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小浅 / 待分类 / 我去了趟东莞,午休醒来,噩梦开始。

分享

   

我去了趟东莞,午休醒来,噩梦开始。

2021-09-15  猪小浅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猪小浅。

    错过真实故事的可点这里:儿子的朋友打了个电话,3个月后,我和老公离婚了。

    跟着我,一起来看今天的故事

    01

    我叫张静,1992年出生于广东一个偏僻的小山村。

    打从记事起,我妈就不喜欢我。

    她重男轻女,对两个弟弟很温柔,对我却各种不顺眼。

    稍一做错事,妈妈就拿着衣架打我,边打边骂,还不许我哭。

    有一年冬天,特别冷,因为一点小事,妈妈把我衣服扒光让我站在门外。

    我冻得瑟瑟发抖,在风里默默流泪。

    在我五六岁时,爸妈去了东莞打工。

    我妈每次回来,都对弟弟宝贝得不得了。而我在她面前,就像个透明人。

    每次看到我妈和弟弟亲昵的样子,我心里都很难过。想亲近却又不敢亲近,只默默在一旁,渴望她能注意到我。

    但,从来都没有。

    好在,我爸对我还挺好的。

    02

    在那个普遍重男轻女的年代,爸爸真的是个例外。

    他总是满面笑容,从不对我发脾气。

    我妈打我时,他也常常护着我。

    小时候,他就像我的人形座椅,去哪都抱着我。

    后来每次从东莞回来,他第一时间抱起的也是我。

    亲我的脸。给弟弟买的零食玩具,也有我的份。

    所以,那些缺失的爱,都被爸爸弥补回来了。

    奶奶和姑姑总说,我有个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而我也觉得很幸福,和爸爸一直很亲近。

    可没想到,这一切,在11岁那年戛然而止。

    03

    那年,我已经上初一。

    暑假的时候,爸妈把我们姐弟三个带去了东莞。

    我们对城市充满了好奇,玩得很开心。

    一天,妈妈去上班了,爸爸在家休息。

    中午的时候,他陪我们三个人午休。因为是租的房子,床比较小,爸爸睡中间,我在左边,两个弟弟在右边。

    他讲着故事,我和弟弟们渐渐进入了梦乡。

    可是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双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还摸我的胸。

    我睁眼一看,竟然是爸爸。

    而他的另一只手已经转向了我的裤腰,开始解我的腰带。

    我完全懵了,脑子一片空白。

    那时,我已经有了性别意识,知道这样不好。

    于是借口说要去厕所,慌乱地跑了。

    爸爸也有点慌乱,他说,好,快去快回。

    我逃一般躲到了大街上。一个人缩在一个角落里,默默流泪。

    有关爸爸的形象瞬间倾塌了。那一刻,他原本慈爱的笑脸变得格外丑陋。世界也骤然失去颜色。

    我一个人在大街上走了很久,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不敢告诉妈妈,我不确定她会不会维护我。

    我不理解,为什么爸爸会变成这样,这么肮脏,这么变态。

    但静下来仔细想想,或许早有端倪吧。

    他之前就对我很亲昵,常常抱我,亲我。

    但那时太小,以为是父女间正常的举动,从来没多想。身边人也以为是对一个孩子的宠爱。

    谁知道会这样呢?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04

    后来,我借口想爷爷奶奶了,提前回了老家。

    心里特别煎熬,不敢告诉任何人,包括爷爷奶奶,他们应该也不会相信吧。

    而且村子这么小,一旦说出来,我肯定会被唾沫星子淹死。

    所以,我只能哑巴吃黄连,默默承受一切。

    可心里的阴影真的很大。

    我越来越沉默,越来越害怕和异性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

    而我爸,真是个好演员。

    他再回来时,还像以前一样对我很亲热,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我只能躲着他,不肯再叫他爸,更不愿和他单独相处。

