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荷聽雨 / 第一奇書舘 / 张进德​《金瓶梅》《红楼梦》对读(一)

分享

   

张进德​《金瓶梅》《红楼梦》对读(一)

2021-11-29  殘荷聽雨

就目前所见的资料,最早把《红楼梦》与《金瓶梅》作比附,认为《金瓶梅》的艺术描写对《红楼梦》发生了直接影响的是《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中的三条批语。其中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写到贾珍为儿媳妇秦可卿买棺材板,在“贾珍笑问:'价值几何’”一段,甲戌本(1754)眉批道:

写个个皆知(庚辰本作“到”),全无安逸之笔,深得《金瓶》(庚辰本无“瓶”字)壶(壸)奥。

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写薛蟠、冯紫英、贾宝玉、蒋玉菡等人说酒令,在薛蟠说酒令一段,甲戌本眉批:

此段与《金瓶梅》内西门庆、应伯爵等在李桂姐家饮酒一回对看,未知孰家生动活发(泼)?

最后一则是在第六十六回“情小妹耻情归地府  冷二郎一冷入空门”,柳湘莲怀疑尤三姐的品行,而后悔仓促与其订婚,对宝玉骂宁国府道:“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我不做这剩王八。”己卯本(1759)夹批云:

极奇(庚辰本作“奇极”)之文,极趣之文。《金瓶梅》中有云“把忘八的脸打绿了”,已奇之至,此云“剩王八”,岂不更奇?

这几则批语,实际上已指出《红楼梦》在场面描写、人物塑造及语言运用等方面无不受到《金瓶梅》的启迪。
作为与曹雪芹关系极为密切的脂砚斋,亲口道出曹雪芹创作《石头记》时曾借鉴了《金瓶梅》,使我们完全有理由作出这样的推测:曹雪芹和脂砚斋等均阅读并深研过《金瓶梅》,同样作为通过对一个家庭的解剖来广泛反映现实社会生活的《石头记》,写作中受到了《金瓶梅》创作艺术的有益启发。
之后,清代张新之、张其信、张文虎等人在将《红楼梦》与《金瓶梅》的对读中,发现了两书的许多相似之处。
张新之在其《妙复轩评石头记》卷首《红楼梦读法》中认为“《红楼梦》……借径在《金瓶梅》”:

《红楼梦》是暗《金瓶梅》,故曰意淫。《金瓶梅》有“苦孝说”,因明以孝字结;此则暗以孝字结。至其隐痛,较作《金瓶》者为尤深。《金瓶》演冷热,此书亦演冷热;《金瓶》演财色,此书亦演财色。

张其信在《红楼梦偶评》中亦曰:“意淫。此书从《金瓶梅》脱胎,妙在割头换像而出之。彼以话淫,此以意淫也。”
天目山樵张文虎更迂腐地认为《红楼梦》写淫之危害较《金瓶梅》为甚:“《红楼梦》实出《金瓶梅》,其陷溺人心则有过之。”
这几则评语都指出《红楼梦》是借鉴《金瓶梅》而创作出来的写男女之情的小说,其成就又在《金瓶梅》之上。
其中所谓的“苦孝说”、演冷热、罪财色等看法,显然是受到张竹坡观点的影响。当然,认为两书旨在写淫,贻害世道人心,则属封建文人的夫子之道,不足为训。

图片

《妙复轩评石头记》书影

图片

静庵、兰皋居士、诸联的持论与上述说法有别。静庵曰:“前人谓《石头记》脱胎此书(按指《金瓶梅》),亦非虚语。所不同者,一个写才子佳人,一个写奸夫淫妇;一个写一纨袴少年,一个写一市井小人耳。至于笔墨之佳,二者无可轩轾。”
兰皋居士指出《红楼梦》“大略规仿吾家凤洲先生所撰《金瓶梅》,而较有含蓄,不甚着迹,足餍读者之目”。诸联认为《红楼梦》“脱胎于《金瓶梅》,而亵嫚之词,淘汰至尽。中间写情写景,无些黠牙后慧。非特青出于兰,直是蝉蜕于秽”
意为《红楼梦》借鉴了《金瓶梅》的创作经验,但一洗后者的淫词秽语,将男女之情的描写升华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写景摹情的笔墨也别出机杼。包柚斧亦有相同的看法。他在《答友索说部书》中谈到:

语有之:取法乎上,仅得乎中;取法乎中,仅得乎下。斯说亦不尽然。善学不善学,惟视作者眼光笔力与其平日之学问经验浅深远近如何耳。

是故《青楼梦》之脱胎《红楼》,不善脱胎者也;《花月痕》之脱胎《红楼》,善脱胎而犹不免迹象者也。

《觉后传》《牡丹缘》《痴婆传》《奇僧缘》等书之脱胎《金瓶梅》,不善脱胎者也;《红楼梦》之脱胎《金瓶梅》,善脱胎而已几于神化者也。④

这是就宏观上指出《红楼梦》汲取了《金瓶梅》的创作经验但又远远高出《金瓶梅》之上,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蒙古族红学家哈斯宝则从微观上也即两部小说的具体情节方面指出《红楼梦》对《金瓶梅》的超越。如他在《新译红楼梦回评》第九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的回评中说:

我读《金瓶梅》,读到给众人相面,鉴定终生的那一回,总是赞赏不已。现在一读本回,才知道那种赞赏委实过分了。

《金瓶梅》中预言结局,是一人历数众人,而《红楼梦》中则是各道出自己的结局。教他人道出,哪如自己说出?《金瓶梅》中的预言浮浅,《红楼梦》中的预言深邃,所以此工彼拙。

显然,这些见解一反前说的道学气,从宏观到微观,从情的细描到景的渲染,客观地评价了《红楼梦》与《金瓶梅》的创作得失,是比较符合作品实际的。
姚锡钧在1916年《春声》第一集上署名鹓雏发表了《稗乘谭隽》一文,论及了《金瓶梅》《红楼梦》的不同艺术风格及后者对前者的借鉴:
《金瓶梅》如急湍峻岭,殊少回旋;《石头记》如万壑争鸣,千岩竞秀。《金瓶梅》如布帛粟食,仅资饱暖;《石头记》如琼裾玉佩,仪态万方。此皆以文论也。

