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通天下 / 谭杰中 / JT叔叔慢慢教-201-升麻的药性

分享

   

JT叔叔慢慢教-201-升麻的药性

2021-02-04  感通天下


升麻的药性

   《神农本草经》:升麻,味甘,平。主解百毒,杀百精老物殃鬼,辟温疾瘴邪毒蛊,久服不夭,一名周麻,生山谷。

   《名医别录》:升麻,味苦,微寒无毒。主解毒入口皆吐出,中恶腹痛,时气毒疠,头痛寒热,风肿诸毒,喉痛口疮。久服轻身长年。生益州。

   升麻,争议性相当高的一味药了。因为名字里面有个“升”字嘛,所以我想到了金朝以后,就以这个“升”字为它主轴来谈论它的药性。当然在宋朝的时候有很多那种痘疹毒疮的方子会用到升麻,如果你去看中国历代牙科的方子,会发现用升麻的,治牙龈肉的那种痛啊肿啊的方子是非常多的。

    所以可以说到宋朝时代,我们中国人会认为,如果我们身体里面有什么痘疹发不出来,热毒闷在里头,你要用升麻把它散出来。这个痘疹发出来,它可能是从血分里面,把这个热毒拔出来,这是它的功用之一。至于说牙龈肿痛什么的,用升麻来漱口什么的这一路的效果,因为牙龈肉我们说处于阳明,是阳明胃经,阳明胃经的整个机能跟人的肌肉息息相关的,所以升麻它把这个热毒逼出来的效果可能比较是从肌肉逼出来。

    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如果只是单纯的从血分逼出来的药,你可以举升麻,也可以举连翘,可是升麻的作用点到底是比较脾胃,那连翘才能够治到瘰疬哦,就是治到所谓的少阳三焦这边,所以这个说法听起来都会有一点点笼统。因为它能够把血里头的这个热拔出来,包括古时候,你说我们是学经方的,遇到喉痹都是比较倾向于当这个少阴病在治,可是古时候你不要去走经方的路子的话,喉咙发炎也有就是升麻煮水,或者直接升麻片你含在嘴巴里面,含着含着,然后那个发炎的地方毒也会慢慢逼出来。宋朝时候是这样子使用的。

    宋朝这样子用,让升麻变成一个很红的药之后,到了金朝的时候,张元素就说这个药,可以把人的这个阴中之阳升上来。“阴中之阳”这句话,如果你看宋朝用它的时候,的确是把血液里面很多脏东西拔出来,的确可以说是升了“阴中之阳”。

    张元素这么说了之后,这句话很响亮,而且给大家带来了很多推扩的空间,于是张元素的这个所谓的后人李东垣,他在用很多方子的时候,就开始用升麻当作一味升提的药。好像到了李东垣的思考里面就会觉得,人的气啊如果上不来的话,就要用升麻把它升上来,这样一个思路开始出现。

    当然我们会看得出来,李东垣对于张元素的这个论点,并没有很有把握。因为李东垣他的方子里面有很多提到要升的方子,他里头没有升麻,有很多其他的没有要升的方子反而有升麻。所以看得到李东垣也是这样子大概大概在往这个方向试看看。

   当然,他的补中益气汤就让他变得非常有名,补中益气汤里面又有柴胡又有升麻,而的确补中汤它是一个能够把气提起来的方,所以我们中国人就很习惯性地说,人的身体,如果气要从左边转上来是用柴胡,要从右边转上来是用升麻。所以到后来大家都很习惯的看到补中益气汤就说是,柴胡升左,升麻升右。可是这个说法听起来有一点似是而非,怎么讲呢?因为我们中国人好像观点上面会觉得,左边升上来之后是要从右边降下去的不是吗?我们到后代,比较有把握的治胁痛的方,那都是左胁痛用升药,右胁痛用降药,大概是这样的路数才会比较好用嘛。比如说左胁痛就用一点柴胡,右胁痛就用一点枳实或者吴茱萸,就是有升有降,这样的一种观点。因此李东垣他的补中益气汤所谓的升左升右的说法,就有一点点让学中医的人觉得说,好像中医的理论里面有这么一个矛盾的地方。

    而这个矛盾的地方本来要被拿出来讨论讨论才对的,结果李时珍又在《本草纲目》里面,顺着这个讲法又多记了一笔。李时珍说有一个人,一向爱喝酒,可能是喝酒不顾家,家里面出了什么事情,就是在冬天很冷的时候妈妈死了,所以哭伤了。从此以后,吃饭的时候就有一个寒气在身体里面作怪,那个不吃葱姜蒜就没有办法吃下任何东西,那么用了很多暖脾胃的药都没有效。终于有一天,李时珍用了升麻葛根汤再加上四君子汤再加上柴胡苍术黄芪,喝了之后再喝一点酒,然后他就好很多这样的故事。