    我妈,奶奶还有姑姑都不明白为什么。我妈直接骂我没良心,是个白眼狼。

    没人知道我到底经历了什么。想起那一幕,我就觉得恶心。

    如果可以,我真想把自己连根拔起,和他断绝所有的关系。

    只要他回来,我就担心他再做什么。

    家里的门没法上锁,每天晚上,我都在门口放个凳子,有人推门就会发出声响。

    但我还是不放心,床边再放把剪刀,时刻警醒着。

    很多个夜里,我都在眼泪中度过。

    我觉得自己就像一颗外表健康,内在腐败的树,没有生存下去的勇气。

    我越来越抑郁,总想着要怎么自杀。

    可我又很害怕。

    况且,我也不忍心让奶奶伤心。

    这个家,唯一对我好的,就只有奶奶了。

    05

    就这样到了高二。还有一年,就是高考。

    其实那几年,因为我爸的事,我的学习成绩下滑得很厉害,早就无心读书。

    而我爸知道我可能无望考上大学后,让我去东莞,和他们一起打工。

    我坚决拒绝了。想起他,就觉得厌恶恐惧,怎么可能去呢。

    我想了几天,决定和我一个同学一起去深圳。

    刚去深圳时,挺艰难的。

    初出茅庐,我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能做什么。只能频繁换工作,不停地试错。

    我在酒店做过服务员,在修车厂做过前台,在商场做过收银员,也去保健品店卖过保健品,甚至还尝试了一个礼拜的童星经纪人。

    各种折腾,钱没赚到钱。

    记得做收银员时,我因为算错账,还赔了500多。

    当时,我全身上下只有300块钱,只能找朋友借,凑齐交给了老板。

    在酒店做服务员时,我的两条腿几乎每天都站得水肿。

    也因为不爱说话,我常被人排挤、孤立。

    原本我以为,长大了,离开了家,很多事情就会忘记。

    可其实,那些陈年旧事,像一根根刺扎进肉里,看起来轻柔无物。摸到手里,却有一层细密的疼痛。

    我时常想起11岁那年的夏天,觉得自己真的很悲哀,很想大哭一场。

    可眼泪好像已经干涸了,一滴都流不出来。

    我仿佛已经失去了嚎啕大哭的能力。

    06

    就这样,在外晃荡了三年。

    没有存款,未来迷茫。

    我妈对此很不满,常当着我的面说我没本事,别人家孩子都拿回来多少钱。

    尤其是我爸,自从我对他爱答不理,时刻防备后,就没再给过我好脸色。

    他卸下了原来的伪装,露出了真实的面目。

    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动不动就发火。甚至对我弟弟都一样。

    我和弟弟们稍有顶嘴,便是一顿毒打。

    我很想真正远离这个家,远离这样可怕的父亲。可那时,我并没有这样的能力。

    2010年,我18岁。

    在湖南舅舅的帮助下,爸妈在高校门口开了个饭店。

    当时,两个弟弟也都辍学了。

    饭店生意不错,他俩都去帮忙。我妈想让我也过去,我不肯。

    她就一个又一个电话打过来,而那时我又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只好去了。

    这一去,又看到了我爸更加可怕的一面。

    不得不说,从小到大和他接触得太少,并不知道他是这样的人。

    07

    一天中午,我和弟弟在店里看店。

    一个老奶奶步履蹒跚的走来,颤颤巍巍地说想买一份白米饭。

    我本来想告诉她,米饭是不单独卖的。

    但看着她很可怜,又想起了家里的奶奶,我就给她盛了满满一缸。

    老奶奶递过来几张一元的纸币。弟弟拿了一张一块的,说够了。

    可这一幕被爸爸看到了。

    他突然气急败坏地走过来,用老家方言骂我们,说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败家玩意儿,拿我的血肉去喂别人,我又不是做慈善……

    我小声说,一点米饭而已,又不影响什么。老人家看着太可怜了。

    我爸更生气了,说,你再说一句,老子打死你。

    我弟想替我辩解,我拉着他不让他说了。

    可这时,我爸冲进厨房拿出了一把刀,朝我弟的后背砍了过去。

    一瞬间,他的白T都被血染红了。

    我妈赶紧拉住他,可我爸还在那继续叫嚣。

    我哭着给我舅舅打电话,让他来救我们。

    舅舅赶过来,送弟弟去了医院。伤口很大,缝了9针。

    舅舅又气又心疼,来找我爸评理。

    可不知我爸说了什么,我舅出来后画风就变了。

    他批评我弟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要学会懂事了。

    我惊呆了,明明是我爸的错,怎么成了弟弟的错?

    肯定是我爸又在说谎。

    我大哭着说,他是个大骗子,是魔鬼,你们都被骗了。

    舅舅感觉不对劲,一个劲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在舅舅的车上,我哭着说了之前的事。

    08

    舅舅听完气坏了,说这个畜生,我要找他算账去。

    我拦住了,说没什么意义,他太会演戏了。

    所有认识的外人都说他是个好人,忠厚老实,为人和善。

    我不想因为这事让我妈心里难受,让这个家彻底散了。

    舅舅叹了口气,说委屈你了孩子。

    但他还是告诉了我妈。

    我妈当时也很生气,还扬言要去杀了我爸。

    可后来,我妈又问我说你是不是记错了,我问你爸,他说根本没那回事。你是不是小时候看电视看多了,还是做梦记错了?

