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小浅 / 待分类 / 真实故事||我从小山村嫁到大上海,挺好呀...

分享

   

真实故事||我从小山村嫁到大上海,挺好呀,可姥姥总跟我提酒店。

2021-08-22  猪小浅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猪小浅。

    跟着我,一起来看今天的故事

    01

    从小,我是跟着姥姥长大的。

    她可厉害了,个子高高的,嗓门大,手劲也大,干力气都不输男人。

    村里人别说欺负我家的人,欺负我家鸡鸭鹅,都能被她揍两巴掌。

    到现在我都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样子。

    她梳着短发,凶巴巴地对我说,以后听我话啊,要不然揍你。

    那是1993年,我4岁。

    我爸放下一个大背包,说,玲玲的东西都在这了,过段日子我再来看她。

    然而,从那之后,他再也没有来看过我。

    02

    有关往事,模模糊糊的,只记得我爱哭。

    姥姥那个脾气,也不会哄我。

    大部分时间,她就把我放在田边,拿根绳栓在树上,随便我哭闹。

    我哭累了,就趴在树荫下睡着了。

    姥姥休息的时候就会过来,给我讲故事,都是什么仙儿,鬼呀的。有些能把我吓得半死。

    起初,我也会问我爸什么时候来接我。

    但慢慢长大了,也就不再奢望。

    我妈在我两岁那年,意外去世。我爸住在县城,好不容易找到了新老婆,不愿意要我。

    只能把我送给乡下的姥姥。

    其实姥姥很少提我爸的,只记得她说我爸,太傻了,找个不愿意养他女儿的婆娘,心眼小了点。

    03

    姥姥家在一个小山村,非常贫穷闭塞。

    姥姥生了一儿一女。姥爷去世得早,姥姥含辛茹苦把两个孩子拉扯大。

    其实,我刚被送回来的时候,舅舅很反对。

    毕竟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一个外姓孩子,应该送到我奶奶那边去。

    姥姥说,要是个男孩,我就给他们家,女孩我怕受欺负。

    那时候,电视台常放87版的《红楼梦》。

    每次看,我就觉得自己像身世可怜的林黛玉,只有贾老太太疼爱她。

    不过呢,我姥姥就非常不像富态的贾老太太,倒和瞎逛园子的刘姥姥差不多。

    以前她还会学那句,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

    每次都能逗得我在炕上打滚地笑。

    04

    说实话,虽然我是个没爸妈管的孩子,可我从小没受什么欺负。

    因为我姥姥太厉害。

    她是那种能动手,就不张口的人。谁要敢说我没爸妈,她上去就是两巴掌。

    当然,这暴脾气也没少打我。

    也是我太皮了。

    上学把我们班男生打得带着爸妈找上门。

    四年级的时候,差点把我们老师住的房子烧了。

    那一次,我姥把门锁起来,追着我满院打。我没地方躲,顺着鸡窝,趴到房顶上。

    我叉着腰说,你再打我,等你老了我不养你!

    我姥一记飞鞋扔过来说,我有儿子呢,我要你个小兔崽子养!你给我滚下来!

    村里的小孩趴着墙头,起哄加油,场面真是热闹极了。

    05

    回过头来看,别人花枝招展的少女时代,我都是在贫穷中度过的。

    我爸就像完全没有我这个女儿一样,再没管过我。

    姥姥一个人养我,真的没什么钱。我从小到大,穿的都是表哥的旧衣服。

    所以我几乎没有裙子。

    不过温暖并不一定需要钱,穷也有穷的快乐。

    春天槐花开的时候,我和姥姥一起摘槐花,洗干净,和上面,烙出香喷喷的槐花饼。

    冬天来了,姥姥在土灶里烤上地瓜,放学回来,就能闻到香甜糯软的香。

    我上初中了,都和姥姥睡在一个炕上。

    我喜欢挤着她睡,喜欢她用大手,轻轻拍着我。

    一天晚上,我抱着姥姥轻声说,姥姥,我妈和你像不像?

