沅芷澧兰52999 / 诗文原创 / 当年班花学渣  归来仍旧是少年

分享

   

当年班花学渣  归来仍旧是少年

2021-04-29  沅芷澧兰5...

图文/雪原

(根据聊天记录整理的一封公开信)

八七届灌坪初中班微信群全体成员:

你们好!我是雪原,31年前87届初中班的语文老师。从上世纪的1987年到2018年,弹指一挥间,我们跨越了两个世纪。今天我们借道星云,穿越时空,通过微信平台又走到了一起!

在此,我要感谢群主和所有群员们,是大家联手把飘零了几十年的纽带串联起来,把游离了几十年的情谊凝聚起来,把乡亲乡音、同乡同学召唤回来!

我还要借此平台向当年在灌坪学校工作的贺中元老师,陈天毕老师以及全体同仁们问好!尤其是一同在八七届工作的潘中平老师,潘学文老师,周炎华老师,正是他们出色的工作,精彩的课堂,陪我们一起度过了那段美好而难忘的时光。

若干年前的灌坪中学,峰南的东泉东红、栗山晓星、道北的太平西周,汉阳汉丰等地的学子们,大多就读于此。

同学们,灌坪卧龙岗简陋的校园里,曾留下你们学习和游戏的身影,曾荡漾着小铁锤敲击钢筒发出的上课铃声。董家桥,宋家岗,栗山坡以及学校周边的坡路上,曾有你们上学时留下的一串串脚印。大家曾无数次淌过坪中的小溪,冒险走过栏杆残缺的灌坪渡槽,结伴私下校边池塘中游泳,在教室后面的桔园里劳动。一同登凉亭垭,上晓星山,寄宿礼堂。

如今,礼堂早已不在,旧址盖上新校,昔日的卧龙岗,旧貌换新颜。虽然事过境迁,人是物非,但那年那月,一草一木,仍然刻骨铭心。让我们把过去的记忆深埋在心底,把昔日的情愫珍藏在梦里。

值得特别珍惜的是,我与群里大部分同学有着多重的交集。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灌坪学校工作,直到大家毕业,其间,我与许多同学一同度过了六年时光。

直到现在我还能通过蛛丝马迹,检索出你们些许有意思的往事,但也会因长时间不见而相遇不识。三年前,曾碰到一位女同学,她叫我,我竟将她张冠李戴,喊错名字。后来想起,这名女生当年成绩不错,清秀活泼,不知咋的就叫错了。时间无情,往事如烟,要是你也遇上类似情况,就需要你理解了 。

其实,我对大部分同学还是有较深印象的。记得班上有几个机灵的小个子,杨昌明,宋爱中,蒋文圣。现在的宋爱中,是个大块头,常见面,不会弄错,要是遇上杨昌明或蒋文圣,就不一定认得出来。

女生中,个儿较大的贺冬香,你有组织潜能,执行力强,是个称职的班长。要我现在一下从人群找到你,也可能比较难。

当然,一些有鲜明特征或个性的同学,如贺金锋,贺云霞,贺友峰,周辉平、贺辉平,贺业云、罗祖文及廖基化、廖正菊两对兄妹,大小宋秋云,宋盼、刘桂支,吴从林等,其印象更深。

男生如董伯欣,贺良全,贺良云,王国平,宋元海,屈爱民,贺良军,贺新初,张祖福,廖基松等,也曾是一些勤奋好学,诚实可信的男生。而女生如雷汉林,宋秋云,贺文化,宋菊香,贺炎等大多都是比较文静和踏实的女生。像宋伏英,董明辉,宋华圣,屈学军,屈金辉,胡月明,贺金春等,在当时都是一些很有潜质的学生。

我至今记得——

廖基化、廖政菊兄妹,喜欢写写画画,还摹仿老师的字体。你们的父亲非常重视你们的素质培养,经常与老师交流,其神情犹如昨日。

白胖圆脸男生宋义軍,你字写的比较工整,我看到你的微信头像,与当年的你留在我脑子里的影子差不多。从你的微信头像中,我可以感知你现在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你早己从一个小男孩变成一个有担当、有责任心的大男人了。

我依稀记得——

个儿较高的李秋香,字写得较小,但作文写得很好,表情达意,非常逼真。同样高挑的贺业云,文笔细腻,文如其人。宋俊杰,周辉平,屈学勇等几个人的文章,思路都比较清晰。

我清楚记得——

宋进平,贺友峰,胡绍南,宋银兰,贺玉英,罗祖文,宋伏英,贺春炎等都是学习刻苦且效果好的同学,但贺友峰一直名列前茅。

不瞒大家,这些天来,我一直在寻思着:谁是当时的学霸?谁又是学渣?谁又是大家公认的班花?"学霸"非贺峰莫属,但"学渣"是谁,我的确是没有一点印象了,可能是当时就根本没有哪一位同学能对号入座,也可能是当初还没有"学霸""学渣"之类的说法吧。"班花"就更不知道了,仔细一想,这个称呼是学生们私下认可传播的,哪会轻易传到老师耳朵里呢?

