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7063xyQG / 待分类 / 《勇者胜》· 八一感怀

分享

   

《勇者胜》· 八一感怀

2021-08-01  新用户706...

《勇者胜》· 八一感怀

《勇者胜》·八一感怀

李人毅

在庆祝建党一百周年的日子里,迎来了八一建军节。

在此,向战争年代走过来的老战士们,致以崇高的敬礼!

我是19691月参军的,一到部队发现军师团领导大都是苏北口音,管“问题”叫“瓮踢”,原来他们是苏北兵。

抗战初期,115师在黄克诚率领下,从晋中打通陇海路到苏北后,由八路军转为新四军,许多在苏北参军的新四军战士,在我入伍时已经走上各级领导岗位。这年复一年地听着的苏北方言,就成为我军龄的母语。

后来,这些说苏北话的首长中,有的成为我创作新四军将士肖像时的画中人,周仕明就是其中的一位。

周仕明从任115师副师长起,到他离休的14年间,我一直在他身边工作。尤其是在他离休的前几年,亲自领导编印了师史画集《战斗的历程》,留下了一个永远毁不掉的“荣誉室”。我是这本书的编辑之一。

我是从写新四军肖像画的创作随笔开始文学创作的,一口气写了一百九十多篇,编进了新四军将士画集。今天发表在这里的《周仕明·我是幸存者》一文,就是其中的一篇,写于19908月。

今年,周仕明老首长95岁高龄了,令我惊奇的是,前些日子他加了我的微信!

我们都非常高兴地在微信中用语音聊天,互发信息,享受互联网时代的便利通讯,更为老首长与时俱进的生态,感到由衷的高兴。

在微信中,他发给我许多视频和照片,有些是他养的花,有些是他钓鱼的镜头,还有的是中央电视台采访他谈云山战斗时的场景……

周仕明身体硬朗,这些年就做三件事,养花、钓鱼、为部队修军史。

他心系着战友,重情义,2018年春,年逾九旬时,还参加了郑新亮副师长的追悼会,听了这个消息后,我们更加敬佩他有如此硬朗的体魄。

他在部队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得到了大家的尊重和爱戴。

今年625日,他发来了一幅戴着光荣在党纪念章的照片,上面一行字是:光荣在党75年。

为表达崇敬之情,在建党一百周年之际,伴随着电视台播出的盛大庆祝晚会,我开始创作赠送给周仕明老首长的画。

画作寓意在先。《勇者胜》完成后,仍意犹未尽,又画了《高风亮节》,心里才感到踏实。画上题写了“岁在建党百年,赠给首战云山功臣周仕明首长”,以此献上我们后战争年代入伍的军人们,对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老一代军人群体的敬意。

收到画后,周仕明首长在微信中说道:“我是为115师做了一点事,可做的还不够。”他还说:“谢谢你,你的画是我在建党一百周年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勇者胜》,八一献礼。

《高风亮节》,军人的本色!

2021年8月1日于西双版纳

新四军战士周仕明(创作于1989年,辽宁近现代史博物馆收藏)  李人毅绘

周仕明·我是个幸存者

李人毅

我在画中的主人公部下工作了14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办事雷厉风行,颇有主官的威严,他在练兵场和执行紧急任务时表情上往往看不到一丝笑容,可是内心里对部下、对战士却有着炽烈的爱。他任师长期间,领导这支部队参加了1981年辽南抗洪抢险,受中央军委通令嘉奖,解放军三总部授予部队“抗洪救灾立新功”锦旗一面。1982年,部队和驻地盖县被评为东北三省双拥先进单位。同年部队又被全军、全国绿化委员会树为“义务植树造林先进单位”。

他提倡开展毛泽东倡导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民主作风。深入基层蹲点时,有小车也不坐,常和参谋干事一起乘火车坐硬席,这样的事例在部队传为佳话。

他为官多年清政廉洁,为部队积蓄了上百万元财富,离开部队时自己却是两袖清风。

如今,他已离休八年了。平时爱看的书籍有两种,一是部队的战史资料,一是《毛泽东选集》。他怀念毛主席及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留恋着战斗的岁月,坚守着共产党人的坚定信念。

