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子平 / 待分类 / 从道不从君

分享

   

从道不从君

2021-09-23  介子平
一个时代能够同时容纳不同学说,今人看来,好似一道奇观。

春秋战国年间,群峰林立,烟云自生,新思想新潮流坌至涌来。荀子有“从道不从君”之论,将君道与君主分离,忠于一家一姓,乃匹夫小节,由此超越了对具体君主的忠诚。士君子对于君王的忠诚,并非愚忠,而以道为取舍标准。此道非彼道,盖指西人所言真理。在国从道不从君,在家从义不从父,乃人文大行,与后世儒家所倡在国尽忠、在家尽孝大相径庭,由此推出“天之生民,非为君也;天之立君,以为民也”的道理。载舟覆舟,穷山恶水出刁民,饥寒交迫起盗心,现象在民,根源在君在制度。

先儒著述,历历可据,每个时代都有坚守之人,虽曰知音世所稀。与此论齐开齐谢者,当数孟子的“民贵君轻”思想。“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以笔为矛,一一戳破,不过君臣间的人性常识。语境不对、水土不服的孟子,终被朱元璋赶出文庙,其著也被肆意删改。人之所以相信一个人说的话,是因为那个人说出了你想听的话,鬼灯如漆点松花,后世君主均待见“君要臣死,不敢不死,父要子亡,不得不亡”式他虐自虐之说,且潜移默化成了讲礼数、讲规矩原则。一言足以去塞求通,无远弗届,此即启智;一言足以晕头转向,如坠云雾,此即愚民。

书生本该不习世故,然抱持独立品格者,头破血流,秉承自由意志者,粉身碎骨,说理时代结束,自我设限,自我否定,傲然风骨一寸寸妥协,惟余谁赢跟谁的保命岁月。不甘寂寞者会在无权无势者身上挑毛病,在有权有势者身上找优点,身在局外,心在局中,一肚子的性迂而执,不过思想的别样畸化,处事的另类精明。什么样的需求,产生什么样的供给,受过暗伤的仕进之路由此铺就,误国害民而利君利己。贤奸不论,何以为人,是非不辨,何以做事。大德敦化,小德川流,大德未见,小德也缺。

出口为言,下笔为文,信笔所至,何堪追溯。从道者,昧死以进谏,久而久之,不才明主弃,何来好结局;从君者,对于上意,无底线逢迎,无原则屈就,史留恶名。其实不善者在君,方有伴君如伴虎之说。从道不从君,未免有些苛求,古来几人可及。君主政治下,风横雨厉,祸乱相寻,荒谬只是起始,而非终点。愚政即胡来,以瞽引瞽,坐眢井以议天地。百药罔效,病情日重,岂有朽木不倒者也。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