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桂苓 / 文件夹1 / 脑脊髓病变从肾论治(皖南医学院附院.李传...

分享

   

脑脊髓病变从肾论治(皖南医学院附院.李传方)

2021-07-29  柴桂苓

脑者,“清灵”之府,为髓之海,髓海有余,则目之能视,口之能言,耳之能听,手之能握,足之能步,神思为之敏捷,肢体百骸为之活动自如。然脑为聚髓处,非生髓处,髓之本源,乃由肾精赖肾阳温养化合而成,沿督脉上升而贯于脑。故《内经》说:“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督脉贯脊属肾,通髓达脑,其经气贯注上下,朝会十二经脉,总督一身之阳,脊者,上至脑,下至尾骶,乃精髓升降之道路。“诸髓皆属于脑”,脊髓和脑髓同为一体,皆赖肾精充养,肾阳温煦,并赖督脉经气转输与灌注,故病损不论在脊髓或脑髓,皆与肾、督相关。不论何因,髓伤则精损,精乏髓亦少,故补肾壮督即补益脑脊髓之损,脑脊髓病损从肾论治,常可收良效。

例1孙某,女,37岁,1981年7月28日初诊。左眼视物模糊伴腰痛反复发作年余,左下肢麻木近一年,在南京某医院诊断为视神经脊髓炎,1978年4月出现发热,腰部如有布带紧勒而痛,左眼视物不清,每因劳累而加重或诱发,用激素治疗虽能缓解,但不能控制复发。现除上症外,两下肢麻木,感觉迟钝,软弱无力,步履不稳,头昏重,耳鸣,大便艰,夜尿多,舌苔黄滑腻、质暗淡,脉沉细弱。曾按痿证从阳明胃火治,未效,又从肺肾肝阴虚治亦未应,改投补肾壮督、填精益髓、益气化淤法,以左归丸合当归补血汤化裁。药用: 黄芪、丹参各30克,党参、龟板各20克,当归、熟地、仙灵脾、怀牛膝各15克,枸杞、续断、巴戟天各12克,日一帖煎服。药进七帖,腰痛明显好转,夜尿减少,视物较前清晰,守方随兼症稍事出入,连续服药共九十五帖,诸症消失,停药两年余未复发。

例2谢某,女,44岁,1982年4月27日初诊。半年前左下肢发硬,行走艰难,经常跌倒,三个月前发展为双下肢发硬,抬步困难,不能行走,本院神经内、外科诊断为脊髓压迫症,建议手术治疗未从。现怯冷倍于常人,小便清白频仍,入夜尤甚,有时滴沥不畅,面色㿠白,神倦,头晕,耳鸣,腰酸,骶部胀坠,大便旬日一行,膝以下感觉迟钝,难以站立,扶掖站立难以举步,舌淡衬紫、苔薄,脉沉涩,举按皆无力。此属肾督阳微,精气衰弱,脉络淤阻。治以温肾益气,填精益髓,化淤消坚: 鹿衔草、黄芪、丹参各30克,党参、仙灵脾、怀牛膝、当归、天葵子各15克,肉苁蓉、鹿角霜、巴戟天、枸杞各12克,土鳖虫8克。投药二十一帖,纳增,神振,尿次减少,腰酸、骶胀坠、畏冷减轻,能自行扶掖挪步,惟大便仍七日一行,原方加大黄6克。服药五帖,大便仍五日难行一次,遂递增大黄至10~12克,大便日行一至二次。如此服药至六月二十四日,已能持杖上下台阶,食欲良好,惟夜尿二至三次。嗣后,以原方加入鸡内金9克,鹿角霜易鹿角片或胶10~12克,并加服红参粉、蛤蚧粉各1. 5克,一日两次(间断服四十天),共服中药一百八十余帖,神形俱佳,能弃杖缓步上街来回行八百米至一千米,仅觉下肢乏力。由1983年初至1984年春,一直病情稳定,能操持家务。1984年4月病情反复,自觉足底厚而沉重,足胫若穿长统靴,须持杖举步,再投上药罔效。复审其证,掌热心烦,舌质偏红,脉细偏数,改投滋肾清火、温肾护阴、益气化淤剂。以虎潜丸合当归补血汤化裁: 龟板、熟地、当归、天葵子、怀牛膝各15克,黄芪30克,知母、黄柏、枸杞、仙灵脾各12克,土鳖虫6克,鹿角胶10克。药进十四帖后,下肢感觉复常,守方随兼症稍事进退,又调治两月余,复能脱持举步,能操持家务。

