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se_mc / 前列腺 / 前列腺疾病,居然从肺论治有奇效!

分享

   

前列腺疾病,居然从肺论治有奇效!

2021-11-28  horse_mc

前列腺疾患包括急慢性前列腺炎、前列腺增生等,系临床男性常见病、多发病。好发于40岁以上的人,据统计,40岁以上的男性,70%~80%有不同程度的慢性前列腺炎、前列腺增生,特别是60岁以上的老人,前列腺增生者达90%以上。中医理论中,没有“前列腺疾病”的名称,确有另辟蹊径的治法。不同于以往从肾论治的思路,伤寒大家陈亦人教授认为,“拯救”前列腺,从肺入手治疗或更有效。前列腺和肺,这看似不相关的两个脏器究竟有什么联系?具体又是什么治法?一起来看今天的文章吧——

中医无前列腺炎、前列腺增生等病名,但据其临床表现,如排尿困难、尿潴留等,当属中医癃闭范畴;前列腺炎及前列腺增生合并感染出现小便淋漓涩痛者,则属于中医之淋证。对此,中医学早有论述,且经验丰富,其温清补消,靡不赅备。古今良工,多精操四诊,以索本穷源,有是证则用是药,多获良效。只惜近时以来,西学东渐,加之活血化瘀方法日趋隆盛,多重视“辨病”论治,认为前列腺疾病尤其是增生、慢性炎症,与肾的关系密切,加之局部有增生,故认为系瘀血所为,从而强调本虚标实之说,本虚即肾虚气化不及州都;而气滞痰瘀阻滞,热邪下壅,水气潴留为病之标。故治疗上,多从肾治,以补肾化气、活血化瘀、利气化痰为基本治疗法则,从而形成了以肾为中心论治前列腺疾病的流弊。近代多种书籍教材,论及前列腺疾病(尤其是慢性者),亦多偏执肾虚之说,或间有阐释脾气不足者,使补肾(滋肾阴、温肾阳)、化痰活血成为治该病之主流。

若详论前列腺疾病之病机,莫不与肺息息相关。肺主宣发肃降,通调水道。肺之宣发,不但将津液和水谷精微宣发至全身,而且也主司腠理开阖,调节汗液的排泄。肺气肃降,不但将吸入之清气下纳于肾,而且也将体内的水液不断地向下输送,达于膀胱,故曰“肺主行水”“肺为水之上源”。肺又主气,《素问·五脏生成》篇说:“诸气者,皆属于肺。”其主一身之气,首先体现在气的生成方面,肺之功能是否正常,直接关系着宗气及全身之气的生成。其次,肺对全身的气机具有调节作用。故而,陈修园说:“气通于肺脏,凡脏腑经络之气,皆肺气之所宣。”肺气充盈,气机升降出入有度,则津液代谢正常,自无水道不畅、水液潴留之患。若肺气虚弱,宣散失司,气机壅遏,则水道不通,浊阴内壅,故见小便点滴不畅。气机下陷,浊阴阻遏,则每见肛门坠胀疼痛。肺热壅盛,气机不通,不能正常肃降,则津液输布失常,水道通调不利,不能下输膀胱。又因热气过盛,下移膀胱,以致上、下焦均为热气闭阻,形成淋证或癃闭,症见尿急、尿痛、小便淋漓不尽等。可见,肺在前列腺疾病中占有重要位置,故治当以肺为主,虚者补之、陷者升之、热者清之等,并同时兼顾他脏,有肾虚者补肾,脾滞者转脾,肝郁者疏肝。至于痰、瘀之患,有者除之,使治有主从,辨证论治。正如清代李用粹在《证治汇补·癃闭》中所说:“一身之气关于肺,肺清则气行,肺浊则气壅,故小便不通。肺气不能宣布者居多,宜清金降气为主,并参他症治之。”确为经验之谈。余于此疾,在炎症期或前列腺增生合并感染,出现小便涩痛、点滴难下等症时,每以清肺导热为法,炎症期过后,每以补肺升提为要,参合他脏虚实,病理机转,获效满意。下举两案为例。

