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滩TheBund / 待分类 / 今年又进了3个公主,这所学校皇室都爱

分享

   

今年又进了3个公主,这所学校皇室都爱

2021-09-13  外滩TheBu...

一所受到很多贵族青睐

又不那么“贵族”的学校

UWC大西洋学院
每年9月开学季,对于有孩子的家庭来说都意义重大,王室也不例外。
 
前不久,15岁的西班牙大公主莱昂诺尔在全家人的送行下,登上了前往英国威尔士的飞机,即将在UWC大西洋学院,开启为期两年的寄宿学校生活。
 
告别自己从小到大生活的宫殿,背着大大的书包、拖着拉杆箱,身后是父母和妹妹不舍的目光,公主看上去和普通的留学生一般无二。
西班牙大公主莱昂诺尔

与此同时,荷兰的二公主阿莉西亚也已收拾好行囊,出发去同一所学校求学。

荷兰二公主阿莉西亚

两位公主就读的学校,全称“世界联合学院英国大西洋分院”,两年学费高达67,000英镑,约合60万人民币。

而她们的学姐——比利时公主伊丽莎白,去年刚从这里毕业,马上就要进入牛津大学继续深造。

比利时公主伊丽莎白

短短三年内迎来了三位欧洲公主,其中两位(莱昂诺尔和伊丽莎白)还是未来的女王,让这所很多人并不熟悉的国际学校顿时声名大噪。

不过,如果你期待在这里看到“上流阶层接受精英教育”的俗套故事,恐怕会大失所望。

事实上,它和我们想象中的贵族学校可能并不一样。

01
海边的霍格沃茨
“含王量”很高


作为欧洲王室的选择,UWC大西洋学院的确在很多地方有着浓厚的“贵族气质”。

校园位于一座12世纪的海边城堡,土地广阔到不可思议,拥有自己的海滩、林地、农田、山谷。

越过绵延起伏的山丘,布里斯托尔海峡就在脚下。

远离人烟的地理位置,面朝大海的自然环境,的确很适合王室成员避开狗仔队的过度关注,在“世外桃源”安心学习和成长。

作为学院主楼的圣多纳特城堡更是大有来头。

1925年,它被美国的一位报业大亨买下,接待过丘吉尔、约翰·肯尼迪、萧伯纳等名流。

萧伯纳到访时,曾感叹过城堡的奢华,称这里是“上帝如果有钱一定会建造的地方”。

城堡内部保留了很多中世纪建筑的特征,历史感浓厚。


学生们日常用餐的食堂,完美复刻了霍格沃茨中的长桌宴会场景,差点被选为《哈利·波特》取景地。

UWC大西洋学院有一个广为流传的称号——“嬉皮士霍格沃茨”。因为它虽然是一所建在古堡中的学校,教授的课程却很不拘一格。

除了必修的IB(国际文凭)课程,公主在这里可以选择的不是马术和高尔夫,而是太极功夫、藏文、手语、信仰研究等。打太极的公主,想想就很酷。

学生们在城堡前学习太极剑

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前卫的课程理念,让这所学校深受欧洲王室成员的青睐。

学校的前任主席是查尔斯王子,现任主席是约旦努尔王后,皇家背景雄厚。

除了此前提到的三位公主,约旦的莱娅公主、现任荷兰国王威廉-亚历山大(也就是阿莉西亚公主的父亲),都曾是UWC大西洋学院的校友,“含王量”可以说是很高了。

荷兰国王威廉-亚历山大(中)和二公主阿莉西亚(左二)将成为UWC校友

王子和公主来到城堡上学,不就是童话故事照进现实吗?


不过,在这里,他们过的并不是我们幻想中的“贵族生活”。

02
种田、海上救援
和难民擦肩而过
与传统意义上的精英学校不同,大西洋学院招收的并不全是非富即贵的学生。
 
虽然学费高昂,但每年的入学者中,75%都获得了学校的奖学金资助。
 
因此,作为一所国际学校,大西洋学院的学生不仅来自世界各地,而且涵盖了社会各个阶层,很多学生甚至是阿富汗、也门等国家的难民。
 

公主和难民共同学习、一起生活、甚至成为朋友,听上去可能是天方夜谭,但却真实地发生在这所校园中。
 
“在这里,很少有人会去注意谁是公主、谁是难民,我们只是聚在一起,谈论着普通青少年感兴趣的事,比如谁喜欢谁、学业进展如何、我们的家乡是什么样的……”
 
这种平等开放的环境,不只是学校一直引以为傲的特色,也是很多王室选择将子女送来这里接受教育的首要原因。
 
在外人看来,王子公主可能是一个地位尊崇的特殊群体,但在老师和同学眼中,他们不会享有什么特权。

比利时公主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公主在这里上学时,大家都对她直呼其名,认为她是“再正常不过的人”,也没有给她任何特殊待遇。

她像其他同学一样,在四人一间、窗户漏风的老旧宿舍里,与同年级的不同国籍年轻人合住。
 
学校的四人宿舍

除了远远守在一旁的保镖,几乎看不出她的王室身份。
 
此外,每个学生还要完成大量的社区服务,贵族也不例外。
 
按照大西洋学院的规定,学校每天只有上午开设学术课程,下午1点结束。在此之后,学生要参加各类活动、服务社会。
 
现任荷兰国王、当时的王子威廉-亚历山大就曾是救生艇服务的一员,过去常常带领一个盲人小组,教他们游泳、皮划艇。这也成为了他日后不断回味的一段经历。
 
其它服务形式还包括在当地学校做志愿者、帮助智障儿童和老人、维护海岸与森林、改善环境污染、照料动物和农田、海上救援等等。

学生们种植食堂所需的蔬菜和水果

对于皇室后代,尤其是像莱昂诺尔公主这样的王位继承人来说,学会与不同背景的人打交道、关注真实的社会问题、培养服务的意识,也许比接受传统意义上的精英教育更有意义。
 
事实上,这所学校的建立,本就是二战后,对于一个越来越分裂的世界反思的产物。
 
创始人库尔特·哈恩认为,如果将来自对立面的人们聚集在一起,向他们展示,他们可以一起学习和工作,那么就可以在不同种族、阶层的人之间建立起友谊的纽带。
 
秉持着这样的理念,他创造了这所乌托邦式的国际学校。


理想当然是丰满的,但在现实中是否能实现,其实也不太好说。

毕竟到目前为止,还真没听说过这所学校毕业的哪位王子公主和难民成为了好朋友。
 
但是,欧洲王室对子女教育的偏好,由传统的伊顿公学、哈罗公学、博耐顿女校等英国贵族学校,渐渐转向了不那么注重礼仪、模糊阶层差异的国际学校,或许已经意味着观念的悄然转变。
文、编辑/strawberry
部分信息来自UWC Atlantic College官网、泰晤士报、BBC、Tatler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