周仕明同志是从为地主扛活的小伙计走向新四军队伍的,那是1942年春天的一个早晨,他踏着露水和射阳县乡里的几个老乡一道背着家里的人,来到我新四军三师八旅二十四团的海防大队参了军。他认为,打败鬼子,中国人才有好日子过;他还认为,他的家乡像拉锯式来过许多部队,比较起来还是共产党的队伍新四军最好。

周仕明思维敏捷,办事干净利落,入伍后他当过警卫战士,跟着团长谢振华在战火中锤炼着,先后参加了攻八滩、合德镇、阜宁的战斗。

当部队攻打合德镇时,周仕明主动请战当向导,带着尖刀班,沿着他早已熟悉的路,逼近了匪首顾景班盘踞的大炮楼。他忘不了在这里要饭时,曾遭到过日本兵痛打,此时,他已是入伍两年的战士了,知道了这是为民族解放而战斗。行进中,刚巧路过他姑姑家门口,听到了姑姑在屋内的说话声,他顾不得和亲人叙旧,领着尖刀班冲了上去。当敌人被消灭时,他留恋地朝姑姑家望了望,又满怀激情投入到下一个战斗中去了。

抗战胜利后,部队向东北开进,艰苦的行军对于为地主扛过活的周仕明来说算不了什么,因为他对吃苦受累都习惯了。

战争年代他四次立功,其中一次还是在抗美援朝时期首战云山的战斗中。

当时,他已是某部四连连长了,他所在连的任务是断敌退路和阻敌援军,配合主力部队歼灭诸仁桥以西之敌。

夜色中周仕明率领连队,如一支离弦的利箭直插诸仁桥,途中遇敌两次截击,他指挥部队,快刀斩乱麻,将敌击退。

当他们一路冲杀,于夜里十一时来到桥边时,战情突变,几百名敌人在坦克掩护下已开至桥头,如不夺下诸仁桥,将丧失歼敌战机。周仕明调集火力先敌猛烈开火,同时两个排呈钳形冲上去,不到二十分钟就夺下了桥头。在战斗进行中,周仕明头部负伤,血流满面,仍坚持指挥战斗。特等功臣一排长管国仁激动地喊着:“连长负伤不下火线,同志们冲啊!”不幸中弹牺牲。此时,团主力从北面赶来,敌汽车被击毁在公路上,敌人被我压缩在桥东面的开阔地上。

天亮了,我主力部队进入林中隐蔽,周仕明率四连坚守在诸仁桥东的公路上,面对的是美军王牌部队骑一师第八联队一个营和直属队。

我部顽强阻击着企图突围的美军。

此时,上有飞机轰炸,下有坦克冲击,从早上八点到中午十一点,敌军连续多次攻击都被我英雄的四连打退了。战斗异常惨烈,三班长与敌人打在一起,临死前还咬住了敌人的耳朵;五班长吕文志接连用刺刀捅死三个敌人。战后,四连受到了上级表彰,周仕明、邹德贵、管国仁、刘万生、吕文志等九人各荣立大功一次。

诸仁桥围歼战这次战斗,已作为重点范例,编印在军、师、团的战例中和记载在史书里,可周仕明同志仍念念不忘通信员刘万生烈士。那时,他正在下达战斗命令,敌人在一辆被击坏的坦克旁,四挺轻机枪向他射来,刘万生见状,一个箭步跃过来,将周仕明扑倒在地,他自己却中弹牺牲了。

他不只一次地对我说,要不是刘万生手疾眼快,我就不会有今天了。

如今,他还清清楚楚地记着当年一同入伍的五个农民伙伴的名字,曹志林作战非常勇敢,在1945年解放阜宁时牺牲了;施友松是条硬汉子,在1943年一次伏击日军的战斗时为国捐躯了;吴嘉元调到了二十二团当警卫员,战斗中双腿被打断,复员回了家乡;黄佩先调到别的部队去了,至今不知下落;还有叫吴学元的在锦州战斗时头部负伤,1971年离休回了家乡,剩下几个幸存的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疾。

当他回忆起这些往事时,陷入了深深的怀恋之中,含着热泪说:“我是个幸存者。”。

1990年8月于辽南盖县

(此文选自李人毅出版的《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将士画集》)

周仕明近影

勇者胜 / 李人毅绘

高风亮节 / 李人毅绘

李人毅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国家一级美术师

美术评论家

原《美术》杂志执行编委

人民美术网总编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