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ek9988 / 历史与人物 / 自杀3次的“疯”女人,无数人爱她,今天又...

分享

   

自杀3次的“疯”女人,无数人爱她,今天又有多少中国人因她悲痛!

2021-01-03  Derek9988

仅仅活了48年,

其中还3次试图自杀,

她的人生充满了无限争议,

然而更多人还是疯狂的迷恋她,爱她,

今天,

又到了那个最悲伤的日子,

我要讲讲她,你不知道的故事,

她就是,三毛

1943年3月26日,

重庆黄角垭陈家宅院里,

第二个女儿出生了,

女孩的父母是文化人,

给她取名陈懋平。

好名字,却难写,

女孩上学时常常被名字刁难,

她便自作主张去掉中间那个字。

在家里,她排行老二,

是个很容易被忽略的角色。

为了得到父母更多的关爱,

她故意调皮捣蛋,惹是生非,

也许是受家庭氛围的影响,

她自己也天生性格敏感。

在同龄人撒着欢玩耍的年纪,

她已经开始思考活着的意义。

少年老成,

很容易让人觉得性格孤僻。

她日常的举动,

更是让家人觉得惊慌。

才2岁,她就常常一个人,

跑到附近的荒墓旁边玩泥巴,

一直到天黑才回家。

有一次她还告诉母亲:

“他们和我说话了”

当下就把母亲吓坏了。

这个看似性格古怪的女孩,

貌似对死亡毫无恐惧感,

甚至抱着一种好奇的心态。

每逢过年过节,

她还会跑到屠宰场看别人杀羊,

全程聚精会神,眼睛不带眨,

就像一个命运掌控者,

静静观察生命的消失,

对于年幼的她而言,

也许是探索生死意义的一种方式。

天生感知力就比别人强的孩子,

总是很容易走上文学的道路,

她也不例外,从识字起,

她就沉浸在文学世界中,无法自拔。

就连上课时间,

她也会把课外书藏在裙子下读,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的成绩非常差。

上初中后,几乎每个科目都不及格,

她遭到老师百般刁难。

骄傲如她,无法忍受老师的羞辱,

干脆就逃学,

逃到公墓、图书馆里去看书,

成绩实在跟不上了,她不得不直接休学,

那时她连初中还没有毕业。

看着叛逆的女儿,她的父母非常焦虑,

为了躲避父母失望的眼神,

读书写作便成了她的避难所。

而她命运的转折是在1961年,

她遇到了人生中的伯乐,

非常欣赏她才华的画家,顾福生

她的第一个作品《惑》,

正是在他的推荐下,

发表在了《现代文学上》。

一直很苦的人,

只要一点甜就能欢呼雀跃。

这次作品的发表,就是她人生的一点甜,

在她昏暗压抑的岁月里,

点燃微弱却温暖的烛光。

曾经那个自闭到绝望的女孩,

终于在长久的痛苦和孤独后,

破茧而出,开始蜕变!

1964年,她进入了

张其昀先生创办的文化大学,

进修哲学专业。

在那里,她邂逅了自己的初恋,

21岁,美好的桃李年华,

她却对婚姻有着莫名的执念,

她认为这是安全感的来源。

在临近毕业之时,

她满怀希望向男友求婚了,

结果对方的答案让她如坠冰窖,

“结婚的事情再等一等。”

这根本就是借口!

她不想等,她也不甘心,

于是进行第二次施压,

以出国为借口威逼男友,

结局还是失败了。

自尊心极强的她,

决定一不做二不休,

真就带着一身情殇,

飞往了倾心已久的艺术天堂西班牙,

从此开启了一生的流浪。

岁月抚平了遗憾和忧伤,

她破碎的心渐渐愈合,

在那个自由浪漫的国度,

她也遇到了重如生命的男人。

第一次见荷西是在朋友的家里,

大男孩抬眸的瞬间,她不由得愣了一下:

“这也太英俊了吧。”

那时他还不到18岁,

正是热烈纯真的年纪,

他喜欢她,

表达爱意也是简单粗暴。

每天逃课去看她,

约她看电影、逛街、打球,

还很快就表明了想结婚的心迹。

荷西很认真地对三毛说:

“再等我六年,让我四年念大学,二年服兵役,六年以后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我一生的愿望就是有一个很小的公寓,里面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太太,然后我去赚钱养活你,这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梦想。”