    李时珍方子,也是用了升麻,也是用了柴胡,所以到底帮他舒肝成功的那个右腰作痛的那个病,到底是什么药帮他疏导成功的,我们也很难计算,基本上就是一个不科学的论点。李时珍说到了某个年纪以后,这个元气会怎么样垮掉,所以你要用升麻把它提起来。他继续这样子讲,有了李时珍顺着这个毛摸之后,大概就后代的人就一直都觉得,升麻是一个升提的药。

    升麻是不是一个升提的药呢?我想我不能完全反对。如果回到比较古早的论述,比如说我们看讲义上面的《神农本草经》,你就会知道升麻是干什么的?是解百毒的,然后杀各种乱七八糟的那种东西。这个“解百毒”的效果好不好啊?我想古时候的方书一开始就说,如果这个人中了什么毒的话,你赶快升麻煮水喝下去,他那个毒就会从嘴巴里面吐出来,还不一定要从皮肤表面发出来。

    这样子一种,就是身体有那个湿热的毒气的时候,用升麻就可以把它逼出来,这是在《神农本草经》里头最原始的用法。

    当然,你要说在古方的时代,用升麻做这个逼毒的效果跟时方时代用升麻做升提,这两件事情,其实升麻的用量根本差很多。如果你要把升麻当作升提的药的话,大概一两钱就可以了,可是要用来是当作是散毒的药,就要多一些些。比如说民国初年那个时候,广东那边流行鼠疫,先是死老鼠,然后开始死人,那个时候用升麻治阴阳毒的升麻鳖甲汤,治疗鼠疫的时候,那一天的用量是好几两,因为一碗汤里面要用到二三两的升麻,然后一天要喝到两三次,这样才能够镇压鼠疫的那个症状。

   升麻鳖甲汤我们后代拿来治什么啊?治这个红斑狼疮类的病。因为红斑狼疮类的病,日本人叫做胶原病,就是说人的这个血都粘的像果冻一样了,所以用了这个升麻鳖甲就可以把这个果冻状的血再化回液体的血。这当然都是一个象征性的说法,不一定是真正的那个体内发生那个事情。我想这个角度就是身体里面有那种恶毒纠缠在那边的时候,在血分里面或者在什么地方的时候,用升麻是有意义的。

   乃至于后代的人用升麻就分出这两个路子,这两个路子会让人觉得,仿佛有一点不相容。也就是说后代的人一旦比较相信升麻是一个升提的药的话,他在写本草书的时候,就会说这个药如果用多了,你就会什么气冲头啊,火烧心啊之类的,就是让那个把气都升上来的这样那样的问题,他就会这样讲。可是你用了升麻,果真就会气冲头火烧心吗?那也未必。但是当你只是以一个升的角度来讲它的时候,好像就会遇到那样子的一个画面,而那个画面会对这个药有一个认识上面的局限。

   像这样子一个分叉,我想宋朝时代用升麻的最主流,比如说像小儿科的升麻葛根汤,就是痘疹不发,用升麻啊,葛根啊,白芍啊,甘草之类的药,把这个热毒逼到皮表。所以我们解毒的部分姑且不论,因为解毒的部分用的药是蛮重的,所以那个是确实稳定有那个效果。那么升提的部分是比较暧昧的,等一下再来讨论。

     升麻帮忙发痘疹的效果来讲的话,我们会说升麻的效果,它是透毒,它能够让毒找个地方逼出来,可是这个药它并不是发表的药。你想,如果用了连翘的话,吃得多还会发汗,可是升麻本身不是发汗治感冒那一类的药物,它是把毒找个地方推出来,如果吐得出来的话,它也不必从皮肤推出来,这样子的一个药。

    它的这种透毒的效果来讲的话,比如说有些人指甲边边感染,那个指甲抠到肉里一样化脓,有些严重的还要把指甲拔掉的。那种病叫做“代指”,他好像代替人的指头一样,喧宾夺主了。这个代指病,这个药水的方子就是升麻五钱,甘草五钱,然后煮了一碗水以后,化进芒硝五钱,就把那个手指头泡在里头,尽量维持那个水是热的,这样泡着泡着把那个毒把它拔掉。

    喉咙痛可以含升麻片,也可以拔毒的。古时候,比如说治梅毒的方子里头,当然梅毒的方子一定是土茯苓最多,土茯苓一天就用一斤了。但是一斤里面他也可以放四钱的皂角刺,四钱的升麻,来把这个毒透干净一点,就是大概这样子的进退的用法。这些透毒的方子,我想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奇怪的,但是只是说升麻来讲的话,它解毒的路数,第一个从血分出来,有这个效果;第二个就是从阳明出来。也就是升麻的那一路毒,除了纯粹的血分之外,还关系到我们六经辨证里面说的阳明的病。

