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着蜗牛狂奔 / 待分类 / 愿天堂里没有病痛

分享

   

愿天堂里没有病痛

2021-09-19  牵着蜗牛...

      2019年春节,廉政家庭会议图片
公元2021年9月18日,清晨,4点30分,岳父大人驾鹤西游。

雨,下了一天一夜。

岳父大人,年轻时在新乡的叶县当了六年炮兵。

炮兵需要计算密位,只有初中学历的他,不服输,自己钻研学习。成为一名优秀的计算员。

专业后,在黄河地质队三年,负责单位三十多人的伙食。

岳父姊妹七人,他是老大。

后来考虑到,家中父母年迈,弟妹年幼,岳父大人不顾单位领导的挽留,自然辞掉了地质队的工作。只身一人回到家里,成为一个农民。

很快,他有眼界,思路清晰,成为村里的队长。

民以食为天。全队一百来口人,小麦亩产很低,尽管农家肥也上了不少,一年辛苦到头,每户人家分小麦不到一百斤,由于在部队农场看过科学种田,科学施肥。他不顾老顽固们的反对,利用自己的关系,跑到部队购买化肥,更换小麦种子。

当年,小麦亩产突破五百斤,每户人家分小麦三百斤,普通百姓居然每天可以吃一次白面馒头了。

这在缺吃少穿的年代,算是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再后来,他担任村秘书工作。

2001年,岳父当选为村长。打井,修路,架高压电线,通电话。他要带领大家共同富裕。

2002年,利用在黄河边的地理优势,岳父投资二十多万元,带领十几户村民,在黄河沟岔里,学习用网箱养黄河鲤鱼,白鲢,花鲢。

2005年,由于对当时一些领导干部的腐败问题不满,岳父大人决定辞职。

后来,黄河水质出现问题,鱼也经常生病,一些养殖户开始违规使用农药敌敌畏等给鱼治病,岳父大人看不惯。

以前养鱼,自己吃的是黄河水,如今,养殖户宁愿划船三四里,去对岸水井取水。自己下网打黄河野生鱼自己吃,自己养的鱼,自己都不吃了,用药太多了,自己都不放心自己。

父亲把网箱都卖了,不再养鱼。他在家开始养猪。

2010年,我的内弟在郑州上班,添了孩子,岳父岳母去郑州帮忙带孩子。一晃十一年了。

一家人姊妹七个,岳父的父亲在山西太原一家木器厂工作,岳父他是老大,弟妹上学,就业,结婚,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

他是大哥,家里遇到什么事情,弟妹都要找他商量。亲戚谁家里有不顺心的事,岳父自己在家就开始失眠,在替人家熬煎。

2019年,岳父做白内障手术,2020年九月,感觉胃不舒服,病体活检发现癌细胞,直到11月18日住院治疗,这期间断断续续在医院治疗。

由于发现已是中晚期了,再加上并发症较多,糖尿病,心衰,肺积水,无法做手术,我和内弟商量,接受医生建议,采取保守疗法,对他隐瞒病情,告诉他是食管糜烂。

岳父一生不喝酒,不打牌,唯一的爱好就是抽烟,喝茶。看电视也只看新闻联播和国际新闻。只要新闻结束,立马关掉电视。

他是一名党员,这些年,他关心政治,关心国家大事,向我这个不关心时事的人,宣传国家政策成为他最大爱好。

他是一位大哥,爱操心,这是他做老大的本分。弟妹的家事,亲戚家的家长里短,他都在操心。

为此,我和妻子常说他,操那些闲心干什么?可是,隔了不到两天,他就又念叨哪位亲戚家孩子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最惦记自己的四弟因为身体不好,还要去打扫卫生,常常因血糖低晕倒路边。嘱咐我们多去看看四叔。

他是一个要强的人。一辈子不服输。当兵,做队长,当秘书,养鱼,他每样都想做到最好。就连最后在医院,自己宁可颤抖着手端着碗,洒自己一身,也不愿意我和妻子喂他吃饭。

由于是癌症晚期,疼痛不断升级,各类止疼药也在更换,看到他在病床上痛苦呻吟,我却无能为力,内弟打电话给他,他总说已经好多了,不用担心。尽管,前一秒他还在痛苦之中。

他是一个爱干净的人。被子总叠的方方正正,犹如在部队一样。不愿意在床上方便,非要让我用轮椅推着上卫生间。只有神智不清时才会拉在床上。

常年都是长裤,布鞋,不穿拖鞋,就连夏天再热也不穿长短裤。

这多半年,白天妻子负责,晚上在医院陪护成为我下班后的另一项主要工作。

18日凌晨3点左右,他叫我要解手,我把小便壶给他。告诉他才三点钟,再睡一会儿。

4点45分,我的闹铃响了。我开始起床,洗脸刷牙洗头。5点10分,拿着热毛巾给他洗脸,感觉他睁着眼睛,长着嘴巴,已神智不清,赶紧叫护士医生。

医生赶来了,摸摸脉搏,说,老人已经有了。

此刻,窗外,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犹如我的泪水一般。

愿天堂里没有痛苦,没有病痛,没有烦心事。岳父大人,一路走好。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