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子宫肌瘤方

 跟随大趋势 2021-02-07
02-04 12:56

从来医者调气行血,习用香附,而不习用三棱、莪术。盖以其能破症瘕,遂疑其过于猛烈。而不知能

一提到治疗子宫肌瘤、卵巢囊肿,首先会想到张仲景的桂枝茯苓丸,再高一筹的会想到把桂枝茯苓丸和当归芍药散合起来,至于这两个经方的奥妙在哪里,先搁下不说,今天单单说说和张仲景本家的民国大医张锡纯的一个柔中带刚的能够化掉子宫肌瘤、消失卵巢囊肿的“拳头方”。

为什么说是“拳头方”?因为这个方子一旦辩证使用,有直捣老巢的威力,威力来自丰厚的“粮草”资助冲锋陷阵的三位精兵强将“刘关张”——三棱、莪术、鸡内金。

只知道有个理中汤,这个怎么叫理冲汤?理中者,调理脾胃也;理冲者,调理冲任也。子宫肌瘤、卵巢囊肿所赘生的部位血海就归冲任二脉管辖。

理冲汤到底何种面目?这就掀起它的盖头来。

理冲汤出自张锡纯的《医学衷中参西录》,全方共有9味药。

生黄芪3钱,党参2钱,于术2钱,生山药5钱,天花粉4钱,知母4钱,三棱3钱,莪术3钱,生鸡内金(黄者)3钱。用水3盅,煎至将成,加好醋少许,滚数沸服。换成现在分量,最多的两味药也就12克。

主治:妇人经闭不行,或产后恶露不尽,结为症瘕,以致阴虚作热,阳虚作冷,食少劳嗽,虚证沓来。亦室女月闭血枯。并治男子劳瘵,一切脏腑症瘕、积聚、气郁、脾弱、满闷、痞胀,不能饮食。

随证加减:

服之觉闷者,减去白术。

觉气弱者,减三棱3克,莪术3克。

泻者,以白芍代知母,白术改用12克。

热者,加生地、天冬各数克。

凉者,知母、花粉各减半,或皆不用。

凉甚者,加肉桂6克(捣细冲服),乌附子6克。

瘀血坚甚者,加生水蛭6克(不用炙)。

若其人坚壮无他病,惟用以消癜瘕积聚者,宜去山药。

室女与妇人未产育者,若用此方,三棱、莪术宜斟酌少用,减知母之半,加生地黄数克,以濡血分之枯。

若其人血分虽瘀,而未见症瘕,或月信犹未闭者,虽在已产育之妇人,亦少用三棱、莪术。

若病人身体赢弱,脉象虚数者,去三棱、莪术,将鸡内金改用12克,因此药能化瘀血,又不伤气分也。

迨气血渐壮,瘀血未尽消者,再用三棱、莪术未晚。

若男子劳瘵,三棱、莪术亦宜少用或用鸡内金代之亦可。

方论:

初拟此方时,原专治产后瘀血成症瘕,后以治室女月闭血枯亦效,又间用以治男子劳瘵亦效验,大有开胃进食,扶羸起衰之功。《内经》有四乌贼骨一茹芦丸,原是男女并治,为调血补虚之良方。此方窃师《内经》之意也。

从来医者调气行血,习用香附,而不习用三棱、莪术。盖以其能破症瘕,遂疑其过于猛烈。而不知能破症瘕者,三棱、莪术之良能,非二药之性烈于香附也。

愚精心考验多年,凡习用之药,皆确知其性情能力。若论耗散气血,香附犹甚于三棱、莪术。若论消磨症瘕,十倍香附亦不及三棱、莪术也。且此方中,用三棱、莪术以消冲中瘀血,而即用参、芪诸药,以保护气血,则瘀血去而气血不至伤损。且参、芪能补气,得三棱、莪术以流通之,则补而不滞,而元气愈旺。元气既旺,愈能鼓舞三棱、莪术之力以消瘢瘕,此其所以效也。

从张先生写出的13个加减法中,可以看出他是个细致之人,做事一丝不苟,精益求精。

这个方剂很多中医大夫都知道,而遵张先生加减法者少见,大多都是主方之外,加减自以为是。

方子是张先生多年经验出来的,加减药物也是试验出来的,也就是说,他用此方遇到过这些兼证,而这些兼证也只有加减这些药物才会有效。而处理这些兼证时并不是一开始就加这些药物或减那些药,一定是多次验证后才确定下来的。

