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角望 / 杂闻 / 窗前砌下倚冬梅

分享

   

窗前砌下倚冬梅

2021-01-23  圆角望
每每站在腊梅树下,我总能感受到父亲的气息;每每看到枝头探视窗内,如同看到父亲的慈祥目光。
冬至那天去看望了父亲,回到母亲家时已近黄昏。穿过花园,一阵暗香扑鼻而来,抬头望去,爸爸种下的腊梅花又开了。爸爸的梅,总是悄悄地踏着季节的节拍,年复一年地来陪伴我们。父亲在世的时候,每年大年三十年夜饭后,总是会捧出事先剪好的两大把腊梅花让我和小弟带回家。今年,那腊梅黄绿相间的叶子还没来得及落下,花儿已经迫不及待地开放了。我伫立在腊梅树下,思绪与暗香交织着、涌动着。
四十年前父亲种下的这棵素心腊梅,这些年几经磨难,一部分枝条已经枯萎,但主干还是坚毅地挺立着,看着有一种沧桑感。身旁,路过的行人停下,一脸认真地对我说:“这可是我们附近最好的腊梅树,一定要保护好。”我点点头。但怎样保护?松土施肥都不算什么,而人为的损坏却有点防不胜防。我只能在心里默默祈求她能挺住。欣慰的是,我用这棵树的种子培育出的三棵小腊梅苗正在渐渐长大。
进屋前,我揣摩着年迈的母亲也许还没注意到刚开的腊梅,也许她注意到了但对她来说采摘不易。于是,我踮起脚尖,有选择地折下几枝腊梅,打算放在爸爸的像前。可是当我一进屋便看到了母亲在爸爸的像前已插好的腊梅,我感到非常温馨,却也略有一丝伤感。每年第一枝腊梅都是母亲插上的,似乎她每天都在等着花开。母亲总是生活得这样精细、深情且执着。我肯定,她去剪腊梅花时一定看到了老腊梅树的一部分枯萎了,但是她不和我提及。倒是我忐忑不安地向她提起时,她却安慰我,说:“随她去吧。”可是当我告诉她三棵小腊梅苗的事时,她的眼里突然闪烁着欣慰的、充满希望的光芒。母亲,我想,我大概是最能理解您的人了。
“窗前砌下倚冬梅,寒俏枝头探牖窥。玉朵绽凝簌簌雪,暗香淡逝雨霏霏。”这是我写给这棵腊梅树的。因为每每站在这棵腊梅树下,我总能感受到父亲的气息;每每看到枝头探视窗内,我如同看到父亲带着慈祥的目光望着我们。一直珍藏着父亲八年前在大年三十为我剪下的最后一枝腊梅,虽然枝杆已枯萎,花已凋谢。



关于我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