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文史 / 待分类 / 我们知道的张骞,被神话包装了两千年,还...

分享

   

我们知道的张骞,被神话包装了两千年,还有几分是真实的?

2021-10-10  浩然文史

张骞出使西域在中国可谓是家喻户晓,由他开创的陆上丝绸之路更在随后的千百年中继续发挥着作用,使今日之中国至今受益无穷。张骞为中国历史做出的巨大贡献是毋庸置疑的,但有关他的故事却并不都是真实的,许多后人编排的虚假故事在口口相传中也变成了他的“真”历史,过度包装。可以说,现如今流传的张骞形象,是真实与虚幻共相并存的,有些地方美颜滤镜级别太高。

位于阳关的张骞像

一、传奇张骞

公元前139年,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有关武帝为何派遣使节出使西域以及张骞在西域的具体经历,已经有诸多的记载,并由此催生出无数与有关张骞的故事和传说,本文不再对此进行详述。由于张骞出使西域成绩斐然,他也于公元前123年受封博望侯。公元前114年,张骞去世。

张骞生前就已名扬天下,与张骞同时代的著名史学家司马迁便在《史记》中称张骞是“使绝域大夏功侯”,这里的“大夏”在今阿富汗北部地区。除《史记》外,班固在《汉书》中用“博望杖节,收功大夏”八个字来表彰张骞,这里的“博望”指的是张骞因出使西域有功被封为“博望侯”。

张骞不但被载入史书并得以名垂千古,而且早在东汉时就已成为许多青年人的偶像,班超便效法张骞,投笔从戎,同样在西域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

电影《大汉张骞》

张骞的传奇经历被后人层层包装打造,增添了很多不真实的色彩,我们自小便在课本中被告知张骞出使西域带回来许多新物种像苜蓿、葡萄、石榴、核桃、大蒜等等。事实上,有关张骞带回这些西域物种的记载,并不见于与张骞同时代的史书。如果我们去翻一下离张骞时代最近的《史记》与《汉书》,可能会“惊奇”地发现,书中没有任何涉及张骞引进外来物种的记载。

其实,张骞将诸多西域物种传入中原的说法,最早见于西晋人张华《博物志》一书。那么问题来了,为何与张骞生活在同时代的司马迁不知道,离张骞不过百余年的东汉时期的班固不知道,反而是近400年后的西晋人张华知道张骞引进了如此众多的西域物种,并大书特书?个中奥秘值得探讨。

《博物志》

二、哪些外来物种才是张骞的功劳?

张华《博物志》记载张骞带回来了苜蓿、葡萄、石榴、核桃等西域物产,时至今日也是人们常见到或食用的东西。那么它们真的是由张骞带回来的?答案是否定的。就苜蓿、葡萄来说,考诸汉代的文献,它们的传入应该归功于将军李广利。李广利奉武帝之命前去征讨大宛,胜利归国时,带回了苜蓿与蒲陶,这里的“蒲陶”就是葡萄。可以说,苜蓿与葡萄是李广利的“战利品”,但张华却将其归在张骞名下,很明显是他对张骞的“神话”。

影视剧中的李广利

除了苜蓿、葡萄外,石榴在《史记》与《汉书》中也没有任何记载,同样最早出现于张华《博物志》,他的说法随后又被同时代以及后人所引用,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也将石榴的引入看作是张骞的功劳。至于核桃,在西汉没有相关记载,最早见于《东观汉记》一书。《东观汉记》是一部集体修撰的史书,最后一次是在灵帝、献帝时期,似乎可以说核桃最早进入中国是在东汉时期。在有关核桃的诸多记载中,大都提到核桃的原产地是“西羌”,而“羌”的这个概念差不多也在东汉才出现,其所指代的地理方位也不是西域,而是今天的青藏高原地区,由此可见张骞从西域带回核桃一事,也没有什么说服力。

其它还有像大蒜到东汉时才广泛种植,尽管这些外来物种的具体传入时间现在依旧存在较大争议,但有一点却是肯定的,那就是作为制造张骞带回诸多外来物种这个神话的《博物志》,本身并不具备什么说服力,拿不出任何实质性证据。

三、为何会把功劳归于张骞?

我们忍不住要问,人们为何要把这么多外来物种的传入全都看作是张骞的功劳?据学者考证,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错误,有着如下三种原因:

首先,在文献传抄过程中出现了誊抄错误。在没有印刷术的古代社会,文献典籍基本靠人们亲笔抄写,在抄写过程中很容易出现誊抄错误,非常多见,进而以讹传讹。例如在《史记》中很清楚写到的“汉使于大宛取采葡萄实种”一语,到了《博物志》中,其主语便由“汉使”替换成了“张骞”,“大宛”也被替换成“西域”,此后的《齐民要术》《本草纲目》等都沿袭了这一说法。

话剧《司马迁》

其次,后世对地名联想有误。张骞不只以和平的方式出使西域,他还曾随军征伐匈奴,而大宛在汉代便已灭国,这不由得会使后人把张骞与后来征讨西域的将军混为一谈,把大宛模糊等于西域,最终出现了人们认为张骞出征西域并将农作物带了回来的结果。

最后,与魏晋好空谈的时代风气相关。张骞自出使西域归来后便享誉天下,中原自此也开启了与西域的交往之路,在随后的数百年里,越来越多的西域物种与相关技术被引入中原,人们愈来愈想要了解它们的来源。而张华生活的魏晋时代,正是玄学盛行,人们喜好空谈的时代,这一时期也诞生了许多文人笔记与风闻轶事。换句话说,魏晋时代是人们喜欢创造怪力乱神的时代。张华又恰巧是喜好收集民间传闻的一类人物,其代表作《博物志》也是在搜罗社会各种传闻之后汇编而成的,在这种情况下,张骞作为丝绸之路的开创者,很容易被认作是带回外来物种的“功臣”了。

魏晋玄学的代表——竹林七贤

文史君说:

张骞出使西域的壮举当然值得后人敬仰,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真实经历可以被无限神话与任意修改,不论这种神话与修改是好是坏。两汉时期是中国展开大规模对外交流的时期,大量物种与新鲜事物从西域传播而来,这是无数大汉使节的功劳与贡献,而张骞是其中地位最为突出的一位。我们纪念张骞,但也要纪念那些没有运气留下姓名的人,他们不是无名之辈,都值得我们尊敬。

参考文献:

  1. 邹近:《张骞传说研究》,四川师范大学硕士2016年学位论文。

  2. 邓绍基:

    《典实和传说:

    古代文学作品中的张骞》,《阴山学刊》1995年第1期。

(作者:浩然文史·小太阳)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