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舒文 / 散文 / 春天来了 我回北方挖野菜

分享

   

春天来了 我回北方挖野菜

2021-04-07  望月舒文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三月刚过,我在南方的百花园中,回味着醉吟先生的庐山《大林寺桃花》。

最美人间四月天,此时南国的四月里百花凋零已尽,高山古寺中的桃花才刚刚盛开。而我遥远的北国家乡却还是春风料峭,乍暖还寒。不过,有春风、暖阳的抚慰,大地回春,万木逢春,欣欣然都睁开了眼睛。朝阳的山坡,春光里的黑土地,冰消雪融,草木逢生。最早迎春的小根菜、荠荠菜、婆婆丁……钻出泥土,笑迎春风。漫山遍野的杜鹃花也张开笑脸,呼朋引伴地迎接新朋友的到来。于是,人们一边赏花,一边小心翼翼地把这些鲜嫩的绿色精灵剜到自己的篮子里,拿回家做出一道道美食享用。这个春天是欣赏美的季节,也是分享美的季节,既是物质的春天,也是精神的春天!

遐想中,故乡的山野在呼唤!于是,我天天想日日盼,恨不能马上回到家乡一睹北国春天的芳容,品尝家乡的各种被称之为山珍野味的野菜。

当我从机场走出,迎面而来的是热情的笑脸,熟悉的乡音——亲不亲故乡人,是乡情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坐上在开往家乡的客车上,我和通行的家乡人一起有说有笑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长途大客忽而穿山,忽而越岭,忽而高速,忽而乡路。我终于见到了久违的山川河流,广袤的黑土地。可是令我失望的是平整的黑土地上,看不到丝毫的绿意,看不到在这个季节里漫山遍野里采挖山菜的妇女、老人和孩子;看不到往日那闲散的牛羊,放牧的牛群和羊群。同行的一位老者说现在什么都讲究集中化,产业化啦,你所说的山菜都在塑料大棚里集中产业化生产了,更不要说放牧的牛羊,都在养殖场集中产业化饲养了……

“唉,现在种地机器一响,化肥一撒。日后,也不用像过去那样起早贪黑,除草铲地等等,费力侍弄,都图省事,除草剂、农药一喷,就等着收庄稼……”哦,原来广阔的黑土地上没有一点绿色是因为除草剂等化学农药把本该这个季节出生的野菜统统扼杀在摇篮之中了!我的天哪,我真后悔,不该回来采什么野菜!

“有的,市场上有很多大棚种植的“野菜”,水灵灵的,就是味道差一些!”老人一边说着,一边看看窗外。

“不过,这些化学产品的确使农产品一时增加了产量。但使用了农药后虫子越来越多,好多虫子都有了抗药性,于是农药越来越毒;使用了化肥和专供的种子,产量是提高了,但粮食和蔬菜越来越没有味道……滥用化肥农药对土地所造成的伤害——尽管化肥用量在逐年提高,地力却在不断下降。大量抽取地下水灌溉,可是地下水也在逐渐减少哇!”老人闭着眼睛唠叨着,仿佛睡着了一样。我看到他的额头上的皱纹更深了……

我们的交谈立刻引起了同车旅客的兴趣。一位戴眼镜的中年人推了推眼镜缓缓而又沉重地,像似自言自语道:“使用农药,表面上一时除去了虫害,但把一些对庄稼有益的虫也杀死了,比如蚯蚓,在使用农药和除草剂的土地里就很少见,土地板结了,机械的深耕也不能使土地恢复原本的松软。如果不使用除草剂、农药,大量的蚯蚓繁殖起来,它们就成了耕田的帮手……追求产业化、市场化的农业意味着品种的整齐化一,意味着对土地更多的压榨,把土地变成生产车间,使土地丧失了通过轮作休养、多样化耕作的机会,获利的到底是商人还是农民?我想到了陷阱……”

是的,这些现时得利之举真是陷阱啊!人口越来越多,需求越来越大,为了维持生存人类采取了诸多的方式和方法,有些做法明知其有害无利,可是为了眼前的利益,姑且抛弃了长远利益。土地的浪费,商业化的建设毁坏了多少良田?土地的破坏,一味地投放化学原料板结了多少土地呀?

我并非怀念过去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生活,但是更恐惧现代人买车、买房,无休止地追求奢华消费,破坏良田建造更多的高楼大厦,制造更多的水泥森林和无休止地下猛药毒害少的可怜的土地……  

回到家乡,在朋友的陪伴之下,我们来到从前采野菜的地方,却怎么也找不到心目之中的小根菜、荠荠菜……

好歹在土地和山坡相接的地方剜到了几棵小得可怜的小根菜。朋友说,大地里肯定是找不到野菜啦,回去吧,权当郊游了,回去到市场上买点野菜尝尝鲜吧!

吃着新鲜的却无味的野菜,忽然想起甘地曾说过的一句话:“这个世界可以满足人类的需求,但满足不了人类的贪婪。”肮脏的河流、残破的青山、被染污的心灵,人类真的将面临绝境,无立锥之地了!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