暂且不说"班花"和"学渣"了,但调皮捣蛋的学生总会有几个吧。令我不解的是,我总想不起当初最捣乱的是哪些学生。是当初他们的手段高明,深藏不露,还是老师管理太严,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无意间,我从大家的聊天记录中发现了王元成的照片和屈学勇的小视频,接着从几位男生的调侃中,捕捉到他们的蛛丝马迹。我似乎有点儿恍然大悟了。但还是不能最后确定,当初他们俩是否有点调皮或者弄点小恶作剧什么的。说实话我真的这么想过。

王成元,屈学勇,你们在线吗?请大家欣赏一下你们那霸气的造型吧。

先看王元成:

头顶圆板寸头发,与剃光的额头及两鬓,形成鲜明的层次。宽边墨镜框,架在精致的鼻梁上,镜片后的眼神透着几丝调皮的光,健硕的臂膀和上胸,将一个成熟男人的颜值和刚毅的一面展露无余。

看来王元成是条汉子,艰难险阻面前,你可能选择暂时认输,但是绝不会选择放弃,更不会知难而退。相信,今天的你,比昨天要强,今后的你,比今天更强大!

如果说,王元成是一个霸气外露的男子汉,那么,屈学勇,你就是一个内敛而充满感性的唱歌爱好者。

虽然,你没有专业歌手绕梁三日的天籁之音,但是,你那真诚而略有磁性的声音,比他们更接地气。作为一个普通农民,你具有油然而生的深厚和质朴的情感;作为一个资深打工者,你具有对社会深层的领悟、对生活的准确感触而发自内心的读音。

那天,你闪亮登场,头顶圆锥发型,戴墨镜,配上黑色圆领T恤衫,一气呵成而浑然一体。这范儿,非常熟悉却只似曾相识。

如果只闻其声而不见其人,很难辩出竟然是一个普通打工者在唱呢。

欣赏之余,大家可能会纳闷:你们造型酷似而前后闪亮登场,是无独有偶,还是不谋而合?今天当着所有群成员,我要问你们两位男神,当初你们躲在哪儿,为什么就没有显山露水?

同学们,说心里话,自从大家走出校门,我就一直默默的关注着你们。能常见面的,不管你打没打招呼,不管你做什么工作,也不管你做的怎么样,我总觉得放心和踏实。

长时间不见面的,我常常与人提起,心底不免几分牵挂:是男生想知道你在哪儿发展,事业发展的怎么样?是女生,是不是嫁到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是不是找到了一个如意的婆家?

前不久加入微信群后,我大多在"潜水",是想通过大家的聊天了解更多信息。

我曾把时光定格在30年前,对照你们当年的黑白合影,试图还原你们当初的模样。我也曾盯着你们的名字和头像,试图寻觅你们此前的生活轨迹和状况。当然,我更多的是,默默的分享着你们的人生感悟,成功的乐趣,创业的经验和同学间真挚的情谊。

八月八日部分同学夹山聚会,又为我提供了一个间接的重新认识大家的机会。三十年也不短呀,从聊天图片看去,大家童颜早已褪去,幼稚变得成熟。见到一张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我竭尽所思,从你们的举手投足和眉宇眼神间,从我断断续续的记忆中,搜寻你的名字,以及当年的、近年的故事。

我发现你们这些同学中,大多能充分发挥自已的特长和优势,大多有一份自己满意的事业,大多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可。

这中间有生意风生水起、红红火火的王先平,雷汉林,屈贵来,贺玉英。有活用周易数理,弘扬传统文化的宋进平,有曾任小学时的班长,现在的全科大夫宋俊杰,有曾经的能工巧匠,现在的秋哥早餐老板宋元秋,有喜庆号手宋先平,幼儿教师宋盼,还有偶尔见面或从未谋面的贺金锋,贺文化,宋秋云,胡月明,蒋文圣,陈化平,等等。

大家在一起,没有贫贱富贵,没有人生沉浮,只有相聚恨迟,畅所欲言。岁月洗去了大家的青春年华和天真烂漫,但同学情谊永在,就像那天桌上的酒一样,一杯一杯,越品越浓,越品越香……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可所有的分散,又会重聚。人与人之间就是许多个圆,有相离相隔,也有相交相逢,从东边的车站,走到西边港口,从北方村镇走到南方的城市,有诗意绵绵,妙趣横生,也有说不尽的惆怅。

美中不足的是,还有更多同学身在远方,不便露面,且很少音讯。也许忙碌的日子,心彼此疏离,但知心的同学却一生难忘。莫让时间冲淡友谊的酒,莫让距离拉开思念的手。时光流逝,物转星移,你们依然是我最好的学生!是大家最好的朋友和同学。虽然光阴能冲淡一切,但永远冲淡不了那张仅存的黑白合影!