    为什么这样说呢?这个也是一代传一代,就是比如说宋朝的朱肱,他讲犀角这味药的时候,就说如果要用犀牛角,没有犀牛角的时候,可以用升麻来替代。当然升麻能不能替代犀牛角?不能完全,因为犀牛角解毒清热的效果是非常好的。那么用犀牛角的那个时候,那些热都是在比较是像是伤寒里面的阳明病的那种热。那么升麻它可以有一定程度的解毒效果,可是清热的效果没有办法跟犀牛角比。所以到今天如果要代替犀牛角的话,除了用升麻,那还得用石膏才行。这样子勉勉强强啦,但真的要代替角类的药不容易。

    这样一个从阳明把热逼出来的这一个路数,把这个毒逼出来这样一个路数,又形成升麻的另外一个我们对它的认识,你说是阳明也好,你说是血分也好,还有另外一派的论点是这样子的,当然在单独说升麻这味药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意义,可是我们讲到《伤寒论》里面的麻黄升麻汤的时候,会有一点意义。因为我们现在《伤寒论》讲的这些方子都是厥阴病嘛,那么厥阴病都是有阴阳分裂的问题,无论是麻黄升麻汤或是我们等一下要讲的干姜芩连人参汤,那都是有阴阳分裂的问题。

    升麻这味药,治疗“中恶腹痛,时气毒疠,头痛寒热,风肿诸毒,喉痛口疮”,大概这样子讲。就有医家注意到,其实这个《名医别录》里面在讲的升麻所解的热毒,好像都是外面有一个寒的风邪,把这个热毒束在里面让它出不来,于是才用升麻来透这个毒出来。换一句话来讲,如果你要套进厥阴病的角度来看的话,就是说这个病,好像这个人身体外面有寒,里面有热,而这个里热跟外寒互相格拒的时候,产生的一种里面烧出毒素的状况。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升麻也有一些交通这个阴阳的效果。这个效果在平常开药用升麻的时候根本不必想到的,只是因为张仲景的这个麻黄升麻汤刚好就是这个样子,所以为了要跟经方做一个结合,所以才有人提到这样一个特质。

    如果我们用它的升提的效果的话,首先就是李东垣的补中益气汤,他就是柴胡升麻同用,我们大概会觉得说少阳区块这个人体框架的气,用柴胡把它升上来没有问题,那么升麻到底是升什么东西?它升的那个到底是什么?假设他有升性的话。当然这里已经会有医生要选边站了,如果有些医生他喜欢去认同这个古方世界所认识的升麻的话,就会有人开始说,升麻这个东西,其实没有什么升清气的效果,升麻的效果主要是在于“除浊”,是因为不干净的东西被升麻分解掉了,所以气才升的上来的,所以它这个药应该是没有升的效果,只是能够把浊气去掉。

    但是这种说法其实只是头脑的游戏,怎么讲呢?因为我们人的头脑总是希望在我们脑海里面的逻辑是没有冲突的。如果你要接受升麻是散毒解毒的一种药的话,那你就会很不容易去觉得它是升提的药。可是升提的药物你说有效的方子有没有啊?当然有啦,李东垣的补中益气汤是一个,然后到后来张景岳还有一个举元煎,把人的元气举起来的一个药方。举元煎里头是人参黄芪三到五钱,甘草一两钱,升麻五到七分,白术一到两钱,这样的一个比例。

     举元煎能不能治疗这个气虚下陷,这个什么血崩脱血之类的病呢?还是可以。所以你能够治到这个血崩啊什么的,那你也可以说人参黄芪本来就不少了,直接补气就有效。就是举元煎它治到血崩的时候,它的那个药性比较暧昧,其实比较不暧昧的是归脾汤,归脾汤是摆明了这个结构是要奉心生血的,但是举元煎有一点暧昧。再后代一点,民国初年的张锡纯有升陷汤,就是你的中气下陷,他这个需要升提起来这个升陷汤。他的升陷汤也是作弊啦,因为他里头黄芪6钱,知母3钱,柴胡1.5,这个桔梗1.5,升麻1,那你说柴胡跟桔梗都在那里的时候,我们升麻还要不要算啊?就这样的一个比例。

    我觉得张锡纯这个方子,他在谈到它的用途的时候,有顺便提到一个人中气下陷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我觉得那个感觉是比较有意义的。他说一个人,如果这个胸中大气垮掉的时候,首先一定觉得整个人没力的,很沉重,另外就是这个人呼吸的时候会觉得胸口闷闷的,如果你要讲细一点的话,其实不是这个人胸口在发闷,而是这个人在短气。他的这个呼吸的时候力量不够,所以会觉得身体好像特别重,然后没有胃口。那么这个中气下陷到比较严重的时候,就会腹泻,拉肚子这样的状况。

