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王璐:唐伯虎的诗

 腊八蒜996 2021-11-22

明·唐寅《春山伴侣图》

明代书画家、诗人唐伯虎,是世人眼里有颜有料、美人在怀的风流才子,他有一首著名的《桃花庵歌》:“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折花枝当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须花下眠。……”恣意豁达又趣味盎然。

苏州现在还有条桃花坞大街,唐伯虎晚年在此隐居,种桃数亩,自号“桃花庵主”。江南小桥流水人家,才子亦多水灵鲜活,如塘中红菱,如莲叶亭亭,风流多情似是难免。唐伯虎既治印一方,自称“江南第一风流才子”,坊间又有《唐伯虎点秋香》的故事广为流传,貌似桃花不断、纸醉金迷的生活被坐实。

果真如此吗?说唐伯虎风流成性,可能是文学史上最大的乌龙。一年之内,连丧五位亲人,科举会试又因泄题舞弊案,被剥夺考试资格、羞耻不仕,既无亲人在侧,亦无功名傍身,最终夫妻离散的唐伯虎,晚年以卖字画为生,穷困潦倒,哪里有半点风流才子的样子。 

唐伯虎书画、诗文俱佳,是不可多得的文艺全才。传世的两首《一剪梅》以女子的口吻,将相思之情写得缠绵悱恻,深切又销魂:

《一剪梅》

红满苔阶绿满枝,杜宇声声,杜宇声悲!交欢未久又分离,彩凤孤飞,彩凤孤栖。

别后相思是几时?后会难知,后会难期;此情何以表相思?一首情词,一首情诗。

雨打梨花深闭门,孤负青春,虚负青春!赏心乐事共谁论?花下销魂,月下销魂。

愁聚眉峰尽日颦,千点啼痕,万点啼痕;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红满苔阶、雨打梨花,春已逝,空惹啼痕,花前月下曾销魂,如今只有“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流年苦度、光阴难捱。读罢,似闻声声幽怨叹息。

孩提时起,我们就会背诗句“床前明月光”,散文家祝勇在《纸上繁花》一书中说李白,“山水是他尘世的故乡,明月就是他远方的故乡”。“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李白深受唐伯虎景仰崇拜,前者有《把酒问月》,唐伯虎赓续以《把酒对月歌》。

《把酒对月歌》

李白前时原有月,惟有李白诗能说。李白如今已仙去,月在青天几圆缺?今人犹歌李白诗,明月还如李白时。我学李白对明月,白与明月安能知!李白能诗复能酒,我今百杯复千首。我愧虽无李白才,料应月不嫌我丑。我也不登天子船,我也不上长安眠。姑苏城外一茅屋,万树梅花月满天。

通过与李白诗中相呼应的“月”、“诗”、“酒”,及“登天子船”、“长安眠”等典故的书写,表达了像诗仙那样蔑视权贵、不求功名利禄的决心。

以卖文鬻画为生的唐伯虎,诗文与祝允明、文征明、徐祯卿并称“吴中四才子”,绘画与沈周、文征明、仇英并称“吴门四家”,又称“明四家”。常常戏说自己是画青山卖,如《贫士吟》诗中云:“湖上水田人不要,谁来买我画中山。”

《言志》

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就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

这首痛快淋漓的《言志》诗,鞭挞铜臭的同时,也表达了作者自命清高的处世态度:清清白白做人,正正当当谋生。

文人雅士讲究“琴棋书画诗酒花”,寻常百姓有“柴米油盐酱醋茶”。唐伯虎江湖漂泊,生活过得怎么样呢?且看七绝诗:

《开门七件事》

柴米油盐酱醋茶,般般都在别人家。岁暮天寒无一事,竹时寺里看梅花。

明明衣食都不周全了,还去寺里看梅花,说是乐观当然可以,但我们读出更多的是心酸吧!

至此,唐伯虎贫困潦倒的一生,基本就浮现在眼前了。1524年1月7日,一代才子唐伯虎病逝,终年54岁。

《临终诗》

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也何妨。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漂流在异乡。

曾经是万人敬仰的才子,却因卷入科场舞弊案遭人唾弃,最终命运多舛、尝尽世间冷暖的唐伯虎,在生命的最后,吟出这首《临终诗》:人活在阳间,迟早有散的那一天,死归地府又有何妨呢?阳间和地府是那么相似,就当漂流在异乡吧。

  多少人都以为,他是光芒四射的才子,度过了一段美好的人生,时至今日,再次提起唐伯虎,脑海里依旧是那个意气风发、风流倜傥的翩翩少年。可是,造化弄人,从上面这些诗作中,我们看到的,是带着命运的伤痛一步步艰难前行的身影。

   才华横溢的唐伯虎,并没能让命运温柔以待。

作者简介:王璐,安徽南陵人,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以创作散文、诗歌为主,作品见《金融文坛》杂志、“金融作协”公众号等。

壹点号 柳泉金融文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