同学们,在你们那届开学典礼上,学校曾宣布过两条很不尽人情的禁令:不准私下游泳,不准谈情说爱。现在看来,这第一条至今通用,可以理解,但这第二条就纯属多余了。仔细想想,那个年代,没有聚会,没有晚会,更是没有约会,男女同学都是正常交往。即使男女同学之间有点朦朦胧胧的感觉,但就是没有人敢公开追求,没有人去大胆写信。也可能有同学心中至今还藏着些小秘密,就是一直没有胆量和机会去表白。现在看来,那时的你们,是多么纯真,多么可爱呀!

同学们,你们是灌坪中学最有特色一届毕业生。当时,班主任年轻有才,身兼数学和物理两门主科。那年我正值而立之年,任教语文。总复习时,我曾指导大家一篇作文《写给某某年后的自己的一封信》。说来也巧,那年中考作文题竟然是《二十年后的我》。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们竟通过微信群而聚在一起。这是我们大家当初未曾想到的吧!

你们都记得30年前写给自己的那封信吗?当然,十年前的自己、三十年后真实的自己,已经一目了然,毫无悬念了,而那封写给自己的信,可能连自己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当然,我就更是忘到九宵云外了。此时,我不禁想起了风靡当时的一首歌《二十年后再相会》——

"来不及等待,来不及沉醉,年轻的心,迎着太阳,把那希望去追……

"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那时的山,那时的水,那时的风光一定很美……

你们从翩翩少年步入而立和不惑,从八九点钟的太阳到如日中天,从父母的孩子变成了孩子的父母,有的已从爷爷奶奶的孙子变成了孙子的爷爷奶奶,有的从受教育的学生变成了教学生的老师。每个人的成长经历都是一首生动感人、扣人心弦的人生之歌!每个人都在社会和家庭中找到了自己的准确定位!

你们中间,无论是成功的老板还是普通的员工,是白领管理层还是蓝领打工者,无论是春风得意,一帆风顺,还是平静如水,默默无闻,只要是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来创造自己的幸福生活,为社会为家人尽职尽责,老师都会为你们喝彩,为你们庆贺,为你们送去10086个点赞!

多年来,大家都经历了人生的喜怒哀乐,饱尝了生活的酸甜苦辣,脸上虽然写着沧桑和阅历,却仍然焕发着成熟的靓丽和风采。而老师虽然还是当年的老师,但黑发中添了银丝,两鬓也染上了白霜。你们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对你们的成功和成就,羡慕中不免有丝儿嫉妒,但我们始终不悔当初,不忘初心:学生的成人成才,是老师不老的心愿!

此时,我又想起了那些因各种原因中途掇学的学生们。其中也不乏品学兼优,可圈可点的同学,无论在哪个年级,我教过或者没有教过,今天我要对你们说,你们留给大家的是永远的遗憾,也是老师心中永远的痛。

可能有人会说,现在社会上为什么存在没读过什么书但是发横财的人呢?其实只要简单统计,就会发现,这样的人也就那么几个。知识、学历才是和收入成正比例关系的。在未来的智能时代,知识密集型社会里,文盲或低学历的包工头大行其道的时代将会一去不返!少数个例仅存于现阶段而已,将来会更少,这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普遍现象才有说服力。

虽然,人的发展需要综合素质,学历不能完全证明一个人的能力,文凭也就是一张纸而己。但是,一些更好的机会,在更多时候,只会留给那些拥有这张纸的人。

我们都是底层百姓,没有富人或特权阶层的人脉资源和发展机会。无论如何,我们不能把读书这条最重要的、最公正的、又最好走的通道给堵住了。读书不是唯一的通道,不可能保证每个人都成功,但可以作为每个人的起点!千万不能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输在起跑线上啊!

现在,大家早已超越起点,正在各自的路上拼搏,更多的是来去匆匆,收获的是累累硕果。希望大家常回家乡看看,常回卧龙岗母校看看,那里有你们的父老乡亲,师长发小,还有你们熟悉的书声和人生的起点。

另外,顺便告诉大家,我已经退休,随儿女居住天津或北京,有时也小住灌坪老家。天伦之乐的暇余,闲情垂钓池边,乐当果蔬园丁,也算知足。

最后,我倡仪:让我们搭乘光速快车,通过北斗导航,定位微信平台,结成朋友圈,驶向幸福的未来,走向成功的彼岸……

待再过若干年,大家再相会,愿当年的学霸学渣、班花校草们,现在的白领蓝领、老板员工们,归来仍旧是少年!

雪原于2018年8月根据微信群聊天记录整理 

 2021年5月8日更新上传个图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