因为上段感情的因素,

他的这一番话让她忍不住落泪。

可是荷西太小了,

她比他足足大了六岁,

一瞬间的悸动之后,她清醒了。

一定要断绝关系,不能耽误善良的他。

可感情的瓜葛是很难理清的,

拒绝了荷西后,看着他渐远的背影,

她的心也不由得抽痛。

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

那时候的她还不明白,

自己的克制,

是藏在心底的一颗种子。

为了让那颗隐隐作痛的心脏平静下来,

她先和一个日本的朋友交往,

后来又换了德国同学约根。

约根是个毫无浪漫基因的人,

不喜欢花前月下的约会,

对女朋友的要求也很高,

求婚也只简单粗暴地买了一条被单。

很明显,这种务实的做法,

和骨子里追求浪漫的她格格不入,

两人很快就分手了。

1971年,她回到了故乡,

在那里,她先后又经历了,

两段给她重创的恋情,

一位是骗婚的作家,

诓了她的嫁妆,毁了她的名声,

她一度崩溃,生活节奏大乱。

后来遇到了可以成家的人,

对方却在结婚前夕,

突发心脏病,去世了。

接二连三的不幸让她绝望,

她的心彻底碎了,

在未婚夫的葬礼上,她哭得撕心裂肺,

内心深处在无声呐喊:

“我上辈子一定做了很多坏事,

欠了很多情债,这辈子遇到的人,

都是我前世的业障。”

在一个孤寂的夜里,

她吞下了一整瓶安眠药,

幸好被及时发现,救了回来。

为了疗愈内心的伤,

她决定再次远行,

目的地还是西班牙,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召唤,

这一次回归,

成就了她与荷西的惊世之恋。

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

兜兜转转6年光阴,

她再次对上了荷西,

那双甜蜜却依旧清澈的双眼。

当初那个满脸稚气的男孩,

棱角已然分明,神情也更加坚定。

再次相遇让她认清了自己的内心:

“我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就像一件心爱的玩具,

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臂弯,

暖暖的,很踏实。”

他的面容变了,初心却依旧,

还是奔着结婚来的。

感情历经波折的她却犹豫了,

而他用真诚的话语,

完全瓦解了她内心的防御。

荷西:“为什么?怎么不要?”

三毛:“你那时为什么不要我?如果那时你坚持要我的话,我还是一个好好的人,今天回来,心已经碎了。”

荷西:“碎的心,可以用胶水把它黏起来。”

三毛:“黏过后,还是有缝的。”

荷西把三毛的手拉向他的胸口说:“这边还有一颗,是黄金做的,把你的那颗拿过来,我们交换一下吧!”

两人在一起之后,

荷西给了她无限的宠爱。

她想要做的事情,

在外人看起来很疯狂,

但在荷西看来却是理所当然,

甚至愿意为了她改变自己的计划。

1972年的冬天,

两人坐在马德里公园聊次年的计划,

她想去心心念念的撒哈拉沙漠,

那是属于她前世回忆似的乡愁,

莫名其妙地想把自己交给,

那一片陌生的大地。

可当时荷西的计划是去航海,

并且一切都准备就绪,

听完她的计划后,他沉默了许久,

郑重地问她是否坚持要去沙漠。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

他居然放弃了热爱的航海,

不声不响在撒哈拉沙漠申请了一份工作,

甚至比她还早到非洲。

她于心不忍,写信劝他回来。

他的回复十分干脆:

“我想得很清楚,要留住你在我身边,

只有跟你结婚,

要不然我的心永远不能,

减去这份痛楚的感觉。

我们夏天结婚好么?”

简简单单一句话,

她反反复复看了十几遍,

第二天便开始收拾行李,

快速奔赴那片爱意丰盈的土地。

对待结婚这件事,

荷西比任何人都看重。

为了拥有一个浪漫的婚礼,

他白天努力挣钱,

晚上回家动手做家具,

为了一纸文书,他连续三个月,

几乎每天都往邮局跑。

他永远是最懂她的人,

了解她不食人间烟火的爱好,

尊重她的初心和朝圣,

为了送上一份她心仪的礼物,

他能在沙漠里挖沙大半年。

一个简单却仪式感十足的婚礼后,

两人在大漠孤烟下,

书写浪漫的日子开始了。

平日里简简单单的唠嗑,

暗含的爱意却是波涛汹涌,

寥寥几句就足以惊艳所有人。

荷西问三毛:“你要一个赚多少钱的丈夫?”