词家北宋得美成,南宋得梦窗,而白石峙其中,为蜂腰焉。以我所见,说部中《水浒》《金瓶梅》《石头记》殆亦相似。《水浒传》大刀阔斧,气象万千,为之初祖。

《金瓶》一变而为细笔,状闾阎市井难状之形,故为隽上。《石头记》则直为工笔矣。然细迹之,盖无一不自《金瓶》一书脱胎换骨而来。《金瓶梅》第一回“武大郎冷遇武二郎西门庆热结十兄弟”,“冷热”二字于篇首揭出,即为全书之干。

热处有冷,热即为冷之端;冷处应热,冷即为热之果。映带生发,不出二者,令读者时有腊月三十夜闻楼子和尚高唱之感。《石头记》首题“真假”,已更勘进一层,然“冷热”为“真假”之现象,“真假”即“冷热”所由来。

花落子盈,初无二致,阐发天人之际,激扬清浊之中,无余蕴矣。《石头记》一部大书,线索却在甄士隐发端。佛火蒲团,霜钟清磐中,吐露出浮华草露之感。

与《金瓶梅》发端一词所谓玉堂金马、竹篱茅舍,一例都无据;翻云覆雨,横颠竖倒,世事都如许者,盖有同感焉。

《石头》多词曲,《金瓶》多小曲;《石头记》绘阀阅大家,《金瓶梅》写井市编户;各有所当也。然《石头记》词曲,恰未臻上乘。

绛珠魂返后之大观园,与春梅遣嫁后之紫石街,宏深,蔓草荒烟,同写出盛衰不常之感,盖石既空顽,而梅魂不返矣。

姚氏在此道出以下几层意思:
一、《金瓶梅》与《红楼梦》在文学风格上的区别在于前者描写直率,内涵明了,让读者一览无余;后者笔法隐曲,意蕴丰厚,让读者回味无穷。它们有着“下里巴人”与“阳春白雪”、粗率与精微的区别。
二、《红楼梦》变《金瓶梅》的“细笔”为“工笔”,但却是在后者基础上的提高。
三、两部书的词曲运用各臻其妙,与各自所表现的题材十分吻合。
四、《金瓶梅》在气氛渲染、环境描写等方面都影响了《红楼梦》。
众所周知,《水浒传》《金瓶梅》《红楼梦》是中国小说史上的三座光辉里程碑,标志着中国长篇小说从产生到发展成熟、最后达到峰巅的演变轨迹,在文学史上都占据着不可替代的地位,
所以评论者大都将这三书并提,如平子在《小说时报·小说新语》中就将它们并列,曼殊指出“《金瓶梅》之声价,当不下于《水浒》《红楼》”
天僇生提出《水浒传》《金瓶梅》《红楼梦》同为说部中“好而能至者”,均有“观止之叹”,陈独秀甚至提出了《红楼梦》的“清健自然,远不及”《金瓶梅》的有失公允的观点

图片

《新青年》第三卷一至六号合集

图片

以上这些论述,尽管是随笔式的片鳞只爪,很难说得上系统,但已从各个方面或详或略地指出了《红楼梦》与《金瓶梅》的密切关系以及前者对后者的继承与提高。
这些都给后世的《金瓶梅》与《红楼梦》对比研究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红楼梦》的研究一直是古典文学研究领域的“显学”。
尽管在一段时间里人们对《金瓶梅》讳莫如深,但在探讨《红楼梦》的成就时却又无法割断中国古典小说的发展历史而不得不涉及《金瓶梅》。
著名红学家俞平伯在其《红楼梦研究》中指出:“《红楼梦》之脱胎于《金瓶梅》,自无庸讳言。”给《红楼梦》“以最直接的影响的,则为明代的白话长篇《金瓶梅》”
毛泽东更是称赞“《金瓶梅》是《红楼梦》的祖宗,没有《金瓶梅》就写不出《红楼梦》”。这些看法既是前人观点的承续,又代表着当代学者的学术共识。
以上我们通过对清人、今人的评论的简单回顾可以看出:《红楼梦》的结撰在多方面借鉴了《金瓶梅》的艺术创作经验,或者说曹雪芹在编织他的皇皇巨著巨著《石头记》时,深受明代中叶的兰陵笑笑生《金瓶梅》的启发,这已成为不刊之论。
本文我们拟从艺术结构、情节编织、细节场面描摹、写人艺术等方面探讨《红楼梦》对《金瓶梅》的借鉴与继承,以及在其基础上的创新与提高。
图片

(一)艺术结构


1、“因一家而及社会”

清人杨懋建说:“《金瓶梅》极力摹绘市井小人,《红楼梦》反其意而师之,极力摹绘阀阅大家,如积薪然,后来居上矣。”

说二书有描写对象上“市井小人”与“阀阅大家”的不同,只是看到了问题的表面意蕴。

我们说,兰陵笑笑生与曹雪芹的意图并非只是去摹写一个家庭的兴衰际遇,更是要通过家庭这一社会的基本细胞去展示整个时代、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

而这也正是人们之所以把《金瓶梅》与《红楼梦》誉为16世纪与18世纪中国社会百科全书式的不朽杰作的原因所在。

在中国小说史上,不同于《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的对帝王将相、绿林好汉、神佛仙道的拳拳关注,而将笔触从往古渺远的战场厮杀、英雄豪杰的逞狠斗武以及仙魔佛道的上天入地,拉回到现实世界、平凡人生的是兰陵笑笑生。

他通过对一个家庭的细致解剖,深刻地揭示了16世纪中国社会的时代本质。

《金瓶梅》出现在中国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萌芽的明代后期,它描绘了由破落户地主而从事商业经营的西门庆在社会急剧变革、经济新质萌生的时代重新作出的理性选择:

