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jphoto / 书画艺术 / 你可能不知道程十发在戏曲人物画方面造诣...

分享

   

你可能不知道程十发在戏曲人物画方面造诣很深

2021-11-26  zdjphoto

程十发的戏曲人物画,和他的其他作品一样,也都具有自己的风格、自己的面貌。但是,我觉得他的戏曲画更有一种好处,就是非常“有戏”,或可称之为“戏剧性很强”。

比如,我看过他画的“借扇”。这是一出昆曲折子戏,讲的是民间熟知的《西游记》中“孙悟空三盗芭蕉扇”的故事。这个题材,在其他画家笔下(如连环画、戏曲画)亦曾见过,画家如果不是独具只眼、独运匠心,很容易画得一般化。

常见的是孙悟空高举金箍棒,把铁扇公主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之类的。而程十发不是这样画法,他画的是铁扇公主与孙悟空搏斗时,铁扇公主一个转身,企图用手中的铁扇的魔力,置“老孙”于死地。好个“猴头”,说时迟那时快,一个腾挪,早已从铁扇公主头上闪过。

著名表演艺术家盖叫天生前说过:“一个戏曲演员,要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不管你唱什么行当当,跌扑翻滚、闪转腾挪,这些基本功都得过硬,然后在台上才有好看的身段。”程十发在这里就把“借扇”中铁扇公主的恼怒、激愤的感情,通过人物角色在舞台上的美妙舞蹈身段表现了出来。

而孙悟空的机智、灵活和他特有的“玩世不恭”的性格也同样通过他的舞蹈身段,表露无遗。看这幅画,恰如使观者置身于金鼓喧天的剧场之中,凝神仰首注视着舞台上的一场激战。并且,可能会一面鼓掌、一面叫出“好”!来赞赏眼前的“好戏”的。

画家所以能准确地抓住一出戏中的一瞬间的表演,化作他笔下的艺术形象,并被赋予了典型意义,这是和画家本人对被描写对象的熟悉有很大关联的。大概很少人知道,程十发除了是位画家以外,还是一位“曲友”、“戏迷”。他从小就学过唱昆曲,研究过昆曲艺术的追本溯源。

几十年来每得闲暇,他总爱在儿子多多的长笛伴奏之下,高唱一曲。而在昆曲行当中,他却偏爱唱“净”。比如在相传是关汉卿作的“单刀赴会”中,那个豪气千秋的关云长就是由“净”扮演。程十发就挺爱唱这一段:“大江东去浪千叠......”而且边唱边做身段。

就在他画的这一幅“借扇”的题跋中,读者也可看出画家对昆曲艺术的熟悉。题跋说:“元曲《西游记》传世仅三折,一为撇子,一为认子,此为'借扇’。旧本唯铁扇公主有唱词。孙悟空今本有唱词,已失元曲风格。此剧开打并重,余写观印象。”

这就不得了啦,此题跋完全就是昆曲史学内行的话,普通戏曲爱好者是写不出来的。画家的文化知识修养,在这短短的题跋中,得到了很好的反映。

程十发画的“虎囊弹.山亭”(“醉打山门”)和“钟馗嫁妹”这两折昆曲,也都成功地刻画了剧中人物的身份性格。收到了“传神”的艺术效果。

“山门”中鲁智深酒渴得近于“猴急”,泼手泼脚地追赶卖酒的小二;小二则生怕卖酒斋僧会触犯了五台山的佛门规矩,甚至会影响到自己在这里的小本营生,急急忙忙地挑担就开溜。

但他一边走还一边回头来探看,看看那花和尚“赶来也未?”这两个人物的神气,除了动作形象的准确、夸张以外,就全得力于人物的眼神了。这里不再多嘴饶舌,读者自己去领略个中情趣吧!

程十发的戏曲人物画和他的其他画一样,在表现形式、绘画手段上是博取了传统和民间艺术之所长,融于一炉,乃成一家的。他从少年时代学画开始,在人物画方面纵览宋元以来名迹,对于明代人物画家陈老莲、清代人物画家任伯年的创作,尤为心醉。

同时他对民间壁画、灶头画、版画、年画甚至是民间纸牌、酒牌上的人物装饰画,都深为喜爱,奋力研究。在长期的艺术创作实践中,形成了他用笔豪放,线条劲利,色彩绚烂而又不沾俗气的个人独特风格。这在他画的古代人物画、少数民族生活小品,以及这里所说的戏曲人物画中,都有不同程度的表现。

白石老人曾说:“岁岁无奇汗满颜”。程十发正是这样,他长达70多年的艺术创作生涯,直到晚年还在风格上探索变革呢。

(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