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平 / 远举高飞 / 我国民航的“义务工”

分享

   

我国民航的“义务工”

2021-11-15  成平

20世纪80年代之前,我国民航一直是个准军事部门,民航全员都是身着人民解放军空军军装,配发领章帽徽,用工来源实行的是义务工役制。

1962年4月民航总局由交通部划归空军管理后,就逐步实行准军事化管理,当时出于战备的考虑,认为民航平时为国民经济服务,战时为军事运输所需,在国防需要时就可转为空军的后备力量。为此就要像部队一样不断补充、征集政治可靠的年青人充实到民航各个工作岗位,用工实行轮换制,而征召的年青人名称有别于部队的义务兵,称为“义务工”。

图片民航北京管理局从事气象工作的义务工合影


经过一年多的酝酿,民航总局向国务院、中央军委呈送了关于民航实行义务工役制的报告,报告称应征义务工的条件和空军部队义务兵相同,请求1965年空军把民航所需的义务工纳入空军征兵计划。由于是第一次征招义务工,民航总局决定先在部份单位搞试点,计划在民航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兰州管理局(民航沈阳管理局正在筹建组建中暂不试点)的机务、通信部门先试点,初定征集600名,取得经验后再在次年推广。但因涉及的国家有关部、委、办及部队的部门多等原因,这一年的征集义务工就没有实施。

民航总局于文革初期又提出计划于1967年征召义务工,因形势已有变化,原先在各管理局搞试点的计划就改为小范围试点。试点计划征招300名义务工,分配在民航北京管理局150名、民航广州管理局100名、第十四航校50名,均从事急需的机务、通信工作。但至1966年底全国文化大革命已逐渐走向高潮,各地有关部门有的处于瘫痪状态,此事又一次搁置下来。

图片民航沈阳管理局从事通讯工作的义务工合影

图片民航兰州管理局的义务工在对空话台工作

图片民航新疆管理局从事通讯工作的义务工合影

至1969年初,我国国民经济已略微好转,各项工作开始逐步走向正轨,军委办事组就同意空军党委在当年征兵中,为民航代征1200名义务工,以后每年的补充、退役均纳入空军征兵、退伍计划。民航总局决定这次不搞试点,全面铺开征召义务工。

但由于种种原因拖至当年4月初,民航总局根据总参谋部的安排,在河北省衡水地区十一个县、北京市五个区共征招1220名义务工(其中75名女性),分配到民航总局机关、各管理局(含下属省区局、航站、专业飞行大队)、航校服工役。

根据总后勤部的批复,民航的义务工服装供应与当时的空军义务兵标准相同,实行义务津贴制,伙食按义务兵标准供应。服役期也为四年,在服役期满后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又复员回乡,并且年年实行义务工入伍、退伍和提干制度。

以后每年民航总局机关、各管理局和航校均按空军的征兵计划,各自到指定地区征招义务工,被征招青年都在当地单位报名,再汇总至所在地武装部,之后统一征招到各单位服工役。每年民航总局、各管理局和航校都把新征招的义务工编为新兵连,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进行入伍教育,了解民航的工作性质和特点,同时还像部队一样进行队列操练。

图片

1973年北京乘务队从天津、上海以征兵名义招收义务工86人

图片义务工准军事化训练

1969年到l979年的十年间全国民航共十次征召1.8万多名(1969年4月和12月各征召一次)义务工其间因1971年发生“9.13”事件,当就没有征义务工,这一年的复员、退伍也停止执行以后义务工所从事的工作覆盖民航除空勤中的飞行及空中领航、机务、报务外的所有工种(个别从事机务、报务工作的优异者提干后“地升空”,从事空勤工作)

民航广州管理局在这十年里,按时间顺序先后有河北衡水、北京,湖南湘潭、浏阳,辽宁锦州、北京、天津,山东滨州、东营及广东化州、蕉岭、平远,湖南衡阳,上海,江西上饶,湖南常德,河南信阳、云南昆明,广东英德、上海等地的4692名适龄青年征召来管理局、省区局、航站和专业飞行大队服工役。期间共有768名被提拔为干部。

在实行义务工役制初期,因一些工作程序还没有理顺,义务工都没有配发领章、帽徽,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领章、帽徽也是由各单位统一保管,遇有重大活动才发至个人佩戴,导致一些新入伍的义务工想佩戴领章帽徽照一张时髦的标准像都无法实现,家人纷纷质疑是否参军入伍。

在此期间,义务工民航干部、职工每天都伴随着嘹亮的军号声上班、下班,并严格执行部队的作息制度。每年春节、八一各地地方政府都会派出慰问团到所在地民航机关及机场慰问民航这个空军管理的部门。

由于民航工作的性质,平时干部、职工和义务工只穿军装,连当时较为流行的军帽也不戴,也不佩戴红领章、帽徽,外人看起来也许会认为是老百姓。如有重大活动、集会,或者是传达毛主席作出的“最高指示”等严肃的政治活动,有的单位领导认为要佩带红领章、帽徽,就会特别通知“全副武装”,也就是佩带红领章、帽徽。在长达十年时间里,民航机场附近的老百姓戏称之为“土八路”,自嘲为“装甲(假)兵”。在实行义务工役制的上世纪七十年代及以后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些义务工一直是各单位的业务骨干。

1980年2月14日上午,邓小平主席听取沈图局长的汇报,指出:民航一定要企业化,这个方针定了。民航总局于当年3月15日开始接受国务院领导,全国民航的干部、职工和义务工才脱下军装。从这一年的春季至1982年4月,民航广州管理局各单位把已有的1614名义务工一部分作退役处理,其余的分三批转为固定工。我国民航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义务工”这一专有名词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老一代民航“义务工”难忘的回忆。

3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写下您的感受并转发分享,让更多人了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