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读红楼 / 待分类 / 红楼梦里的大丫鬟,不如袭人贤不如晴雯俏...

分享

   

红楼梦里的大丫鬟,不如袭人贤不如晴雯俏,却陪贾宝玉到最后

2021-01-13  少读红楼

大观园可谓是女儿国。女儿们风姿绰约,仪态万方,黛玉仙,探春敏,湘云憨,惜春冷……

小姐们风采逼人,丫鬟们也毫不逊色,袭人贤,平儿俏,晴雯勇,紫鹃慧……这一个个美丽的女儿,让大观园流光溢彩,宛若世外仙境。

但唯独有一个丫鬟,你好像很难用一个词去形容她,你好像也不是那么容易记起她。她就是麝月,一个面目模糊的大丫鬟。

麝月是怡红院的一等丫鬟。

提起怡红院的丫头们,我们首先想起来的是温柔和顺的袭人,是风流灵巧的晴雯,是野心勃勃的小红,是天真烂漫的芳官……而麝月呢,也许会出现在你的脑海里,但当你搜索记忆时,却想不起她的名字。

麝月就像我们上学时班里最普遍的大多数。成绩不是最好的,才能不是最突出的,也不是最调皮捣蛋的……他们不会引起老师的注意,也不会引起其他同学的关注,大多时候都是默默无闻,悄无声息的。

若干年后,回想起来,也只剩下些模糊的影子。

麝月是贤良的。

元宵节晚上,袭人生病卧在床上,晴雯、秋纹等都寻热闹去了,只有麝月一个人在灯下抹骨牌。

宝玉见状,问她,你怎么不去?麝月道:“都顽去了,这屋子交给谁呢。那一个又病了。满屋里上头是灯,地下是火。那些老妈妈子们,老天拔地,服侍一天,也该叫他们歇歇;小丫头子们也服侍了一天,这会子还不叫他们顽顽去。所以让他们都去罢,我在这里看着。”

短短的几句话,可看出麝月心思之细腻,考虑之全面。她的贤良不亚于袭人。只是袭人生病时,她的贤良才得以表现得淋漓尽致。

其实,如果仔细搜寻,也能在寻常生活中感受到麝月的贤良:宝玉过生日时,晚上林之孝家的来巡查,教训了一篇话,晴雯说林之孝家的是吃醉了来排揎她们,麝月却能够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考虑,说她也是好意,怕出了问题;晴雯生病时是麝月不辞辛苦,忙前忙后照料;晴雯补雀金裘时,也是麝月守了一夜,在一旁帮着拈线。

麝月的贤良不显山不露水。众人也都拿她和袭人相提并论,宝玉说她公然又是一个袭人,王夫人说她和袭人笨笨的,倒好。

是呀,麝月就是袭人调教出来的。袭人之贤,人所共知。麝月似乎沾了袭人的光,对她的夸赞多是她很像袭人。

只是珠玉在前,麝月很难超越袭人。她不像袭人那般心里眼里只有一个宝玉,不像袭人那般处心积虑想做姨娘。这对于她来说,就是一份工作,只需尽心尽力做好。

所以,提起来贤良,众人想起来的是袭人,而不是麝月。

麝月是平和的。

大观园的女儿们活泼生动,自有少女的娇俏。可麝月的情绪似乎并无太大的波动,她没有大喜大悲,总是平和。

晴雯与宝玉撕扇子取乐,麝月过来劝,谁知宝玉夺了麝月的扇子给晴雯撕。晴雯一下就撕成了几半。

麝月竟没有生气,她没有脸红脖子粗,没有气得跳脚,甚至她的语气也无波澜,她只说道:“这是怎么说?拿我的东西开心儿。”“既这么说,就把匣子搬了出来,让他尽力的撕,岂不好?”

有些郁闷,有些不满,最大的表现可能只是提高了声音。最后一句“我可不造这孽。他也没折了手,叫他自己搬去”,隐隐透露出她的气恼,却也被晴雯的笑冲淡了。

坠儿偷了平儿的镯子,晴雯知道后, 气得蛾眉倒蹙,凤眼圆睁,虽在病中,却不能忍耐,到底把坠儿叫到跟前,一边骂,一边用一丈青向坠儿手上乱戳。

可麝月知道后不过说:“这小娼妇也见过些东西,怎么这么眼皮子浅。”骂是骂了,但麝月情绪并无波动,她不生气,不恼怒,只是顺着平儿的话,客观评价一句。

麝月有种置身事外的平和。她能轻易将事情与自己剥离开,似乎不会因外事外物影响到自己的心情。也正因为此,麝月是吵架的高手。

吵架时,人总是会被情绪带跑,会失去理智,会胡言乱语,会口不择言,也会被气得哑口无言。可是,麝月不会。

麝月的高光时刻,便是那两次吵架,她伶牙俐齿,似乎与往日不同,但似乎又没有什么不同。

晴雯要撵坠儿出去,结果被坠儿的妈抓住了话柄,晴雯急红了脸,说:“你在老太太跟前告我去,说我撒野,也撵出我去。”

反而是麝月出场,三言两语说得那媳妇无言可对。不像晴雯吵架时,情绪先行,冲动莽撞,麝月极是冷静有条理。

先说,叫宝玉的名字是老太太吩咐过的,只为好养活;再说,她们是常回老太太、太太的话,都是直呼“宝玉”的,把那媳妇诬晴雯的话驳得干脆;最后说,那媳妇地位低,只在三门外伺候,不知里面规矩。直说那媳妇不知礼,行事无规矩。

有理有据,说得那媳妇气焰熄了,赌气而去。

麝月吵架是一绝,但她绝不会轻易吵架,她吵架也从来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平息纠纷;她也从不咄咄逼人,得理不饶人。

也因此,提起口角伶俐,众人首先想到的是晴雯,而不是她。

其实,她才是真正的牙尖嘴利!可因着她的平和,她并未因此而得罪人,也并未因此而显名,在一定程度上,也避免了树敌。

麝月的平和,让她在很多时候都隐于众人,若不留意,可能就忽略了她。

麝月的身上没有明显的标签,她不如袭人贤良,不如晴雯貌美,不如莺儿手巧,不如司棋刚烈……她平和而低调,终成为大观园里面目模糊的大丫鬟。

可是麝月虽平凡却不平庸,她虽没有样样拔尖,但胜在中正平和。

最终,麝月陪宝玉走到了最后。

作者:楚宛,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