要在这个宗法强权政治尚且稳固的社会获得发展,就必须不择手段地拼命赚钱,之后再用金钱去打通能让自己赚取更多财富的各个关节。于是,他采用各种手段,贪婪地攫取钱财。娶寡妇,纳名妓,放高利贷,欺行霸市,骤然暴富。

钱袋膨胀后,便大胆地去向阻碍他攫取钱财的封建机构索取通行证,肆无忌惮地侵蚀已千疮百孔的封建肌体。西门庆所走的是一条独特的由破落户而暴富,由暴富而显贵,再由显贵到更加暴富的发家之路。

图片

玉茗堂本

图片

《金瓶梅》揭示的是中国16世纪一介奸商在封建肌体内部的产生、发展以及要取得发展又不得不投靠既孕育自己又为自己异己的专制政权,以及封建肌体既孕育出自己的异己力量又饱受这种异己力量侵蚀的社会现实

西门庆如果不是荒唐地因为纵欲而暴亡,他的发展前景很可能就是官僚资本家。

资本主义经济为何在中国社会姗姗来迟而又发展缓慢,一部《金瓶梅》,一个西门庆,就是明白的答案。商与官沆瀣一气,商人力图冲开封建宗法社会套在自己脖子上的枷锁,且在一定程度上对其表现出相当的轻蔑,但终究逃脱不了这个庞大肌体的钳制,这就是《金瓶梅》的形象世界所昭示的中国16世纪经济的本质。

如果说《金瓶梅》主要是从物质的、经济的层面揭示出了封建肌体的异己力量在吞噬这个肌体本身,来加速其腐烂的话,那么《红楼梦》则借取《金瓶梅》这种由一家而及社会的写作创意,笔触由外而内,从物质与精神的双重层面揭露这个肌体内部是如何的糜烂以及它的上层建筑内部异己力量的涵育与发展:

政老爷、王夫人、凤姐们苦心支撑的荣国府,物质生活的挥霍靡费,入不敷出,坐吃山空,不思改革;珍、琏、蓉大爷们的精神空虚,吃喝嫖赌,得过且过,坐视封建家族的败落而无动于衷;更别说在意识形态领域几乎与封建家长意志发生全面冲突的宝二爷的叛逆了。

《金瓶梅》借助一个具有浓厚封建性质的奸商家庭的发迹史,反映出封建宗法政权的必然灭亡;《红楼梦》则青出于蓝,作了进一步的开拓,通过对一个钟鸣鼎食、诗礼簪缨的百年望族的没落过程的仔细描摹,预示了封建社会“忽喇喇似大厦倾”的历史命运。

我们认为,《金瓶梅》借一个家庭去全方位透视16世纪的中国社会,主要是通过三个层面进行:

一是封建社会的最高层——朝廷重臣,诸如朝中四奸之一、崇政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蔡京辈的招权纳贿,结党营私,卖官鬻爵,祸国殃民;资政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李邦彦辈的贪赃枉法,亵渎律例,以及皇帝的钦差六黄太尉的目中无人,飞扬跋扈等等。

二是封建机构的方面大员及统治者擢拔的所谓优秀人才,诸如宋御史、蔡状元、安进士之流的贪婪勒索,假公济私,滥用权柄,胡作非为。

这些官僚们的行事,已经远远偏离了封建统治者铨选人才的初衷,不仅没能为这个业已凋零的政权输入新鲜血液,他们反而成了这座封建大厦的蛀虫。

三是地方基层贪官污吏们的徇私卖法,为害一方,诸如清河县知县李达天,钞关主事钱龙野,山东提刑所掌刑金吾卫正千户夏延龄等。

西门庆的金钱上而买转朝廷,中而驱动官僚,下而役使地方。而在这种买转、驱动与役使中,西门庆一次次如愿以偿,用钱财换来了所需的一切。

然而可悲的是,西门庆并没有像欧洲资产阶级那样力图摆脱封建意识形态的种种束缚,去获取自己独立的发展,在政治上、经济上以一种崭新的面目出现在历史的舞台,而是走上了与封建阶级同流合污的歧途。

这就是16世纪中国封建经济内部孕育出的畸形儿的实质。它在发展中开始是腐蚀然而最终却逃脱不了与它的对立面同流合污的命运,最后终于在强大的封建宗法政治的钳制下丧失了自我。

在作者看来,封建统治阶级不可挽回地走向灭亡,这已是大势所趋,但加速其肌体腐烂的奸商也是唯知肉体享乐的精神白痴,同样不配有更好的命运。《金瓶梅》深刻的思想意蕴,在这里得到了发人深省的昭示。

《红楼梦》借径在《金瓶梅》却又不同于、进而高于《金瓶梅》。与后者相似,它在结构方面也是借一家而及社会,通过对一个封建贵族家庭的描写而勾连当时的整个社会,上自宫廷,下至农村。

但与《金瓶梅》不同的是,曹翁不仅揭露了官场的龌龊、社会的腐朽,预示了这个社会必然走向灭亡的历史趋势,而且写出了生活中美的存在以及封建势力对美的残酷吞噬。

大观园这个充满生机的女儿国,正是作者对生活中美的发掘,表现出作者内心深处对美的无限憧憬;而这一群充满青春活力的女子的烟消云散,归于毁灭,又饱含着作者对戕害美的一切丑恶的痛恶之情。

它从更深的层次向人们昭示,这个社会之所以腐朽,不仅仅在于它本身的千疮百孔,无可疗救,更在于它容不得任何积极的、健康的、光明的东西存在于世。

美尽管毁灭、夭折了,但那种“有价值的东西”的毁灭,不仅引发读者对封建黑暗势力的痛恨与诅咒,而且启迪人们对光明终究战胜黑暗的明天的坚定希冀。

二者相比,《金瓶梅》对社会原生态的真实展示有余,而在对生活本质的挖掘方面则失之不足。

《红楼梦》不少情节、场面看似原生态的社会存在,但它妙在对这些原生态的社会生活场景作了不着痕迹的提炼与加工,而且在反映生活本质的同时创造出了撼人心扉的崇高的理想境界,对原生态的生活场景作了理性的、合乎客观实际的、极富有诗意的升华。