图片

魏某,男,42岁,南京市人,1992年3月12日初诊。患者1981年患前列腺炎,曾经中西医治疗而“痊愈”。去年突又发作,先经西医治疗乏效,而后转中医诊治效果不显,继而中西医合治,仍无效验。屡经更医,数进汤、丸、散剂及肌注、静注等,均无所效,患者痛苦异常,特来求治。刻诊:肛部坠胀,少腹疼痛,小便色黄,尿道涩痛,便意不了了,口苦咽干,舌尖红,苔薄,脉沉。

细析此证,一派火热之象,乃肺气不足、邪热壅遏之证。肺虚气陷,则肛部坠胀;肺热内盛,失于肃降,不能通调水道,热移膀胱,则见小便涩痛,点滴难已,便意频频,少腹疼痛;肺失清肃,津液不布,则见口苦咽干等症。但病势属本虚标实,急则治标,先拟清肺热、利水道、调气机为法。

处方:桑白皮9g,鱼腥草15g,细生地15g,细木通6g,粉甘草6g,杭白芍15g,泽泻15g,柴胡6g,枳实10g,炒橘核10g,当归15g。水煎服,每日1剂。

4月6日二诊:服上方15剂,少腹疼痛减轻,小便较前畅利,但肛门坠胀更甚,近来饮食不香。

热象稍减但肺虚更甚,且正虚与标实俱急,若单纯清肺利水,必伤正气,故应标本兼顾,立补肺气、清肺热之法。

处方:生黄芪30g,党参12g,炙紫菀15g,炙甘草10g,杭白芍15g,东银花12g,炒枳壳10g,春柴胡6g,当归12g,鱼腥草15g。水煎服,每日1剂。

4月24日三诊:上方连服15剂,肛坠之感全部消失,口苦咽干解除,唯小便后尿道仍有涩痛之感。

药已中的,但清解宣肺之力不足,故原方加秋桔梗6g,黑山栀6g。又服20剂,诸症消失,遂告痊愈。

张某,男,56岁,南京市人,1996年11月20日就诊。患者自10余年前始出现少腹部不适,小便不畅,曾在省人民医院诊为“前列腺增生”。多年来,时发时止,曾服中药汤剂、西药、中成药及栓剂肛门给药等,均无效验。近半年来,渐次加重,多方求治不效,而来求诊。现症:尿出不畅,滴沥难尽,时有间断,舌质淡红,苔薄黄,脉沉。

综合分析,该患者症状无多,颇费思量。唯患者久罹是疾,肺气必亏。肺气一虚,则肃降无力,水道不畅,故见小便不利,时有中断。治从肺脏,促其宣降。法遵补肺降气,清热化瘀。

处方:生黄芪30g,炙紫菀15g,杭白芍15g,炙甘草6g,桃仁泥10g,粉丹皮6g,生大黄3g,肥知母10g,嫩桂枝3g。7剂,水煎服,每日1剂。

11月27日二诊:服上药后自觉气机调畅,睡卧均安。

药入较适,守方观察。上方白芍改30g,丹皮改10g,桂枝改6g,加麦冬15g,以加强润肺开肺之功。7剂,水煎服,每日1剂。

12月4日三诊:服上药后小便较畅,但胃中觉胀,感觉不舒。

于上方加制半夏10g,续进7剂。

至12月11日四诊患者小便显著改善,已无中断。

药已中病,续服上方。此后又服二十余剂,小便畅行,一切复常。 

上两例患者,均为前列腺疾病。前例为慢性前列腺炎,初诊之时,虽有肺虚,但少腹疼痛,小便涩痛淋漓,标症为急,故急则治标,先拟清肺热、利水道之法,有清肺饮意。因患病较久,正气已虚,黄芩苦寒伤阳,不宜投用,故改用鱼腥草,配桑白皮以清肺热;木通、泽泻、细生地、生甘草清热解毒,通利小便;四逆散宣通气机;当归、橘核活血疏肝。药入颇效,少腹痛缓,小便畅利,似应效不更方,继进前方,但肛门重坠较前增重,饮食不香,综合分析,此乃肺虚之本显露,首处之方,未予照顾,故及时更方,此即效必更方之意也。因在疑难病辨治过程中,病机复杂,在治疗时应先后有序,待标症一除,或显著缓解后,转而主攻主要病机。因此,初服过程中,往往收到较为明显的疗效,但此期一过,当及时更方,才能收到满意的疗效。否则初效之药,乃为标症而设,次机已消,再服无效,反而有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