这就像张仲景的小柴胡汤,如果只记得那7味药而忽略了原条文下的加减法,单用那7味药或者凭自己的想象去加减,是很难有好疗效的。为什么?因为你没有张仲景先生那么懂小柴胡。

理冲汤配伍的绝妙之处在于“补为主,通为辅”,即以补为通,多味补药殿后,少数“通药”冲锋在前。

党参、黄芪,补气药中的魁首;白术、山药健脾胃的良将;花粉、知母润以治燥。三棱、莪术、鸡内金,破症瘕积聚,通经活血。全方组织缜密,攻补兼施,一看就是不打无把握之仗的绝佳布局。

三棱、莪术是天生一对,攻破之力尤甚。但看三棱之名,便知其锐利。《药类法象》:“主老癖症瘕结块,妇人血脉不调,心腹刺痛。破瘀血,消气胀。”《药性解》:“主行气行血,多年症癖如石能消为水。”看此描述,简直就是冲着肌瘤、囊肿、包块生的。其厉害程度“症癖如石能消为水”,着实不简单。

“三棱为血中气药,脾裹血,肺主气,宜并入焉。盖血随气行,气聚则血不流,故生症癖之患,非三棱不治。然有斩关之势,虚人忌之。”它是一味入血分的气药,推动之力甚强,有斩关夺隘之势,症瘕积聚离它不得。又因锐猛伤气,故以参芪补之。

莪术一味也是了得。《本草纲目》:“三棱能破气散结,故能治诸病。”是说能治所有的病。《日华子本草》:莪术,“治一切气”。言下之意,什么寒气、积气、郁气均不在话下。两味药同气相求,又是强强联合,都是万能药。

《本草经疏》:“蓬莪术,入足厥阴肝经气分,能破气中之血。入气药发诸香。主积聚诸气,为最要之药。术气香烈,能调气通窍,窍利则邪无所容而散矣。又疗妇人血气结积,丈夫奔豚,入肝破血行气故也。郁金入心亦入肝,专主血分,亦散肝郁;术与三棱专能行气破积。”与京三棱同用最良者,是说行气破积之力。能调气通窍,又气味香烈,则无孔不入。

老中医王幸福常于食积中加莪术一味,颇能奏效。《药性解》:“莪术,入肺、脾二经。开胃消食,破积聚,行瘀血,疗心疼,除腹痛,利月经,主奔豚,定霍乱,下小儿食积。”

症瘕之病非头痛伤寒,需冲墙倒壁之药方可奏效。理冲汤中三棱莪术堪称破甲利器,若畏惧不敢用,何谈治病救人?

药之当用而不用,当量而不量,畏首畏尾,但求平稳,用药百帖,不得寸效,如此治病,岂不枉有医名?

鸡内金是张锡纯先生的最爱,诸多方剂中每每用之。全不为其消食化积,而用之以活血消症。非洞察至深者难知其妙。

各家本草均言内金消食化积,而张锡纯则独有新解。

《医学衷中参西录》:“鸡内金:鸡之脾胃也。其味酸而性微温,中有瓷、石、铜、铁皆能消化,其善化瘀积可知。用鸡内金与白术等分并用,为消化瘀积之要药,更为健补脾胃之妙品,脾胃健壮,益能运化药力以消积也。无论脏腑何处有积,鸡内金皆能消之,是以男子痃癖、女之症瘕,久久服之皆能治愈。又凡虚劳之证,其经络多瘀滞,加鸡内金于滋补药中,以化其经络之瘀滞而病始可愈。至以治室女月信一次未见者,尤为要药,盖以其能助归、芍以通经,又能助健补脾胃之药,多进饮食以生血也。”此段文字,将鸡内金在本草中没有说到的功效全部说出,实为经验之谈。

理冲汤主治可以分为三部分:

1、破癥瘕积聚,用于子宫肌瘤、卵巢囊肿之类。

何为症瘕积聚?腹中结块的病。坚硬不移动,痛有定处为“癥”;聚散无常,痛无定处为“瘕”。现在泛指各种良性肿瘤。如女人子宫肌瘤、卵巢囊肿、子宫息肉等。

2、能开胃进食。《药性解》已经明示。莪术与白术为伍,既能健脾又能化积。临床上遇到食积患者,如果神曲、麦芽、山楂没有效怎么办?会想到鸡内金,而比鸡内金更强的就是莪术。消化不良胃有食积,会用保和丸,用保和丸不解决问题,可用烂积丸,烂积丸中就含有莪术。莪术对早起胃癌效果不错,能打开胃口。莪术无毒,在用量上可以适当加重,15一20克疗效更为显著。