三毛说:“看得不顺眼的话,千万富翁也不嫁;看得中意,亿万富翁也嫁。”

荷西说:“说来说去,你总想嫁有钱的。”

“也有例外的时候。”三毛叹了口气。

“如果跟我呢?”荷西自然地问。

三毛道:“那只要吃得饱的钱也算了。”

荷西思索了一下,又问:“你吃得多吗?”

三毛十分小心地回答:“不多,不多,以后还可以少吃点。”

在撒哈拉,她除了写作,

最喜欢的就是和荷西背着相机,

去看奇异多彩的风俗,

去认识有趣的朋友,

沙漠的日子过得丰富多彩。

那也是她创作的高峰期,

她毫不吝啬地分享,

自己在黄沙荒漠中苦辣酸甜的生活。

视频:三毛珍贵的采访录音,没想到她的声音这般

然而,快活肆意的日子

却不得不在1975年就结束了。

撒哈拉时局大变,他们不得不撤离。

从沙漠回来后,

她的身体状况急剧下降,

她以为自己大限将至,

没想到死神挑的并不是她。

那一日,她准备陪父母去伦敦,

和荷西在机场告别时,

她毫无征兆的头疼了一下,

一旁的妇女赶紧扶住她,

后又递给她一张名片,

上面有着很刺眼的一行字,

“某某的未亡人”,

这是西班牙的风俗,

守寡的妇女名字都有这字样。

她已有不祥的预感,

慌忙抬眼去看外面的荷西,

他正龇着牙朝他们挥手,

没想到,这一挥手,

竟成了永别。

1979年9月30日,

那是她永远无法忘记的日子。

凌晨一点,她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看着门外人凝重的神情,

不祥之兆已经有了形状,

“荷西死了,他们在寻找他的尸体。”

虽然是一名职业的潜水员,

但不幸还是降临在他的身上,

在一次出海潜水时,他不幸遇难了。

噩耗宛如晴天霹雳,直接击垮了她,

她被送进医院,靠镇定剂活命。

她的父母很担心,强行带她回台湾,

还逼她发誓,绝对不自杀。

爱人离去的痛楚,

足以让她不顾一切离开,

可是看着眼前同样,

深爱自己的家人和朋友,

他们为自己操碎了心,

她深知自己不能再肆意妄为。

 她选择回到西班牙,

回到那个小岛上的家,

一个人打扫房间,整理庭院。

在荷西的最后之地,再陪陪他。

这段以生死度量的深爱,

这种再不复见的极痛,

根本无法用笔墨摹写,

只要一触碰,便身心俱焚。

选自《梦里花落知多少》:

结婚以前,在塞哥维亚的雪地里,已经换过了心,你带去的那颗是我的,我身上的,是你。

埋下去的,是你,也是我。走了的,是我们。

可不管多痛,总是要活下去的。

1981年,她回到台北定居,

接受了《联合报》的赞助,

游走了十多个国家。

她想尽办法让自己忙起来,

接受采访,举办讲座,

爱人离开的6年里,

她把自己完全献给了读者和公众,

只有这样,心痛才能被忽略。

1990年,她应严浩导演的邀请,

创作了电影《滚滚红尘》的剧本,

观众反向超出所有人的预期,

可她却还是高兴不起来。

1991年1月4日,48岁的她,

回首自己走过的人生,

到处都走遍了,

该做的事情也做完了,

欠下的债也已两清,

她很累,想要离开,

想要去找那个深爱的人。

在那个寒冷孤寂的黑夜里,

她用一条丝袜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彻底与这个世界告别。

她悄悄地来,悄悄地走,

留下了动人浪漫的文字,

也给世人留下无尽的惋惜和遗憾。

出自《滚滚红尘》:

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分易分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于是不愿走的你,要告别已不见的我,这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有人曾问她,如果有来生,

你最想做什么?她回答:

如果有来生,

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

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土里安详,

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阴凉,

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

从不依靠 从不寻找。


她48年的短暂生命里,

生活所赋予的阳春白雪、

青菜豆腐,她都一一尝遍,

尝得比大多数人都深刻。

三毛走了,

很多人都惋惜,可她说过:

生命不在于长短,

而在于是否痛快的活过。”

别人终其一生无法理解的生命意义,

她用短暂的人生却诠释得淋漓尽致。

在她的作品中,在她的文字里,

那个由生命所创造的世界,

像开在荒漠里的繁花,

把生命高高举在了尘俗之上。

2021年1月4日,

三毛走的第30年,依旧怀念她!

谢谢您的阅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