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近山 / 待分类 / 民间中医灾难!只认证书,不认疗效,一张...

分享

   

民间中医灾难!只认证书,不认疗效,一张证书绞杀多少民间中医!

2021-03-10  余近山

先来看看查处新闻:26家民间中医非法行医被取缔!无证就是非法?

图片

我们不能否认,确实会有败坏了中医名声的“假中医”存在,但是,最让我们揪心的,还是那些被“误杀”了的,满怀热情,又身怀绝技的民间真中医!

自从1998年《执业医师法》开始实施以来,民间中医就一直被这把利剑剑制约着,绝大部分中医人一直是处于“无证行医”的地下状态。多少优秀的,身怀绝技的中医人由于年龄偏大,不要说考取执业医师证,连报考的资格都没有了。

这种情况就直接导致了我国民间中医的“独门绝学”,医药秘方流失惨重。

如果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别提中医药振兴了,就连中医药的生存,都难以维持!

中医药是经历了数千年实践锤炼的适宜医疗技术,技术可及、价廉物美、安全有效,百姓乐于接受。

中医技术是唯一能普及到百姓自我医疗的医疗技术,对于实现健康中国战略有着巨大的现实意义。

根据调查,到目前为止,一个14亿人口的中国,获得中医执业(助理)医师资格的人不到50万。

绝大多数家庭师承下来的民间中医处于非法行医或被永远禁止行医的状态。

如果要做一次全国性的中医被限制的普查,其西医统治中医的恶行一定是罄竹难书。

在中医的发展史上,从来没有行医证之说,这是因为中医是一门恢复人体管理的学问,方法丰富多样,不可能找到一个明显的界限来区分中医和非中医的,搞一个机械的界限来区分它,会使大量中医疗法被抛弃。

在欧美,流行一种所谓的自然疗法,其实自然疗法都可以视作中医疗法的一个小分支,任何一个人都是可以用它去治病的。也没有什么政府部门去禁止这种自然疗法。

但是在中医的发源地——中国,却要用西医的《医师资格证》制度来对中医进行管理,这使大量民间中医都成了非法行医者。

“非法行医”这个词语本来就是一个伪概念,如果说非法,试问古往今来,哪一个医生不是从非法过来的呢。

为了拿到合法的行医资格,民间中医除了花大精力来学好中医之外,还要花上几年时间和精力,甚至大量金钱来考这个证!

可怜,一想到那些还在苦苦为了一个执业证书而挣扎的民间医生,真是一把辛酸泪,没有人能够体会。

“行医几十年,一朝失资格”,许多民间中医慨叹

他们原本也是合法的,可是制度的改变,“非法行医”的降临,让他们既措手不及,也难以理解。

比如《人民日报》曾报道过的,海南省三亚市吉阳区红沙社区的王堂珍医术了得,当地人有口皆碑。一位俄罗斯女留学生婚后3年不孕,在几家大医院治疗未愈,来三亚旅游时经人介绍找王堂珍,开了60服中药带回家,服完药就怀上双胞胎。

王堂珍原先有行医资格证。他自学中医近10年,参加过上海和广州的函授学习,1988年参加海南省三亚市卫生局考试取得开业执照。1998年《执业医师法》颁布,由于种种限制及原因,他竟然“被非法行医”。

还比如,山东省滕州市一名民间中医王永光,他从医40余年,治疗了不少疑难重症。原先的行医资格证过期,无法通过行医资格考试。这位自学成才的民间中医,也成了卫生行政部门“打击非法行医”的对象。

除了上述两位,还有许多人都是如此,有的人选择放弃行医,有的人选择坚持,有的人即使考过了证书,还要面临不能超过证书范围医疗的限制,而中医是全科诊疗,怎么能用西医单科来限制中医治疗范围呢?

在此期间,有的执业医师拜民间中医为师,因而出现了“学生有资质,老师无资质”的怪现象。

我是一个“非法行医”多年的祖传中医

天涯社区,曾有一个帖子,对拥有独特技法却没有行医资质的民间中医来说,算是一个真实的写照。

该民间中医说:他运用“王氏华针”中医气功给人们治病,凭借点穴按摩和中药泡脚,已经让上千个疑难杂症患者恢复了身体健康(我们有上千份真实病例,早就为正式申报合法行医的资格做好了准备)。

因为运用人体穴位微妙变化精准诊断病情,不打针、不吃药、不输液,没有巨额耗费,而且讲究用疗效说话,十几年来都是在朋友圈内以“口口相传”的方式给人们医治各种疑难杂症,非常受人欢迎。