3、疗血枯血瘀经闭。对于闭经,桃红常用,大黄蛰虫丸有时也用。前者以活血为主,破瘀血之力不足;后者有虫类药,药性猛烈,非确诊无误者多不敢轻投。理冲汤治疗经闭,猛而不竣,柔中带刚,至为稳妥。

张锡纯先生所治病例中多是胃脘和腹部病例。如:

一个女人,请他治疗症瘕。说19年了,满腹都是硬块。给她开了理冲汤,因为这个女人平常气虚,便将方中参、芪分量加重,三棱、莪术减为半量。吃了几副之后,饮食增加,将三棱、莪术增加到原定分量。又服数剂,觉得没有气虚了,又加了水蛭二钱、红娘十枚。又服20余剂,正值经期,下紫黑血块若干,病去了一半。再服30剂,经期瘀血大下,满腹积块全部消掉。最后,用生新化瘀药物,善后。

这个病例“满腹硬块”当属症瘕重症,开始服药因为气虚增加了参芪的重量,奏效之后,考虑到硬块多,便加了两味化瘀猛药水蛭和红娘,前后服用五六十剂,腹中硬块全部化掉。

《神农本草经》:“味咸,平。主逐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瘕,积聚,无子,利水道。”《药性论》:“主破女子月候不通,欲成血劳症块。能治血积聚。”仲圣抵当汤、抵当丸、桃核承气汤、下瘀血汤,将水蛭与虻虫二味并用。

好多人不敢用水蛭,怕其入腹“复活”。其实,水蛭这味药,张锡纯最善使用,而且是生用。他在《医学衷中参西录》中说:“为其原为噬血之物,故善破血;为其气腐,其气味与瘀血相感召,不与新血相感召,故但破瘀血而不伤新血。且其色黑下趋,又善破冲任中之瘀,盖其破瘀血者乃此物之良能,非其性之猛烈也。凡破血之药,多伤气分,惟水蛭味咸专入血分,于气分丝毫无损。且服后腹不觉痛,并不觉开破,而瘀血默消于无形,真良药也。”“真良药也”,如此感慨,可见喜爱至深。

红娘子,攻毒,通瘀,破积。用于血瘀经闭,淋巴结结核。现在,一般很少有人用。

现在,患有子宫肌瘤、卵巢囊肿的女人很多,理冲汤真能治疗子宫肌瘤和卵巢囊肿吗?

肌瘤囊肿与中医的“月经病”、“症瘕”、“痞块”等症十分相似,发生的直接原因主要是血瘀。理冲汤就是破症瘕积聚的,所以,用它治疗这些病最为适合。

能不能治疗,能不能治好病,取决于医生和患者的通力合作。作为医生要诊断明确,用药对症。作为患者,要有平常心,不可急躁,不能三五副药无效就偃旗息鼓。要知道,肿瘤、囊肿都不是短时间形成的,想很快化掉那是不可能的。

很多人没有治好病与三心二意,操之过急,没有信心有直接关系。有个患者是小柴胡证,不想吃汤药,就买了颗粒剂,刚喝了三袋就说怎么没效果。你想想,三小袋颗粒剂里面能有多少小柴胡?况且颗粒剂和汤药全不是一回事,提取物在中国古代哪有这么用的,至多也就是“㕮咀”一下而已。窃以为,不要说一小袋,就是一大盒两大盒一块吃下去,能顶得上一副汤药的药量吗?

把中药制成颗粒剂那是西医的思维,真得不敢恭维。过去的丸散膏丹基本都是把药材打成粉炼蜜为丸,或做成水丸,或用药材熬膏,用的都是原生药。只有原生药才有中药的效果。

有的人患了肌瘤,听医生说要手术切除,吓得直哭。吃中药又没有耐心,那是治不好的。

有些肌瘤囊肿并不大,因为拖延而逐渐增大,最后不得不接受手术。问题在于手术之后,谁能保证你不再长了呢?只要不避风寒,不忌寒凉,复发的概率就很高。

去年,河北一位患者,医院检查为卵巢囊肿,吓得不轻,说她还年轻,怎么会得这个病。我问她,平时喜欢吃什么?她说最爱吃水果,特别是榴莲。还有什么习惯?吃臭豆腐,熬夜,洗澡。夏天热有时用凉水,美其名曰“冲凉”。我告诉她这就是囊肿形成的原因,如果继续下去,不加节制,或许就是子宫肌瘤。严重了还会影响生育。