图片

《红楼梦》

图片

2、情节线索

关于《金瓶梅》与《红楼梦》的结构线索,目前学术界尚有多说。我认为,《金瓶梅》主要有两条线索,一条是西门庆的家庭婚姻线,一条是西门庆的发迹变泰线也即商、官合流线。

统摄这两条线索的,是对金钱无餍索取的商贾意识。西门庆所联结的婚姻,是说不上爱更谈不上情、只是以钱欲与淫欲为内容的男女媾合。

他发迹过程中娶名妓李娇儿,纳富孀孟玉楼,通有夫之妇李瓶儿,除了色欲的因素,更大程度上是为了物欲财欲的满足,这从他勾搭上潘金莲并与王婆合谋指使潘金莲毒死武大郎后,正欲纳潘金莲为妾时,听到媒婆薛嫂介绍孟玉楼手中有一份好钱财,便马上将潘金莲置于脑后,迫不及待地先纳孟玉楼为妾一事就可得到印证。

西门府这个具有封建与市井双重特色的家庭,是16世纪中叶中国社会的特有产物。

就整部小说的情节看,连接在这条家庭婚姻线上的有:

第一至第六回西门庆与潘金莲的故事(包括潘金莲憎夫、王婆牵线、西门庆潘金莲通奸、郓哥大闹、武大捉奸、受伤、被毒死等),杨姑娘与张四舅之骂、孟玉楼嫁西门庆(第七回),西门庆娶潘金莲(第九回),潘金莲、庞春梅结怨孙雪娥(第十一回),西门庆梳笼李桂姐(第十一回),潘金莲私通小厮遭打受辱(第十二回),刘理星为潘金莲回背(第十二回),西门庆与李瓶儿通奸(第十三回),花子虚吃官司、因气丧身(第十四回),李瓶儿招赘蒋竹山(第十七回),草里蛇逻打蒋竹山(第十九回),西门庆大闹丽春院(第二十回),吴月娘与西门庆怄气、和好(第二十一回),西门庆私通宋惠莲(第二十二回),惠祥与惠莲大打出手(第二十四回),西门庆递解来旺儿(第二十五回),宋惠莲自缢身亡(第二十五、第二十六回),西门庆包占王六儿(第三十三回至三十七回),李瓶儿生子受宠(第四十回),西门庆与乔大户结亲、潘金莲与李瓶儿斗气(第四十一回),节日游乐嬉戏(第四十二、第四十六回),李桂姐躲祸西门之宅(第五十一回),官哥儿遭潘金莲暗算、夭折(第五十九回),李瓶儿之死(第五十九回至六十七回),西门庆奸通林太太(第六十八回、第六十九回、第七十二回、第七十八回),西门庆奸通郑爱月、贲四嫂(第七十七回),西门庆贪欲暴亡(第七十九回),陈经济私通潘金莲、庞春梅(第八十回、第八十二回、第八十三回),李娇儿盗财归院(第八十回),吴月娘发卖庞春梅(第八十五回),陈经济、潘金莲被吴月娘驱逐出门(第八十六回),潘金莲、王婆被杀(第八十七回),来旺儿盗拐孙雪娥、孙雪娥被发卖(第九十回),孟玉楼改嫁李衙内(第九十一回),陈经济沦落街头(第九十二回至九十四回),陈经济与春梅的私通、被杀、春梅之死(第九十六回至九十九回)等等。

对这个家庭生活琐事及其相关事件的细腻描写,占据着小说的大量篇幅。

 同时,《金瓶梅》所写的家庭生活属于16世纪中国社会这个特定的时代,主人公西门庆又是一个亦官亦商的人物,那么要达到更加深刻而广泛地反映出生活本质的目的,势必要涉及当时的政治、经济、法律、道德等上层建筑。

于是,作品围绕着西门庆的发迹变泰,又安排了一系列富有深刻意义的情节。

如:西门庆用金钱买得武松充配孟州(第十回),宇文虚中参劾提督杨戬(第十七回),西门庆派来保到东京行贿免祸(第十八回),西门庆贿买夏提刑、李知县等递解来旺儿、处置宋仁(第二十六回),西门庆派来保带厚礼到东京为蔡京祝寿,从而跻身官列(第三十回),西门庆与翟谦的勾结,与蔡状元的结交、相互利用(第三十六回),西门庆贪赃枉法,私放杀人犯苗青(第四十七回),曾御史参劾西门庆与夏延龄,蔡京奏行七件事媚上误国(第四十八回),西门庆结交宋巡按(第四十九回),西门庆到东京为蔡京祝寿,拜为干爹(第五十五回),众官员借西门庆宅宴请六黄太尉(第六十五回),西门庆升为提刑正千户,参拜朱太尉(第七十回、第七十一回),西门庆斥逐温秀才(第七十六回)等等。

这两条线索相辅相成交错展开;附着其上的情节也互为因果,相互推动,从而将中国16世纪社会生活的全貌展示给读者。

《红楼梦》的结构借鉴了《金瓶梅》但却反其意而用之。它实际上也存在着两条明显的情节线索,即爱情婚姻线与贾府衰落线。

作者就是围绕这两条线去描写大大小小事件的发展和方方面面的人物活动,从而全面而深刻地揭示出18世纪中国封建社会的本质。

就爱情婚姻这条线索而言,不同于《金瓶梅》中以西门庆与他周围女性的淫靡纵欲的市井粗俗匹夫的生活为中心,《红楼梦》则是以深受儒家传统思想道德的教养并呼吸着新的时代气息的贾宝玉与他身边的一大批纯洁无暇、充满青春活力的女子的高雅而富有诗意的精神生活为描写对象,将《金瓶梅》中男女之间的肉体淫滥升华为青春男女的心灵相通,这是曹翁对生活中的美加以深入发掘的结果。

