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 / 待分类 / 一个浊世中的真君子。

分享

   

一个浊世中的真君子。

2021-01-12  菊斋

元英宗至治元年六月,时任参议中书省事的他辞官归里,回到了大明湖畔的云庄。

湖光潋滟,云山如画。九年间,他啸傲林泉、寄情风月。

元廷七次起召,均不赴。天历二年,“关中大旱,饥民相食”,元廷召他赴陕赈灾,这一次他没推辞,而是立即赴任。

他是张养浩。



张养浩,字希孟,生于至元七年,祖籍章丘,寓居历城,其父张郁曾行商江淮间,家境称小有。对于祖上曾出过唐代名相张九龄的家族来说,张养浩自然被父亲寄予了厚望。
 
此时元廷尚未开科取士,而世祖忽必烈已采纳耶律楚材、刘秉忠等人的主张,力推“汉法”,读书取仕,为期不远。

故而,张养浩幼时起即专注于儒家典籍,日日研习,攻读不辍。

至元二十九年,他入京拜谒时任平章政事的不忽木。对志在“修齐治平”的青年后进,不忽木对张养浩满怀期许,向朝廷极力推举,先是礼部令史、御史台掾史、后又荐为中书省掾属,继而选授堂邑县尹。

大元帝国,“混一华夷,至此为盛”,各族间却有高下之分。中枢要津、地方正职均由蒙古人、色目人担任,大多数汉族士人或沉于下僚,或隐于草野。即使名闻天下的赵孟頫,元廷也仅以“文学之士”视之。汉人张养浩得到色目人不忽木的青眼举荐是幸运的,无论为国,为民,还是为己。

 
书生理政,造福一方。大德九年,张养浩出任堂邑县尹。甫一临任,见狱中多“盗”,审理得知,不过是贫苦百姓饥寒所迫,铤而走险,张养浩仁心悯人,一一放还,“盗”为之感泣,互戒“勿负张公”。三年间,理狱案、严刑法、抑豪强、济贫弱,清正之名闻于齐鲁。



至大元年,张养浩升任监察御史。

堂邑三年,他熟知世上疮痍,民间疾苦,反观朝堂之上衮衮诸公的飞扬跋扈和营营苟苟,胸中激愤莫名,“入则和皇上争是非,出则和大臣辩可否”,除弊政、为生民,张养浩屡屡犯颜直谏。

至大三年,张养浩上万言《时政书》,历数政局之混乱、吏治之腐败,蹈厉风发,直斥沉疴,然而君贤臣明已是遥远的前朝往事。《时政书》一上,武宗大怒,复被权臣构陷,险遭不测。一腔热血终是换得罢官离京。


至大四年,仁宗即位,力推“以儒治国”政策,选拔汉臣,意欲恢复科举。以直谏闻于朝野的张养浩很快被起用,数年间,官至参议中书省事。其间先后主持了元代的第一、第二次会试,对于他和天下读书人来说,一个“致君泽民”的时代仿佛到来了。
 
可惜事与愿违,正当仁宗力推新政之际,却于延佑七年去世,英宗即位。和宽厚的仁宗不同,英宗刚愎自用,御下甚严,而帝后间的矛盾、权臣间的倾轧更使朝政混乱不堪。适逢元夕节前,闻知内廷张灯,张养浩经左丞相拜住上《谏灯山疏》,阐明靡费民财之理,英宗大怒,却又从其谏并予以嘉奖。英宗复杂的态度使他惕然自醒,于是当年六月张养浩突然辞官,以父老归养为由,再次离京。
 



历经宦海浮沉的险恶,看惯时移世易的沧桑,京中往事恍若一梦。此番归来,张养浩如脱笼之鹄。
  
四围山,会波楼上倚阑干,大明湖铺翠描金间。华鹊中间,爱江心六月寒。荷花绽,十里香风散。被沙头啼鸟,唤醒这梦里微官。
——张养浩《双调·殿前欢·登会波楼》

然而,对这位曾经勤政为民的干吏、犯颜撄麟的诤臣,英宗还是记挂的。就在张养浩归里四个月后,元廷召为礼部尚书,他谢绝了,他太清楚政局的凶险。至治三年八月,英宗、拜住被刺杀。

元廷连续七次起召张养浩,均不赴。
他壮志不遂,怀才难遇,唯有高卧林泉,把满腹情思闲闲挥洒在故乡的湖光山色里。

明  仇英 松林六逸图局部

画船开,红尘外,人从天上,载得春来。烟水间,乾坤大,四面云山无遮碍。
影摇动城郭楼台,杯斟的金波滟滟,诗吟的青霄惨惨,人惊的白鸟皑皑。——张养浩《中吕·普天乐·大明湖泛舟》

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山因云晦明,云共山高下。倚杖立云沙,回首见山家。野鹿眠山草,山猿戏野花。云霞,我爱山无价。看时行踏,云山也爱咱。
——张养浩《双调·雁儿落带过得胜令·退隐》

张养浩决定余生就在诗酒生涯里终老了。



时间到了文宗天历二年正月,关中大旱,元廷召张养浩为陕西行台中丞前往赈灾。

虽居林下,心怀苍生,尽管已年届六十,况上有八旬老母,张养浩还是散尽家财,星夜赴任。

一路西行,万象焦枯,饿殍枕藉,他中心如捣 ,“遇饿者则赈之,死者则葬之,……有杀子以奉母者,为之大恸,出私钱以济之。”到官四月,未尝家居,夜则祷雨,昼则赈饥民,终日无少怠。

事实上,北地旱情已是多年。一个多难的民族在一个混浊的时代,天灾人祸年年见,百姓,卑贱如蝼蚁。

用尽我为国为民心,祈下些值金值玉雨,数年空盼望,一旦遂沾濡,唤省焦枯,喜万象春如故,恨流民尚在途,留不住都弃业抛家,当不的也离乡背土。
[梁州]恨不得把野草翻腾做菽粟,澄河沙都变化做金珠。直使千门万户家豪富,我也不枉了受天禄。眼觑着灾伤教我没是处,只落得雪满头颅。
[尾声]青天多谢相扶助,赤子从今罢叹吁。只愿得三日霖霪不停住,便下当街上似五湖,都渰了九衢,犹自洗不尽从前受过的苦。
——张养浩《一枝花·咏喜雨》

可惜上苍欺人,天历二年七月,张养浩竟积劳成疾,一病不起,卒年六十。消息传出,百姓哀之如失父母。

一个浊世中的真君子。他有民贵君轻的思想,他有为民请命的胆魄,他有济天下苍生的壮怀,他是孟子的门徒,胸中充塞着磅礴于天地间的浩然正气。数百年后读张养浩其人其曲,犹能听见他的感喟、悲怆、辛酸、无奈与苍凉。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张养浩《山坡羊·潼关怀古》

仪封人谓孔子,“天将以夫子为木铎”。以此语谓之元季张养浩,亦然。

世间 · 好物

作者:方名

本文为菊斋原创文章。欢迎个人扩散、转发,公号转载请联系我们开白授权。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