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笺雅侃红楼 / 待分类 / 王熙凤太愚蠢,替李纨算的那笔账,成为曹...

分享

   

王熙凤太愚蠢,替李纨算的那笔账,成为曹雪芹对她最大的嘲讽

2021-10-24  君笺雅侃...

趣侃红楼183:索要资助,李纨赞佩玻璃人,有心算账,凤姐妒忌未亡人

贾琏偷情鲍二家的,王熙凤一场大闹,贾母做了和事佬,终于劝好了他们。但有些感情一旦破裂就很难弥合,尤其王熙凤与贾琏,纳妾生子的根源难题不解决,注定不可能有好的结果。

王熙凤这边没事了,大观园众人却在李纨带队之下过来找她“化缘”。

由于众人创建了诗社,每次聚会都要有吃喝花销。按说不过就是一些果子茶水,费不了多少钱。可事实上他们每次的花费并不少。

后文卢雪广联诗,众人每人一两银子就有五六两,李纨还说不够她托底。按说就是不够的。

五六两银子单纯买果品茶水哪里用那么多!但就像乾隆皇帝吃鸡蛋一个要十两银子的典故类似。虽然未必是真,却也反映出奴才们层层加价盘剥后,开销飙升的现状。

要说原本他们办诗社AA制也够花费,可王熙凤一过生日,众人集资给她,拿出来一个月的月钱,像三春姐妹就没有多余的钱了。

所以,李纨带着众人来找管家王熙凤,请求拨款供诗社花销。

(第四十五回)探春笑道:“我们有两件事:一件是我的,一件是四妹妹的,还夹着老太太的话。”凤姐儿笑道:“有什么事,这么要紧?”……探春道:“你虽不会作,也不要你作。你只监察着我们里头有偷安怠惰的,该怎么样罚他就是了。”凤姐儿笑道:“你们别哄我,我猜着了,那里是请我作监社御史!分明是叫我作个进钱的铜商。你们弄什么社,必是要轮流作东道的。你们的月钱不够花了,想出这个法子来拗了我去,好和我要钱。可是这个主意?”一席话说得众人都笑起来了。李纨笑道:“真真你是个水晶心肝玻璃人。”

关于海棠诗社请求拨款这件事,现在有一个非常流行的误会,是说李纨抠门不肯出钱给弟妹们玩,反而管王熙凤要钱。

其实这件事与李纨无关,他们找王熙凤拨款也是理所应当,李纨并不抠门。

首先,李纨带人来找王熙凤,张口管嫂子要钱的却是贾探春。

探春是王夫人的女儿,敕造荣国府正经的小姐,她向“管家”要求拨款理所应当。

而且贾探春既然张口,就一定是她的主意,也不是李纨教唆。

其次,王熙凤一听贾探春借口召她入社,就知道是要她批钱。这也是必然有的。

大观园众人都是贾家的孩子。他们日常的抚养花销,当然要贾家官中出钱。

起诗社虽然只是个玩意儿,却也费钱不少。众人每个月二两银子的月钱,一次一两银子,一个月两次,再要加高兴了增加场次,根本就不够花,也不用干别的了。拨款是必须的举措。

再有,李纨众人来找王熙凤,是找管家拨款,不是让王熙凤自掏腰包。

所以,王熙凤是成人之美,给的钱也是官中的钱,她一定不会拒绝。这些人她也“得罪不起”。

最后,重点在王熙凤一猜就中,李纨笑着说她太聪明,“真真是水晶心肝玻璃人”。

注意李纨用“水晶心肝玻璃人”形容王熙凤,结合王熙凤后面给李纨算账,妒忌李纨赚得多,正是李纨判词中“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做笑谈”的出处。

什么叫“如冰水好”?就是指水晶和玻璃的品质“如水如冰”,古代水晶、玻璃属于珠宝一类,品相优质称“冰种”,水头好。

李纨说王熙凤是“水晶心肝玻璃人”,讲她思想玲珑剔透,聪明通达,像水晶和玻璃一样。

而王熙凤给李纨算账,言辞中颇多羡慕嫉妒,就是“如冰水好空相妒”。若结合“枉与他人做笑谈”,白话讲,就是说李纨已经守寡,不过守着儿子孤儿寡母得到一点钱,王熙凤还妒忌她收入多,念念于心给她算账,让人贻笑大方。