    姥姥就猜到我想什么了。

    她说,像,你妈和我可像了,也是大个子,干活一把好手。

    我抱着她,心里就有点难过了。哪个小孩会不想妈妈呢,尽管我都不记得她。

    姥姥好像能听见我心事似的,说,别想了,你有姥姥。姥姥疼你,以后你会有出息的。

    06

    就算是借了姥姥的吉言吧。

    表哥学习不好,初中毕业就打工去了。

    而我高中考上了县里重点。

    那应该是2004年了。

    本来是件高兴的事。但高中就不是义务教育了。学费啊,住宿啊,不是姥姥承担得起的。

    出成绩的第二天,姥姥带我进城了。

    她是来找我爸的。十多年,我们都没见过。

    之前还以为会多激动,其实见面就像看个陌生人。反倒是我爸,总想和我套近乎。

    那时候,我爸生活条件不错了。开了一家洗车店,生意还挺好的。

    他又生了个儿子,比我小7岁,见面就喊我姐姐,还挺有礼貌的。

    姥姥和我爸说,要不是玲玲考了一个这么好的学校,我也不来找你了。你当爹的,怎么也该尽点责任。

    当时,我继母也在。她很不高兴地说,您老这话怎么说的了。以前我们是真困难。这几年缓过来了,没少给钱吧。

    我和姥姥全愣住了。

    07

    那天我们才知道。

    三年前,舅舅进城发现我爸开店了,于是隔几月就来找我爸要钱,说是抚养费。

    零零散散,大概要了有1万多,却从来没有和我们提过一个字。

    那天我爸给了我们1000块。

    姥姥的脸烧得通红,拉着我就走了,也没拿钱。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姥姥掉眼泪。

    她一辈子刚硬,多难都没哭过,结果因为儿子不争气,气哭了。

    姥姥回村就找舅舅要钱。

    舅舅却很有道理地说,这些年白帮他养孩子吗?这些钱不花在玲玲身上,肯定花在他儿子身上了,我要的这点还不够呢。

    姥姥气得浑身发抖。她拍着桌子说,我也不和你废话,你把玲玲上学的钱交了,这事就算过去了。要不然我把你拆了!

    舅舅还是怕我姥姥的,只能同意。

    08

    我就这么上了高中。

    我爸知道我来县城读书了,隔三差五来看我,请我吃饭。

    我心里是不原谅他的,但某种天然的情绪,促使我靠近他。

    我问他,为什么那么久不来看我。

    他回答也很实在。

    钱。

    开始的时候,没钱。他带着老婆去广东打工,前几年才回来,开了洗车店。

    他之前有想过来看我的,却被我舅舅骗得团团转。

    舅舅说我过得挺好的,不让他来打扰我。

    周末回家,我和姥姥说了爸爸来找我的事。我说,我心里过不去,不想认他。

    姥姥说,有啥过不去的。他是你爸。你不认,他也是。

    现在想想,我可能也是在等姥姥的首肯吧。

    她同意我认谁,我就认谁。

    她要是不同意,我就六亲不认。

    09

    我就是那时和我爸有了联系。

    他每个月会给我生活费,不用姥姥负担了。

    舅舅知道了,就和我姥姥说,看你是不是白养这么多年。他爸精着呢。等快挣钱了,就要走了。

    我气得满脸通红,说,白什么养,将来我给我姥养老,用不着你。

    我姥就开心地笑了。

    她说,姥姥知道你有这个心就行了。我有儿子的,让外孙女养老,还不让人笑死我这把老骨头。

    那时候,我心里真是赌着这口气呢。

    想着,将来挣钱,一定好好孝敬她。

    可有时候,孝顺不是光有心就能办到的,还要有时间。

    10

    2008年,我考到复旦大学。

    这让姥姥乐坏了,说我真有出息。

    我的性格,更适合外面的世界。开朗,热情,果敢,像年轻时的姥姥。

    学校里搞活动,我给学生会拉赞助,拉得主席都惊了。

    毕业,我留在了上海,进了一家500强的日化企业。

    上班之后,就更没时间回老家了。

    只有过年,才能回去看看。平时,就给她汇些钱,让她吃好喝好。

    每次回去,姥姥都高兴得不得了,给我做各种好吃的。她还会在土灶里烤地瓜,说我小时候最爱吃。

    她嘱咐我春天回去一次,好给我做槐花饼。

    可是,996的我,哪有时间呢。

    2010年,表哥结婚了。12年生了个儿子。

    姥姥可激动了。

    然后就开始关心我的人生大事,一通电话,就先问我有没有男朋友。

    还好离得远。

    11

    我是到了2015年,才交男朋友的。

    他叫程明,新上海人,我们是合作项目时认识的。

    程明是这么描述我们恋爱的。他本来是甲方大爷,却被我骂成孙子,后来就动心了。

    他家里多少有些反对我们的,但程明这人太有主见了,这些年他爸妈习惯听他的,婚姻大事也不例外。

    所以没过多久,便是祝福声了。毕竟,我也很优秀的好吗?

