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in2016 / 其他 / 为何4亿人的饮用水里被加入了“死亡元素”...

分享

   

为何4亿人的饮用水里被加入了“死亡元素”——氟?

2021-03-02  Martin2016

你能想象你每天都在接触一种化学界的“死亡元素”吗?

氟利昂制冷剂、不粘锅的涂层、杀虫剂和灭火剂,包括最熟悉的牙膏,我们几乎每天都在接触含有氟的日用品,氟的基本形态是一种淡黄色、剧毒的腐蚀性气体。

对它的研究最初相当危险,它在最初的100年里,就像“死神”一样收割了数十位伟大科学家的生命。

瑞典化学家舍勒在大量重复氢氟酸的实验后被毒的卧床不起,英国化学家戴维在实验中装置泄漏,大量氟化氢使他的肺部和眼睛严重受损。爱尔兰的诺斯克兄弟在收集单质氟的实验中一死一残,直到1886年,法国化学家亨利·莫瓦桑采用低温电解的方法,分离出了氟单质,驯服了这个最凶猛的元素。

可就是这种“死亡元素”却被很多国家和地区人为地添加进了自来水和饮用水中,也成为了不少人的心病。

这一切的根源都要从一种神秘的牙病说起,在二十世纪初,美国科罗拉多泉市和马尼图泉市出现了许多奇特的病例。这些病人的牙齿上出现了明显的褐斑,而且通常都是发生在小孩身上,研究人员在经过三十年的追踪调查后,终于发现了这种“科罗拉多褐斑”是因为当地饮用水中的含氟量过高所致。也就是现如今的“氟斑牙”。

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些“氟斑牙”丑是丑了点,但是龋齿的发生率却显著降低,后来经过实验发现当饮用水中每升含有一毫克的氟时,是能够预防龋齿的,而且又不容易产生“氟斑牙”。

当时,这对于美国人而言可是巨大的喜讯,当时由于精制面粉、糖以及加工食品的流行,美国人的龋齿率暴增甚至都成为了一种流行病。而且看过牙医的都知道,去一次就是成百上千,甚至上万,根本看不起牙!在美国也是一样昂贵,如果通过在水里投入氟化物就能降低龋齿的发生率,那可是治病省钱的两不误的好事啊!

于是美国政府便于1950年在密歇根州大急流城开始执行饮用水加氟的集体医疗行为。试验证明,饮用水中加入氟化物后出生的孩子蛀牙率迅速下降了60%,这被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视为20世纪公共健康十大贡献之一,许多地方都开始效仿了起来。

但是与之相关的抗争与辩论也是从这时开始就没有再消停过,毕竟在每天喝的水里加点剧毒的东西谁知道也受不了。在之后的数十年里,全美各地针对这个议题也是发起了成百上千次公投。

反对派认为,氟的用量并不宜掌控,不同地区影响氟摄入量的因素有很多,大量氟长期积累在体内,除了引起氟斑牙还可能会影响骨骼和甲状腺的正常发展和运作,甚至产生氟中毒。

比如1992年的美国阿拉斯加就发生过氟化物的投放事故,导致饮用水的氟浓度过高,直接造成了262人中毒1人死亡。如果大家真的对氟防龋齿的科学研究有信心,那大家就可以去找牙医涂氟、买含氟牙膏,水是公共资源,而批量加氟是属于侵犯人权的行为,政府不能在公共饮用水加氟来强迫人民饮用。

而持正方立场的包括世界卫生组织、世界牙医联盟以及美澳加等国的牙医协会,认为饮用水加氟确实有助于防治小孩龋齿,最后采用了在饮用水中加氟的国家有美澳加在内的近30个国家。而中国、德国、芬兰、丹麦、瑞典、匈牙利、以色列等10个国家现在都已明令禁止,拒绝或已停止在饮用水中人工加氟。

其实自来水中氟化之所以不适合所有国家和地区是因为很多国家原本就已经存在氟超标的情况,而中国正式地方性氟中毒高发的国家之一,人体摄入氟总量每天超过4mg时就会引起慢性氟中毒,长期摄入过量的氟就会形成氟斑牙和氟骨病,严重者还会导致瘫痪,我国除了上海和海南地区,全国大部分地区的饮用水都有氟超标的情况,主要就是地质环境中的含氟量过高导致。

为了“兴氟利,除氟弊”,国家拨款了1053亿用于重点治理水氟含量大于每升2mg的问题,之后又拨款1555亿重点解决农村饮用水氟超标的问题,然而治理效果却不太理想,截至2000年,全国病区县1306个,病区村15万多,病区村人口1.12亿,氟斑牙人数4000万人,氟骨症260万,这其中主要的一个障碍还是老生常谈的问题——水源污染。

到目前为止中国三分之一的主要河流和60%的地下水都受到了污染,一座年产量4-5万吨的磷肥厂每小时排出的废气含氟约50公斤,导致大量的水源氟超标。

所以我们在寻找好水和改水防病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关注一下环保问题减少氟污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