她有点知识,但不是中医知识,我告诉她水果是凉性的,冷水更凉,而你的身体是热的,这些凉的进入体内多了,就会消耗你的热量,时间久了,体内热量不足,内环境就是虚寒的,虚寒体质的人就容易里面长疙瘩。月经受寒之后,血不利则为水,这些浊水就会形成瘀血结成块,排出不畅,淤积在宫腔里,变成症瘕积聚,也就是西医所说的卵巢囊肿、子宫肌瘤。

让我看片子,我不会。片子只能证明诊断,诊断了不能治疗也等于零。切除不是治疗吗?算是。但不是所有的囊肿、肌瘤全都“一刀切”。如果能做到一刀了之,不再复发,那才是手术治疗的终极意义。

她说愿意吃中药试试,我说不是试试,是要坚定决心,用中药治疗一段时间,而不能把中药当成灵丹妙药,像速效救心丸一样,很快就能缓过神来。

一摸手是凉的,厥阴病,厥阴病就是肝经的问题。囊肿长的那个地方就是肝经循行的部位。舌头淡,几乎没有苔,脉细而无力。

理冲汤加肉桂、制附子合当归芍药散。

方剂:生黄芪20克,党参12克,白术12克,生山药15克,天花粉9克,知母9克,三棱9克,莪术9克,生鸡内金15克,肉桂3克,制附子6克,当归12克,赤芍12克,泽泻12克,茯苓15克,川芎9克。冷水1400毫升浸泡40分钟,急火煎开,再小火浓缩至400毫升,加10毫升米醋,再烧开。去渣,早晚分服,每次200毫升。药渣加艾叶烧煮后用来泡脚。21副。

忌口:生冷黏滑、辛辣、牛奶、水果。

服完之后,手不凉了。问怎么办?我让她去医院检查一下。检查结果囊肿明显少了。医生问她吃什么药了,她谎称桂枝茯苓丸。医生说,好多人吃这个药,最后还是得做手术。

取小火生气之意,上方肉桂改为1克,附子改为3克。7副一疗程。

连续4个疗程,再去检查,医生说基本上没有了。他不相信是桂枝茯苓丸,她告诉他吃的是汤药。

囊肿消失之后,因为她有些肾虚,开了一个月量的同仁堂生产的桂附地黄丸,大蜜丸6盒。

好多大夫发完医案之后,都会“按”一下,咱也简单说说。

方剂中提高了鸡内金的用量是因为现在都是圈养的鸡,不是早上起来钻树林的鸡,化积的功效很差。野鸡的脾胃连砂石都不在乎,圈养的鸡吃饲料吃的,吃个麦粒恐怕都要琢磨半天。

全方的药量都不是张锡纯先生原方的剂量,有所加大。除了原方立意上文已经陈述之外,加附桂在于制阳光除沉寒,合当归芍药散意在渗利囊肿浊水。

过去,开中药一般都是3副,吃完了再据证另开。现在流行一开21副,总觉得有点卖药的嫌疑。不过遇到这种慢性疾病,还真得这么开法,不然,你开三副或者五副,吃了肯定不会有多少效果,很可能就不吃了,然后还会说你不会治,技术不行。

这个患者,开完药之后,她问怎么这么多。我说只要吃了手脚会暖和就有治愈的希望,如果吃了手脚不暖和就不太好办。其实,我知道吃了肯定会暖和,因为有附桂。结果没等吃完21副,就说手脚暖和多了,吃了一星期之后,就隔三差五叫老公摸她的手暖不暖和。吃完了药,特有精神,看着好像治好了病一样。她自己主动要求接着吃,不吃好了不停下。

疾病痊愈的快慢与患者的精神状态有很重要的关系,这就是《内经》所说的“正气存内”吧。

所以,用药时给患者一个小小的预期是至关重要的,这样,患者才会打心里配合你的治疗。

后来,她介绍了一位子宫肌瘤患者。这位患者,找过很多中医吃过很多药,她说吃7副看看,有效果就吃,没效果就不吃了。本来冲她这种心理,不想开药,但是,人家既然是介绍来的,又提出先吃7副试试,也只能悉听遵命。

她说,有效一定会再来。结果,黄鹤一去不复返。

患者上百,形形色色。看来,看病不学点“兵法”还真不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