在这业已腐朽的社会,代表人类未来的美好东西在发展,在与这个压抑人性的社会进行着宁死不屈的较量。

它让人看到的不是《金瓶梅》所写婚姻生活中那种肉欲的展示,而是对代表人类最美好的永恒的东西——真情的讴歌礼赞。

这种美到最后尽管夭折了,但《红楼梦》激发人们的不仅仅是对这种摧折美的黑暗社会的诅咒痛恶,更是对代表历史发展未来的美的坚定不疑的希冀与始终不渝的憧憬。

就另一条线索来看,正与《金瓶梅》所描写的由小到大、由微弱到壮盛的商业经济的发展状况相反,《红楼梦》所写的是封建贵族经济的由盛而衰,由烈火烹油到一蹶不振;而贾府这个上钩下联的贵族家庭的急剧衰落,正是整个封建社会的一个缩影。

图片

绘画 · 大观园

图片

在《金瓶梅》中,西门庆以一介商人的特有的精明,开辟了多种聚钱敛财的途径:搞长途贩运赚取差价,打通官府提前支取货物抢先占领市场,开了经营多种商品的店铺大赚其钱,采取不正当的竞争手段挤垮对手,以及在娶妻纳妾时不娶大姑娘而专娶手中握有大宗钱财的富孀名妓,屡屡宴请政府要员造成广告轰动效应,换得商业经营方面的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等等。

当然,由于中国封建经济结构的超稳定性,使西门庆这个孕育于封建母体的奸商尽管事业上显示出勃勃生机,其商业经营是那样轰轰烈烈,骤然成为拥有十万金银的巨富,但他要想获取更大的发展,还必须有封建官府这把保护伞的庇护,所以最后走上了一定程度上与封建势力同流合污的道路,在发展中误入歧途而失去了自我的独立。

但就其在经济生活中昙花一现这种事实,足以显示出了商品经济的强大生命力。如果西门庆不是死于荒唐的纵欲,很可能会发展成为官僚资本家。

而《红楼梦》所写的则是封建经济的急剧没落。

在贾府这个贵族家庭里,正统如贾政,根本没有理财齐家的才能;精明如凤姐,唯知贪婪索取,千方百计地搜罗梯己钱;能干如探春,隔靴搔痒式的兴利除弊也于事无补;

淫滥如贾琏、贾珍、贾蓉,唯知纵欲享乐,根本不关心家族经济的兴衰荣枯;至于说贾府对佃农敲骨吸髓式的剥削,毫无必要地花钱买官装饰体面,勾结官府作恶多端,极尽奢侈坐吃山空等,无疑加剧了社会矛盾,加速了封建经济的全面崩溃,必然导致这座封建大厦的最终倾覆。

3、对人物命运、情节的预示

为了使结构显得前呼后应,让读者对故事的来龙去脉、人物的性格行迹有一个总体、清晰的把握,兰陵笑笑生在小说中纯熟地运用了相面、卜卦、酒令等暗示人物一生遭际、贯串关目的结构手法。这在《金瓶梅》中凡四见:

第二十一回,写潘金莲、孟玉楼、李瓶儿等出银设宴,贺西门庆与吴月娘言归于好,之后吴月娘置酒回席,兼为孟玉楼做生日。在席间,大家掷骨猜枚行令。

吴月娘行令:“照依牌谱上饮酒:一个牌儿名,两个骨牌,合《西厢》一句。”据傅憎享分解,这是依谱拆牌道出《西厢》与牌关合之文字。

吴月娘所掷“六娘子”,末句“游丝儿抓住荼蘼架”,暗示其归宿如“游丝儿”;西门庆所掷“虞美人”牌式,暗示其必亡之结局;李娇儿的“水仙子”,“只做了落红满地胭脂冷”,关合《西厢》“落红满地胭脂冷,休辜负良辰媚景”,是讥讽李娇儿在西门庆死后重操妓业;

潘金莲所掷“鲍老儿”,“临老入花丛,坏了三纲五常,问他个非奸做贼拿”,关合《西厢》“谁着你夤夜入人家,非奸做贼拿”,讥讽其杀夫通婿败坏纲常的乱伦行为;

李瓶儿所掷“端正好”,关合《西厢记》“为一个不酸不醋风流汉,隔墙儿险化做了望夫山”,隐讥其“隔墙密约”、气死花子虚、思念西门庆、逐去蒋竹山的所作所为;

孙雪娥的“麻郎儿”,“见群鸦打凤,绊住了折脚雁,好教我两下里做人难”,所谓“折脚雁”“两下里做人难”,正是自己地位卑微、处境尴尬的形象写照;

孟玉楼以“念奴娇”完令,“醉扶定四红沉,拖着锦裙襕,得多少春风夜月销金帐”,化用《西厢记》“鸳鸯夜月销金帐,孔雀春风软玉屏”,暗指孟玉楼初适富商杨宗锡,再醮官商西门庆,后嫁衙内李拱壁的婚姻际遇。11

作者的这种安排并非随心所欲,而是有其结构上的用意。因为在前二十回,仔细描写了西门庆计娶孟玉楼,私通并纳潘金莲为妾,私通李瓶儿,李瓶儿招赘蒋竹山之后又将其逐出家门、嫁于西门庆等纷繁的事件,于是在此来一个小小的绾结,在结构上很有必要。

如果说第二十一回事通过人物自己的酒令各自道出自己的主要经历遭际的话,那么第二十九回则是借吴奭之相面看命,概括各人的性格,预示人物的命运。

“财旺生官福转来,……后来定掌威权之职,一生盛旺,快乐安然,发福迁官,主生贵子。为人一生耿直,干事无二,喜则和气春风,怒则迅雷烈火。一生多得妻财,不少纱帽戴。临死有二子送老,今岁……必主平地登云之喜,添官进禄之荣。”

“不出六六之年,主有呕血流脓之灾,骨瘦形衰之病。”“两目雌雄,必主富而多诈;……根由三纹,中岁必然多耗散;奸门红紫,一生广得妻财。”