例3何某,男,49岁,高血压、高血脂病史3年。1982年9月17日,酒后突发右半身不遂伴言謇、流涎,收住院神经内科,诊断为脑血栓,经治病情稳定,遗留半身不遂出院。1983年1月21日来诊,患者平素体丰、嗜酒,现见证形瘦,善饥,多饮,多尿,头昏目眩,动辄气短心慌,神疲乏力,口干口苦,便溏滞下,右上下肢重胀麻木,犹若石压绳缚,手不能握,足不能步,舌苔黄腻,舌质紫暗,脉沉弱,血压150/96毫米汞柱,尿糖++++,血糖232毫克%。证属肾虚精髓亏乏,脑髓失养为本,湿热内阻,脉络淤滞为标。治以补肾益气,清化湿热,通络化淤。药用: 黄芪、白术、山药、丹参各30克,桑寄生、炒杜仲、生熟地各15克,知母、枸杞各12克,黄连须、黄芩、黄柏各10克。进药七帖,小便、进食、饮水俱减,口苦除,尿糖++,血压140/90毫米汞柱。原方去黄芩,加鹿角片12克,服七帖,黄腻苔化,神振,力增,尿糖+,血压130/88毫米汞柱,大便转实。随后重在益肾培元,补益气血,以原方去知母、黄芩、白术,加鹿衔草、党参各30克,鹿角片、仙灵脾、当归各12克,又投药四十帖,尿、血糖三次检查均属正常,已能持杖步行来诊,上肢能举,握手有力。后以补肾益气,滋阴清火,通络化淤为法则,又进药五十余帖,上下肢活动如常,已脱杖步行上班工作,仅在天气阴雨时,右上下肢有重胀感。 


体会

1.髓病补肾,宜阴阳相济 髓海不足,其人则头昏或重,目眩,耳鸣,神倦,健忘,或肢体不遂,肌肤不仁,或语言謇涩,或智力呆钝,或视物不明。治之本峻补肾经之意,遣方遵景岳“阴中求阳”,“阳中求阴”之旨,选药当避其温燥,如上举病例皆不用辛热燥烈、走而不守之附子,以免劫耗肾阴,而择温润之仙灵脾、补骨脂、巴戟天、肉苁蓉、鹿角胶(片)等温肾护阴,配熟地、枸杞滋补肝肾。阴虚火旺者,再参入龟板、知母、黄柏等滋阴降火,俾阳得阴助,阴得阳生,阴阳相济,则生化之源不竭。

2.髓病补肾,当同补上气 “所谓上气者,即宗气上升之气也”,其气根源于肾,受养于脾,“能主宰全身,斡旋脑部,流通血脉”,其气和血聚于脑以养髓。故上述病例而呈气阳衰少,脉象细弱或尺脉沉弱者,于补肾剂中必伍峻补上气之参芪,恒入当归补血,以冀血随气上承,奉养脑脊。

3.虚淤相因,治当合用活血化瘀 脑脊髓病变因有肾虚和上气不足,由于肾阴亏乏,相火妄动,熬津炼血; 肾阳衰微,血寒而凝; 上气不足,血行无力; 病久入络,或脑络破损出血,或脑络栓塞不通,淤阻脑脊髓不去,则新血不生,气血精髓耗损,乃致愈淤愈虚,愈虚愈淤的恶性循环。针对虚淤相因,故上举病例,治在补肾和上气的基础上,病例1、3伍入丹参、当归,病例2伍入丹参、当归、土鳖虫等以化淤通络,确起到了协同作用而增效。 

上述所举三则难治病例,病位虽在脑脊,因脑、脊、肾、督相关,其本在肾,故从肾论治,收到了满意的疗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