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西 / 杜诗解读(763... / 6366杜甫五律《愁坐》读记

分享

   

6366杜甫五律《愁坐》读记

2021-10-18  小河西

杜甫五律《愁坐》读记

(小河西)

愁坐

高斋常见野,愁坐更临门。十月山寒重,孤城月水昏。

葭萌氐种迥,左担犬戎存。终日忧奔走,归期未敢论。

此诗作于广德元年(763)十月。时杜甫在梓州或阆州。(这年秋冬杜甫多次往来阆之间。)“愁坐”即坐着发愁。《西江夜行》(唐-张九龄):念归林叶换,愁坐露华生。《冬夜寓居寄储太祝》(唐-綦毋潜):愁坐至月上,复闻南邻砧。

高斋常见野,愁坐更临门。十月山寒重,孤城月水昏。

高斋:高雅的书斋。常用作对别人屋舍的敬称。杜甫也常称自己屋舍为高斋。《东屯高斋记》(宋-陆游):少陵先生晚游夔州,爱其山川不忍去。三徙居皆名高斋。质于其诗,曰'次水门者,白帝城之高斋也;曰'依药饵者,瀼西之高斋也;曰'见一川者,东屯之高斋也。故其诗又曰:'高斋非一处。’”此处或是指高处的房舍。

大意:住在高处房舍,临门坐着,忧愁地望着野外。十月的山野寒气凝重,孤立的阆州城(或梓州城)月色暗淡水色昏沉。

葭萌氐种迥,左担犬戎存。终日忧奔走,归期未敢论。

葭(jiā)萌:葭萌关或葭萌古城。位于今广元市昭化区。唐时属利州。《华阳国志-梓潼郡》(卷2):“晋寿县,本葭萌城。刘氏更曰汉寿。水通于巴西,又入汉川。”《元和郡县图志-兴元府》(卷22):利州,益昌。下府。按今州即广汉郡之葭萌县地也。蜀先主改葭萌为汉寿县,属梓潼郡。武德元年又改为利州。州城西临嘉陵江。

氐()种:古少数民族。此处或借指居住在利州一带的羌族、氐族等民族。《华阳国志-阴平郡》(卷2):“东接汉中,南接梓潼,西接陇西,北接酒泉。土地山险,人民刚勇。多氐叟,有黑、白水羌、紫羌,胡虏风俗、所出与武都略同。”

迥:本义遥远;高;卓越;截然不同。《说文》:迥,远也。此处或是迥异之义。《访道经》(南梁-江淹):悦子之道兮迥不群。

左担:古山道名。甘肃入蜀要道。因山径险窄,自北而南,担在左肩不得易右肩,故名。《华阳国志-阴平郡》(卷2):“平武县有关尉。自景谷有步道径江油左担出涪,邓艾伐蜀道也。”《太平御览》(卷195):任豫《益州记》曰:江油左担道,案《图》,在阴平县北,于成都为西。其道至阻,自北来者,担在左肩,不得度担也。邓艾束马悬车处。《过沁州》(明-王世贞):左担愁绝涧,西顾失连冈。

大意:葭萌城里氐族、羌族与我们迥异,左担道上入侵的吐蕃还在。我终日忧心忡忡东奔西走,带家人归故乡的时间还难以确定。

这首诗前二联写愁坐所见。杜甫愁坐在家门口,可以看到远处景色。十月的山野寒气凝重。孤城上月色暗淡。孤城周围江水阴沉。(阴冷昏沉之景。“寒”且“昏”。)后二联写愁坐所思。利州的葭萌,有很多羌氐,与我们差异很大,入蜀的要道上还有很多吐蕃兵。(由此可想到:一是从蜀道回长安洛阳不行;二是吐蕃说不定会从“左担道”侵蜀。因此有可能蜀地也不安全。)对此,我终日忧心忡忡,终日东奔西走,但出峡资金难以筹措,东归时间难以确定。(年初安史之乱结束后,杜甫一直在筹备出峡。到十月仍未准备就绪。因此“归期未敢论”。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