这段相面之词,至少具有四个方面的作用:一是概括了西门庆的性格,二是总述西门庆一生的作为,三是预示了情节的发展,四是暗写西门庆的结局。

图片

崇祯本《金瓶梅》插图

图片

其他如吴月娘“衣食丰足,必得贵而生子,”“泪堂黑痣,若无宿疾必刑夫;眼下皱纹,亦主六亲若冰炭”;李娇儿“必三嫁其夫”;孟玉楼“一生衣禄无亏”,“晚岁荣华定取”,“平生少疾,到老无灾”,“威媚兼全财命有,终主刑夫两有余”;

潘金莲“光斜视以多淫;……面上黑痣,必主刑夫;人中短促,终须寿夭”,“举止轻浮惟好淫,眼如点漆坏人伦”;李瓶儿“眼光如醉,主桑中之约;眉靥渐生,月下之期难定。观卧蚕明润而紫色,必产贵儿;体白肩圆,必受夫之宠爱。……山根青黑,三九前后定见哭声”;孙雪娥“不为婢妾必风尘”;

西门大姐“声若破锣,家私消散;面皮太急,虽沟洫长而寿亦夭;行如雀跃,处家室而衣食缺乏;不过三九,当受折磨”;庞春梅“山根不断,必得贵夫而生子;两额朝拱,主早年必戴珠冠”,“三九定然封赠”,“一生受夫敬爱”,“仓库丰盈财禄厚,一生常得贵人怜”等等,这些都与人物的性格特征及一生的行迹相吻合,比第二十一回的牌式具体得多。

同时借西门庆与吴月娘在送走吴神仙后的对话,吴月娘不信西门大姐将来“受折磨”及春梅将来戴珠冠,西门庆不相信自己“有平地登云之喜,添官进禄之荣”,为情节的发展设下了悬念。

它既对前面的故事作了总结,又为事件的进程埋下了伏笔。所以张竹坡在本回回评中说:“此回乃一部大关键也。上文二十八回一一写出来之人,至此回方一一为之遥断结果。盖作者恐后文顺手写去,或致错乱,故一一定其规模,下文皆照此结果此数人也。此数人之结果完,而书亦完矣。直谓此书至此结亦可。”

《金瓶梅》第四十六回,写吴月娘、孟玉楼、李瓶儿三人卜龟儿卦。吴月娘的卦贴是:“上面画着一个官人和一位娘子在上面坐,其余多是侍从人,也有坐的,也有立的,守着一库金银财宝。”

卜卦的老婆子据此及生辰道出吴月娘的性格及结局:“为人一生有仁义,性格宽洪,心慈好善,看经布施,广行方便。……往后有七十岁活哩。”

当孟玉楼问及是否有子嗣时,婆子道:“往后只好招个出家的儿子送老罢了。随你多少也存不的。”

孟玉楼的卦贴是:“上面画着一个女人配着三个男人:头一个小帽商旅打扮,第二个穿红官衣,第三个是秀才。也守着一座金银,有左右侍从人伏侍。”老婆子除了说出孟玉楼的性格外,还推断她老而无子,倒享高寿。

李瓶儿的卦贴为:“上面画着一个娘子,三个官人:头个官人穿红,第二个官人穿绿,第三个穿青。怀着个孩儿,守着一库金银财宝,傍边立着个青眼獠牙红发的鬼。”预言李瓶儿“今年计都星照命,主有血光之灾”。

这三张卦贴,是三人一生婚姻经历的形象展示,不仅是对她们此前生活的绾结,而且也为她们以后的婚姻变故埋下了伏笔。

与第二十九回的相面不同,这里写她们刚打发走龟卦婆子,潘金莲和西门大姐来到。当吴月娘对潘金莲说“你早来一步,也教他与你卜卜也罢了”时,潘金莲却摇头儿道:“我是不卜他。常言:算的着命,算不着行。想着前日道士打看,说我短命哩,怎的哩,的人心里影影的。随他,明日街死街埋,路死路埋,倒在洋沟里就是棺材!”

不仅章法上与第二十九回的相面有了变化,而且通过孟玉楼与吴月娘的问话,将女子一生最关心的子嗣问题和盘托出。而潘金莲的言语,则使其性格再次得到皴染强化。对此,清初张竹坡在本回回评前总评曰:

卜卦儿,止月娘、玉楼、瓶儿三人,而金莲之结果,却用自己说出,明明是其后事,一毫不差。……至于春梅,乃用迎春等三人同时一衬。其独出之致,前程若龟鉴,文字变动之法如此。否则,一齐卜龟,不与神仙之相重复刺眼乎?

两相比较,吴的判词言辞犀利,无遮无拦,将人物品行的优劣高下直言托出,而卜卦婆子的话则显得委曲婉转,并且以谀词为主,有谄媚之嫌;

吴相面时因月娘等女眷不便于直接发问,所以主要是用吴神仙的语言来概括其性格;而这里的卜卦者乃一老妪,故这些女眷们可以直接询问自己关心的问题,所以人物的性格、心理通过她们自己的语言见出。

这种不同的描写方法,表现出作者高超的创作技巧。

在第二十一回、第二十九回、第四十六回,或通过人物自己的酒令,或通过吴神仙的相面,或通过卖卦婆子卜龟儿卦道出各个主要人物的性格、行径及结局后,小说便按照这种设计来安排情节,展开故事,到第七十九回西门庆暴亡形成高潮,接着从第八十回到第九十四回交代了西门庆各个妻妾及主要仆妇、伙计的归宿,同时也写了陈经济的淫乱、被逐、潦倒、流落等。

但作为主要人物之一,陈经济在前几次的家宴行令、相面、卜龟卦中无由露面,同时作者又要借他来绾结春梅、韩爱姐等人,所以在第九十六回,作者又安排了叶头陀给陈经济看麻衣神像的情节。

叶头陀说陈经济“印堂太窄,子丧妻亡;悬壁昏暗,人亡家破;唇下盖齿,一生惹是招非;鼻若灶门,家私倾丧”。“早年父祖丢下家产,不拘多少,到你手里都了当了。你上停短兮下停长,主多成多败。钱财使尽又还来,总然你久后营得成家计,犹如烈日照冰霜。”

