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趣味历史 / 待分类 / 苏轼和纳兰容若因怀念亡妻,各作了一首《...

分享

   

苏轼和纳兰容若因怀念亡妻,各作了一首《蝶恋花》,读之令人动容

2021-02-26  脑洞趣味...

一位是豪迈率真的文坛大家苏轼,一位是谦谦君子的清朝词人纳兰容若。苏轼的词豪迈大气,佳句不断,开宋词新风,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纳兰容若的词婉约清丽,经久不衰,被誉为:“满清第一词人”。他们二人各作有一首《蝶兰花》来怀念亡妻。我们一起来欣赏他们的这两首词。

苏轼的这首《蝶恋花》是他词作中少有的几首婉约词之一:

蝶懒莺慵春过半。

花落狂风,小院残红满。

午醉未醒红日晚,黄昏帘幕无人卷。

云鬓鬅松眉黛浅。

总是愁眉,欲诉谁消遣。

未信此情难系绊,杨花犹有东风管。

蝶儿也懒得飞舞,黄莺也稍有倦怠,恍惚间这春光竟已经消逝了大半。一阵狂风卷过花朵,花瓣纷飞落在了小院一地残红。抬头看着日头西落,光线渐暗,午间喝的酒到现在似乎还未醒过来,帘幕重重无人卷,见到此情此景,无端使人感到一种情懒意慵,神情倦怠之感。

眼看已经是暮春时节,这院子里的百花枯萎殆尽,面对这景致又怎能不使人增添愁绪?我也懒于梳妆打扮自己了,这周围的一切景物都能无端勾起人的丝丝愁绪,而我又没有人能倾诉这满腹愁绪,恍然间明了,这情将无处可寄,那满树杨花尚且还有东风来吹拂照料,如今的我孤身一人,难道连杨花也不如吗?

这首词作于宋英宗治平三年三月,是时,苏轼才三十一岁,他的妻子去世才九个月。在这段时间里,想起之前的种种,对妻子的思念之情无法诉说,为抒发思妻之幽情,作此词以怀念之。

词的上片由景入情,借由暮春时节院中的景象,先给人一种慵懒散漫之感,再一步一步深入,借由‘花落残红’这种悲伤寂寥的景象,面对这满院残红,无计留春住,给人呈现出一种触景伤情、无可奈何的感受。午醉未醒,落日黄昏,帘幕低垂,无人来卷,这怎能不使人惆怅、使人更添闺怨?词的下片直接展开对人物外表及其内心的描写,外表鬓发散乱无心装扮,满腹愁绪却无人可诉。院子里的杨花尚且有东风吹拂,而我呢?却只有一个人而已。杨花本是指柳絮,随风飘荡,似有红颜薄命之喻,苏轼就想到自己已经亡故的妻子,可随风而逝的杨花都有东风照料,而我如今孤身一人,竟连杨花也比不上吗?虽没有直言思妻之情,但这悲凉之情呼之欲出,深深地表达了对妻子的思念之情。

纳兰容若的词作大多是婉约清丽的风格,他的这首《蝶恋花》读来更让人惆怅难解:

露下庭柯蝉响歇。

纱碧如烟、烟里玲珑月。

并著香肩无可说。樱桃暗解丁香结。

笑卷轻衫鱼子缬。

试扑流萤、惊起双栖蝶。

瘦断玉腰沾粉叶。人生那不相思绝。

庭院里结满露珠的树上,有夏蝉在鸣唱,月色渐晚,亭子里轻纱如烟如雾,你我二人并肩走在这庭院中,心中的愁绪随着这静谧的时光和温柔的你的陪伴下暗自消散了。

朦胧月下,你轻笑着卷起衣袖,扑捉飞来飞去的萤火虫,却在不经意间惊起了停在花枝上双宿双栖的蝴蝶。现在想来,这一帧帧一幕幕似乎才过去了没多久,到如今却只剩我一人独自怀念。这怎么能不让人相思成疾,日渐消瘦?

有些爱情,千帆过尽,依然是两人相伴到老,但往往有些爱情,总在最美的时候停止了。岁月苍茫,时光流逝,这些爱情依然鲜活地在相爱的人的脑海中。纳兰对卢氏一往情深,在她去世后的日子里,纳兰为卢氏写了多首悼亡词,这首《蝶恋花》便是其中一首。

词的上片由回忆起手,想起了在某一个夏天的傍晚,夏蝉在树上鸣叫,两个相爱的人依偎在一起看着远处,甜蜜幸福的气息就洋溢在周围的空气里。月色朦胧,像是轻柔的纱帐,温柔地洒落在二人身上,在这样一副浪漫的氛围下,二人却是相对无言,并不是他们两人无话可说,而是两人心心相惜不需要说。很多时候,只要在彼此身边,感受到对方的温度就感到安心了。

词的下片不似上片那般温馨浪漫,却更显得活泼一点。想到她系发挽袖扑蝴蝶的样子甚是娇俏,想起来都嘴角含笑。而这般美好的景象到如今却是只能存在于记忆之中了,因为她已经走远,只剩下我独自在这院里看月亮,当初的生活有多么甜蜜,如今就多显凄凉。这么鲜明的反衬,读来令人十分动容。

苏轼的词大气豪迈,回忆起妻子,内心也是温柔细腻吧,所以他的这首词也是婉约动人。纳兰自妻子去世后,他这一生都在回忆他们相知相伴的那段时光,内心也是温柔缱绻。人生处处是相思,令人思念成疾,令人为之气绝。情至深处,无药可解。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