    那么这样的一种调调的疾病,如果我们扣回经方的麻黄升麻汤的话,会觉得有一点像,只是麻黄升麻汤的那个下陷,我们不太确定那坨中气是下陷到哪里去,因为麻黄升麻汤给我们的感觉是这个下焦都是寒的,并不觉得有什么气陷下去。可是话又说回来了,这几个升提的方子,也没有说气下陷以后,气掉下去变成哪里在热,这个当然先不要讨论。

    升麻的这种升提的效果,如果要今天来说的话,比如说老人家,我们说这个人的胸中大气很关系到人的排尿,老人家气虚了,容易小便失禁,那有的时候就是升麻,再加上补气的药,比如搭一些人参,吃了之后人胸中大气还够了,那他的这个小便就轻松了,就比较恢复正常。那么甚至是我们之前讲过枳实跟黄芪的搭配可以治疗内脏下垂,这个元气下垂的病,升麻黄芪这个组合,我想还是被承认的。因为比如说老人的元气下陷有时候是形成摄护腺的肿大,那这种前列腺的病,升麻黄芪两味药临床上还是有疗效,当然你要先抓到我们前面讲的什么中气下陷的主证。如果他的确是中气下陷造成的前列腺的疾病的话,那用升麻黄芪还是可以救。

    升麻这个上升的力道,真的要说除浊,也不能说不对,因为我们之前教过的那个治疗雷头风的清镇汤。清镇汤就是苍术升麻跟荷叶。那么清镇汤,你说头上长一坨一坨的疙瘩,这个升麻,它究竟是升了清气还是除了浊气啊?好像两个角度都存在,就是这样子上上下下的,各种可能性掺杂在一起。

    至于说升麻治疗这个血崩,这个升提的效果,古代还是有啦,比如说除去身体里面不干净的东西,也有人产后有些东西没有排干净,拖了一年之后那个产妇还是觉得全身都不对劲,这种时候如果用大量的升麻,就是现在的三两,五碗酒煮成两碗,分两次喝掉,还是会吐.排掉这些不干净的东西。大概是这些的角度,都可以用到升麻。

    我们在学习这个药物的时候,如果是在痘疹的方子的话就还好,因为大约的规则就是,一般来讲如果是出水痘啊或者什么麻疹类,要用到升麻的那种小儿科的病,多半就是他那个疹子发不出来的时候。如果你都已经发出来了,已经流的出脓水了,那个时候就不能再用升麻了,古时候会说再用升麻人就会给你搞虚掉,这是这样一个说法。当然古时候还有别的做法,比如说直接把升麻煮成水,用来洗水痘,这样子的话就可以让那个水痘的毒比较干净,比较不会结不好看的疤。这样子的做法也是有的。

    升麻确实会有的效果是解毒,清热跟凉血,所以你说升麻的药性到底是温还是寒啊?我想以结果来说的话,升麻的药性可能还是有一点寒的哦。但是如果你是以升提的角度来看这个药的话,你并不会去考虑这个药寒不寒的问题哦,但是以解毒药的角度我们会看到它还是一个可以清热的药。

    这样子各个角度的用法都知道的时候,我们临床上不要觉得太困扰,因为过去到现在,用升麻有效的而有名的几个方子都在那里,比如说痘疹的升麻葛根汤,元气下陷的补中益气汤,举元煎,这些东西都在那边,就是历代用的还蛮稳当的。所以除非我们自己在创造一个方,不然的话,现成的方在使用起来哦,大概知道一下这样的事情,用起来就还算是顺手了。

   升麻解毒的效果,在近代的话就是如果那个人有很严重的肝病,肝病的人身体里面那什么指数会很高,那种肝脏有问题,让人没有办法排除身体的毒素的时候,这种时候比较重剂量的升麻,比如说现在一两二两这个剂量,那是一个很有用的一个保肝药。所以在这种角度来讲,升麻其实是很强而有力的保肝药。

   为什么要拐到这边来呢?其实这也是我多想吧,因为我们现在看到的方剂,到底是在厥阴篇出来的。虽然说症状是五花八门,我们说阴阳分裂都算厥阴病,可是无论哪一种厥阴病那都是伤肝的,就可以算是一种肝病。那么有的时候就会忍不住让人好像注意一下,这个药物它到底是这个对于肝脏的作用是怎么样啊。那种肝脏是有发炎溃疡的时候,那吃升麻还是蛮有效果的。那这个角度我们也稍微知道一下。

文源:彩云长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