我目前已经收了十二个徒弟和几个学生,因为我本人是同样没有医师资质的父辈人传承的医术,所以没有相关学历,因此不能“按政策”考取中医师执业证书。

我的徒弟几乎都是我医治好的疑难杂症患者,他们也没有执业医师资质,但为了传承“王氏华针”独门医术,当然也是为了救治那些大医院也没办法救治的疑难杂症患者,他们也和我一样,分别在北京、天津和哈尔滨等地“非法行医”。

多年来,为了“非法行医”这个“硬伤”,我和徒弟四处奔走,不断到医疗卫生管理部门请求帮助,请求他们前来调查,看看我们的医疗效果……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在经历过无数次的碰壁之后,到了2020年6月初,有人提醒我们说,我们的医术特别,疗效特好,可以通过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方式获得中医师资格。

看到了希望,我们立即行动,准备好文字的和实物性的资料,立即从北京返回原籍,开始申报。

然而,我们把资料报送到有关部门之后,几个月的时间都无音信。后来,在我们无数次的催促下,区文化局的一位副局长终于带着八九个人前来质疑,在亲眼见到我们的医术后,他们真的服气了,却因省级文化部门有“没有医师证书不能办理”的规定,他们也是爱莫能助,只留下一个“我们不支持,也不反对”的结论,以后就没了消息……

图片

很多民间绝学面临失传的危险境地

长期以来,民间中医受到打压和诋毁,时至今日,已经有很多民间绝学、方药、技法失传,或正在面临失传的危险境地,很多中医传人也纷纷改行,照此下去,民间中医的复兴怕是很难!

不改变中医“只认证书”的尴尬局面,中医能发展起来吗?!

可以这样说,继续这样管理下去,中医只能象过去的几十年一样,越振兴衰退得越快。

要想真正地振兴中医,就必须让真正懂中医的人来制定制度,废除现有的《医师资格证》考试,以临床为核心来进行。否则,中医肯定没戏!

网友观点:

@“医和6一3”表示:

众多的民间中医,提心吊胆治病救人多年,手中也有绝活,一技或多技之长,深受一方百姓拥护,尤其是60岁以上的民间中医。但久盼的中医法,却让他们找两名执业15年以上的医师,出严格的证明,这不是难为这些没有关系的乡村中医吗?让他们寒心,有的省出台细则还加码没障,没有帮助扶持之心,中医自己的管理者都压制民间中医,真正的中医只能继续打游击了……

@“吴永强241782683”:

这种情况我看了准考证就叹气了,沒去考。今年68了,让中医技能陪我一起去地下算了。多少病者私信问我要治二型糖尿病和糖尿病性白内暲的配方;多少肝病患者私信要我给他治慢性病毒性肝炎和肝早期硬化等,我只能望江兴叹,我给他们治,谁能到时救我呢?

@“金子定发光”表示:

我没有证,但我能治好病。三十多年一步一个脚印,一味一味的药试出来的。医学界认为牛皮癣无法根治,可我治好患了近五十年的患者,七年未复发。看到一个个饱受磨难的牛皮癣患者,我忍心不去非法行医吗?我能眼睁睁地看着患者受罪而不给人治吗?

@“老中医泰林”表示:

这完全是与《中医药法》相违背的作法!你们想想,有哪个执业中医师,会推荐一个素不相识的,民间七老八十的中草郎中,来参加考试献杰技呢?!真不合符逻辑。不让出山又不会没饭吃,过不下去,何必变着法儿设门坎出难呢?!中医药传承发展的趋势,像长江滚滚向前,它终将洒满乾坤,造福全人类!


在给民间中医“转正”时,确实需要进行一番鉴别,杜绝那些安全性差、疗效不确切的民间疗法,排除一些骗人骗钱的“江湖郎中”,以防他们破坏中医药声誉。好事办好是关键。

中医药法实施三年以来,实实在在地惠及了中国乃至世界人民,我们更要积极发声,希望《中医药法》能够早日将民间中医的痛点加以“治疗”,让民间中医的发展道路不断平坦。

在法律执行过程中,给民间中医增设了太多门槛,无论是报名还是考核都通过率极低,好事没办好,引起众多报考的民间中医不满。让中医振兴之路同样如此坎坷,《执业医师法》《中医药法》真的需要修改完善了!

十念生编辑整理,首发黄帝内经云团,转载请注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