    我只是觉得可笑,什么都不想再说。

    而我爸知道我揭了他的老底,对我更加凶狠了。

    09

    他动辄就骂我,时不时还动手打我。

    有段时间,他说我们晚上玩手机,白天精神不好,让我们三个把手机交给他。

    我不肯交,他骂骂咧咧来掐我的脖子,说要掐死我。

    两个弟弟跑过来拉他。

    我爸又跑去厨房拿刀,说我能生你们就能宰了你们,你们的命都是我的,让你们交个手机还造反了。

    我妈跪在地上求他,大弟偷偷打了报警电话。

    可警察来了之后,我爸立马换了张脸。

    他拉着警察去屋里说了半天,具体说了什么我不得而知,总之警察出来时,教育了我们一番,就走了。

    这件事情之后,我知道这个家我是待不下去了。

    我必须离开。

    10

    当时,本家一个堂姐在东莞卖手机,工资挺高。

    我决定去找她。

    我其实有点胆怯的,总觉得自己不擅长和人打交道。

    但我很羡慕堂姐的高收入,也想挑战下自己。就硬着头皮去了。

    那段时间,我每天站在店门口跳舞、喊口号。

    举着牌子游街,或者站在街头发传单。甚至还要在店门口,拉路人进店看手机。

    刚开始,我很不适应,无数次想退缩。

    但一想起我爸,我就立马清醒了。我只有变得强大,才能真正对付他。

    那时候,虽然他不在我身边,可他依旧没有放过我。

    他喝多了就给我打电话,用各种难听的语言骂我。说我是个赔钱货,没一点用处。

    我听着这些恶毒的话,心一点一点地滴血。

    我知道,我没有任何退路。

    我没有家可回,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在这里很苦,但也比在家里强。至少不用活在我爸的阴影里,不用整日提心吊胆。

    黑漆漆的夜里,我把眼泪和脆弱咽进肚里。

    告诉自己,一定要咬牙坚持下去。

    11

    上天永远不会辜负你的努力。

    我想把这句话送给所有深陷深渊的人。

    那段时间,我把每一款手机的说明和特点都背得滚瓜烂熟,也努力用真诚的态度为每个顾客服务。

    一年后,业绩提上来了,收入也稳定了。

    而且潜移默化中,我的性格有了很大改变。

    我变得开朗起来,不再一味消极悲观。

    因为学会了沟通,也结交了几个好朋友。

    有个同事,比我大几岁,长得很漂亮。她很照顾我,有好吃的总和我分享。

    她常常说张静,你不要整天穿黑色,要穿鲜艳一点。多笑笑,开心点。

    我慢慢扔掉了原来那些又老又旧的衣服,开始尝试明艳的颜色。

    我开始收获一些赞美。

    没人知道,这样的赞美对于自卑的我来说,有多重要。

    手头有了积蓄后,我也开始和同事朋友们一块出去旅游。

    看过高山,看过大海,才知道自己有多渺小。

    视野开阔了,有些事情就显得没那么难以跨越了。

    美好的早晨醒来,晨曦透过窗户洒下金色光芒。

    灰暗的世界渐渐有了光。

    12

    2015年,我阴差阳错进了一家培训公司。

    因为之前的销售经验,我拉了不少客户。

    收入大幅度提升,生活也得到了很大改善。

    而我,也遇到了喜欢的人。

    其实这些年,我拒绝了所有想靠近我的男生,也从来不敢主动去喜欢一个人。

    张兵是我的同事,性格开朗,像个小太阳。

    我下意识地喜欢上了他。

    我开始减肥,开始改变自己的体型,为此还去练了瑜伽。

    我想以最好的自己,去跟喜欢的人表白。

    尽管最后张兵拒绝了我,说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但是没关系啊,没收获爱情,我收获了最好的自己。

    而且喜欢上张兵,对我来说,是意义非凡的。

    至少说明我的心打开了,我还有爱一个人的能力。

    至少说明,我在我爸给的阴影里,迈出了一大步。

    而且机缘巧合的,我从此喜欢上了瑜伽。

    并且改行做了瑜伽教练。

    为了更加专业地帮助学员,我还学了解剖、运动康复、中医经络和营养学。

    因为足够专业,我得到了领导和同事还有学员的肯定。

    很多朋友还拿我做励志榜样,向我讨教瘦身塑形经验。

    我终于一点点找到了自信,在人前落落大方,举止得体。

    我终于不再是那个惶惶不得终日的丫头。

    13

    说实话,我直到现在,仍然很恨我爸。

    他让我对男人这种生物,产生本能的抗拒。

    好在我熬过了那些苦,跟自己做了和解。

    有这样的爸爸,不是我的错,只要我努力往前走,总有机会见到阳光。

    2021年。我30岁了,还是单身。

    那么就请祝福我,赶紧遇到爱情吧。也祝福每一个不幸的女孩,都能在下一个路口,遇见春天。

    错过真实故事的可点这里:儿子的朋友打了个电话,3个月后,我和老公离婚了。

    PS:下图是女主的讲述,祝福她。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