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边羽 / 诗词相关 / 为什么有的人,评论别人诗词像个大师,自...

分享

   

为什么有的人,评论别人诗词像个大师,自己写的诗词却平常稀松?

2021-01-19  梧桐树边羽

如果用词谦虚一点,把“大师”二字换掉:

为什么有的人,评论别人诗词像那么回事,自己写的诗词却平常稀松?

这不就是说我么?

这再正常不过了,因为我就是个正常人。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

诗评是命题作文,写诗是任意妄为。

你说是命题作文好写,还是自由发挥好写呢?

大部分人认为自由发挥好写。

但是考试的时候呢?也就是我们写出来的东西需要接受别人审视的时候呢?是给你一个主题让你发挥好一些,还是信马由缰好一些?

有了主题,适当发挥,只要不跑题,分数差不到哪里去。

没有主题,信马由缰,你很可能得零分。

评论别人诗词,就是有主题的、有阅卷人的命题作文。

所评论的作品就是主题,我再怎么评论,总不至于扯到与这首诗没关系的地方去。而作为普通读者,实际上在读这首诗的时候必然会产生和评论者差不多的情绪观感,首先就有了共情的基础。

在有了共情的前提下,如果诗评人知识面广,格律知识完备,那必然能分析得头头是道,在读者的人心中拿个八十分是妥妥的。

即使是低手,东抄抄,西抄抄,作个拼盘文章,就算没有自己的见解,至少也可以给个及格。

如果是评诗高手,不但有普通人看不到的见解,还有一般人没有的文采,那么写出来的诗评自然是高分,这种人就是“评论别人像个大师”中的“大师”。

而自己写诗,就是一个自由发挥的作文。这就意味着创作者在主题方面没有限制,从创作就缺乏主题约束的作品,谁能真正判断出好坏呢?唯有专家。

文体不限的大赛只能由专家团审核,不能由大众评委评选。

有限定范围的艺术作品,评判可以交给大家。

比如参加一个油画比赛,除了大师之外,观众的审美也是值得认同的。因为油画本身就对观众提出了审美要求——这是油画,看不懂的就别说话。可如果是一个没有限制的艺术类大赛,就只能请专家进行归类评选,大众的看法就没有意义了——因为太多个人标准,实际上就是没有标准。

这就好像写诗评,我写李白的《三五七言》诗评,你不懂这是个什么东西,自然也就不感兴趣,这就是对看诗评的人本身就做了要求,进行了剔除。读者对主题感兴趣,再加上诗评者专业、个人的见解,那么这篇诗评自然就像那么回事。

而假如我自己写一个《三五七言》,作为诗发表在某个平台,那么受众是所有平台的人,不论他知不知道这首作品的格式、来源。个人作品当然是抒发我自己的情感,也不可能像诗评一样将创作手记摊开来细细分析。

不专业的观众看到个人片面的,没有普遍性的情感抒发类诗歌创作,一般的反应都是:“这是个什么玩意?”

说平常稀松,都已经是非常给面子了。

写诗评是命题作文,写诗是自由发挥作文。诗评的受众是对这首诗感兴趣的人,具有一定专业基础;诗词则是面对所有人,当然也包括有专业基础的人。

在保证文字输出水平稳定的情况下,诗评主题明确,具有知识增量,为人答疑解惑,本身就属于受人欢迎的文章类型。

而相同的文字,写出诗来,表达个人观点,激发读者共情——注定就只能打动和你情感共鸣的人,受众就大大减少。

作品评价自然就高低不一。

绝大多数读者只对知识感兴趣,因为知识增量的结果是丰富了他自己,对诗人的情感起伏未必会有兴趣,因为情感起伏只能带来一时的情绪波动,没有长久的价值。当然,除了那些杰作。

可是茫茫人海,杰作几何?

即使是个非常好的诗人,也并非篇篇精品。我们去翻李白、杜甫的全集,就会发现很多作品也就是“稀松平常”。

我们拿来平时写诗评的作品,基本上都是经过了上千年筛选的古代诗人精品,都是历经了时代和大众考验的杰作,在这些杰作上赏析出个人观点,是站在前人肩膀上的远眺,自然很多人认为“像个大师”。

很多人拿美食家不会做菜来回答这个问题,其实不正确。

美食家就算不是大厨,也必然要了解整套做菜的工序,材料,口味,才能真正做出合乎大众观感的评论,提出大厨们改进的意见。

写诗评的人就算不能写出精品诗,也必然了解格律、意象、文法这些方方面面的知识,才能做出让人信服的评论,还需要有历史沉淀、文化沉淀,才能在这些精品之上,提出让人耳目一新的见解。

如果只会吃,不能提出改进意见,是不够格称之为美食家的。

不要小看美食家的厨艺,也不要小看评诗“像大师”的诗歌创作水平。

美食家的厨艺不见得比大厨精通,但必然比大厨广博。评诗者虽然未必有惊天动地的作品,但必然对写诗之道了然于胸。

更何况在今天的诗坛,“稀松平常”的作品,都已经是难得的了。

你看看那些自称诗人的,有几个能写出“稀松平常”的作品,不都是千奇百怪,怪力乱神?

连专业诗人都只是“稀松平常”,又怎能去苛求诗评人的作品?

如果一个诗评人,对诗歌理论一窍不通,是无法营业的,这是底线。

而一个“诗人”,平仄不分,韵部不明,却高喊着自己是天下诗坛至尊,这是哪门子的歪眼看人?

这个时代,只有“稀松平常”的作品。

诗评人的作品如果能达到这个水平,就已经非常不错了,更何况你认为的“稀松平常”,说不定是别人眼中的“鸟生鱼汤”。你的看法,人家也未必在意。

诗评者必然是诗人,否则无从置喙。

诗人嘛,那成分就多了。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