平原君赵胜这小子不好对付,那么,远在赵国的赵王应该好下手了吧?原因很简单,因为赵惠文王刚刚去世,这个时候,赵国新王刚刚即位,政局不稳,这个时候不拿赵王开刀,还找谁来下酒?

赵孝成王赵丹

秦昭襄王给刚刚即位的赵王写了封信:大王的弟弟现在正在鄙国看风景,鄙国山脉连绵,风景优美,一时半会儿是看不完了,甭打算就回去了。我们相国范雎的仇家正藏在他的家里,请大王您速递魏齐的人头过来,否则我将举兵与大王嬉戏于郊野之外。

这位刚刚即位的赵王就是赵孝成王,赵孝成王看到这一封信,想了想,觉得平原君的性命远比魏齐的人头重要,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立刻派兵把平原君的家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的,别说是魏齐,连苍蝇也飞不出去。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即便是这样,魏齐居然也事先得到了消息,溜了。说白了,其实就是赵王有意泄漏的,赵王也不是一个完全不讲情义的人,派兵包围也只是做做样子,他只不过想赶走魏齐而已,要真把魏齐抓起来送给秦国,他自己那一关都过不了。燕赵自古多义士,赵国实诚人就是多。

逃出了平原君家的府邸,又能去哪儿呢?魏齐像丧家之犬一样到处躲,谁都知道这是一个超级大核弹,是个大祸害,谁沾上谁倒霉。不过奇怪的是居然还有人敢触这个霉头,这个人就是虞卿。虞卿当时是赵国的相国,这也是一个有个性的青年,他是贫寒出身,虽然位高权重,但是却义气得不要命。看见魏齐落难来投,他自己心里一想,想说服赵孝成王估计不可能,得了吧,既然是这样,我要义气不要官了,干脆就把相印挂起来,单身和魏齐一同逃跑了。在路上,两个人就在商量,赵国吧,是肯定呆不下去了,那能逃到哪儿呢,天下之大,哪里能容魏齐呢?虞卿就觉得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投奔的就是回魏国去,找魏国的信陵君,他不是号称礼贤下士吗?但魏齐没表态,魏齐本身是魏国的公子,又担任相国这个职位,如果在魏国能呆下去的话,他又何必东奔西躲呢?魏齐是魏国的公子,那他和信陵君以及魏王之间必然有亲戚关系,但是为什么当初他选择出逃呢?

赵国国相虞卿

司马迁他在《史记》当中不说,但我们可以猜呀,我们在《史记》当中读到的魏无忌公子是个完美的男人,而事实上,司马迁似乎掩盖了这个公子很多很多的不完美。比如,魏齐遇难的时候,这个信陵君魏无忌为什么就不拉自己的亲戚一把呢?这说明:有的人名号叫得漂亮,实际上很虚伪。

信陵君魏无忌

好吧,不讨论信陵君了,不管别人怎样,这位超有义气的虞卿决定帮助魏齐一把,他不忍心看魏齐一个人出逃,他要和他一起走,当然这样的前提是虞卿必须抛弃自己在赵国已经拥有的一切。虞卿是个仕人,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但是为了一个落难的魏国人,他义无反顾地放下了自己的地位,放下了自己在赵国拥有的一切,然后和魏齐去投奔所谓的四大公子--所谓的信陵君无忌,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完全是一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国际主义精神!

魏齐呢?魏齐的前途未卜,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脑袋能和自己的脖子继续在一起生活多久,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在等,等一个时机,等一个转折。虞卿也在等,赵王也在等,魏王也在等,秦昭襄王也在等,范雎也在等,他知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文案初校:么姐

文案修订:L'zh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