并说他“初主好而晚景贫穷;……卖尽田园而走他乡,一生不守祖业”,往后“有三妻之命”,“三十上小人有些不足”。

这完全吻合陈经济的性格与一生行径,同时也预示了以后情节的发展,在小说的结构上起到了关合情节、前后呼应的作用。

《红楼梦》对《金瓶梅》这种结构手法的借鉴,在小说中凡三见:

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通过僧、道有关赤瑕宫神瑛侍者与三生石畔绛珠仙草之间的恩怨、还泪之交谈,将整部小说宝、黛爱情的框架确立下来,并为黛玉的性格张了目。

而癞头和尚对甄士隐所念“娇生惯养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四句诗,不仅暗示了英莲被呆霸王薛蟠强占作妾的不幸遭遇,而且暗示出甄家后来被烧成一片瓦砾的结局。

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宝玉随警幻仙姑梦游太虚幻境,翻阅“薄命司”中“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册子上的图画及所配“霁月难逢”“枉自温柔和顺”“根并荷花一茎香”

“可叹停机德”“二十年来辨是非”“才自精明志自高”“富贵又何为”“欲洁何曾洁”“子系中山狼”“堪破三春景不长”“凡鸟偏从末世来”“势败休云贵”“桃李春风结子完”“情天情海幻情身”等诗,分别写出了晴雯的美丽聪明、人品高洁、遭遇险恶、处境龌龊,因受毁谤而夭亡;

袭人的温顺奴性,终归优伶蒋玉菡;香菱(英莲)被拐卖而沦为奴婢的遭际,以及遭受夏金桂的虐待折磨;

宝钗的温顺贤淑,及结局之凄苦、寂寥;黛玉的满腹才气,及不幸的命运;元春的入宫为妃,中年夭亡;探春的才大、志高、远嫁;湘云自幼父母双亡,寄人篱下,婚后丈夫旋即亡故;

妙玉身在空门却尘缘未断,最终遭劫,陷入污淖;迎春的所嫁非人,被虐致死;惜春的堪破红尘,将来独伴青灯古佛;王熙凤最终被休,哭向金陵;

巧姐在贾府运歇势衰后为刘姥姥所救,终为村妇;李纨青春丧偶,晚年因子得贵,但荣华刚至,旋即死去,徒为世人笑谈;秦可卿的荒淫放荡,自缢身亡。

图片

《<红楼梦>金陵十二钗判词赏析》

图片

而《红楼梦》十二支曲中的[终身误]暗寓薛宝钗结婚后,贾宝玉终不忘死去的林黛玉,这桩婚姻误了她的终身;

[枉凝眉]暗寓宝玉和黛玉虽然心心相印,但终不得结为秦晋之好,徒然增添悲苦;[恨无常]暗寓元春荣华短暂,中年暴亡;

[分骨肉]暗寓探春远嫁海隅,骨肉分离;[乐中悲]暗寓史湘云虽生于宦门,但自幼孤苦,婚后丈夫中路夭亡;

[世难容]暗寓妙玉不为世所容,终落风尘,陷于泥淖;[喜冤家]暗寓迎春嫁给冤家对头,婚后屡遭作践,悲惨死去;[虚花悟]暗寓惜春堪破尘世良辰美景的虚幻难恃,最终遁入佛门;

[聪明累]暗寓王熙凤聪明反被聪明误,机关算尽,但这座封建大厦却不可挽回地走向倾颓,终于家亡人散;[留余庆]暗寓巧姐在贾府势败后骨肉相残时被刘姥姥所救;

[晚韶华]暗寓李纨青春丧偶,韶华虚度,晚年因子荣华,但死期已至;[好事终]暗寓秦可卿的荒淫、自缢,揭露了贾府的乱伦行径、纲常不存。

[收尾·飞鸟各投林]总写金陵十二钗及宝玉的悲剧结局和贾府最终“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下场。

这些曲子与前面的判词相互补充,相互照应,预示了小说中主要人物的命运与结局,为故事的发展、情节的展开定下了基本的框架。

《红楼梦》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谜贾政悲谶语”,正是元妃省亲、贾府处于烈火烹油的巅峰,作者却通过各人所制的灯谜,及贾政猜谜时的心理活动,预示各人的不幸结局以及贾府必然衰败的趋势。

贾母的“荔枝”谜面,庚辰本夹批曰:“所谓'树倒猢狲散’是也。”暗寓贾府的结局。贾政的砚台谜面,寓众人所制灯谜的谶言必将应验(砚谐验)。

其他如元春的爆竹谜,迎春的算盘谜(庚辰本夹批:“此迎春一生遭际,惜不得其夫何!”),探春的风筝谜(庚辰本夹批:“此探春远适之谶也。”),惜春的佛前海灯谜(庚辰本夹批:“此惜春为尼之谶也。”)等,均是各人结局的暗示。

难怪贾政沉思道:“娘娘所做爆竹,此乃一响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盘,是打动乱如麻。探春所作风筝,乃飘飘浮荡之物。惜春所作海灯,一发清静孤独。今乃上元佳节,如何皆作此不祥之物为戏耶?”心内愈思愈闷,大有悲戚之状。蒙古族文学批评家哈斯宝在此处批曰:

“我读《金瓶梅》,读到给众人相面,鉴定终生那一回,总是赞赏不已。现在一读本回,才知道那种赞赏委实过分了。《金瓶梅》中预言结局,是一人历数众人,而《红楼梦》中则是各自道出自己的结局。教他人道出,哪如自己说出?《金瓶梅》中的预言浮浅,《红楼梦》中的预言深邃,所以此工彼拙。”

当然,“自己道出”与“他人道出”的浮浅、深邃,谁工谁拙是另外一个问题,但《红楼梦》在这方面借鉴了《金瓶梅》的艺术经验,则是不争的事实。

4、借小物件生发大波澜、转换情节

出于结构上的需要,《金瓶梅》写了许多小物件,比如第二十八回潘金莲的绣鞋,第三十一回琴童所藏的酒壶,第四十三回丢失的金锭等。

作者所写这些小物件,在连贯情节、贯穿关目方面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拿第二十八回来说,潘金莲与西门庆在葡萄架下淫乐,丢失了鞋子;问春梅,春梅推在秋菊身上;