幸福的方式有很多种,对李纨来说一家团圆、夫妻幸福、父慈子孝是幸福,但对王熙凤来说有钱有权才让她有安全感,婚姻生活不过就是点缀。

李纨和王熙凤这对妯娌对“幸福”的认知不同,决定了二人结局不同。

王熙凤贪欲太多,最终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她善妒揽权,草菅人命,贪财好物,最是不守妇德,被脂砚斋称为“贾宅第一罪人”。结果年轻夭亡,就像尤氏和平儿说她那样:“我看着你主子这么细致,弄这些钱那里使去!使不了,明儿带了棺材里使去。”

李纨丈夫死后,心如枯槁,唯有奉亲养子,恪守妇道,以教养儿子贾兰成才、光耀门楣为己任,正是妇德典范。与王熙凤的贪婪形成对比。王熙凤连老年都没到,李纨却先抑后扬老来富贵,是[晚韶华]的体现。

理解了“如冰水好空相妒”说的是什么,就能明白曹雪芹在[晚韶华]“也需要阴骘积儿孙”的意有所指。

若只认为李纨的判词和曲子就是单纯讲李纨,不知道作者拿李纨和王熙凤对比的良苦用心,认为李纨品行不好,不积阴骘,就辜负了作者借王熙凤的“反”和李纨的“正”作典型教育世人的意义。不提。

李纨说王熙凤“水晶心肝玻璃人”,凤姐马上将话题引到她身上,讲了一顿的歪理。

(第四十五回)凤姐儿笑道:“亏你是个大嫂子呢!把姑娘们原交给你带着念书学规矩针线的,他们不好,你要劝。这会子他们起诗社,能用几个钱,你就不管了?老太太、太太罢了,原是老封君。你一个月十两银子的月钱,比我们多两倍银子。老太太、太太还说你寡妇失业的,可怜,不够用,又有个小子,足的又添了十两,和老太太、太太平等。又给你园子地,各人取租子。年终分年例,你又是上上分儿。你娘儿们,主子奴才共总没十个人,吃的穿的仍旧是官中的。一年通共算起来,也有四五百银子。这会子你就每年拿出一二百两银子来陪他们顽顽,能几年的限?他们各人出了阁,难道还要你赔不成?这会子你怕花钱,调唆他们来闹我,我乐得去吃一个河涸海干,我还通不知道呢!”

王熙凤这话纯属妒忌无礼之言。具体有这么几点要注意解读。

一,王熙凤与李纨身份一样,收入却差得多。李纨每月二十两银子,王熙凤管家却只有五两银子。

她不说李纨收入多是死了丈夫后孤儿寡母的补偿,只说李纨收入多。试问李纨和她身份互换,她愿意么?

人贵知足。王熙凤与贾琏二人每月收入只比李纨多,不比李纨少,还有什么不知足?

二,王熙凤话里话外羡慕李纨有儿子,身份超然。这是她的命。有能耐她也生儿子!

问题是她靠悍妒把控婚姻,闹得家里一地鸡毛,放着好好的日子不好好经营,却羡慕一个寡妇的苦日子和侥幸,试问如此本末倒置为哪般?

三,王熙凤调侃李纨收入那么多,不拿钱出来给弟弟妹妹们玩。那么她又拿了多少?

她慷慨地说“先放下五十两银子给你们慢慢作会社东道”,试问那是她自掏腰包么?显然不是!那又如何要求李纨拿钱出来?

四,李纨的钱不是她的,而是要给贾兰存起来。

原本荣国府继承人,李纨和贾兰母子当仁不让,可随着贾珠死后,贾宝玉接替哥哥成为荣国府第四代爵产继承人,贾琏是名正言顺的第四代爵位继承人。第五代的贾兰彻底失去了继承顺序,只能靠母亲的储蓄以及日后得到贾政、王夫人的一份私产继承。

荣国府的好处大头是贾琏和贾宝玉继承,李纨凭什么要拿贾兰未来的钱,替公婆教养儿女?也没有这个道理。

王熙凤如此说李纨,不过就是妒忌她现在收入比自己多几倍,她也知道没道理让李纨出,只是调侃罢了。

大观园诗社看似小玩意,其实一年要办一二十场,没有百十两银子下不来。这些钱本就应该是官中出,王熙凤借此调侃李纨不但没道理,也亏她好意思说出来。

但是,读书人要明白李纨不该拿钱不是她小气。也要明白王熙凤讥讽李纨的用意没道理,是出于妒忌和私心。

“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做笑谈”,是曹雪芹借以教育世人多学李纨,不学王熙凤的深刻用意。

这里李纨对王熙凤替她算账也没办法,说不过她。好在此时赖嬷嬷又再次出场,发生了又一段大有深意的故事。那么,究竟要如何看待赖嬷嬷正式出场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