    16年春节,我带程明回了老家。

    姥姥还蛮喜欢他的。第二天,吃晚饭的时候,姥姥忽然对我说,你爸最近咋这么年轻呢?

    全家人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

    觉得姥姥有点对不劲。

    12

    过完年,我和公司请了假,带姥姥去城里做了体检。

    各方面都挺好的,就是大脑认知水平有点退化。

    有一些放心,也有一些担心。

    放心的是眼前没什么大事,但大脑的退化是不可逆的。我担心她的将来。

    回去的路上,我嘱咐她好好吃药,平时多吃点有营养的,别舍不得花。

    她说,知道。

    可我觉得,说了也是白说。

    我都知道的,我给她的钱,她都塞给她儿子孙子了。

    尤其是我那个不成气的舅舅。

    回了上海,和程明吐槽。

    程明说,你不要给钱,老太太不舍得花,你给了也没用。你买东西回去。

    他提醒我了,我开始网上买各种东西尽孝心。

    牛奶啊,营养品啊,隔三差五的往回订。

    和她视频,问她吃了没有。她就说吃了,都吃了,可好吃了。

    可是过年回去,那些牛奶补品什么的,都在我舅舅家放着呢。

    我舅妈说,你姥姥都不吃,我们是怕放坏了。

    我除了默默翻白眼,还能干什么呢?

    13

    17年,明显感觉姥姥反应慢了,腿脚也有些不灵活。

    问我舅舅检查没?

    他说人老了都这样。

    我就是那一次,和姥姥商量送她去养老院的。我觉得舅舅一家照顾不好她。

    姥姥一听就急了,拍着桌子和我说,我是有儿子的人!我死也要死在家里头。住那个地方,要让人戳脊梁骨的。

    怕她高血压,我不敢争辩,闭嘴。

    没想到她竟然以这种方式,打败我了。

    那年春天,村口的老槐树又开花了。

    表哥在微信上发来一张照片,姥姥坐在树下,一直看着远方。

    表哥说,猜,她在等谁放学呢?

    我拿着手机放声大哭。

    姥姥是在等我吧。她的记忆是都浑浊了吗?

    我问表哥,姥姥现在什么情况?

    他说,没啥事,就是有点老糊涂了呗。

    那一年,姥姥已经七十多岁了。

    14

    这是我为什么不想说自己老家在哪里的原因。

    免得地域黑。

    但说真的,我们那边农村的民风,对老人都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冷漠。

    我曾亲耳在饭桌上,听一帮人高谈阔论,“老而不死是为贼”。

    我问,你们不怕老吗?

    我舅舅笑着说,老了就痛快点,我肯定不会拖累我儿子。

    几乎每年回去,都会听到一些惨烈的故事。

    绳子,农药,投河,三选一。讲的人却很平静,仿佛习以为常。

    是2018年5月,程明和我求婚了。

    我们定在19年春节之后领证办婚事。

    7月,突然接到舅舅电话,让我赶紧回去。他说姥姥不行了,让我见最后一面。

    我是一路哭着回去的。

    到家就看见姥姥,躺在炕上,眼睛半睁着。院子里冰棺都拉来了,看得我心惊肉跳。

    我舅妈说,你快喊你姥,让她放心走吧。她看不着你,咽不下这口气啊。

    我扑在姥姥身边,拉着她的手大喊,姥姥,姥姥,玲玲回来看你了。

    姥姥听见我的呼唤,睁开了眼睛。她说不出话了,就用她的大手,使劲地回捏了我。

    那把子力气,一下让我清醒了。

    我站起来喊,你们干嘛呢!我姥还活着呢,为什么不抢救!

    舅舅说,救啥呀,都打了好几天针了。你姥姥看见你,回光返照。

    我真急了,脱口骂出来,回你妈的光!你是人吗?