潘金莲让春梅押着秋菊到处找鞋;找到藏春坞雪洞内,发现了西门庆藏在书箧里宋惠莲的鞋,引起了潘金莲的极大的醋意,于是拿秋菊出气,让她顶着石头跪在院子里;

而目睹西门庆与潘金莲淫乐、捡到了鞋子的小铁棍儿把鞋子给了早就觊觎潘金莲、而潘金莲也意有所属的陈经济;陈经济去送鞋,以鞋相要挟,与潘金莲调情。

潘金莲把小铁棍儿拾鞋之事告诉了西门庆,西门庆大怒,把小铁棍儿打得“躺在地上,死了半日”。

潘金莲又当着西门庆的面,用刀把宋惠莲的鞋剁成了几截,边剁边骂。

而小铁棍儿的父母来昭夫妇救醒孩子后,大骂挑唆西门庆的人。吴月娘知道事情的原委后对潘金莲极为不满,妻妾矛盾加深,潘金莲又调唆西门庆撵走来昭三口。

围绕一只绣鞋,上钩下联起夫妻矛盾、妻妾矛盾、主仆矛盾、仆俾矛盾,贯穿了主仆通奸、婿母调情等情节。

张竹坡在第二十八回回评中说:“细数凡八十个'鞋’字,加一线穿去,却断断续续,遮遮掩掩。”真是曲折跌宕,匠心独运。

《红楼梦》也写了诸多的小玩意儿、小物件,如蔷薇硝、茉莉粉、玫瑰露、茯苓霜、绣春囊、虾须镯、孔雀裘、石榴裙、九龙佩、金麒麟等等。

它们对小说故事的衔接连贯,同样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有时甚至是借这些小物件把一系列重大的事件贯穿起来,生发开去,编织出波澜迭生、引人入胜、意蕴丰富的情节来。

拿绣春囊这一物件来说,因傻大姐捡到了潘又安与司棋遗失的绣春囊,邢夫人见到后马上借机向王夫人和王熙凤发难,暴露出妯娌之间、婆媳之间、掌权派与非掌权派之间的矛盾。

由于主子之间的矛盾,引发了抄检大观园事件。围绕抄检事件,王善保家的与周瑞家的等仆妇之间的矛盾、王夫人与晴雯等主仆之间的矛盾也都暴露了出来。

并由此生发出司棋被逐事件、惜春“杜绝宁国府”事件、晴雯被逐后含恨而亡事件、芳官等优伶被迫出家事件、潘又安与司棋难遂心愿而双双自尽事件等。

图片

绣鞋与香囊(韩版)

图片

5、结尾的酷似

《红楼梦》与《金瓶梅》有着酷似的结尾。

《金瓶梅》第一百回,写金人攻至清河县,吴月娘打点金银宝玩,带着吴二舅、玳安儿、小玉和十五岁的孝哥儿逃难,到济南府去投奔亲家云理守,路遇普静禅师,晚上宿于永福寺。

夜静时分,普静诵经施法,荐拔幽魂,解释宿冤,并让吴月娘在梦中领略投奔云理守后的结局,吴月娘随之大悟。

普静进而告诉月娘,孝哥儿乃是作恶多端的西门庆所托生,他“本要荡散其财本,倾覆其产业,临死还当身首异处”,但因吴月娘平时吃斋礼佛,“一点善根所种”,所以才得以度脱出家,为西门庆解释冤愆。

在这之前的第八十四回,吴月娘到泰山进香还愿,受到殷天锡调戏追逐,在岱岳东峰的雪涧洞遇普静搭救。当时孝哥儿尚未满周岁,普静要吴月娘许下十五年后化其一子出家作为酬谢。

这里照应、安排孝哥儿出家的情节,似乎有两个方面的用意:一是要为“四戒”的创作主旨张目,劝人远离酒、色、财、气,说明“西门豪横难存嗣”;另一方面,是出于结构上照应前文的需要。

而作为当事人的孝哥儿,却无一言半语,见不出任何性格,似乎只是服务于结构上的照应与作者创作意图的阐发。下文便写吴月娘同意孝哥儿出家。

孝哥儿于佛前剃度摩顶受记。但临到辞别时,吴月娘却又拉住不放,放声痛哭,于是普静以言相哄,与孝哥儿化阵清风而去。

作为以真实的市井生活为描写对象的小说,这种处理不免落入神魔小说的窠臼,显得荒诞突兀,不合情理。

《红楼梦》也写了主人公贾宝玉出家的结局,也写了贾政的不舍,也写了贾宝玉的“倏忽不见”,这显然有模仿《金瓶梅》的痕迹,但它至少在以下两个方面比《金瓶梅》显得略胜一筹。

其一,贾宝玉出家是人物性格发展的必然结果。因为在宝玉这个人物的塑造中,从其奇特的来历到他的托生为人后的言行,始终渗透着一定程度的佛道意识。

他在大观园一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甚或在日常言谈中,往往出以“出家”“当和尚”之言,这些都为宝玉的最终归宿埋下了伏笔。所以在遭受了家庭和婚姻的变故之后,他的这种意识必然愈来愈浓,这样他的出家就成了势所必然。

其二,就结构而言,尽管整部小说描写的是现实中中国18世纪封建贵族家庭的衰亡,叛逆者爱情、理想的夭折,但故事的框架却是建立在虚无缥缈的绛珠仙草与神瑛侍者之间“木石前盟”的基础之上。

神秘莫测的一僧一道的出现在小说的开头和结尾,这种处理本身就给人亦真亦幻之感,所以宝玉最终被一僧一道夹住,“飘然登岸而去”,“转过一小坡,倏忽不见”,并不让人觉得突兀。

它在结构上照应了开头,使故事显得首尾完整,前后呼应。

(未完待续)

图片

《张进德<金瓶梅>研究精选集》

图片
图片

文章作者单位:河南大学 

本文获授权刊发,原文刊于《张进德<金瓶梅>研究精选集》,2015,台湾学生书局有限公司出版。转发请注明出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