    15

    那天是程明打的120。

    足足等了1个多小时,救护车才进村。

    抬上救护车的时候,姥姥哭了。

    她闭着眼,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我擦都擦不完。我一直喊,姥姥,你要坚持啊,你还没看着我嫁人呢。

    救护车送到县城医院,已经是晚上了。

    姥姥是细菌感染加发烧,导致多器官衰竭,进了ICU。

    要先交10万。程明当即把我们存着办婚礼的钱拿出来了。

    第二天,我爸知道我在这边,给我送来了3万块。

    他说,我欠老太太的。先拿这些吧,不够我再想办法。

    第一次,特别诚心诚意地说了声,谢谢爸。

    我爸眼圈红了,说,老太太人善,这么走了,没天理了。

    我忍不住哭出声。

    16

    姥姥在ICU里住了半个月,把命救回来了。

    医生说,老人家身体素质真强,一般人扛不过来。

    出院后,我根本没问我姥同不同意,就把她接到了上海。

    我在上海找了家很好的养老院,一个月能干掉我三分之一的工资。

    我和程明说,要不,你还是别娶我了。我姥以后就得我养了,负担很大的。

    程明抱住我说,干啥呀,那是咱姥姥,以后得咱们养。再说了,你是瞧不起我啊,养个老太太养不起?

    他一句话,又把我搞哭了。

    那段日子,真是把我这辈子的眼泪都流光了。

    姥姥来了上海后,身体恢复得非常好。因为坚持用药,大脑退化也控制住了。就是比之前反应慢。

    19年4月,我和程明办了婚礼。

    婚礼前一天,我把姥姥接出来,住在家附近的酒店。

    我在上海没娘家呀,只能把酒店当娘家了。

    那天我闺蜜都来了,好热闹。

    可早晨起来,我姥盖着被子不肯动,谁离得近就凶谁。

    我就关起门,问她怎么了?

    原来姥姥可能是太兴奋,晚上尿床了。

    我连忙给她洗澡,找备用内衣,又让服务生来换床单。

    姥姥就像个小孩的似的,不敢吱声。床单撤掉的时候,她问我,我是不是闯祸了?

    我说,这算啥呀,哪比得上我把老师的房子烧了?

    人老了真有趣,眼前刚发生的事,都记不真切。可那些久远的记忆,却清晰无比。

    姥姥忽然说,那个时候你要养我,我还嫌弃呢,没想到现在真要靠你养了。

    说着,姥姥眼圈就红了。

    我忙哄她,你现在别哭啊。一会我给你磕头的时候,你再哭。

    姥姥说,对对对,玲玲嫁人了,我要多笑。

    17

    2020年,疫情肆虐,没敢要孩子,也没敢回老家。

    21年春节才带着姥姥回去。姥姥养白了,也养胖了。

    饭桌上,亲戚朋友都说我姥好命,外孙女没白养。

    小外甥见缝插针地问我,怎么不订那个牛奶回来了,我特别爱喝呢。

    我们全家一起尴尬的笑。

    回程坐的高铁,姥姥累了,就靠在我肩膀睡着了。

    越来越觉得她像个小孩子。

    程明悄声问我,你说你舅舅宁肯花钱办葬礼,不肯花钱救姥姥,这是什么心态?

    我叹了口气,不知道要怎么给他解释这样苍白的亲情。

    忽然,姥姥抬起头说,玲玲啊,以后咱们不用回来了。

    我一怔,说,好啊。

    过了三秒,姥姥又抬头说,将来我死了,也别把我埋回去。

    我说,行,你放心,埋个离我近的地方。想看你也容易。

    我姥这才满意了,靠着我,香甜地睡了。

    姥姥现在的状态还蛮好的。

    上海很大,但她说这里有我,她不孤单。

    我和程明只要有空,就带她出去溜达溜达。

    而每次经过当年我结婚的那个酒店,姥姥总要停下来看一看,乐此不疲地说起当年她闯下的“祸”。

    然后我们乐呵呵地笑得很开心。

    可是有一次,姥姥不知道怎么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睛。她说,姥姥没用,没能让你风光出嫁,还给你惹麻烦。

    我搂着姥姥,说,想什么呢,现在不挺好嘛。

    是啊,现在真的挺好的。我和程明这些年都升职了,工资涨了不少。

    买了车,买了房,一切都越来越好。

    我已经很满足很满足了。而这样的好,都是姥姥带给我的。

    无法想象如果没有姥姥,我的人生会怎样。

    18

    其实,我讲出自己的故事,并不想抨击谁。

    只是想让大家多关心一下农村的老年人。

    他们把一生都奉献了自己的子女,老了,却一无所有。

    当年轻人有能力一步步走出来,请不要忘了,那些永远走不出来的老人。

    请多给他们一些关爱,而不是等到有一天,子欲养而亲不待。

    希望我的姥姥长命百岁,余生的每一天都快乐。

    有她在,我这个世界上就还有亲人。

    错过昨天故事的可点这里:我妈群发了一条微信,3个月后,我爸和她离婚了。


    关注猪小浅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